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這個小兵走得比玄奘更遠:橫穿波斯,登陸非洲的旅行者杜環

2023-11-24
杜環趕赴的阿拔斯國都,在其筆下被稱為「亞俱羅」,極可能就是今天的伊拉克城市庫法(al-Kūfah)。(首圖來源: Karbobala.com \ CC BY 4.0)

唐朝,中國歷史上最強盛的朝代,在其統治的 289 年內,不只誕生了許多才華橫溢的文人,也因其海內昇平的榮景,先後孕育了許多名垂青史的旅行家。太宗時期的玄奘,一個人踏遍西域一百四十多國取回真經,最終成為了西遊記中的主角,而玄宗時期的鑒真則以頑強不屈的精神,前後六次東渡日本,使佛教在日本得以制度化,正式成為國教之一。
 
玄奘與鑒真都是偉大的旅行家,但若論哪位旅行家的足跡離長安最遠,還當屬玄宗時期的一位士兵——杜環。相較之下,杜環的名字並沒有那麼家喻戶曉,然而,他很可能是中國史上第一位有紀錄到達非洲的中國人——儘管是以戰俘的身份。
 

一場戰役,把他送往遙遠的西方

天寶十年(751 年),此時的大唐還沐浴在開元盛世的光輝之中,但在距離長安幾千里外的西北國境線,一場戰爭正悄然的拉開序幕。八世紀的唐朝,國境已經從中原推進到中亞一帶,但與此同時,在遙遠的西方,也有一個龐大的帝國正在快速擴張。那就是被唐朝人稱作「黑衣大食」,由阿拉伯人建立的——阿拔斯帝國。
 

8 世紀的阿拔斯王朝統治疆域,從中亞延伸到北非。(Source: Extorc \ CC BY-SA 4.0)

唐與阿拔斯一個向東、一個向西擴張,最終在西元 751 年,由於屬國的歸附問題而刀兵相見。這場史稱怛羅斯之戰的戰役,最後唐軍因兵力弱勢、附庸反叛而全軍覆沒,唐朝西進的勢頭被迫中止,而阿拔斯一方則俘獲了唐軍戰敗殘餘的五千名軍人。這批唐軍包含許多善造紙、指南針的工匠,以及許多來不及撤走的軍官。而其中,就包括了我們的主角杜環。
 
擊敗唐軍後,阿拔斯軍隊的指揮官阿布.穆斯林並未繼續西進,而是受命往今天的伊朗東部班師,杜環也與軍隊一同西返。遠離故土的他深知一時半會無法返回,於是便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開始提筆將路上所見所聞都給記錄下來。經過數月行軍,杜環抵達了今天土庫曼的馬雷(Mary)。馬雷是阿布.穆斯林的大本營,大概就相當於許昌之於曹操,在這裡,杜環被編入阿拔斯軍中,並展開了至少為期三年的客居生活。在這三年間,杜環對於馬雷城的觀察十分細緻。他說,馬雷城的建築深溝高壘、規劃有序、城內居民工藝精巧,不僅擅長繪畫雕刻,而且製作的衣物品質優良,檔次高者能值數百銀錢。
 

阿布‧穆斯林本是一位波斯奴隸,在阿拔斯王朝建立之初,他率領非阿拉伯的穆斯林向西進軍,一舉推翻前朝伍麥雅王朝。圖為他責罵一名說故事男子的插圖。(Source: wikimedia \ 公有領域)

杜環還記載了當地一些如馬球節、鞦韆節的風俗,這兩種風俗在唐朝境內都能看到,而唐玄宗本人更是這兩種活動的忠實粉絲,他把鞦韆叫做「半仙之戲」,並在軍隊裡推廣馬球,當時的長安城甚至有「三郎少時衣不整,迷戀馬球忘回宮」的童謠流傳。身處異域,杜環特地記載這兩項故鄉盛行的事物,或許不免有觸景思情之感。
 
若一直這麼相安無事,杜環很有可能就繼續在馬雷城終老一生,但一紙命令快馬加鞭,打破了他的歲月靜好:阿拔斯帝國的哈里發召回阿布.穆斯林班師,受命於此,他率領軍隊向彼時阿拔斯的國都移動,而杜環也因此揮別了馬雷,朝著更遠的西方邁進。
 

萬眾一心的哈里發之城

杜環趕赴的阿拔斯國都,在其筆下被稱為「亞俱羅」,但這亞俱羅究竟是哪座城市,不同史家的說法也不盡相同。學者宋峴認為其指的應為巴格達,但也有學者如張一純等人,認為巴格達當時仍在興建,所以應該是指相距一百八十公里的伊斯蘭聖城庫法(al-Kūfah)。考慮到阿拔斯帝國早年確實把首都暫設於庫法,這裡我們且先認定,庫法就是這座亞俱羅城。
 
庫法坐落在今天伊拉克的幼發拉底河畔,建於西元 636 年,也就是先知穆罕默德聖遷麥地那,伊斯蘭信仰創立的那一年。作為帝國境內的「元老級」城市,庫法讓吸引杜環注意的,當屬城內諸民所信奉、不食豬狗驢馬、不拜人鬼只拜天的「大食法」(即伊斯蘭信仰)。在庫法,杜環參與了一場由時任哈里發舉辦的禮拜。禮拜中,哈里發除宣達教義外,也鼓舞軍中將士英勇作戰,如此才能夠進入天堂享福,哈里發慷慨激昂的演講讓底下將士士氣高漲,連喊「真主至大」,而如此萬眾一心的盛景,也在杜環心目中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庫法曾是最後一位正統哈里發——阿里的都城,也是阿拔斯王朝的重鎮。圖為今天的庫法大清真寺。(Source: Karbobala.com \ CC BY 4.0)

然而,除風俗殊異的大食法外,更讓杜環印象深刻的,乃是庫法車水馬龍、貨物琳瑯滿目的市井樣貌。作為商貿往來的重要站點,來自東方與西方的各國商人在此雲集交會,不論是拜占庭的琉璃器皿、波斯的蔬果香草,還是中國的棉布織物,都可以在這裡的市集上找到。
 
據杜環所載,庫法甚至還有四位唐朝匠人入駐,其中兩位作畫的叫樊淑、劉泚,來自長安;織綿的叫樂還、呂禮,來自河東。在杜環筆下,他們的名字被從浩瀚的歷史煙海中保留了下來,也見證了當時唐人的足跡遠播。
 
庫法是杜環記載最詳細的一站,但他並沒有在此長住。因為很快地,他所在的軍隊就收到了來自哈里發的派遣,要軍隊開拔前赴遙遠的「摩鄰國」。(杜環前往摩鄰國的原因史料未記載)於是,杜環繼續跟著大軍前進。而這一去,也為他的遊記直接增加了五千公里的旅程。
 

踏上非洲第一人

杜環所記的「摩鄰國」位在何處,同亞俱羅一樣,歷來一直處在爭議之中,有阿克蘇姆、馬里、摩洛哥等不同說法,本文暫採摩洛哥一說。[1]翻開世界地圖,摩洛哥離庫法的距離少說也有個五千公里,相當於十二又半個臺灣。遙遠的距離見證了當時阿拔斯帝國的領土之廣袤,但對於帝國麾下的士兵來說,那就是連連的長途行軍囉。
 
在這趟一路向西的征途中,休息站是少不了的。而在首都庫法之外,誰才是最能刻進杜環心中的城市呢?答案當屬離庫法不遠,坐落於今敘利亞的大馬士革。
 
大馬士革是阿拔斯前朝——伍麥雅帝國的首都,在遊記中被叫做「苫(ㄕㄢ)國」。苫國十分接近拜占庭帝國,當地的市集也有許多拜占庭人在此貿易。當時,拜占庭帝國與阿拔斯帝國還在邊界陳兵,所以杜環大概未能親眼一睹君士坦丁堡的地景,但他仍打探到了許多拜占庭的風土民情。

比如當地有一種名叫「鬼市」的市集,客人與老闆從來不會見到面,客人要買什麼東西,直接在貨物的櫃子底下放金條即可。老闆若接受這筆交易,就會把金條取走,反之則取走貨物而不碰金條。隔日,客人再根據金條是否已被取走來取貨。整個交易的過程,雖然取決於老闆與周邊路人的良心,但若老闆誠不欺人,那簡直是社恐人的福音。
 
根據美國學者亞歷山大.阿克因(Alexander Akin)考證,當時的拜占庭之所以會有這種風俗,是為了同來自各國的異邦商人共處,老闆總不可能每一國客人的語言都會,所以便衍生出了這種獨特的貿易方式,既能順利做生意,也避免了語言不通的窘境,真可謂是個一石二鳥的好方法呢!
 
離開大馬士革後,杜環接著前行,這支戡亂的隊伍翻過西奈山、渡過尼羅河,又走過不知多遠的大漠,終於到達了摩鄰國。在這裡,不只與杜環短兵相接的敵手膚色明顯黝黑許多,就連當地居民也多數長這個模樣。杜環當然不可能知道這是什麼原因,但以現在角度看,那是因為他來到的摩洛哥,其實是柏柏爾人的家園。柏柏爾人是北非分布最廣的民族,因為當地炎熱的氣候不利作物生長,多以海鮮與椰棗為食,這種飲食文化在杜環的遊記中也能得見。
 

柏柏爾人如今仍是北非地區的主要族群。圖為摩洛哥的傳統市集。(Source: Luca \ CC BY 2.0 DEED)

在後世的伊斯蘭歷史中,柏柏爾人將會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曾建立了好幾個橫亙北非與西班牙的強國。但此時的他們尚無法跟阿拉伯匹敵,所以毫無懸念地,在阿拉伯遠征軍來勢洶洶的征討下,這次叛亂很快就被平定,而杜環大抵也因此戰功,終被允許返回家鄉。他在埃及紅海登船,隨著阿拉伯的商隊,從海路經斯里蘭卡等地後返回廣州,並將這十年來記下的所見所聞整理、編纂,取名為《經行記》。
 
然而,當杜環踏上廣州口岸的那刻,闊別十年的故土,早已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樣子了。
 
原來,當杜環在國外飽覽異國風情之時,一場史無前例的巨大叛亂席捲了整個大唐。天寶十四年(西元 755 年),粟特將領安祿山在范陽起兵,向沉浸在盛世美夢中的大唐揮出了重重一拳,「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突如其來的一擊,不只帶走了整個開元盛世,也帶走了唐帝國對外兼容並蓄的開放態度。往後,不管是唐朝還是之後的歷朝歷代,對於粟特人等外族都多了一份防備心與鄙夷,像《經行記》這樣幾乎不帶偏見的旅外書籍也越來越少。
 

在安史之亂的風暴之中,杜環回國後的蹤跡下落不明,而他所留下的這一本《經行記》,最終也面臨了不幸散佚的命運。如今我們所看到的經行記,實際上是他的族叔杜佑在編纂《通典》時,所引用的地理知識段落。僅憑這些破碎段落,我們並無法得知杜環西行的細節,所以你在前文所看到的杜環的故事,其實也大量地仰賴後世學者的推測與重構。
 
自二十世紀初葉開始,中國的歷史學者們開始對《經行記》進行研究,試圖結合中外史料,盡可能還原杜環的行程。但他們所還原的西行路線,以及杜環一路西行的原因,究竟有多少屬於真實的歷史?如今卻也早就無從知曉了。
 

本文轉載自歷史說書人粉絲專頁,內容與標題經故事編輯部編修、調整。

 
[1] 可參見中國非洲史學者許永璋〈摩隣國就在馬里嗎?--唐代杜環《經行記》摩隣國再考〉一說。
參考資料
  1. 維基文庫《經行記》
  2. 劉學銚,杜環《經行記》有關西域(中亞)之解說,《中國邊政》 ,2007
  3. 張一純,《杜環經行記箋證》,華文出版社,2017
  4. 許永璋,《古代中非關係史稿》,上海辭書出版社,2019
  5. 肖超宇,《民族志視角下的經行記研究》,《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學報》,2022
文章資訊
作者 柯睿信
刊登日期 2023-11-24

文章分類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