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納克城堡傳說】十八、暗夜裡的人影

*本文純屬虛構

前文:【拉納克城堡傳說】十七、同病相憐

暮色降臨,大雨來襲,氣溫陡降。夜裡九點後,城堡裡已是一遍寂靜。忠於職守的托比每晚都是最後一個睡,他要巡夜,查看門窗是否關上,插銷是否落窠。

托比夜巡的路線是固定的:從三樓開始,然後二樓,最後一樓。一樓北面是一排落地窗,托比查得特別仔細,防止女傭忘了按下插銷,陌生人可以從外面將窗戶推開。事涉安全,城堡裡不能再出任何事故了!

從海上吹來的風挾持海水中的能量,一路狂奔,遇到從山麓、洞穴、山凹、峭壁、山脊旋起來的風,二股風徬佛二軍對壘,互相撕咬,發出野狼一般的嚎叫。

托比來到一樓,仔細察看每一扇落地窗。當他查到第二扇落地窗時,突然發現一張猙獰的臉正貼著窗戶。

一瞬間,那張臉上驚恐的眼睛也發現了托比。

「誰!」托比大叫一聲。

窗外人的嘴張了張,不知叫喊了什麼,一轉眼,那張恐怖的臉消失了。窗戶已被推開一條縫,窗玻上還留下一個明顯的人臉印痕。

托比立即返身叫起幾個男傭,點上火把,帶上木棍,衝出城堡。他們來到落地窗下,窗下有明顯的腳印,腳印朝森林裡延伸。托比和男傭沿著腳印往森林裡搜索,走了十幾分鐘,腳印已很難辨認,火把也漸漸熄滅。

「算了,回去吧。」

托比和男傭回到城堡,又在城堡內仔細搜索了一遍,沒有異常,他們才休歇。

三天後,一名男傭報告托比,在距城堡三公里的森林裡發現一具男屍。托比一聽說,立即前去察看。男屍面朝地面,撲地而亡。二個男傭將他翻轉,此人衣著襤褸,臉色黢黑枯槁。

托比仔細回想對照,確定就是三天前窗外的人,不知當晚是來求助食宿,還是想翻窗進來偷竊。托比心中有點內疚,嘆了口氣:桑丘山上又多了個亡靈!他吩咐男傭將男屍運到山下埋了。

托比心情沈重地回到城堡,他從工棚裡找到一把長柄斧頭,放在自己床下,以防萬一再發生類似不測事件,隨時可以使用。

托比的巡夜更加小心謹慎,他步履放輕,盡量不發出聲響。如果再發生上次事件,要判斷是流浪漢還是竊賊:是流浪漢,予以關照,免其凍餒;如是竊賊,與其搏鬥。

又是一個雨夜,窗外淅淅瀝瀝下著小雨,整個城堡寂靜無聲。托比小心翼翼地查看每扇門窗,當他從三樓下來,走到二樓轉彎處,突然發現一個人影,在二樓走廊裡一閃。

托比止步屏息,蹲下,藏在二樓拐角,探出頭觀察:是一個人,身材高大,這個人慢慢朝主人臥室走去,到了門口,停下,還回頭看了看,輕輕地敲了二下門,門吱呀一聲開了,透出微弱的燈光。

一瞬間,托比看清楚了:是邁爾!

邁爾快步閃入臥室,門又輕輕關上了。四周又陷入黑暗。

托比揉揉眼睛:是幻覺?但願是幻覺……不是幻覺!剛才看的清清楚楚——是邁爾!

托比幾乎癱瘓,他拖著如同灌了鉛的雙腿悄然無聲地慢慢走回自己房間。他關上門,重重地喘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天塌了!

邁爾和艾麗平時有一些親暱的舉止,托比早看在眼裡,但從來沒朝那方面去想,那是不可能的事!可現在……

邁爾和艾麗來到城堡,托比原本滿心喜悅:這個災難一再發生的城堡,也許會再次充滿活力和歡愉。可現在,一切都毀了!

托比想到,是自己力勸拉納克離開城堡,想到這一點,他恨不得捶自己的頭!

怎麼辦?怎麼辦!托比抬頭望著天花板:上帝啊,我無力了,你能不能告訴我,該怎麼辦!隱瞞下去?不行,慾望的火苗一旦點燃,只會越燒越旺,直到烈焰沖天!那時就遲了!告訴拉納克?後果是什麼?他不知道,他不敢也不願去開這個口。

托比反覆思量,十分痛苦,不知所措。他慢慢回憶起自己見到拉納克後的點點滴滴,想起當初他對拉納克的承諾:如果見到聽到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向主人報告,而不慮其後果。

現在只有二條路:說與不說!如果不說,這件事的後果不堪設想。自己也違備了當初的諾言,會後悔一輩子!

托比下了決心:去威靈頓,將事情的原原本本告訴拉納克。之後會發生什麼事,讓上帝來決定吧。

呵護一個幸福安寧的家庭何其重要!即使是遨遊藍天的雄鷹,也會眷戀大樹之巔的窠穴,決不能讓狂風將其吹散,更會顧惜窠穴裡的雛鳥,決不允許毒蛇的侵犯。否則,一切想象不到的事都會發生!

NewZealandLarnachCastle031

十二月的一天,和往常沒有什麼不一樣,但對拉納克而言,這一天,基本上決定了他的命運。

上午,喬治來到了拉納克的辦公室。老朋友相見,寒暄是少不了的,但拉納克知道,喬治的造訪一定有要事相談。

果不其然,喬治喝了口咖啡後,放下杯子,「拉納克部長,今日前來拜訪,我想冒昧地問一下,我公司金礦項目的規劃書已送貴部,您知道此事嗎?」

拉納克手一指,「在我桌上,我已經仔細地看了幾遍。」

「怎麼樣?有什麼不完善的地方嗎?」

「非常完善,從項目資金,開釆過程中的環保措施,項目結束後的恢復方案,都很好。不過,也許你會失望,這個項目,非常遺憾,在我這裡通不過。」

喬治的臉白了,搓著手,「為什麼?拉納克部長?」

「面積,喬治先生,問題出在面積上。你的項目只有十英畝,以此面積產出的礦石,作為投資回報遠遠不夠。我知道,貴公司的打算是先開採,然後視產出情況朝四周擴張。」拉納克用銳利的眼光瞧著喬治。

「有的公司就是這麼做的。我記得,您以前的公司也是這樣。」

「你講的不錯。這種經營手法,二十年前,我也是這麼乾的。以前法律不完善,但現在,不行了。否則,一旦開了頭,類似項目還會接踵而來。你要知道,你的礦區四周是紐西蘭最好的葡萄種植園和牧場。」

喬治頭上冒出冷汗,他心裡明白:碰上拉納克這種行家,是無法糊弄的。

「拉納克部長,你說的有點道理。不過,我已購買了土地,前期也有不少勘探費用投入。能不能送交專業聽證委員會,聽聽委員們的意見?」

「非常抱歉,這個項目規劃書在我這裡通不過,就不會送到聽證會。有句話,你不要傳出去,我不太相信這些官僚和官僚機構。也許我太自信:他們十個腦袋也抵不上我一個腦袋。」

喬治的頭搖個不停,「拉納克部長,你這樣做,已得罪了不少人,有人稱你是‘NO部長’!」

「是嗎?我無所謂。我丟下自己的產業,到政府仼職,沒有什麼想法,只是在我的權限之內,為紐西蘭,為後代留下一個好的自然環境。我不想做後悔的事。」

「每個人都會遇到後悔的事,拉納克先生,難道我們的友情就這樣完了嗎?」

「我想不會,我們現在是談工作。工作之餘,我們的友誼還應該繼續,我還想和你一起打獵呢。我是真誠的。」

「拉納克先生,你年輕的時候敢作敢為,隨著年齡增長,你的敢作敢為變成了倔犟!」

「是嗎?人的性格隨著年齡會有點變化,但不會根本改變。庫克山永遠是庫克山,雖然毎年都有點變化。」

喬治見再談無益,起身道,「我告辭了,再見。」他打開門,出門後在關門的一瞬間,他轉過身,眼光陰沈地朝拉納克瞥了一眼。

喬治剛走,秘書敲門進來,送來一封來自英國倫敦的電報。

拉納克心頭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用顫抖的手打開電報。

…………你的父親已於十二月十日清晨六時三十分去世…………

拉納克怔住了,悲情在胸中集聚翻騰:曰月如梭,生老病死,人所難免。但是,作為一個兒子的缺失和內疚,象磨盤壓上他的心頭。

大海——距離——阻斷了親情。這麼多年來,拉納克回過幾次倫敦,來去匆匆,手中總有處理不完的事!

是的,人的一生忙忙碌碌。不過,有些自認為非做不可的事,其實一半可以放一放。將上帝恩賜的寶貴光陰用於祈禱;白天在和煦的陽光下散步,夜晚仰望神秘的星空;時常陪伴年邁的父母;時常攜年幼的孩子嬉戲於海邊。不然,會有遺憾。

拉納克閉上雙眼,幾乎沈沈睡去。他回憶起童年……他和伊莉莎一起回到倫敦……他擁抱爸爸媽媽……

牆上掛鐘的「嗒嗒」聲突然將拉納克驚醒:剛才是夢境,眼前是現實——申請爵位目前正是審批關鍵時刻;案頭有幾個礦業項目急待審閱;何況茫茫大海,旅程漫長。父親的葬禮恐怕又回不去了。

拉納克心潮難平,他覺得自己象一艘飄浮在湍急河流中的小船,不由自主地被急流衝向遠方……

晚上,托比突然來到拉納克的住宅。拉納克對托比事先沒告知的出現有些驚訝:城堡又出了什麼事?

「托比,你好。一切都好吧?」

「我很好,謝謝。城堡裡的一切都好。」

托比欲言又止,坐立不安。他突然又猶豫起來:到底該不該說出來……

拉納克看在眼裡,他知道,該發生的事是無法回避的。

「托比,你想告訴我什麼,你就說吧,沒關係的。」

「拉納克先生……拉納克先生……」托比鼓起勇氣,斷斷續續地將那晚他看到的一切說了出來。

 托比說完低下頭。他知道,一場悲劇的大幕已經拉開。

拉納克臉色蒼白,托比帶來的這個消息如同晴天霹靂——這種概率極低的難以啓齒的事竟然發生在他的家庭!有如天上掉隕石,正好砸在他的頭上!

拉納克的心跳加速,憤怒和無奈交織成狂潮,將他淹沒,令其窒息。

婚姻某種程度上給了一個男人獨自佔有一個女人的合法性。動物的本能加上人類社會制定的法律保證了這種合法性。可現在,一切都崩塌了!

如果事涉外人,依拉納克的性格,他會用一切辦法予以報復。可一個是他兒子,一個是世俗婚姻承認的妻子。雖然,從拉納克內心講,他並沒有接受艾麗。

拉納克倏然想起:二個月前回過一次城堡,晚餐時,邁爾坐在對面,艾麗坐在他的身邊。那天,牛排煎得有點硬了,他低下頭切牛排。當他不經意抬起頭時,瞥見邁爾正用熾熱的眼神瞧著艾麗,那種眼神只有戀人之間才會有!

邁爾被拉納克一瞧,忙低下頭用餐。拉納克一轉頭,艾麗也低下頭,一抹紅暈泛起。她很快轉過身和孩子說話。當時,拉納克覺得自己想多了。現在看來,托比說的情況是真實的!

拉納克和托比都陷入沈黙。過了許久,拉納克對托比說,「我知道了。」

托比告辭了拉納克。他知道,一場風暴即將來臨。

一個民族的血腥內戰是上帝對這個民族的最大懲罰;同樣,一個家庭內的仇鬥,是上帝對這個家庭的最大懲罰。     

百年冰川,陽光下熠熠生輝,偉岸聳立,堅固無比。誰也想不到,有一天,它會突然崩塌。其實,冰川內部的罅隙,融冰一直在流淌,只是站在遠處的遊人沒有看到而已。

拉納克的世界也快要崩塌了!雖然他很堅強,他的心靈承壓能力超過常人。可是,如同颶風襲來,即使將根系深入土地的大樹也會轟然倒地。托比走後,拉納克冷靜下來,他提筆分別給艾麗和邁爾寫了二封信。信中寫了什麼,外人不得而知也想像不岀來。(待續)    

繼續閱讀:【拉納克城堡傳說】十九、命運的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