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太郎的夥伴為什麼是猴子、雉雞與狗?──與日本歷史息息相關的「鬼門信仰」
作者: 戶矢學    ▎譯者: 許郁文

「鬼門」恐怕已深深烙印在日本人的基因裡,因為日本人已與鬼門相處長達千年以上,從庶民的日常生活到執政者的城廓、御所,無處不以鬼門為風水的關鍵字,處處見得到相關的風水佈陣。

姑且不論這是好是壞,都無法否認「鬼門」是剖析日本歷史的重要關鍵字。若是忽略「鬼門」,將無法徹底了解日本的歷史與文化。

有些人認為童話故事或鄉野傳聞的情節就該荒誕,收尾不該太有邏輯或一致性,許多童話故事或鄉野傳聞也的確在經過漫長的時間之後,扭曲得看不出原本的樣貌。

不過這些故事除了荒誕,多數也毫無內涵可言,當我們無法看清這些故事的本質,這些故事就會越來越扭曲。

寓言這類故事常是現實世界的比喻、暗喻或更直白的告誡,有些寓言的情節會在歲月的催化後有所增減,成為不可理喻的故事。

例如佛教的民間故事的目的為「佈教」,所以情節當然會朝這個目的收尾。

這些佛教民間故事的歷史並不長(最具代表性的民間故事集為《今昔物語集》,編撰成冊的年代為平安時代),日本人耳熟能詳的五大童話故事也在不知起源為何的情況下,流傳日本全國各地。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桃太郎》是降伏惡鬼的英雄傳說,也象徵著日本男子漢尚武勇敢的一面,一說認為這個故事源自岡山,但這個故事的確以固定的構造傳遍日本全國,這個固定的構造指的是:

桃太郎與猴子、雉雞、狗合力降伏惡鬼

傳說中,桃太郎用糯米糰子收服了猴子、雉雞和狗,團結一心,成功消滅了可惡的鬼怪。(Source:Wikimedia

不管是在哪個地區傳承的桃太郎故事,幾乎以這個構造為主軸,沒有任何變動。

若以小孩的角度思考,恐怕會想問如此可怕的惡鬼,怎麼可能被猴子、雉雞、狗這三種不算猛獸的動物擊敗,而且桃太郎沒辦法找來更強的幫手嗎?

不過以如此陣容戰勝惡鬼的反差感就此在所有的孩子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打敗惡鬼的是猴子、雉雞、狗」,不是老虎,也不是熊,這就是桃太郎這個故事的原理。

仔細觀察十二地支的方位就會發現,「鬼門」位於東北(丑寅)的方位,與其正對的西南方位為「正位」,分別是的申(猴子)、酉(雞)、戌(狗)。

換言之,桃太郎這個故事是透過猴子、雞、狗展現對抗惡鬼的「正義」,若換成其他生肖,正當性都無法凌駕於這三者!順帶一提,日本早期說到雞就是指雉雞(雉雞目前也是日本的國鳥)。

這也是「封印鬼門」的措施之一。為了封印鬼門而在家裡種「桃樹」也是源自這個故事。

話說回來,為什麼桃太郎非得是「桃」呢?其實這是源自日本神話起點的「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神話。自古以來,桃子就被認為是「神聖的果實」或「除魔的果實」(詳情請參考拙著《深讀古事記》)。

此外,故事裡的惡鬼通常是「長著兩隻角,穿著虎皮褲子」的造型,這也與鬼門位於「丑寅」(寅為老虎之意)方位有關。

現代日本的鬼(おに)形象約莫是在平安時代形成,由於丑和寅之間的方位稱為「鬼門」,所以加入將牛(丑)與虎(寅)的特徵。圖為日本愛知縣犬山市的桃太郎神社惡鬼雕像。(Source:by KKPCW, via Wikimedia)

也有說法認為桃太郎的原型為岡山縣吉備津神社(備中國一宮)的主神「吉備津彥」(第七代孝靈天皇的皇子,四道將軍之一),傳說他在平定吉備之際,擊敗了名為溫羅的惡鬼。順帶一提,日本的五大童話故事分別為《桃太郎》、《開花老爺爺》、《割舌頭的麻雀》、《猿蟹交戰》、《咔嚓咔嚓山》。

日本與中國的鬼的差異之處

有人一味恐懼鬼門,卻有人將其信奉為神。這就是所謂的「金神信仰」。

日本信仰的特徵之一是因為「畏懼」所以「敬仰」,人民相信若虔誠祀奉作祟的神明,它們就會轉化為守護神。例如天神信仰是因滿腹怨恨而不斷在都城作祟的菅原道真憑著超凡的神威,讓多名位居高位的公卿猝死,但是隨著人們虔誠祭祀,其神威反而成為守護百姓的力量。

這類型的信仰也稱「御靈信仰」,是日本自古以來,於民間根深蒂固的信仰形式,日本全國各地的神社也多屬這個類型,換言之,就是將滿腹怨恨的「怨靈」視為守護神。但「敬畏」這項日本人的傳統美德唯獨對鬼門的恐懼不適用。

話說回來,回溯道教=風水的創立時期也找不到任何「鬼門」就是「禁忌」或「凶位」的證據。

一說認為,中國對東北方位心存畏懼與歷史有關,但其實這是不對的,因為匈奴是北方的遊牧民族,萬里長城也是為了抵禦來自北方的威脅而建,而不是為了抵抗來自東北方位的敵人。其他也沒有需要對東北方位特別恐懼的理由。

鬼門這個說法是於「天圓地方」這個基本的宇宙觀首次出現,這時的鬼門是指亡靈出入的場所,而不是威脅的所在方位,等同日本的黃泉比良坂(黃泉之國的出入口)。

方形的大地有四個角落,每個角落各有一門,東北為鬼門,東南為風門,西南為人門,西北為天門,能通過這四個角落的門都位於對應的方位。

但這裡說的「鬼」,並非日本人熟知的鬼。

因為日本人心目中的鬼是穿著虎皮褲子,頭上長著兩支角的模樣。這種造型的鬼是於日本誕生的。「鬼」的概念雖然不斷變遷,但日本自古以來,就有將鬼當成「神」的告誡。

「鬼」的日文為「oni」;「神」則是「kami」,但在日文裡,來自中國的「鬼」的這個漢字不管在漢音、吳音還是晉音,都沒有對應的讀音。

鬼門的方位為丑寅,在八卦直稱為「艮」,而「艮」在日文的讀音為「gon」,與五行的「金」一致,因此才有「金神」這個稱呼。一般認為,安倍晴明召喚的金神是歷來最強的陰神。

《不動利益緣起繪卷》中所描繪的安倍晴明,右下即為他的式神。(Source:Wikimedia

道教或神道都沒有所謂的金神,直到流傳至民間,演變成所謂的俗習後,才在江戶成為最具代表性的曆法迷信之一。

金神是會四處遊走的,意味著祂不會停留在固定的方位。金神七殺被視為是惡靈作崇,一旦犯忌,近親七人將遭受橫禍。

倒不如說祀奉金神的教派神道因此而生。以金神為主神,將其視為教贖之神的是金光教,將「鬼門(usitora)的金神」奉為重整世道的是大本教。這個大本教的東京本部為東光苑東京宣教中心(東京都台東區),不知是何緣故,居然設址於江戶城鬼門的湯島。在周圍出現大樓群之前,看起來就位於湯島天神神社正下方。

經過漫長的歲月之後,風水與陰陽道都出現數不盡的迷信,也流傳至日本全國,導致人們對風水與陰陽道產生誤解與不信任,中國與日本的風水也陷入存亡危急之秋,這些都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但全盤否認風水也並非好事吧。

人類在漫長的歷史之中催生出無數的思想與哲學,而這些思想與哲學的世界觀、宇宙觀又是何其豐富,說得可笑一點,甚至是多到「任君挑選」的地步。

只是沒有一種能讓全人類傾心,只要是具有理性的人類,應該都知道至今仍未出現最終版的世界觀,也知道目前沒有任何一種世界觀能得到所有人的認同。

或許這是人類尚未成熟的證據,抑或人類就只是這種程度的生物,只是我們還無法得出這個問題的答案。但另一項事實是,我們從中發現許多「真理」。

任誰都無法否定合乎陰陽五行的天地運行之道絕非「偶然」。我個人認為整合至今的邏輯體系已無限逼近所謂的真理。

除了西洋的黃金比例與斐波那契數列,東洋也有陰陽五行,我認為這個陰陽五行正是能闡明世界、宇宙原理的「原理」,也是科學的核心。

所以我們不該全盤否定或接受這個原理,而是該在繁雜的各體系之間穿針引線,讓各體系的原理彼此串連,藉此排除所謂的迷信。這是為了日後風水的發展,也是為了避免自古傳承的智慧被遺忘,當然,這也是我們的義務。是的,這不僅是「人類的智慧」,更是「諸神的智慮」。

當初若無人相信鬼門信仰,如今也不會有延曆寺與神田明神的存在。

延伸閱讀:日本石佛在臺灣:日治時期移植臺灣的庶民信仰
第一本由神道專家的角度介紹的東京歷史。從繩文到現代,連日本人都嘖嘖稱奇的東京各時代風貌與謎團。 在關東快速發展的時代,對自然的崇拜、各種民間信仰、時代歷史和人物傳說的堆疊,都讓東京這個城市的底蘊更為豐厚,本書除了典故介紹,也搭配許多古地圖或照片,讓人從不同的角度重新認識東京這個奠基於歷史且更不斷進化、求新求變的現代都市。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