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日本官夫人の臺灣生活日常

我小時候看電視,常常看到一些穿著旗袍的官夫人,梳著高高的半屏山或者包頭,感覺很優雅的樣子。因為跟我平常的生活真的差太多了,所以我完全無法想像,她們到底是怎麼過日子的。

那麼,一百年前的官夫人,又是怎樣生活的呢?

不想來臺灣

1895 年,日本擁有了第一個海外殖民地──臺灣,日本一度有賣掉臺灣的打算,但最後還是選擇自己經營。不過剛被清廷割讓的臺灣人,可就沒有這麼積極樂觀的心情了,反抗風起雲湧,局勢混亂。

1895 年,日軍進臺北城北門街的想像圖 (Source:Wikipedia)

而更令日軍崩潰的是,不同於日本的氣候,被稱為瘴癘之地的臺灣瘧疾肆虐,病死的比戰死的多,男人都不想來了,何況是他們嬌貴的妻子。所以最早渡海來臺的女性,多是妓女或是下階層的勞動女性,因為在這方新天地,她們能賺取更多的錢。 

直到第三任總督帶著他的妻子與母親來臺,才有日本上流社會女性出現在臺灣。受此影響,開始有幾個帶妻子赴任的將軍。後來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就職後,增建官舍,鼓勵官員夫婦一同赴臺任職,臺灣中上層的婦女才變多。 

貴婦生活 

日治初期渡海來臺的貴婦,平常住哪種房子,吃什麼高級貨,做什麼休閒娛樂,想必大家都很想知道吧?

日本人來到臺灣,三餐主食也是米,主菜是魚肉類,配菜以蔬菜跟醃製品為主,也會從日本國內輸入乾燥食品跟罐頭。

日本人習慣簡單料理,不能適應臺灣人食物大鍋炒的習慣,所以相同食材在不同烹飪方法下,臺灣人可以吃得津津有味,日本人就覺得難吃,所以需要特地從日本進口食物。

人生地不熟也沒有朋友,沒有休閒娛樂,東西又難吃,在日治初期就來臺灣的女性,真的要很大的勇氣跟堅持的毅力呀! 

日治初期的貴婦平常穿著和服,有宴會的場合就會穿上有家徽的和服外衣。而在臺灣,因為常有官員調任,所以不時有歡迎會、送別會、慶祝會等等宴會,舉辦宴會的次數比日本還多呢! 

十九世紀末的和服 (Source:Wikipedia)

另外,日本貴婦嫌棄臺灣,聲稱不能長期居住在臺灣的原因,是她們找不到好的日本女傭。據報紙說,她們請十個日本女傭,有七個會變成娼婦(當時當藝妓、娼婦真的好賺,她們可是繳稅大戶),聽起來真驚人,所以那時請個日本女傭也不便宜。 

貴婦一天的生活究竟是如何開始的呢?

以當時臺灣僅次於總督一人之下的民政首長後藤新平的妻子後藤和子為例,她每天早上三點起床,四點叫自己丈夫起床,兩人早晨一起騎腳踏車運動。

後藤新平希望自己的妻子簡樸過日,所以和子是自己煮三餐,但在臺灣很多官吏跟商人家庭都有請女傭,煮三餐這種事不一定得自己來。 

送丈夫出門上班後,如果有女傭在,家事也不用自己來,貴婦可以從事自己的休閒娛樂,例如彈琴、學英文、看書,或者偷偷練習騎腳踏車。 

你可能覺得奇怪,為什麼練習騎腳踏車要偷偷來?因為 1900 年的腳踏車屬奢侈品,是會被課稅的,後藤和子是最早擁有腳踏車的幾位貴婦之一,很少人有腳踏車,代表可能在沒有人教導的情況下,需要自己摸索如何優雅地蹬上腳踏車,並且平衡地前進,最後停車時繼續保持優雅地停車下車。

因為臺灣那時都是土石道路,路上又有人力車,不好騎,到時候摔個狗吃屎可是會被寫進報紙嘲笑的。據說後藤和子是等到僕人都睡了,才偷偷練習騎腳踏車,好在早上陪丈夫出門運動時不會騎到跌倒。有些貴婦、小姐則是到講習所去練習。 

貴婦想外出,腳踏車沒練習好,可以用走的,只是要注意臺灣風大,會將貴婦的和服裙擺吹到掀起來,這樣真的很醜。當然貴婦還有最後一個選擇是坐人力車。

一位日本婦女坐在人力車上的示意圖

你說汽車嗎?汽車要到 1912 年臺灣才有進口,而且剛引進前幾年進口數量都是個位數,道路狀況也不好,可不像現在一堆汽車在路上到處跑。 

貴婦外出可以做什麼事呢?第一個應該想到的是買東西吧!沒錯,當然可以買衣服、日用品等等,不過日治初期來臺開店的日本商家沒幾家,因為寡占,所以服務態度挺差的,有人乾脆直接郵購日本商店商品寄到臺灣,而且還不用出門,多棒呀! 

貴婦的社交生活圈

為了讓日本女性不會感到無聊,總督府會舉辦活動,也可以參加婦女團體舉辦的活動,例如去紅十字會學習包紮繃帶,順便交朋友。

或者學習新的技藝,如去上裁縫課,授課時間是早上八點到下午三點,貴婦可以去那裡學裁縫。如果沒有時間,也可以派遣女傭去學習縫西服,以後男主人的西服破了才能縫補。或者乾脆與女性朋友一起籌組婦女團體,參與社會事務。 

貴婦參與的社會事務大部分都是做公益,表示她們不是只顧享樂玩小孩,也很關心社會的!

要做什麼公益也是門大學問,在 1904 年左右,臺灣各地出現舉辦慈善音樂會的風潮。慈善音樂會顧名思義就是舉辦音樂會,吸引大眾來聽,門票跟周邊產品的盈餘就是為社會事業募款。最後,單純聽音樂會捐錢不能滿足貴婦,貴婦們自己籌備慈善音樂會,演奏人也自己上。 

晚上六點,在鼎鼎有名的臺北榮座(演戲劇放電影的劇場),電扇徐徐吹拂,會場裝飾了萬國國旗,還有閃亮的燈泡,將舞臺上演奏樂器、引吭歌唱的貴夫人優雅的身姿,照耀得一清二楚。

平常跟官員丈夫在一起時是賢內助,難得可以在舞臺上有展現自己的機會(雖然是大家一起表演啦)。不過慈善音樂會結束也都十一、二點了,隔天一大早三、四點就要起床(特別是要比男主人早起),當貴婦也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沒有活動的晚上,因為當時的官舍都建成並排一大排,大家做完菜後可以一起享用,如果晚上沒事覺得寂寞,就到隔壁去串門子。 

因為活動或生活型態種種原因,讓在臺灣的上流階層的日本女性們互動更為頻繁,感情也更為緊密。

結論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可以了解,不管是什麼時代的官夫人,雖然生活看起來比起普通女性更為悠閒享受,但壓力真的很大。她們要符合社會對妻子的期待,幫丈夫打理家務,然後做公關,一言一行都要注意外人眼光,努力成為大家的表率,但自己的內心生活卻極度空虛。

即使是現代的官夫人,雖然開始有了很多非常有個性的人,但如何在做自己跟做某人的妻子之間拿捏,仍是一個很大的學問啊!

參考書目

  1. 竹中信子,《日治臺灣生活史─日本女人在臺灣(明治篇1895-1911)》,臺北: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 
  2. 竹中信子,《日治臺灣生活史─日本女人在臺灣(大正篇1912-1925)上下》,臺北: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 
  3. 王慧瑜,《日治時期臺北地區日本人的物質生活(1895-1937)》,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10年。 
  4. 北岡伸,《後藤新平─外交與卓見》,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2005年 
吐槽歷史女王謝金魚,透過看似細小而瑣碎的事,重建台灣歷史場景,挑戰你的認知。 對照古今,你會發現寂寞、慾望、憧憬種種需求,從來沒有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