熱門搜尋

老文青也懂玩:原來日治到戰後的臺南文人,曾熱衷逛古蹟、海邊戲水與玩彈珠?

2023-12-13
出門旅行、拜拜和打彈珠......在現代常見的休閒活動,但百年前的臺灣老文青像林獻堂、黃旺成和吳新榮居然十分瘋迷?一同來探究竟!

府城臺南見證了近代臺灣的發展,也是我們當代島內旅行人的熱門景點,不少人旅遊時喜歡拍照、錄影並分享在社群軟體,然而,以前的人更多是藉由日記、遊記等途徑,留下當時旅遊的回憶,這些日記不僅有時代留存的歷史價值,更蘊含生活日常的面貌,提供與官方檔案不同的敘事視角,也是探索從前臺南旅遊的方法。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古早時人們怎麼前往臺南、臺南又有什麼景點或好玩的呢?本篇我們將以日治時期的日記為主軸,探索百年前的臺南旅遊與在地的生活玩樂,一起來看看當時臺南都在玩什麼吧!
 

有了火車和公車,讓古人的旅行變得輕鬆簡單

說起旅遊,就不得不先提到交通工具,事實上清代的臺灣,人們移動主要仍倚賴雙腳,撇除軍事移民、行政經商、求學應考或朝聖進香,比較少聽聞一般人會特地去旅行,我們大致可以有一個想像,在交通導致生活範圍受限的情形下,旅行與觀光對尋常民眾來說,可能不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外出活動。
 
然而,自 1895 年日人來臺之後,日人就積極委請學術單位或總督府各局處展開對殖民地台灣的地理、氣候、自然資源、物產、人文狀況等各項調查,並產出大量的報告與紀錄,總督府先是修築基隆到高雄的縱貫鐵路,歷經 10 年於 1908 年 4 月全線通車。除了官設鐵路外,民間也有私設的輕軌道線,鋪設人力推動的輕便車(又稱臺車),讓交通運輸逐漸拓展到都市外的郊區鄉間。
 
另外,自 1926 年起修築完善的縱貫公路,不只讓公路成為旅遊選項,也成為各地人士前往臺南的不同途徑。比如臺南著名的文青醫生吳新榮,從其日記中便可看見其搭乘火車與公車離開佳里出遊的情形:
 

我們乘火車到後壁,又乘バス(公車)到白河,在這裡招賴煇煌、魏國兩夫婦到關子嶺溫泉。林泰料夫婦已到,不久陳清鐘夫婦又到。那麼各入浴後,即一同撮影為記。
 
早起一浴後即朝食,後分兩臺的貸切車同乘到白河。傍晚帶著雪金、南星、朱里到臺南去,對興南巴士印象不佳,就搭新營巴士到番子田(今隆田)轉火車到臺南。到天樂莊吃晚飯後,到宮古座看電影。

 
在上述紀錄中,雙腳跋山涉水的情況不再,出門旅行的交通方式開始有更便利的選擇。在縱貫鐵路完工後,為了促進各地區的觀光與消費,日本總督府鐵道部開始大力推廣臺灣的觀光活動,利用各式宣傳,試圖吸引民眾對觀光旅遊的興趣,例如發行《臺灣鐵道旅行案內》為讀者提供鐵道時刻表和旅遊景點推薦等基礎資訊,又或者發行優惠票,試圖讓出門觀光旅遊更簡單與便宜,讓其成為民眾生活的一部分。
  除了交通,如果是需要過夜的旅行,一個能舒服睡上一覺的旅宿地點也十分重要。從清代的史料來說,雖可看見文人雅士閒暇時在臺四處旅遊,但有關客棧、旅店的記載並不多,其中百姓到外地旅遊較多仍是以借宿親友家為先,也較少這方面的紀錄。
 
在進入日治時期後,開始出現許多新興的旅館,像是皇親國戚如果前往府城,通常會住進「知事官邸充御旅館」,其餘隨行官員或仕紳權貴則多住於四春園,比如林獻堂亦曾於造訪臺南時下榻於此。而同時期出現的旅館,多半建於交通便捷或風景名勝附近,並且這些旅館的設施與更早的簡陋客棧不同,為觀光旅遊提供了更好的條件。
 
曾提供貴族居住的知事官邸充御旅館,現今為臺南縣知事官邸。(Source: Outlookxp/CC BY-SA 4.0)

林獻堂和黃旺成帶路:走遍臺南古蹟,參拜、吃美食和海邊戲水

那麼,日治時期的臺南有什麼好玩的呢?如果我們翻閱當時的文人日記,可以發現他們似乎很喜歡造訪臺南的古蹟。
 
林獻堂也喜歡到臺南出遊(Source:wiki/公有領域)
前面提到林獻堂入住臺南四春園,是因為適逢 1930 年舉辦「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當地有不少展館與活動,因此林獻堂與一眾友人一同南下,並於抵達的隔日一同出遊:
 

車到安平,先觀荷蘭人所築之熱蘭遮古城。次登砲臺,遙望鹿耳門,想鄭氏雄師由此而進,奪回我漢民族所開闢之彊土,何其壯也,使人無限感慨。少憩飲茶,遇吳萱草、鄭漢等。十時返臺南,觀史料展覽館……館中所陳列之史籍頗多,又有蕃人契字、鄭成功之墨跡,何者為真?何者為偽?素無研究,不能決其是非。次觀商品陳列館。次到鶯料理店午餐,明哲招受祿、石泉來陪,議論宗教一時餘。然後往觀赤嵌樓,訪受祿、石泉、星樓。六時半受秋微之招待,呈祿、萬俥歸去,惟余等五人,又加之松筠、清井、再得、天成、受祿,席間再論宗教,九時餘方返旅館。
 
又觀神學校。次訪黃欣。次訪培火之母,參拜延平郡王祠,又參拜孔子廟後,觀教育衛生展覽會場,遇二嫂、月霞、煥奎〔珪〕,又遇潘金聲、蔡兩全。十一時半到臺灣樓午餐。

 
位於臺南中西區的鶯料理(現名為鷲嶺食肆),日治時期為高級料理亭,吸引許多文人墨客光顧。(Source: KeroroTW/ CC BY-SA 2.0)
在林獻堂的臺南行中,除了看展,也參觀不少臺南地區的古蹟,例如熱蘭遮殘蹟、安平砲臺、赤嵌樓、延平郡王祠與孔廟等,其中 11 月 3 日所提到的鶯料理更是當時的高級料理亭。而這樣盛大的活動,也吸引新竹文人黃旺成南下:
 

正午抵台南,即驅車至新民報支局,囑煮粥吃。一時頃出門,先至大宮町參觀台灣史料展,關於鄭成功之史料最多,費一點多鐘,出訪韓石泉,喚タクシー(計程車)訪孔子廟,至魁斗山之五妃墓,由南轉北至開元寺。

黃旺成(Source:新竹市文化局/CC BY-NC 3.0)
我們可以看見黃旺成前往的地點,是位於市區的孔廟、五妃墓與開元寺。事實上,1930 年的臺南不只舉辦三百年祭,其實是在村上直次郎與栗山俊一的研究基礎上,開始陸續為熱蘭遮城與赤崁樓進行修復,政府也開始為不少史蹟進行規劃,種種配套都希望讓與會者能深刻感受到臺南的歷史文化,可以說是強化臺南歷史古都形象的一年。
 
若從臺南市區的古蹟群開始介紹,第一個必會提及的就是赤嵌樓,最早是荷蘭時所建普羅民遮城,更曾是全島商業中心,清代後雖逐漸傾圮,不過漢人仍於這一帶興建海神廟、文昌閣、大士殿、蓬壺書院與五子祠等建築,日治時期修復海神廟與文昌閣,1935 年 12 月 5 日被指定為史蹟。位在不遠處開山路上的延平郡王祠,初始為開山廟,後於沈葆楨來臺後奏請專祠賜謚,日治時期則因鄭成功日本人的血統,增建並改稱為開山神社。
 
從前述林獻堂與黃旺成遊臺南的紀錄,不難發現此二者在日治時期,到訪臺南的紀錄主要是前往古蹟與週邊的景點或廟宇進行參觀與參拜,可以推測此類旅遊應該是這群文青們當時來臺南玩的流行風潮之一,而這樣的行程直至戰後仍可看見,如吳新榮曾於日記寫道:「到臺南即連訪名勝舊跡:赤嵌樓、開山廟、孔子廟等。」

至於座落安平的熱蘭遮堡與億載金城,因為其建設使用目的,則與市區古蹟的特色有明顯的區別。位於安平,又名「安平大礮臺」的億載金城,原地處三鯤鯓,因日治行政區域劃分,而改稱二鯤鯓礮臺;熱蘭遮堡則因清時建築日益毀損失去軍事建築,建築部分石材則轉作為億載金城的砲臺材料。日治時期之後,政府剷平熱蘭遮堡內城斷垣殘壁,改建為安平稅關人員宿舍,此時億載金城之砲臺多已殘破,連進入砲臺的橋樑都被拆除,甚至有大砲於 1917 年以鐵屑的名義被販賣出去,直至 1931 年正式被指定為史蹟後情況才改善。因為臨近海邊的緣故,兩座城不是作為守備的軍事用途,就是為了政府需求而進行改建,儘管熱蘭遮堡與億載金城尚未成為熱門的景點,安平地區的觀光旅遊在 1909 年仍迎來全新的發展───那一年,安平海水浴場(今漁光島沙灘)開幕了!
 
隨著安平海水浴場的開幕,臺南到安平的輕便車、接駁船、與道路的興建也開始獲得發展,其中,1909 年的報紙便指出:「每日內地人男女成群,招伴往浴者,動以百計」,後來甚至來甚至每逢夏日假日入場人數都達四五百人,浴場內興建茶室、更衣室與休憩所,偶爾也會舉辦活動如曳網、投網、拾貝殼、放水燈、球燈船、煙火、競渡等。1926 年臺南運河竣工後,更強化臺南與安平的連結。
 
海水浴場的開放時間,多介於每年 5 月到 10 月間,這些海濱休閒活動除了在日人間流行外,臺灣傳統漢詩社、臺籍社會領導階層,以及受日本新式教育的知識分子,也逐漸接受或參與這種新式的觀光休閒活動的情況。我們或許可以說,當時安平海水浴場的就是頗受大眾歡迎的主流休閒活動場所,甚至到了 1939 年,臺南市役所擬於安平港北側增設新的海水浴場,並且規劃休憩所、沖澡室、料理場、溫浴場、棒球場、 網球場、海水池、水族館、旅館等設施。以今時的角度來看,儼然是完整的一個大遊樂園區呢!
 

吳新榮帶路:當個時髦文青,一同探索摩登時代的臺南末廣町

說完古色古香的史蹟或新興的海水浴場,你是否也會好奇除了古蹟之外,臺南有什麼好玩的呢?其實在臺南市區內,也有不少當時文人喜愛的娛樂休閒場所,接著就讓我們跟著日治時期的吳新榮醫生,一起來臺南吃喝玩樂吧!
 
吳新榮(Source:wiki/公有領域)
吳新榮醫生其實並不住在市區,而是居住在佳里,但他喜歡看電影、也熱愛在臺南到處遊走,日記中便提到不少去戲院看戲的紀錄, 1942 年 9 月 23 日曾提及的宮古座,便是鄰近西市場的舊戲院,該戲院戰後改稱延平大戲院,後又改建為延平商業大樓,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日這裡也是許多演講與活動舉辦的文藝場所:臺南政大書城。
 
昔日的宮古座(Source:臺灣日日新報/公有領域)
今日的政大書城現址(Source:李典榮)
 
除了看電影之外,吳新榮也常和家人來到臺南市區,吃小點心、喝咖啡,有時與朋友聚餐喝酒:
 

中午過後,坐騰雲的車到臺南去……宴會之前,如往例先打打麻將……之後到寶美樓開晚宴……餐後把太太們送回住宿處,大家一起到銀座、新町一帶去玩玩。先到天國咖啡屋,因客人太多覺得無趣,只逗留了一會兒。然後到沙卡里巴玩彈珠台,吃點心。接著又到新町玩「點煙盤」……和明富君再到天國咖啡屋,黃奇珍兄也來加入。
 
看完影片出來,覺得悶熱,流汗、肚子餓、疲勞,親子四人走進松金食堂吃雞肉蓋飯、鱔魚米粉、生魚片,配上啤酒,可謂人生一大享受,坐上人力車到花園町王烏硈先生家過夜。今天早上再睡眠不足、疲勞未癒之中醒來,一起回佳里。行樂有好有壞,這個月之中到臺南已有四次,以後盡可能要慎行較妥。
 
隨後,前往常去的沙卡里巴治好空腹,吃了蚵仔湯、當歸鴨、鱔魚米粉,品嘗了許多南都的風味。規定十一點關店,所以料理店、咖啡屋都去不了。

文中可以看出吳新榮在餐後將太太們送回住宿處後,便與朋友相聚,前往當時臺南最熱鬧的銀座遊玩,除了喝咖啡,也會去「沙卡里巴」玩彈珠、吃點心,他多次提到當時在臺南曾吃過的食物,例如意麵、當歸鴨、鱔魚米粉和蚵仔湯等,此外,吳新榮也多次描述臺南的酒樓與咖啡店:
 

午後,和父親下南,為要赴台灣清鐵會社的落成式。第一會場是在醉仙閣,我們受了宴了。即歸慈惠院,而在此陳清鐘君由蝴蝶咖啡店打來電話,所以即時去,少飲後,又去南國咖啡店,又少飲後即散。
 
至臺南我先去拜訪昭癸兄,謝辛西準先生的好意……後同去蝴蝶咖啡店飲酒,不久黃奇珍兄也來參加,在此又用了郭啟、黃木邑兩氏,總是北門郡的人物,後又去醉仙閣,痛飲而歸。
 
同行的有陳培初、鄭國津兩君。先到天國吃喝,第二回合到醉仙閣。

醉仙閣是提供料理、喝酒、宴會舉辦的料理店,其位於末廣町,也就是今西門路中正路一帶,當時這裡聚集了不少酒樓與咖啡店,也有撞球俱樂部、舞廳等,成為多間娛樂行業同處一地的現象。前文吳新榮日記提到的臺南銀座便是位於這一帶,在 1920-1941 年間成為臺南都市空間規劃中的一環,其中 1932 年由官方所推動的商店街完工,同時是昭和年間臺南最熱鬧繁華的地帶,而這般繁華的臺南,是當時大量文青與仕紳出沒的地帶,今日我們也可以從這些保存下來的建築,一窺昭和摩登的風華。
 
從臺南西門圓環遠望,遠方中間建築物為醉仙閣,近處右者為寶美樓,亦是當時臺南知名的料理餐廳。(Source:李火增/公有領域)
 

尾聲

一個城市的發展不會萬年不變,而每個受遊客喜愛的城市,一定都有其獨特的風采,例如臺南便曾獨佔清代臺灣八景之中的六項,除了上述提及的舊府城地區與安平外,七鯤鯓與龍崎雁門、永康鯽魚潭與關廟大潭埤也曾入選八景,鹽水地區也有著月津八景一說。而在 1919 年日本頒布〈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保存法〉後,新化虎頭埤也曾被指定為地方名勝,並於 1927 年臺灣日日新報進行的臺灣新八景票選活動中入選為新十二勝。
 
在 1935 年宮地硬介所編的《臺灣名所案內》中,以各地形象符號組成風景郵戳,其中臺南地區便以安平、關子嶺與臺南市三者各有一個以當地知名景點為圖像郵戳,在郵戳的圖像中可以看見,古都府城與臺南不同地區的特色各自分明,不同的時代總有著不同的旅遊景點與風潮,在撰寫此文之際,不免也臆想、比對著兩個時代臺南的異同。
 
由左至右為《臺灣名所案內》中出現的臺南、關子嶺和安平郵戳(Source:李典榮翻攝)
本文回溯日治時期文人遊玩臺南的腳步,也看見臺南地區不少的景點與娛樂,其實臺南仍有不少自清代便開始存在的廟宇或老街、且隨光陰推進發生不少變化,未來如有機會到臺南一遊,我們也可留意這些歷史足跡,在今昔光景的對照之下,感受臺南的有趣與深度。
 
本文和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合作
文章資訊
作者 李典榮
刊登日期 2023-12-13

文章分類 故事
收錄專題
【台灣風土誌】第 4 期:老派臺南
老屋、老饕、老文青,臺南散步「老派」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