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時代,臺灣男仕穿三件式西裝的背後涵意是?
作者:台灣服飾誌   ▎繪師:崔小熊

⋯⋯戴眼鏡、看起來好像很威風的男人,從辦公室裡一看到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就立刻揮手大聲斥責。由於對方是個穿西服的男人,楊添丁呆若木雞。

──呂赫若〈牛車〉

小編喜歡看男生穿西裝,更喜歡看好看的男生穿西裝。但是在日本時代,西裝到底是誰穿的呢?

1923 年臺中商科畢業生合影(趙財發先生單身告別紀念)

在陳柔縉的《臺灣西方文明初體驗》中有提及,當年公務員一個月薪資大約 42~48 圓左右,單件西服就要 5、6 圓。若是用不專業的換算法,以當今公務員月薪大概在四五萬來看,一件西服相當於要現代的六七千塊。  

而根據前臺泥董事長辜振甫回憶,一套西裝下來,則差不多要 25 圓左右,用同個方法換算約是現代三萬到三萬五間,毫無疑問算是高價消費品,對於中下階層而言,更是觸不可及。  

所以沒錯,你看到的這位男子,全身上下都是錢的味道,也無怪乎在《牛車》裡面的楊添丁,被西裝男子斥責時會如此惶恐了。

延伸閱讀:現代西裝是怎麼出現的?英國「花美男」布魯梅爾,奠定男性衣著基本原則

三件式西裝

#中折れ帽「Fedora」

最右上角「中折帽」

在二十世紀初期,「帽子」,是時髦的男士的必備配件,也常常搭配正裝穿著。此外,擁有帽子的能力在文化上被認為是財富的標誌,也因為夠時尚而被認為是「身份的象徵」。  

隨著江戶時代結束,日本逐漸的西化,歐美的帽子被進口,更在日本統治臺灣後引入臺灣。像是這頂「中折帽」,便是 1920 年代時,臺灣西裝男子時常配戴的帽子之一。  

中折帽原文 Fedora,Crown(帽冠)中間凹陷,前端兩側也有壓痕(Pinch),高度 10 cm~16 cm 不等,是常被人稱為「紳士帽」的類型之一。

#三件式西裝(西裝外套 + 背心 + 西裝褲)

西螺街長廖重光及廖學昆遊東京合影(1939)

受過日本新式(西式)教育的臺人,更容易全面接受西式服裝,也因此在相片中,很常看見他們以全套西裝的形象留下身影。當年的正裝大多還會加上一件背心,成為三件式(three-piece suit)西裝,講究一些還會別上領棍、胸針等等。  

我們參考的照片中,右邊男子穿著的比較偏向英式西裝,這件西裝腰際修身,上身墊肩不強化肩膀,下身高腰並打折,更顯體型修長。

#皮鞋

皮鞋跟著服裝的西化一起成為常見的鞋種類之一,當時已經有如「日益堂靴屋」、「龜田鞋店」這種開在臺灣的日式或西式鞋店。

文明日本,落後臺灣?

如果,你在日本時代中期穿著臺灣服(清制服裝),那麼很容易會被認為兩種人: 一、你屬於勞動階級,買不起洋服。 二、你心向清國。   

隨著武力抗日慢慢減少,現代化設施隨著日本進入到臺灣,也帶給了臺灣人不同的生活樣貌。先是洋服和和服帶來的新消費,昂貴的西服也變成區分社經地位的方式,更有文明與進步與「落後」的對比。   

也由於日本人帶來了許多現代化設施,進而讓人有「現代化」等同「日本化」的感覺,因此在一段時間內,許多受過新式教育的臺灣人,會刻意換上洋服或和服,塑造自己文明開化的形象,排斥原先穿著的清制服裝。   

在臺灣新文化運動發展之時,隨著臺人意識逐漸覺醒,開始有些知識份子認知到,日本人統治臺灣人,雖然帶來了美好也帶來了壓迫,不需要因自己的文化而自卑,紛紛換回了過去穿著的「臺灣服」。[1]

最中間的林獻堂穿著「臺灣服」

當然隨著美好的 1920 年代過去,太平洋戰爭開打,皇民化運動推行,日本政府開始規範不許穿著敵國的「挑逗性服裝」,比如像是中式服裝常見的布扣,被日本巡察看見會直接被剪掉,長衫(旗袍)會被改成「國民服」或「興亞服」等戰時制服。   

三件式西裝,是大多數人對於日本時代知識份子的印象,然而對於當年知識份子而言,西裝洋服也曾是他們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而割捨過的東西。  

若有機會創作當年的知識份子身影,不如讓他穿著看看臺灣服吧!

延伸閱讀:水手服、燈籠褲和雙馬尾,戰爭時期臺灣女學生覺得這樣穿才美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日治中期──西裝男子

[1] 一開始大家是仍是稱清制服裝「長袍」、「馬褂」等等,直到日本統治到 1920 年代時,民間的文化運動興起,臺人意識逐漸萌芽,才開始使用「臺灣服」這個詞,來區分自己並非穿日本的「和服」或西方的「洋服」。

參考資料

  1. 吳奇浩〈喜新戀舊:從日記材料看日治前期臺灣仕紳之服裝文化〉,《臺灣史研究》19(3),頁 201- 231。
  2. 吳奇浩〈洋服、和服、臺灣服──日治時期臺灣多元的服裝文化〉,《新史學》; 26 卷 3 期(2015), 頁 77 – 144。
  3. 吳云代〈殖民地臺灣的服裝編制──日治時期身體展演下服飾的意涵〉,臺南:成功大學臺灣文學系學位論文,2011。 
  4. 大正六年日本東京都吉安商店宣傳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