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納克城堡傳說】十九、命運的打擊

*本文純屬虛構

前文:【拉納克城堡傳說】十八、暗夜裡的人影

三天後,拉納克正常上班,他習慣性地翻閱一下當天下午報紙。突然,拉納克發現報紙上出現了他的名字!

拉納克丟下《太陽報》,又拿起另一份報紙,同樣,有關於他的文章!

文章醒目,危言聳聽:《拉納克部長的神秘婚姻》,《拉納克部長的雙面人生》……………

…….在一個基督教立國的國家,拉納克部長的婚禮竟然沒有在教堂舉行,沒有得到神的許可…….…….拉納克部長是個嚴肅的人,人稱「NO部長」。他的私生活,他的婚姻,別人無權干涉。可他的第三任妻子據說是酒吧女郎。我們無權對一位女士的職業作出評價,可有誰在威靈頓見過拉納克部長攜妻子一起出席過公開場合?拉納克部長的婚姻真是神秘!一切匪夷所思……

拉納克憤怒地將報紙扔在地板上,怒火在他的心裡燃起:是那個混蛋透露了他的隱私?!又是誰慫恿這些記者寫下這些含沙射影的文章?!

紐西蘭是個平靜的國家,很少有什麼重大新聞。一個部長的花邊新聞足以吸引人們的眼球了。

拉納克仔細一想,在威靈頓,有人知道他結婚了,可他沒有和任何人說過其中細節。在但尼丁,他也沒有向他人談過艾麗。奇怪?!

拉納克慢慢回想,猛然想起婚宴那天,送走其它客人後,他和喬治聊了一會兒,是自己酒後言多,將自己和艾麗的過往告訴了喬治。他又想起喬治上次臨走時陰沈的一瞥。拉納克明白了,儘管是猜想:是喬治!百分之九十是喬治!

拉納克不禁倒抽一口冷氣,他有點後悔自己酒後失言,沒管住自己的嘴巴!

有誰知道自己的錯失呢?(詩篇19—12)

喬治是個什麼樣的人?儘管相識多年,互稱朋友,難道會因項目未獲批准就如此報復?

你想不出一個人有多好,你也想不出一個人有多壞。把人想的太好,你會失望;把人想的太壞,你會絕望。如果托比帶來了消息給了拉納克心靈一記重創。這一次,是一個朋友從背後猛戳一刀!

拉納克的身心傷痕累累。

(Source: purdyrns, via Flickr)

自從見報後,拉納克沒有作出任何反應。那些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的說辭,要找出幾句不實之處,據此將報紙告上法庭,訴其誹謗,何其難也!他知道,事情越描越黑,越鬧越大。只能用不理睬來應對。

以前,拉納克總是躊躇滿志地來到部長樓,總是精神飽滿地參加國會辯論。如今,只要一離開家,不論到哪裡,他總覺得別人的眼神有點怪異,雖然沒有任何人問及他的私生活。也許是心理作用,當他走過走廊時,背後的目光如芒刺在身。

拉納克外表鎮靜,其實他自己明白,他已到了崩潰的邊緣——人生已毫無意義,每一天都是煎熬——他在等待二件事的結果。

有如冰川崩塌前內部還有一塊未下墜的融冰;駝背上方飄浮的正在下落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一天終於來到了。

上午,秘書送來了爵位申報委員會的信函。拉納克沒有急於打開,他把信放在桌上,倒上一杯咖啡,定定神。拉納克知道,十幾天前關於他的婚姻的曝料會授人口實,是對自己不利的砝碼。加之,他明白,自己祘不上一個圓滑的政客,他的明辨曲直的企業家天稟使他得罪了不少人。

半個小時後,當拉納克打開信函的一瞬間,他預感,自己獲得提名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

果不其然,打開信封,拉納克將獲准名單仔細看了二遍,沒有他!只有一份官樣的致歉信。

    ……非常遺憾地通知您,您的…….

儘管拉納克事前已有預感,但仍不免又受重擊——獲得英國皇家榮譽的夢想破滅了,自己政界的前程也完了!

拉納克將自己關在辦公室內,一天都沒出去,直到秘書敲門告訴他已下班一個多小時了,辦公樓裡的人都走空了。

拉納克謝過了秘書,起身回家。

回家後,拉納克收到了二封信。一封信是托比寫來的,一封信是艾麗寫來的。拉納克知道,他心中最後一塊石頭快要落地了。拉納克很疲憊,一天中幾乎沒怎麼進食,但他不覺得餓。他打開一瓶霞多麗,倒上半杯,一飲而盡,又倒上一杯。

拉納克首先打開托比的信。托比在信中告訴他,邁爾和艾麗在同一天離開了城堡。邁爾寫下了留言:不要找我,我回英國了。艾麗走前告訴我,她會聯繫你…….

拉納克又打開艾麗的來信。信中寫了什麼,不得而知。後來,人們推測,也許信中艾麗激烈地指責了拉納克的冷漠和無情;也許是寄來了離婚訴訟書,也許……

拉納克將信看了二遍,然後撕碎,扔進壁爐,點火燒燃,他不想有第二個人看到這些信。爐膛裡燃起了火苗,很快,信件成了灰燼,火苗漸漸熄滅。拉納克的生命火苗也快熄滅了。

拉納克打開唱機,放上他最喜愛的蘇格蘭民歌《想見瑪麗》,唱機傳出歌手娓婉淒美的歌聲。

想見瑪麗,慢慢回憶,並不遙遠的過去。小溪緩緩流淌,愛的漣漪。我只看了你一眼,你的容顏,映入心田。

想見瑪麗,難忘曾經,愛的烈焰。握住你的纖手,低頭凝視,仰望蒼天。那一天,那一刻,我看見愛的誓言。

事業、財富、家庭、愛情、尊嚴、榮譽…….這些是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的基石。對拉納克來說,事業成功和財富積累已成為過去,它們並沒有給他帶來永久的歡樂;家庭沒了,不象一個家了;愛情消失了,只乘下揪心的回憶,而第三次婚姻不僅沒帶來愛,反而帶來了恥辱;那些曝料還有日後可能傳出的他的家庭醜聞,毀了他的尊嚴和榮譽,毀了他的政界前程,毀了他看重的對英國皇家榮譽的企盼……一切都結束了。

想到明天不再需要面對這煩雜的一切,拉納克反而感到輕鬆。

心中愁苦的人,為何有生命賜給他呢?求死,勝於隱藏的珍寶。(約伯記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