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貶謫外放,大快朵頤:蘇東坡的餐桌上都有些什麼?

2024-03-07
黃州好豬肉,價錢賤如土。貴人不肯喫,貧人不解煮,早晨起來打兩椀,飽得自家君莫管。(首圖來源:Archon6812 / 公有領域)

古代的中國文人可說是人人都多才多藝,書法、詩詞、考試、從政,什麼都難不倒他們。而宋代文豪蘇東坡比他人更加獨樹一格的地方是——他不僅埋首於讀書的桌案,也活躍於自家廚房的灶臺前,不僅愛吃又會煮,還能說出一堆名堂,甚至將生活中的各種「風味」轉化成優美文句,可說是不折不扣的文青美食家。

那麼,東坡家的餐桌上,都擺著什麼美味呢?今天就和我們來一起看看東坡曾經推薦過的五道好料吧!其中有一道,你可能完全想不到唷!
 

豬肉

講到東坡版美食,大家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會是肥瘦分明、四四方方的紅燒豬肉「東坡肉」。但其實東坡和豬肉的淵源可不僅如此,還有個肉肉被偷吃只好怒而寫詩傳世的軼聞。

《竹坡詩話》如此記載:「東坡喜食燒豬,佛印住金山時,每燒豬以待其來。一日為人竊食,東坡戲作小詩云:『遠公沽酒飲陶潛,佛印燒豬待子瞻。採得百花成蜜後,不知辛苦為誰甜。』」東坡以陶淵明與酒來比自己與豬肉,可見他對豬肉的讚賞。
 
相傳由蘇軾發明的東坡肉,如今是國宴級別的名菜。(Source: m-louis .® / CC BY-SA 2.0 DEED)
除此之外,蘇東坡更在被貶到黃州時寫出〈豬肉頌〉,大加讚揚豬肉的美味:
 
淨洗鍋,少著水,柴頭罨煙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時他自美。黃州好豬肉,價錢賤如土。貴人不肯喫,貧人不解煮,早晨起來打兩椀,飽得自家君莫管。
宋代最高檔的肉是羊肉,相比之下,豬肉的價錢就親民得多,甚至便宜到人民還有點嫌棄。東坡覺得豬肉其實也不錯,還直接教人簡單的烹飪方法,根本是宋代的豬肉親善大使。如果蘇東坡活在現代,超市肉品區大概會放著印有他豎起拇指推薦的照片看板吧?
 

薺菜

可別以為東坡只愛吃肉,其實他「葷素不忌」!不管是什麼食材,只要落入東坡之手,他就有本事做出超美味料理,就連野菜都能煮成超好吃的糝(加入米和其他材料一起熬煮的羹湯類)。

在他寫給徐姓友人的信〈與徐十二〉中,因為聽說這位朋友生了瘡,東坡便引了《本草綱目》對薺菜的說明,說薺菜有「和肝氣,明目」的效果,叫朋友可以吃碗薺菜羹保健康。

其實,《本草綱目》不僅說薺菜可以利肝和中、明目益胃,還利五臟,且能夠治目痛、眼翳病。並且,書中也說葉子做成醃菜或羹都很美味,這點東坡爛熟於心,看來完全是把《本草》當成了食譜來看。

在臺灣,跟一般常吃的野菜如過貓、山蘇等蕨類比起來,薺菜的知名度比較低,不過這種屬於十字花科、看起來像是蒲公英的綠色野菜,具有特殊香氣與爽脆口感。雖然略有些苦味,但有人會將其剁碎混入肉餡包成餛飩或餃子等菜式,更是清爽解膩。
 
一盤年糕炒薺菜。(Source: bryan... / CC BY-SA 2.0 DEED)
蘇東坡還寫下詳細的食譜:
 
取薺一二升許,凈擇,入淘了米三合,冷水三升,生薑不去皮,捶兩指大,同入釜中,澆生油一蜆殼多於羹面上,不得觸,觸則生油氣,不可食,不得入鹽、醋。
雖然這道薺菜料理看起來很清淡,但東坡卻說吃過這碗羹,就不會再想起海陸山珍了呢!後來這道粥品被稱為「東坡羹」,就連陸游都忍不住煮來吃吃看,還驚為天人地寫下了完食感想〈食薺糝甚美蓋蜀人所謂東坡羹也〉:

薺糝芳甘妙絕倫,啜來恍若在峨岷。蓴羹下豉知難敵,牛乳抨酥亦未珍。異味頗思修淨供,祕方常惜授廚人。午窗自撫膨脝腹,好住煙村莫厭貧。

如果對兩個大文豪都給五星評價的菜粥有興趣,也可以去菜市場繞繞,或許有機會把這種神祕的菜買回家煮煮看,試試東坡親傳好味道。
 

牡蠣

東坡的一生雖然不太順遂,被貶了好幾次,最遠甚至去了海南島,但他並沒有被官場上的失意給擊倒,仍舊對生活充滿了期待,也常用貶謫之處的當地美食來聊表慰勞自己的心。

光是一個海南島,就讓東坡吃得不亦樂乎。雖然當時海南島是所謂的瘴癘蠻荒之地,但東坡還是努力在周遭發現美(主要是美食),並且秉持開放的精神,像神農一樣嚐遍各式野味,當然也不忘留下食記,讓當代和後人知道他的美食評論。

例如,他在〈聞子由瘦〉這首詩中,就提到四種野味:
 

土人頓頓食薯芋,薦以薰鼠燒蝙蝠;初聞蜜唧嘗嘔吐,稍近蛤蟆緣習俗。

根據考據,「薰鼠」可能是果子狸,而「蜜唧」則是初生、吃蜂蜜的小老鼠,因為生吃的時候會發出叫聲而得名。雖然不知道東坡嚐了其中幾種,但這段記載仍看得出來他對當地飲食的觀察入微。

其中,海南島最令東坡難忘的,大概是當地出產的牡蠣了。雖然那個時代的牡蠣還沒有「海中牛奶」的美名,不過美味的東西就算沒有頭銜也依然美味,當東坡初嚐牡蠣時,這一口海味下去,讓大文豪只想要私藏這等美饌!牡蠣的鮮美,已經到了驚天地泣鬼神的程度,東坡還因此寫信給兒子分享這個珍味,而且特別叮囑這是他們之間的小秘密:

無令中朝士大夫知,恐爭謀南徙,以分其味。
(別讓那些做官的人知道,不然他們可能會過來搶食牡蠣。)
 
看到讓蘇東坡驚喜不已的牡蠣,你也餓了嗎?(Source: cozymax / CC BY-NC-ND 2.0 DEED)

河豚

東坡喜歡的海產可不只是牡蠣,就連有毒的河豚,也是他心心念念的春天好味道。現在講到河豚料理,總是會想起日本高級料亭,但其實從晉代開始,中國人就不停努力,想方設法,讓自己能吃到美味的河豚而不會中毒而亡。畢竟唐代陳藏器的《本草拾遺》就警告過大家了,河豚可是「入口爛舌,入腹爛腸,無藥可解」。

不過,宋代的文人們極力推崇河豚,讓吃河豚變成每年春天的豪華行程,還留下許多詩句讚頌這種危險的美味。例如梅堯臣的〈范饒州座中客語食河豚魚〉就提到河豚的產季和味道,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中甚至記載民間還衍生出「假河魨」,讓一般人也能藉機附庸風雅一番。
 
東坡對河豚的愛,可以說是「愛到卡慘死」,就算要拚上性命,也還是決定大口吞吃。宋代孫奕《示兒編》就記載了蘇軾被招待吃河豚的故事:
 
東坡居常州,頗嗜河豚,而里中士大夫家有妙於烹是魚者,招東坡享之。婦子傾室闖於屏間,冀一語品題。東坡下箸大嚼,寂如喑者,闖者失望相顧,東坡忽下箸云:也值一死。於是合舍大悅。
河豚料理的危險與美味,讓古今所有老饕都趨之若鶩。(Source: photoAC

既然東坡都覺得河豚是值得拼命的美味,也就無怪乎他會密切追蹤河豚的時令了。在他幫朋友惠崇畫《春江晚景》的題詩中,就能看出他是多麼期待春天的到來: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東坡不只愛吃河豚,竟然也有自己一套去除河豚毒的祕技?在他的著作《物類相感志》裡,就有這樣的紀錄:
 
河豚用荊芥同煮,三五次換水,則無毒。
但是究竟有沒有用呢?術業有專攻,建議大家還是要尋求專業料理師傅的協助比較妥當喔。
 

荔枝

大家都知道楊貴妃愛吃荔枝,不過若要羅列一個古代愛吃荔枝紅人榜,東坡想必也是可以排進前三名的。當東坡被貶到南邊時,遇到了荔枝盛產的時節,他一邊大啖這產期不長的時鮮水果,一邊還寫了一些詩來記錄荔枝。

像是〈食荔枝〉這首絕句就寫道:
 
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前兩句說到當地的枇杷和楊梅很新鮮,下兩句則用誇張的筆法極言他對荔枝的愛,除了蔬菜、海鮮和紅肉,東坡對水果也是相當有見解呢。

從以前到現在,古文和詩詞的用處,總是時不時就會被抓出來鞭一下,質疑這些文謅謅的長篇大論究竟有什麼用,但其實古代人和我們的隔閡沒有那麼深,除了嚴肅的家國大事,更有許多以生活為題的雜感和文章,就像東坡吃吃喝喝留下的這些美食評論一樣,在千年後,我們也仍然能感同身受,共同分享這些食物的美味、食譜以及悸動。

也許今日我們隨手寫下的食評、遊記,甚至是廢文,百年、千年以後,也會變成來者了解這個時代的史料之一呢!
 
本文轉引自文學碎碎念粉專,內容及段落經故事編輯部調整。

我們相信「人文知識」是重要的;

我們相信「認識歷史」該是全民運動;

我們相信「脈絡與思辨」才能好好理解世界;

——訂閱支持《故事》,一起灌溉臺灣的人文土壤!
參考資料
  1. 宋.蘇東坡:《物類相感志》。(轉引自清.陳夢雷:《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維基文庫。)
  2. 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畫CTEXT
  3. 謝忠志:〈直那一死——明代的河豚文化〉。《漢學研究》。第31卷第4期,(2013年12月)。頁179-208。
  4. 李丹崖:〈春天裏來薺菜香〉,大公報,2017年2月13日。
  5. 朱振藩:〈朱振藩專文:千載饕客數東坡〉,風傳媒,2016年9月30日,。
  6. 時報出版:〈蘇軾發明的美食不只東坡肉!千年前這3道「傳奇料理」都是他的拿手好菜〉,風傳媒,2019年12月17日。
  7. 〈秋意漸濃說薺菜〉,stec`s 酸甜苦辣誌,2008年9月2日。
  8. 〈【好食材】宜蘭薺菜,翠綠春滋味〉,居心誌,2020年4月2日。
文章資訊
作者 文學碎碎念
刊登日期 2024-03-07

文章分類 故事
標籤 文豪 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