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還少了一個盤子呢~」現代社畜的苦與難,數盤子幽靈「皿屋敷阿菊」最懂
作者:練馬超大根(陳力航)

正當鈴子與阿好的鬼魂出現在井上,正在譏笑在廁所被鬼嚇到倒掛的竹二郎時,井內卻也傳出奇怪的聲音:

一個盤子⋯⋯兩個盤子⋯⋯三個盤子⋯⋯四個盤子⋯⋯五個盤子⋯⋯六個盤子。

發出這聲音的,是已經投井的阿菊。阿菊是誰?為何要數盤子?她的死,為何與盤子有關呢?

拿著盤子的阿菊幽靈。繪者:豊國(Source: Public Domain)

番町皿屋敷

阿菊傳說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江戶時期的《番町皿屋敷》,其內容為:阿菊是青山家的侍女,而青山家的主人青山主膳,是負責維持地方安寧的武士。青山家將在新年時舉行宴會,主膳特別交代,要將祖傳的盤子拿出來使用,甚至告訴眾人,這些盆子的價值非凡。

在侍女之中,青山主膳喜歡阿菊,然而,主膳的喜愛,卻引起了青山夫人以及其他侍女的忌妒。主膳的態度,使得阿菊在青山家中身處險境,再加上,主膳曾向阿菊求愛未果,以上種種,無疑將阿菊的命運,導向悲慘的一方。

新年宴會當天,有貓因為聞到味道而跑進廚房,驚嚇之餘的阿菊不小心將盤子打破。主膳並未寬待阿菊,而是責怪、無止盡毆打她。不僅如此,還命人割下阿菊的右手中指,以為盤子一事謝罪,再把阿菊逐出青山家。

阿菊決定以死明志,於是跳青山家內的井而亡。只是人死了就死了,奇怪的事卻從這之後開始發生。每晚入夜,井中就會傳出阿菊數盤子的聲音,而且只有青山主膳才聽得到。

主膳望向井裡,只見到臉色蒼白、口中流血的阿菊,不斷數著盤子。奇怪的是,明明阿菊的鬼魂就出現在主膳眼前,但是夫人和其他侍女告訴主膳,他們甚麼也沒看到。當阿菊的鬼魂數到的九枚時,就會一邊飄向主膳,一邊幽幽的說著:

大人~還少了一個盤子呢~

主膳受不了,於是拿刀斬向阿菊的鬼魂,回神之後才發現,倒在血泊當中的不是阿菊,而是自己的夫人。在悔恨交加之際,阿菊的鬼魂又再度出現,口中唸唸有詞,說著:

還少一個~盤子呢~

主膳見到此景,只能跪地求饒,只好請法師前來,法師在阿菊數盤子數到第九時,緊接著說出第十,於是阿菊的鬼魂才說出:「太好了。」災難就此平息。

此外也有一說,主膳就此發狂向外奔出,青山家於是中落。此後,有僧侶來到此井,見到冤魂不散的阿菊,僧侶將碎掉的盤子重新組合,招來阿菊的鬼魂,告訴他阿菊:「阿菊,你看,這是第十個盤子,請安心吧」。阿菊見到第十個盤子,臉上恢復血色,嘴裡也不再流血。阿菊說著:「真是高興」,微笑著消失了。

其他版本的阿菊

阿菊的故事,在江戶時期廣為改編,並在舞臺上演出。其實,這個故事的原型的時代更早,情節也與前述的《番町皿屋敷》有些微差異。

在原型中的阿菊,是衣笠元信的小妾,衣笠播磨的大名是小寺家。而小寺家的家臣青山鐵山,有意毒殺主公小寺則職,但是在阿菊的通報下,毒殺失敗。不過青山鐵山還是暫時控制姬路城,阿菊為了掌握鐵山的動向,並未逃出城,而是留在城內,只不過,阿菊遭到鐵山的家臣──町坪弾四郎,將阿菊綁在庭院的松木上,由鐵山將阿菊斬殺,投入井中,其後從井中就開始傳出數盤子的聲音。

延伸閱讀:納涼歌舞伎名劇、挑戰人性與道德底線的愛情故事──《東海道四谷怪談》

阿菊以東京番町和播磨姬路城為始,發展至日本各地,在日本全國,共有五十一處有類似傳說。其中,滋賀縣的並非傳說,而是真有其人其事。

滋賀縣的阿菊也在一戶人家擔任幫傭,這家的主人政之進年輕時父母親就雙亡,政之進與阿菊年紀相仿,進而相愛。儘管相愛,但是政之進卻以父母親生前已為他決定好婚配,以及兩人身分差別為由,不打算與阿菊成親。然而,阿菊為了探知政之進的本意,故意把家中的寶貴盤子打破──這盤子大有來頭,原來是在關原之戰後,德川家康賜與井伊直政的盤子,而在討伐豐臣家的大阪夏之陣中,井伊家將此盤賞與政之進的祖先,並代代相傳。

政之進對於阿菊懷疑自己舉措非常生氣,將剩下的九枚盤子打破,並且動手斬殺了阿菊,其後,政之進並未與他人結婚,而且在懊悔之中出家,家族絕後。阿菊死後,他的骨骸與打破的碗都還供奉在寺廟當中。

前述形象中的阿菊,雖然各種版本有所差異,但歸納各版本出現的阿菊,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她是弱小、被欺負者的化身,有如現在社會中的許多人。雖然皿屋敷的舞臺設定在幾百年前的日本,但是故事的情節,在現實生活當中,似乎也說的通。有人時常遭到同學、公司的霸凌、欺負,而這一切的開始,都是別人看你不順眼、忌妒你,盤子破掉只是藉口之一,真正的理由,只是為了整整你。

拿著破掉盤子的阿菊鬼魂現身
延伸閱讀:我抱著死去的骨肉,成為你的惡夢──姑獲鳥傳說裡,孕婦的難產怨念

現代社會的青山主膳

如此以物品缺失為由,責怪負責保管者,無論在一般社會,甚至是臺灣的軍中,都屢見不鮮,比如說高學歷的義務役役男,在裝備檢查時,因軍品缺失,而遭到上級的責難,由於該役男責任心過強,於是該名將軍品缺失的責任,全數攬在自己身上,在龐大的壓力之下,最後選擇結束自己性命。

正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軍品缺失,往往不一定與負責的役男有關,軍品可能被其他單位借走,或者本來上面上的數量,就與實際庫存有很大差距。

撇開軍中的例子,在民間公司也有類似的案例,比如老闆有如青山主膳的化身,要求員工買書套,只要買的尺寸一有不對,便會大罵員工,也許你會覺得,或許老闆是為了公司著想,所以才希望公司的書,都能套上書套以為保護。但實情則不然,書套是要用在老闆私人的藏書上。端午節到了,你以為會有三節獎金,結果是老闆要求員工在公司,幫他等待朋友送來的粽子,還自以為大方地跟員工說,這些粽子收到後,就分給你們吧,不用給我了。結果沒想到,粽子根本連影子都沒有,只有假日前夜,傻傻在公司苦等的員工。

從多種版本的阿菊,一直到軍中可憐役男,最後是買書套的員工,這三個看似不相關,但是卻又有共同之處的角色,可說是古今社會的縮影。妖怪固然可怕,但妖怪傳說的背後,有時是否也是底層社畜、受壓迫靈魂的呻吟呢?

皿屋敷的阿菊。繪者:芳幾近二(Source: Public Domain)
延伸閱讀:從浮世繪到恐怖片,那些日本文化中的幽靈傳說──《幽靈:日本的鬼》
本文原刊於黑色酒吧,【靈異故事】皿屋敷阿菊:苦命被殺的數盤子侍女,是現代社畜生活的縮影?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