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盧梭都幫它寫憲法!一個多次獨立、又多次被入侵的短命島國──科西嘉

你聽過科西嘉嗎?你可知道,這座小島在近代歷史上曾多次獨立過,甚至還誕生了一部連啟蒙哲士盧梭都要來幫忙寫的憲法嗎?

科西嘉位於西地中海小島,也是拿破崙的故鄉。今天的科西嘉島是法國領土,也是法國第一大島。以面積來看,只有臺灣的四分之一;人口約 30 萬,相當於台北大安區而已。

這樣一座小島,因其地理位置便利,自近代以降就是鄰近大國的兵家必爭之地。

科西嘉島的位置

十三世紀以前,科西嘉是隔壁鄰居義大利半島上,熱那亞共和國與比薩共和國的角力場。十三世紀後,比薩式微,伊比利半島的亞拉岡王國興起,開始與熱那亞商人競爭科西嘉島控制權。不過,在十三世紀到十八世紀這數百年來,這座島大體上都由熱那亞共和國控制。

直到十八世紀為止。

熱那亞共和國國運在幾百年間起起伏伏,自十七世紀開始穩定衰弱,其治理科西嘉變得貪腐、不得人心。

1736 年,藝高膽大的日耳曼人西奧多.馮.諾伊霍夫(Theodor von Neuhoff),結識科西嘉當地反抗軍,短暫驅逐了不得人心的熱那亞統治者。這位仁兄隨後自立為王,自稱科西嘉王西奧多一世。

西奧多的短命王國維持不過半年,就被捲土重來的熱那亞軍隊給趕跑。西奧多曾想向英國人與西班牙人求助,但都沒有下文。當不成國王的西奧多逃亡英國,最後也死在那裡。

科西嘉王國國祚雖不到一年,但這件事居然能這麼簡單就成功,也突顯熱那亞對科西嘉控制不力。科西嘉人很快就再找到機會推翻無能的統治者。

1755 年,科西嘉乘熱那亞捲入歐陸戰爭而衰弱之際,宣布獨立,這回國父是作風開明的科西嘉英雄巴斯夸.帕歐里(Pascal Paoli)。

科西嘉英雄巴斯夸.帕歐里(Pascal Paoli)

巴斯夸的父親長年支持科西嘉獨立,自己也在父親支持下逐漸成為科西嘉島上氏族間的實力派人物。他掃蕩島上的親熱那亞派系,並成功擊退熱那亞在島上的駐軍,建立獨立自主的科西嘉共和國。

巴斯夸本人推崇盧梭等啟蒙哲士,並以其所熱衷的啟蒙精神寫下科西嘉共和國憲法草案。這部劃時代的憲法草案以義大利文寫就,當中確立了代議制度,甚至還賦予部分有財產的成年婦女投票權。在那個年代可謂相當進步。

以科西嘉語,法語,英語和意大利語撰寫的憲法序言。

獨立後的科西嘉共和國依據憲法採行代議制,巴斯夸則獲選為第一任總統。他著手推行改革,包括設立大學、鑄造貨幣、建立軍隊等。

儘管科西嘉擁有自己的憲法、政府、貨幣與軍隊,但除了突尼斯等少數非基督教國家予以承認外,多數歐洲國家並未承認科西嘉的獨立狀態,特別是失去該島控制權的熱那亞。

熱那亞共和國自知無法奪回科西嘉,乾脆在 1768 年藉凡爾賽和約(Treaty of Versailles 1768),將法理上擁有的科西嘉島,賣給了法國人。

這下可不得了,歐陸強權法國很快就派出大軍,想將法理主權化為實際控制權,一方面彌補七年戰爭的領土損失,一方面也擔心科西嘉島可能會落入握有海權的英國手中。法國很快集結 24,000 名士兵入侵科西嘉島。

法軍先頭部隊準備不足,在科西嘉島北部遭到巴斯夸率領的部隊擊退,但法軍擁有絕對兵力優勢,很快就重整旗鼓,開始佔領島上各處據點。科西嘉守軍逐漸不敵,其志士只得將抵抗活動轉入地下。

巴斯夸深知小小島國難以禦敵,遂向法國的死對頭英國求援,希望剛在七年戰爭中戰勝法國的英國人,會伸出援手。

然而,科西嘉人最需要也最期待的英國援助,終究沒有出現。雖然求援活動曾在英國民間激起一陣熱潮,許多英國人提供科西嘉資金與武器,但英國政府最後沒將倡議化為行動,坐視科西嘉被法國併吞。1769 年,法軍大敗科西嘉最後的抵抗勢力據點,正式將科西嘉島納入領土。巴斯夸只得流亡英國。

那一年,拿破崙.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出生在科西嘉島,因此成了法國公民(他父母都是科西嘉民族主義者,都曾追隨巴斯夸抵抗法國入侵)。

歷史彷彿開了一個小玩笑,拿破崙只差一點就會變成科西嘉國人,甚至有機會是英國人。

但科西嘉共和國的故事還沒有結束。

巴斯夸流亡英國後,積極從事復國遊說行動,許多科西嘉民族主義者為了爭取英國支持,甚至在幾年後爆發的美國獨立戰爭中,選擇替英國而戰。

他們所期待的機會,終於在法國爆發大革命時再度到來。

1789 年,法國大革命爆發。革命政府宣布將科西嘉併入法蘭西共和國,大赦流亡海外的民族主義人士。包括巴斯夸在內的志士紛紛趕回科西嘉,投身選舉,並很快又靠人望重掌科西嘉政局。

巴斯夸表面效忠共和派法國,暗地裡仍與英國聯繫,念茲在茲其科西嘉共和國獨立大業。他不贊成共和派處死國王路易十六,於是對共和派的各種命令陽奉陰違。

隨著法國共和派陷入內憂外患,法國西部與南部爆發叛亂,科西嘉也趁此機會脫離法國控制,再度宣布獨立並對共和國宣戰。那是 1794 年。

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巴斯夸與共和法國分道揚鑣的分裂行徑,在科西嘉政治鬥爭中失勢的年輕拿破崙就是其中一位。他在與巴斯夸分道揚鑣後,轉投共和法國陣營,並在日後靠其才智與戰功,名震歐陸。

科西嘉再度獨立後,深知英國支援重要性的巴斯夸,這回也積極運作,與法國西部、南部的反共和叛軍一道,再次尋求法國死敵──英國協助與保護。

巴斯夸等人煞費苦心,希望能效仿愛爾蘭模式,加入大英帝國。在他們的新構想裡,科西嘉將維持普遍選舉的代議制度,但會尊奉喬治三世為國王,成為成為一個君主立憲的小國家,同時設有陪審團審判、宗教寬容與人身保護令等進步舉措;但它同時也必然是英國的附庸,史稱英屬科西嘉王國。

1794 年的科西嘉地圖

這是科西嘉在一甲子內的第三度獨立。

同年,對科西嘉獨立大為光火的共和派法軍,開始攻擊科西嘉。與上一回不同,這次英國政府果真同意科西嘉的請求,派遣艦隊與士兵前來,協助科西嘉阻止法國入侵。

當時英國已與法國陷入全面戰爭狀態,認為控制科西嘉不落入法國手中,有助於封鎖法國南部土倫港的艦隊,因此積極協助科西嘉人抵禦法國入侵。

已登陸的法軍被英軍與科西嘉民兵夾擊,遭到殲滅,後續增援與登陸行動則被英國海軍攔截,徒勞無功。日後成為拿破崙死敵的納爾遜將軍,就是在這場增援科西嘉的戰役中開始嶄露頭角。

這或許也是科西嘉有史以來第一次,其政府在外援下成功守住了這座易攻難守的小島。巴斯夸等人的獨立大業眼看就要成功了。

然而好景不長,甫獨立的英屬科西嘉王國很快就出現內部問題。巴斯夸在島上控制力開始衰退,且科西嘉政府開始與英國派遣來島上的總督有了嫌隙;此外,島上仍有許多親法與反英的科西嘉人,在等待反撲的機會。

如果英國的軍事存在能持續維持,或許這些隱憂有逐漸解決的一天。

但歷史沒有如果,時間再次不站在科西嘉人這邊。

就在科西嘉三度獨立的兩年後,西班牙王國加入法國陣營,對大不列顛宣戰。此舉讓地中海情勢匹變,也扭轉當初英國支援科西嘉獨立的國際現實。

對英國來說,科西嘉島是牽制法國的良好基地;然而一旦西班牙海軍加入法國艦隊,要從西地中海對該島進行增援與補給將十分困難。於是,英國起了放棄科西嘉的念頭。

1796年,英國艦隊撤離科西嘉島,帶了大量難民一起離去,包括絕望的巴斯夸。科西嘉的親法人士旋即起義,響應隨後登陸的法軍。短命的英屬科西嘉王國再度滅亡,這回再也沒等到復國的一天。

二度流亡的巴斯夸,最終也和當年那位西奧多國王一樣,在英國度過他抑鬱的餘生。

1762 年,巴斯夸最推崇的啟蒙哲人盧梭寫下《社會契約論》,書中十分推崇科西嘉人追求自由的勇氣,值得一位智者對其如何保存建國成果指點迷津。

盧梭

盧梭寫道:「我有預感,有朝一日這座小島將會震驚全歐。」

巴斯夸很快派人邀請盧梭,請他當自己筆下的智者,來替科西嘉制定一部更完善的憲法。盧梭很快應允,甚至回以「我的餘生,都將只關注自己與科西嘉。」

盧梭終究沒有寫完這部憲法,而這並不是他的錯。他才寫到一半,巴斯夸的科西嘉共和國就被法國給滅亡了。

每當後世的我們想到科西嘉,或是想到盧梭那句「科西嘉將震驚全歐」時,恐怕總是想到拿破崙.波拿巴;而不是這個曾經三次獨立、創建在當時相對進步的憲法的小國過往。

這或許是巴斯夸這輩子最扼腕的一件事吧。

繼續閱讀:
【拿破崙與約瑟芬】 歷經世俗與宗教兩次婚禮後,反而就此分手的戀人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