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 家裡常見的草帽,曾經是邁向國際時尚的臺灣NO. 1!
家裡常見的草帽,曾經是邁向國際時尚的臺灣NO. 1!
作者:陳誌緯(臺大中文所碩士班)

對你來說,鹿皮、糖、米、茶、樟腦,這幾個歷史課本反覆出現的臺灣農特產應該不會太陌生。但是,你知道曾經一頂頂小帽子,也在日治時期也讓臺灣發大財,光是出口賺來的外匯,僅次於糖和茶葉?就像現在的時裝展,這些帽子年年出新品,從最一開始的藺草帽,到後來的林投帽、紙帽等等,不只流行於日本國內,更輸出歐美大國,成為全世界潮潮的最愛,還主宰了帽商供應鏈!

陽光、椰子樹、草帽──南洋風情的臺灣帽

故事要從約一百年前的臺灣說起──據說,臺灣史上第一頂草帽是由一位名叫洪鴦的女士製作出來的。她從道卡斯族人日常編織的藺草蓆獲得靈感,在加以改良後,製成遮陽用的草帽。這項道卡斯人用來以物易物的生活用具,搖身一變成為了暢銷的商品。

棚邊書店發行臺灣藺草園(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 2001.008.1243
大甲帽製帽工具四件一組(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 2005.010.0188

在日治初期,草帽產業獲得了總督府的大力扶植,一夕爆紅。一方面,這可以說是政府獨到商業眼光的成果;另一方面,日本對於臺灣這座殖民地有著特殊的南方島嶼想像,也促使這種熱帶風情十足的草帽得以進軍國際,如辻商店的廣告宣傳中便可見許多南洋風情的元素。

昭和 3 年〈台灣編織製帽業〉(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 2017.025.0113.0061
辻商店臺灣相關商品價目表(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暫管編號 T2018.001.2720

更有趣的是,當時商人們為了賺錢,腦洞大開,不僅跟風製作藺草帽、林投帽,甚至異想天開地發明出各種帽子,把想得到的葉子都拿來試試看,比如「芭蕉帽」、「檳榔帽」等千奇百怪的產品。

不過,大家愛的還是具有南國色彩的經典款藺草帽,經宣傳廣告後,外銷一路長紅,大量輸出至日本、上海等地,坐穩出口量常勝軍的寶座;並在研發更多新品之後,以「台灣帽子」的名號打響國際。而大量出口的草帽製品也成為日治後期的宣傳工具之一。例如在 1943 年出版的《台灣帽子の話》一書,收錄了許多廣告圖像,除了暗示性的畫面如眾人合力舉起一頂大紙帽,或地球被戴上了大草帽,一旁還有日本軍艦與戰機經過;也常見斗大的標語寫著「很好!共榮的台灣帽子」、「台灣帽子 這個亞細亞之帽子」等,甚至還有泰文版本。凡此種種,皆同時隱含著日本壟斷草帽市場的野心,以及擴張統治版圖的決心與鬥志。

延伸閱讀:「南洋」指的是哪裡?關於南方想像,一個關鍵詞彙的身世之謎

日治少年派:時尚時尚最時尚

猜猜日治時期的年輕人去逛街都穿些什麼?

《臺灣日日新報》1910 年在臺北的一則街頭觀察發現,與一般青年男女學生著西裝、洋裝不同,「少年派」(相對於「老派」)作風的年輕男子們頭戴「林投草帽」、留小辮子,腳踩蝶頭緞鞋,好不招搖。

兩名男子合照(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10.006.0274.0003

而十分喜歡寫日記的《臺灣民報》記者黃旺成,當然不會漏掉關於他日常衣著的生活紀錄,其中草帽明顯地是他的心頭好:比如有次他一時興起,便一下子下單了一打「林投帽」,送禮自用兩相宜──雖然這或許與他的友人兼臺灣民眾黨黨員白成枝,是藺草帽蓆的編織好手有關,但我們仍可從中窺見草帽在時人生活中的重要性與廣泛流傳。

黃旺成買的「林投草帽」,便是緊跟著大甲藺草帽出現的後起之秀──林投帽。它幾乎是臺灣最早一代的山寨品,以高仿名貴的「巴拿馬帽」而遠近馳名。這種帽子戴在頭上,雖然稍微粗糙了些,但價格可是便宜不少。於是日本、中國,甚至歐美大國的商人們皆紛然下單。想像那個畫面,就好像有些人沒錢又愛跟流行,於是滿街跑的山寨奢侈品,成為了大眾間的頭號明星。

林投帽原料製造工程(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06.009.1364.0011

至於雖然同樣有名,但既跟不上時代,沒有名牌加持,曾引領風騷的藺草帽,從此便被冷落在一邊,銷售量直直落。1913 年,更加搶手的「紙帽」終於被發明出來後,大甲帽的外銷出口跌到了僅剩數千頂──曾經數十萬頂的時尚紀錄,彷彿過眼雲煙。

藺草編寬邊紳士帽(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12.023.0020

直到戰爭爆發後,日本實施「進口原料管制」,作為本土原生植物製品的大甲藺草帽,才在總督府強力鼓吹下重獲新生,甚至於 1941 年達到 118 萬頂。

新舊觀念碰撞下的帽子

其實,就像泳裝流行以後,帶起眾人健身的潮流,讓大家逐漸接受運動健美的想法一樣──草帽也曾與一代人的思想觀念相互影響。這種影響曾發揮在許多層面,其中一個重要的現象,便是時人髮型的轉換。

日本政府接收臺灣之後,「留辮」被視為一種陋習,而中國革命的爆發,也促使臺灣本土菁英對「斷髮」的反思。臺灣製帽產業的蓬勃發展,正好是搭上這班順風車。《臺灣日日新報》1911 年的一篇報導便指出:

這陣子以來,此地人們想要剪除滿奴辮髮的需求量很大⋯⋯斷髮之後,頭頂重量頓時減輕,人們會戴著鳥打帽以調適心情,一時之間,帽子銷量奇佳。香港因為缺貨,帽子價格被烘抬了數倍之高;日本內地的帽子製造業者,甚至出現訂單排到明年春天的盛況。貴地出產的台灣巴拿馬帽,亦不該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大好商機。

現代觀念轉移造成的劇烈衝擊,使得草帽搭上這波斷髪潮,搖身一變,成為日治時人的服飾風景之一。「戴帽子」,在日治時期不僅僅是一種美學時尚的展現,更是人們思考「自己究竟是誰」這一問題的具體實踐方式。

除了髮型的轉換之外,草帽的生產也對傳統「重男輕女」的觀念造成顛覆作用。

在生產大甲帽蓆的鄉里很早便流傳著「生女比生男好」的俗諺:「食不知味夢不酣,人重生女不生男;生男管向浮梁去,生女朝朝奉旨甘。」大部分帽蓆的工作都落在擅長編織的婦女們頭上,直到日治時期,女性投入編織草帽的報酬甚至可以撐起一個家庭。

女子編織帽子(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04.020.0107.0045

這股風潮在《臺灣日日新報》中亦曾刊載,文章指出臺灣的女性有三大幸事:

一解纏之風漸盛。一法令當廳養苗媳者,宜稟報同居人。一養口帽席之業,日漸普及。

帽蓆產業使得女性能夠走出家裡,出門工作,甚至擔負起一家生計的責任,導致家庭中性別角色的位移;同時,意圖加速生產草帽的改良意見,亦指出纏足對女性工作者帶來束縛,故而應加以廢除。這些事情,在當時簡直顛覆邏輯,違反傳統。

又有誰能料想得到,這種觀念並不來自於知識份子的說教文章,卻是因為一頂頂小帽子的緣故呢?

延伸閱讀:為何日本時代的臺灣男人要穿三件式西裝?

更多相關藏品

打草槌(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04.025.0733
壓草機(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04.025.0738
製草帽模具(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04.028.1592
新竹州帽子株式會社股票與帽子商行名片與編草帽照片(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暫管編號T2018.001.7951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臺史博典藏網藏品故事百寶箱共同製作

參考資料

  1. 〈製帽有望〉,《台灣日日新報》1910.1.29,第 3525 號,三版。
  2. 〈新流行物〉,《台灣日日新報》1910.6.2,第 3638 號,四版。
  3. 〈草帽消路〉,《台灣日日新報》1911.7.29,第 4016 號,三版。
  4. 〈本島女子有三幸事〉,《台灣日日新報》1911.11.8,第 4113 號,一版。
  5. 〈製帽業之概況:改良上之障礙〉,《台灣日日新報》1911.7.5,第 3992 號,二版。
  6. 小池金之助,《台湾帽子の話》,臺北:臺灣帽子同業組合聯合會,1943。
  7. 郭金潤,《大甲帽蓆專輯》,臺中:臺中縣立文化中心,1985。
  8. 黃旺成,《黃旺成先生日記》,臺北:中央研究院,2017。
  9. 張仲堅,〈臺灣帽蓆產業概說〉,《臺灣文獻季刊》,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2010。
  10. 吳奇浩,〈洋服、和服、臺灣服-日治時期台灣多元的服裝文化〉,《新史學》,(臺北:新史學雜誌社,2015)。
  11. 苗延威,〈大甲帽的歷史社會學考察〉,科技部補助專題研究計畫成果報告,2013。
  12. 卞鳳奎,〈日治時期臺灣商人在日本經貿活動之研究:以臺灣帽商在神戶的活動為中心〉,《公益財団法人交流協会フェローシップ事業成果報告書》,2012。
  13. 王振勳,〈有關大甲藺及其製品生產變動的歷史考察〉,《朝陽人文社會學刊》,臺中:朝陽科技大學人文暨社會學院,2003。
  14. 王景怡,〈日治時期大甲地區帽蓆產業的產銷特色〉,高雄: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地理學系碩士論文,2008。
首圖來源:大甲編草帽。典藏者: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數位物件典藏者: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檔案館。CC BY-NC 3.0 TW。發佈於《開放博物館》(2021/01/20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