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巫術蠱惑人心,玩弄俄羅斯宮廷於股掌中的妖僧──拉斯普丁

在歷史上,有過這麼一個人:他衣著寒酸潦倒,留著鬆散的長髮和鬍子,牙齒不整泛黃,而且懂得巫術,雙眼擁有蠱惑人心的能力,皇帝皇后對他深信不疑,許多上流社會人士也被他深深吸引著,更有貴族女子向他獻身。就算後來他被刺殺時,多種殺人方式也不能將之殺害,要殺幾次他才真正死去。這個人的名字,總與「淫亂」畫上等號,指他是個性變態、強姦犯,完全是邪惡的化身。

他把俄羅斯宮廷玩弄於鼓掌之中,利用耳語控制了皇后。這個猶如惡魔般的男子是誰?他就是俄羅斯帝國晚年的妖僧──拉斯普丁(Rasputin)。

對俄羅斯人來說,拉斯普丁是個非常戲劇性的人物。在眾多改編傳奇人生的文學或影視作品中,他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壞蛋,許多時候都被妖魔化了。上文對於拉斯普丁的個人描述,便是一般人對他的認識。事實上,以上一切對他的指控,事實上是有誇大的成份在。而真實的拉斯普丁,便早已被這些文學或影視作品所製造的形象掩蓋得七七八八。

究竟拉斯普丁如何成為俄羅斯人眼中最討厭的奸臣?他是否真的利用巫術,讓整個俄羅斯帝國都臣服於他?還是,歷史把俄羅斯帝國的覆滅,全都怪罪在這個其實心存好意的人身上?

一個感到空虛的男人

「拉斯普丁」雖然與「淫亂」畫上等號,但其實他的名字在俄羅斯原文真正的意思是指「兩條河流會合的地方」,指的正正就是拉斯普丁的出生地。西元 1869 年,拉斯普丁出生於俄羅斯西西伯利亞(Western Siberia)一條人煙稀少、稱為波克羅夫斯科(Pokrovskoye)的村莊。俄羅斯人也許沒想到,在這個極其偏遠、孤立的小村落裡,竟會誕生一個後來人所共知、畏懼和厭惡的大人物。

1912年的波克羅夫斯科(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拉斯普丁全名格里戈里.葉菲莫維奇.拉斯普丁(俄語:Григо́рий Ефи́мович Распу́тин)。他出身於一個農民家庭,在家中九個兄弟裡排行第五。由於村落貧窮,他沒有機會上學,後來只能過著放蕩、酗酒的生活。

拉斯普丁在自己家鄉是個不太受歡迎的人物,他在村裡總被當成外人。其實,他本人亦覺得農民生活空虛無聊,開始藉著偷竊得到的快感填補自己空洞的心靈。 一般淪落為當罪犯可能是基於貪念。但是,拉斯普丁當小偷卻是因為他覺得自己的靈魂似乎缺少了些什麼。二十多歲的拉斯普丁,早已經成家立室,但建立家庭卻無法使他覺得人生感到美滿。最後他發覺到,原來只有投入宗教事務,才能使這種空虛感一掃而空。他來到了一所位於維爾霍圖里耶(Verkhoturye)的東正教修道院,在那裡遇上了改變他人生的一個人—馬凱里長老(Starets Makary)。馬凱里長老把這個反叛青年改變成一個完全戒除了酒精、吸煙和吃肉的虔誠東正教徒。當拉斯普丁回到家鄉時,這個昔日的小偷已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只醉心宗教事務的人。

左起:馬凱里長老,狄奧凡主教,拉斯普丁(1909):Wikimedia Commons

流浪人生

雖然拉斯普丁很尊敬馬凱里長老,但在修道院學習的同時,他卻發現了很多腐敗的事情。他看到修道院存在著一種「惡習」──同性戀,且不時發生暴力事件,這在東正教教義中是不被允許的。拉斯普丁認為這種修道院生活與他的理念並不完全符合,只有在廣闊的大地上流浪才能讓他更接近上帝和救贖。

也許對他來說,這個決定是正常不過的。既然他絕不是一個肯盲目順從或循規蹈矩的人,試問他又如何能安身於一座由冰冷大石推砌而成的小小修道院呢?唯有自由廣闊的大地,才是他這個人應該置身的地方。

此後,拉斯普丁只是帶了些微財物,告別家人後便出發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或做過什麼,只知他曾遠道至阿索斯山(Mount Athos)──東正教會的中心。他甚少回到家鄉,有時候他回到家時,妻子和兒子甚至無法認出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丈夫和爸爸。

拉斯普丁(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在這段流浪日子裡,拉斯普丁似乎領悟到了什麼,他強化了自己那種不隨波逐流的想法,開始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任何事。他不再穿著俄羅斯傳統服飾,整年裡都只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作為一個農村出世的他因此沒有受到小農基因影響,想法竟然異常體貼、獨立而且開明。在這段時間裡,拉斯普丁遇過俄羅斯不同階層的人,了解到整個俄羅斯社會的秩序及其崩壞的潛在性。因為這種人生歷練,拉斯普丁開始鍛煉出卓越的洞察能力,而且比任何人都能看懂人性。

在曾與接觸拉斯普丁的人的回憶錄中,他們都無獨有偶地認為,拉斯普丁有著一種特殊的吸引力。這種吸引力就像是一塊強力磁石,吸引著無數人主動前往拜會。他很擅長了解別人的想法,也很懂得與人溝通,知道對著不同的人應該說些什麼話。當其他僧侶與信徒溝通只懂得引經據典時,拉斯普丁卻懂得運用流浪時所獲得的體會,依據現實中的人和事與人交往。這使不同階層的人皆很容易理解和明白他的想法,有著感同身受的感覺。

愈來愈多人因拉斯普丁的名聲而前往拜訪他。他們會在拉斯普丁設立的一所神秘禮拜堂舉行定期的聚會和祈禱,互相交流和慰問。不過,人出名了自然會惹來非議,社會上開始出現一些對拉斯普丁的負面評論。有流言說他不時跟不同的年輕女子一起,也有一說他讓信徒幫自己洗澡,教他們進行一些古怪的儀式。

拉斯普丁與他的信眾們(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波克羅夫斯科大牧師想利用這些流言趕走拉斯普丁,因為他無法容忍一個出身寒微的人竟然會比他和他的教導得到更多人的支持。於是,拉斯普丁的所有聚會都被禁止打壓,不過這樣的打壓只是為拉斯普丁打開了通往權力核心和擴大影響力的大門而已。

受到打壓的拉斯普丁宣佈前往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當時其中一位信徒便曾跟他說過:「聖彼得堡是個會吃人的城市,它會摧毀你。」一向只遵循自己意願的拉斯普丁當然沒有理會這些忠告,他認為自己有了新的人生目標。

拉斯普丁的流浪生涯讓他懂得如何在陌生環境下生存,累積的名聲確為他帶來方便。他在聖彼得堡成功得到了一封推薦信,與聖彼得堡神學院的謝爾蓋主教(Bishop Sergei)會面,使他的名字迅速在上流精英界流傳開去。這些每天過著沉悶的名流社會生活的名門望族都為拉斯普丁的口才著迷,他們為拉斯普丁異於常人的打扮和見面親吻的方式感到好奇和有趣。「拉斯普丁」已經成為他們茶餘飯後的話題。

進入權力核心

這些名門望族陸續介紹拉斯普丁給他們的朋友,他的名字在俄羅斯帝國中變得無人不曉。後來,拉斯普丁輾轉認識了蒙特內哥羅(Montenergo)的公主姊妹瑪莉卡(Milica)和安娜塔西亞(Anastasia),權力的大門終於出現在他面前。這對姊妹向沙皇尼古拉二世(Nicolas II, Tsar of Russia)和皇后亞歷山卓拉(Tsarina Alexandra)正式引薦了拉斯普丁。

對於拉斯普丁來說,這實在是認識沙皇夫婦的最佳時候。當時俄羅斯帝國陷入了史無前例的危機:他們剛在與日本的戰爭中戰敗,使俄羅斯在國際舞台上蒙羞;另外,他們還要應付剛發生的「血色星期日」帶來的政治危機。「血色星期日」當天本來是和平示威,但警察卻在當天開槍射殺了無數示威者。雖然尼古拉二世並沒有下令開槍,但他仍迅速成為社會主要指責的對象,民望急跌。在這件事件發生前,他還被人稱為「人民的父親」呢。

這多重事件的發生,確實動搖了俄羅斯沙皇政府的統治。尤其是亞歷山卓拉皇后,更為此而感到非常憂慮。拉斯普丁靜心地聽著她的訴苦,並著她要相信自己,並給了她建議:「尼古拉二世應該要更親民」。皇后聽了拉斯普丁的說話後,覺得心情舒緩了不少,自此對他無比信任,認為他是上帝派來俄羅斯拯救羅曼諾夫王朝(House of Romanov)的使者。

俄羅斯沙皇尼古拉二世與他的家人(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事實上,還有一件事讓拉斯普丁得到皇室的信賴。太子阿列克謝王子(Prince Alexei)有一種遺傳疾病,屢醫不好,王子的叔叔和兄弟都先後已因此病逝世。阿列克謝王子作為羅曼諾夫王朝最後的血脈,猶如俄羅斯的將來,他能否康復正代表了帝國是否仍能中興,因此不能有任何閃失。皇后憂心不已,她已經無計可施,於是找來拉斯普丁。

拉斯普丁來到了太子的臥床前,與他輕鬆聊天,讓王子的心平靜下來。奇蹟竟然出現了,太子的身體竟然慢慢地好起來!後來又有一次,王子得了急病,皇后匆匆發電報給拉斯普丁求助。拉斯普丁只跟皇后說要讓太子靜心休養,叫她不要讓包括醫生在內的人煩擾太子。未幾,太子又真的病好了。對於皇后來說,拉斯普丁完全是個救星!

自此之後,拉斯普丁不僅成為了沙皇夫婦的好朋友,他有時還成為了他們的政治顧問。他曾警告尼古拉二世,不應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他認為俄羅斯的內憂已經很嚴重了,不能再因為戰爭開支而加重國家的負擔,建議他與德國議和。可惜,歷史告訴我們,尼古拉二世並沒有聽從他的勸告,這將讓他跟國家走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延伸閱讀:【尼古拉二世】排除萬難結婚的末代沙皇,也阻擋不了家族滅門的厄運

被妖魔化的拉斯普丁

拉斯普丁雖然已經貴為皇室貴賓,但不代表他會拒絕其他人上門拜訪或求助,找他的人中有農民也有貴族,後者很多時想利用他的名聲在法庭上取得優勢。

不久,跟在波克羅夫斯科的情況一樣,拉斯普丁漸漸招來不少流言斐語。他被指用不正道的手段迷惑女性,而且更運用權力舉辦一些涉及性愛的儀式。甚至有流言提及,當沙皇不在時,拉斯普丁會跟皇后和公主們鬼混。這些指控是否真實或虛構我們今天仍無法引證,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他的確跟很多女性有過非常親密的行為。一名曾經見過拉斯普丁的人曾表示:「你不可以直視他的雙眼太久!他的雙眼會帶給你無形的壓力。他的雙眼有時看似很仁慈,但眼裡埋藏著深不可測的憤怒。

流言四起,一些昔日讚頌拉斯普丁的人後來卻參與反對他的運動。有些人更向沙皇夫婦直接告狀,說拉斯普丁在俄羅斯的影響力實在太大了,會動搖帝國根基。他們要尼古拉二世把拉斯普丁放逐到托博爾斯克(Tobolsk),不過沙皇一概不從,只說了句話:「我太了解拉斯普丁了,他不會做出如此丟臉的事。」

另一方面,拉斯普丁被指控是東正教支派克里斯提教派(Khlysty)的活躍分子。這個教派名聲不好,被東正教會認定是邪教。拉斯普丁是個善舞的人,恰巧克里斯提教派信徒舉行的儀式都有跳舞成份,這無疑加強了對拉斯普丁的指控。東正教會對此非常重視,認為拉斯普丁一直在做不道德的勾當。

群情洶湧,尼古拉二世只好下令徹查拉斯普丁。兩個月過去,卻是什麼也查不出來,調查也就這樣結束。這次調查後,拉斯普丁的地位非但沒被動搖,而且更加穩固。那些曾經質疑他的官員不再被沙皇重用,有些甚至被無故革職。相反,拉斯普丁支持者卻升官發財,整個俄羅斯政壇和宮廷都深受拉斯普丁的影響。這可是一件嚴重事情。

尼古拉二世力排眾議,信任一個在朝野中都臭名遠播的人,實在不是一件英明的事。特別是在當時,尼古拉二世的名聲和權威已一落千丈,倚重拉斯普丁這樣的一個人最後只會讓走向湮滅的結局。

拉斯普丁從高處殞落

後來,尼古拉二世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關係,經常不在首都。他不在首都時,便把治國的重任教給了皇后阿歷山卓拉。這代表了什麼?皇后對拉斯普丁千般信任,國家事無大小便全交給他了,俄羅斯的命運,自此全掌握在他的手中。

拉斯普丁曾於 1914 年遇到了一次刺殺事件大難不死,使他的身心造成了很大影響。有人說這令他變得猜疑,不再輕易相信身邊的人,但卻沒有證據顯示他變得殘忍和暴戾。他仍然一如既往,是個獨立、無時無刻都在貫徹自己信念的人。

拉斯普丁的行為讓他豎立了很多危險的敵人,特別是他侵害了皇親國戚的權力和利益,這些皇親國戚忍受不了一個出身低賤的人,如今卻成了帝國的權力中樞。他們決意要除掉他,一勞永逸。在這些想除掉拉斯普丁的人當中,更有沙皇侄子和議會議員。

拉斯普丁被陰謀者騙去一個假裝跟沙皇外甥開會的會議。西元 1916 年 12 月 17 日當晚,拉斯普丁進入了尤蘇波夫宮(Yusupov Palace)後便再沒有人見過他。翌日清晨,有人開始意識到他的失蹤,隨即展開搜索。最後,他那結冰了的屍體被發現倒在馬來亞內夫卡河(Malaya Nevka River)的河床裡,身上多處損傷。

尤蘇波夫宮的地牢,是拉斯普丁被謀殺的地方 (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原來,他的晚餐已被人下毒,毒素的分量雖然足夠殺死幾個男人,但拉斯普丁卻沒有因此死去。當他想逃走時,卻被人從後用槍射穿膊頭,但同樣地未能將他置於死地。拉斯普丁中槍後,還是企圖從庭院逃走,卻被抓住痛毆一頓。為了確保能殺死他,這些陰謀者往他的額頭開了一槍,拉斯普丁卻仍沒有死去。最後,他們只好把垂死的他丟在已結冰的馬來亞內夫卡河。當拉斯普丁的屍體被發現時,他的雙手往外拗,似乎要做出一個十字架的姿勢。

預言

這些陰謀者刺殺拉斯普丁的目的,是要挽救江河日下的俄羅斯帝國。他們把帝國亂象歸咎在拉斯普丁的「亂政」。不過,俄羅斯帝國其實已經氣數已盡,無力回天。拉斯普丁的死並不能讓俄羅斯帝國重回正軌,就在他死後十個月,羅曼諾夫王朝便被暴力推翻。俄羅斯結束了君主專制,走向一個新的時代。

其實,就在 1916 年 12 月,拉斯普丁便曾寫信給尼古拉二世:「如果我被你的親戚殺掉,你的兒子也沒可能活多過兩年。」拉斯普丁的預言後來果然成真了。包括尼古拉二世在內,整個羅曼諾夫王室在兩年內都被槍殺處決。

事實上,將帝國覆滅的罪名歸咎在一個「妖僧」是件相當主觀的事,一個弱勢的國家領導者才是滅國的罪魁禍首。因為精英階層的墮落、統治政策的失敗和國際情勢的誤判,才會給予拉斯普丁這類人上位的機會。從這個角度來看,拉斯普丁的出現並非俄羅斯帝國覆滅的原因,反而是帝國覆滅的結果。

回過頭來看,人們對拉斯普丁的觀點也許是對的,他們稱拉斯普丁為「妖僧」(Mad Monk),認為他是個只會旁門左道、蠱惑人心的江湖術士。但也許拉斯普丁才是對的,他的死不代表帝國迷霧被掃除,反而是俄羅斯步入黑暗的開始。

延伸閱讀:一個屬於皇帝與女皇,野心與親情,人性被絕對權力扭曲的故事──《沙皇時代》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