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於東京中心的武將頭顱,日本鬧區中不可侵犯的靈地──將門首塚
作者: 戶矢學    ▎譯者: 許郁文

東京的中心當然是皇居,而日本的經濟中心也在皇居的正前方。皇居正門的大手門前方的廣闊區域稱為大手町&丸之內,區內有許多日本知名大企業林立,為人熟知的箱根站傳接力賽終點也在這裡(讀賣新聞社前)。但這一大片區塊居然有一處不可侵犯的靈地。其名為「將門首塚」。

將門首塚位於千代田區大手町一丁目,現在除了面向道路的南側,其周圍都在進行再次開發的工程。之前這一帶淨是商社或銀行。平將門的首塚便突兀地存在於林立的高樓大廈之中。

位於東京都千代田區的平將門首塚之碑。(Source:Wikimedia

為此,相鄰的大樓紛紛出現「避免俯視首塚而不預留窗戶」、「為了不讓屁股對著首塚而特別調整桌子的方位」這類似假還真的迷信,但實情究竟如何呢?這聽起來很像某種都市傳說。

由於首塚就位於商業大樓區的中心,所以至今有許多人打這塊土地的主意,希望將首塚遷至他處,但相關人員每次都因此發生事故,「將門作崇」這類傳聞才漸漸流傳開來。剛剛提到的那些迷信與傳聞,有可能就是從將門作崇衍生而來。

關東在距今千年之前,藤原一族的全盛時期仍被蔑稱為「東夷(不知禮數的鄉下人)。雖然是自己的地方,卻不適合自行統治,長年來都由中央治理。

不過被稱為當地土著的地侍自古以來是公認最善戰的民族,或許是因為平日就於平地策馬狩獵,所以自然而然具備基本的戰鬥能力。

關東本是片遼闊無垠的平坦土地,會興起開創「獨立國家」的念頭也是人之常情。在如此背景之下決意起兵的是下總(千葉縣)的豪族,也是繼承桓武天皇血脈的平將門。

當時的中央並未妥善治理地方,許多地侍也因此對中央不滿,將門在得到這些地侍的支持後,便陸續佔領常陸、上野與下野這些由中央設立的國府,奪得東國全域的統治權,也受到眾人稱頌。於是平將門自稱「新皇」,視東國為獨立國家。

平將門(903 -940),日本桓武天皇的五世孫。於西元 939 年,在下總國舉兵謀反,自稱新皇。(Source:Wikimedia

將門曾在上京時,被鄙夷為一介土包子,所以他所施行的政策,具有濃濃的民主色彩。相較之下,當時的中央政府簡直如藤原一族的私有物品,陷入朝綱廢馳、行政怠惰,不可期待的地步。

不過中央政府為了鎮壓平將門,特別任命同樣來自東國的武士平貞盛與藤原秀鄉為討伐軍。想必大家已經發現,當時的中央政府打著以毒攻毒、從旁坐收漁翁之利的算盤,否則為何會任命同為平氏的人為討伐軍呢。

戰爭不久後爆發,時運不濟的將門也被流箭射倒。此時據其自稱「新皇」不過兩個月,關東的烏托邦也跟著潰散。

傳說於京都七條河原梟首的將門頭顱歷經數月都緊咬牙關,死不瞑目。最後甚至大喊:「我的五體何在?接上頭顱,再戰天下吧」

某天夜裡,頭顱大放白光後,便逕自往東方疾飛,所以京都才沒有首塚。

據說將門在京都被斬首後,其頭顱逕自飛回故鄉,而將門首塚便是於該頭顱降落之地所建。1307 年,首塚荒廢後,瘟疫開始蔓延,當地居民認為這是將門的怨念造成,便請周遊列國的他阿真教上人供養將門,疫情才得以平息。原本位於當地的日輪寺除了祀奉神田明神,還另外傳承將門信仰。日輪寺雖於江戶時代遷移至淺草一帶,至今仍同時祀奉神田明神以及護持首塚。

神田明神存在的理由

雖然「將門首塚」現在埋於大手町商辦大樓林立的谷底,但另有一說認為,平將門之亂平息後,將門的頭顱立刻被埋入地底(也有頭顱飛離京都的傳說)。

少了頭顱的身體被葬在茨城縣延命院(茨城縣坂東市/說是茨城,其實是位於埼玉縣與千葉縣的交界,距離東京都非常近),此處目前稱為「將門山」。

在於江戶之地(大概是首塚)合祀之前,將門三女如藏尼似乎曾來此為其父誦經祈福(附近有一座國王神社)。

經過三百六十年後,江戶爆發瘟疫,之前不管發生任何災厄,都歸罪於將門的怨念,但將門在此時總算被當地居民高奉為神,當地居民也為將門翻修原有的舊神社,奉將門為「神田明神」。

「將門信仰」與信奉管原道真的「天神信仰」都是「御靈信仰」的典型,其特徵都是「祀奉作崇的神明,讓這位神明成為靈驗的守護神」。

神道的特徵在於沒有西洋的「神魔對立」二元論,正因為如此才有虔誠祀奉惡神,讓惡神轉為強大的守護神之概念。現在神田明神(神社)的主神為大己貴命與少彥名命,平將門則偏居一隅,於相殿合祀。會有如此演變,其實背後有段故事。

將門曾透過武裝政變自稱「新皇」,德川家康利用這點弱化京都的朝廷,讓關東的將軍家變得舉足輕重。但這麼做有點弄巧成拙,讓將門在明治維新之後蒙上「朝敵」的汙名,明治政府也於神田明神境內一隅另設「將門神社」(攝社),於本殿另外祀奉他神,時代的情勢也為之一變。之後社殿因火災付之一炬後,將門遷至本殿暫為祀奉,就此於本殿安座。

除了神田明神之外,江戶三大祭的神社還包含富岡八幡宮與日枝神社。

神輿深川、山車神田、不動如山的山王

江戶三大祭之一的深川祭。(Source:Wikimedia

這是每個江戶人都能朗朗上口的順口溜(神田的山車因地震與戰禍燒毀,目前的主流為神輿)。深川的富岡八幡與神田明神是江戶城鬼門的門神,而山王的日枝神社則是裏鬼門的門神,前後兩處的門神都是基於德川的政策而於此地鎮守。

將門的出生地為千葉縣佐倉市,相鄰的千葉縣成田市有座成田山新勝寺,這座新勝寺是為了舉行降伏將門惡靈的不動護摩儀式而創立,因此,許多神田明神的氏子(信徒)至今仍不願前往成田山新勝寺參拜。

東京境內與將門有關的場所之一就是位於九段下的築土神社。根據江戶時代的文獻記載,平將門的頭顱(頭蓋骨與頭髮)就安葬於此,在各處與將門有關的神社之中,這裡也是足以象徵將門信仰的神社之一。進入明治時期後,將門被降格至相殿祀奉,現在此處的主神為天津彥火邇邇杵尊。

安放將門頭顱的桶子、將門的肖像畫、木造的束帶坐像(穿著官服的木像)被戰火燒毀之前,都是歷代的鎮社之寶,戰爭爆發後,也隨著社殿一併燒毀,拜殿的裝飾與繪馬除了繪有巴紋,也有與平將門有關的繫馬紋。

其他與將門有關的神社還有位於日本橋的兜神社,傳說中這裡埋藏了將門的兜,另外還有北新宿的鎧神社,這裡也被認為埋有將門的鎧甲。

將門是壞人嗎?

順帶一提,日本三大祭分別為祇園祭(京都)、天神祭(大阪)與神田祭(東京)。

祇園祭是為了祭祀須佐之男而於八坂神社舉辦,天神祭則是為了祀奉菅原道真而於大阪天滿宮舉辦,神田祭當然是在神田明神舉辦,為的是祭祀平將門,換言之,這三處神社的主神都是怨靈。

神社的祭典通常都是為了安撫怨靈所舉辦,這代表日本三大祭都隱含著讓怨靈安息的意義。

此外,就關東全域存有深厚的將門信仰這點來看,曾一肩扛起東國人民之夢的將門確實是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

以下皆為神社本廳登記在案的神社,福島縣有三處、茨城縣有兩處、櫪木縣一處、埼玉縣一處、千葉縣兩處、東京都四處、岐阜縣一處、靜岡縣一處、岡山縣一處、廣島縣一處、佐賀一處,總計共有十八處,其中十三處位於關東。

再者,「朝敵」的汙名就由神道的基本理念澄清吧。一如前述,神道沒有永遠的惡神,在曾對天照大御神大不敬的須佐之男身上也反映這點。

尤其將門自稱「新皇」不過為期兩個月,也只是受到奉為上賓的興世王唆使才造反。將門本身是名勇猛的武將,屬於「來者不拒」、「窮鳥入懷,獵師不殺」(註)的個性,換言之,是強悍又受敬重的人物。

個性使然,將門才接納與新任國司對立,飽受批評的興世王,以及於常陸國四處作惡終遭流放的藤原玄明,最後甚至拒絕國府引渡這兩人的命令。

這就是將門事件的始末,請大家務必了解,將門自始至終都非惡人。

話說回來,前一章也稍微提過,鳥越神社這個名字另有一個充滿異色的由來。據說鳥越神社是從祭拜將門靈位開始的。《平將門故蹟考》一書記載:

「此處為將門頭顱飛越之山,故祭祀其靈」,而在日文之中,「飛越」的發音與「鳥越」相同,鳥越神社也因此得名。

想想還真是令人不由得恐懼,究竟鳥越神社的名字是來自源氏父子的渡川傳說,還是將門的飛越傳說呢?

雖然這兩個傳說的時代相當,但將門的傳說較早發生,或許更令人玩味呢。

延伸閱讀:梅花與日本平安時代四大怨靈之首
第一本由神道專家的角度介紹的東京歷史。從繩文到現代,連日本人都嘖嘖稱奇的東京各時代風貌與謎團。 在關東快速發展的時代,對自然的崇拜、各種民間信仰、時代歷史和人物傳說的堆疊,都讓東京這個城市的底蘊更為豐厚,本書除了典故介紹,也搭配許多古地圖或照片,讓人從不同的角度重新認識東京這個奠基於歷史且更不斷進化、求新求變的現代都市。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