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紅鬍子夢魘:把地中海變成海盜樂園的巴巴羅薩兄弟(上)

熱帶島嶼人 2023-10-04
奧魯奇剛發下投降指示,箭雨已滂沱而下。他淪為划槳奴隸,同在船上的另一名兄弟伊薩克當場被殺。獲釋的奧魯奇隨後加入土耳其海軍,終身厭惡基督徒入骨。(首圖來源:wikimedia / 公有領域)
說起歷史上的海盜,現代人可能會想到大敗西班牙無敵艦隊的英國船長「德雷克」,可能會想到縱橫加勒比海的「黑鬍子」,或者在稱霸東亞海域超過半個世紀的「鄭氏家族」,甚至是歷史上不存在,但機智滑稽、因電影而家喻戶曉的傑克史派羅船長。

上述這些人物,都可以說跟十五世紀末開始的地理大發現有關。西班牙征服美洲、葡萄牙發現印度航線,這些串連而起的全球貿易,導致在海域上發橫財的機會也大為增加。於是,海盜這個由來已久的犯罪活動規模大幅擴張。大規模的海盜們或受政府資助、或自行營業,剽掠於世界各地。所謂的大航海時代,也是長達三個世紀以上的「大海盜時代」。

不過,無論黑鬍子還是德雷克,都不是這個時代最為輝煌的海盜。當大海盜時代初起之時,西方文明的古老搖籃──地中海也出現了一對穆斯林兄弟。他們將地中海海盜長久以來的小打小鬧,升級成滅國式的行動。他們是伊斯蘭帝國的海上先鋒、西歐人的噩夢、也是當時穆斯林的英雄──
 
第一代巴巴羅薩,即奧魯奇的肖像。(Source: wikimedia / 公有領域)
奧魯奇的兄弟赫茲爾,即後來巴巴羅薩.海雷丁肖像。(Sourc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 CC0)
奧魯奇與赫茲爾(Oruç Reis, Hızır Reis),這是兄弟倆的名字。歐洲人因奧魯奇如火焰一般的紅鬍子,敬畏地將他們暱稱為「巴巴羅薩」(Barbarossa,紅鬍子)。
 

沒有人生來是個海賊

數百年來,歐洲人將巴巴羅薩兄弟描述成凶神惡煞、無惡不作的惡棍。但兩兄弟的出身其實極為平凡。他們的家鄉是希臘附近的萊斯沃斯島。做為當地的土耳其征服者之一,他們的父親獲封土地──看起來威風赫赫,但實際上這樣的老兵在土耳其境內一抓一大把。於是,巴巴羅薩兄弟的家庭必須從事陶器販賣、海上貿易等行業補貼家計。如許多海上商人一樣,時機到來的時候,他們也樂於打劫一番,小賺一筆。他們是海盜,但只不過是兼差的海盜。

不過,當小海盜碰上大海賊,平穩的生活忽然終結。

 

那一陣子,奧魯奇一如往常,航行於地中海東部做他的陶器貿易。但不久,船上的水手發現大事不妙:平靜無波的海面上,有不明大船開始尾隨奧魯奇的船艦。眼尖的水手大概還能發現,那船上掛著鮮紅的旗幟,兩道白線橫豎交叉,畫出巨大的十字架。在現代,我們遠遠看到這面旗幟,大概還以為是畫錯的紅十字會旗幟,但在當時的穆斯林眼中,這就是死亡的旗幟。

他們是聖約翰騎士團(醫院騎士團)。十字軍東征留下來的最後殘餘。當時,他們盤踞在土耳其沿岸的羅德島,以宗教聖戰的名義,四處騷擾、劫掠穆斯林的商船。他們是職業的宗教戰士,畢生都投入戰鬥訓練之中。哪裡是平常土耳其水手能匹敵?
 
聖約翰騎士團的槳帆戰艦。(Source: Art UK / CC BY-NC-SA)
於是,當未能逃脫的奧魯奇看見敵艦之上、十字軍們閃閃發光的鎧甲時,他立刻決定投降。只不過決定下得太晚,奧魯奇剛發下投降指示,箭雨已滂沱而下,十字軍戰士們大吼著基督、聖人之名登艦亂戰,心無鬥志的土耳其水手們很快投降。奧魯奇淪為划槳奴隸,同在船上的另一名兄弟伊薩克當場被殺。

這次的俘虜生涯持續多久不大明確,但顯然十分痛苦。最終有人為奧魯奇付清贖金,滿目瘡痍的他才回到萊斯沃斯島。我們也不清楚奧魯奇在奴隸生涯中的心境變化如何,不過有一件事情很清楚:獲釋的奧魯奇隨後加入土耳其海軍,終身厭惡基督徒入骨。不經意地,聖約翰騎士團製造了最可怕的敵人。
 

基督徒啊,你們在地中海將不再安全

大約在 1500 年到 1504 年,奧魯奇帶著一小撮艦隊,以其弟赫茲爾為副手,來到了地中海西部的北非沿岸,並於北非最輝煌的城市突尼斯,開創新事業的第一步。當地的蘇丹讓他們自由使用突尼斯的港口,並約定固定繳納劫掠貨物的十分之一。奧魯奇與赫茲爾雖受過土耳其軍事訓練,但鄂圖曼土耳其遠在天邊,兄弟倆皆屬無名之輩。突尼斯蘇丹大概也不覺得這兩兄弟與其他小海盜有何區別。

然而,奧魯奇兩人不只是來發財的。

當時的地中海局勢,大概可以分成東西兩大新帝國對抗之局。在東方,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挾征服拜占庭之威,大肆擴張海上霸權,漸漸凌駕原先的東地中海霸主威尼斯。在西方,新統合的西班牙於義大利、美洲擴大影響力,西地中海漸漸為西班牙人的勢力籠罩。大致上說,土耳其人雖然霸權日盛,但西地中海,尤其是歐洲沿岸,仍被基督徒牢牢掌控。至於北非海盜,只不過能在沿岸劫掠,勢力零散狹小,海岸上更四處建立起西班牙人的堡壘,眾多伊斯蘭小王國也不敢越雷池一步,乖乖向西班牙人繳納保護費。
 
1514 年,北非城市奧蘭被西班牙軍隊攻陷,與其他北非城市一樣,成為了西班牙的橋頭堡。(Source: wikimedia / 公有領域)
在西地中海的平穩海波中,奧魯奇率領的土耳其海盜開始了第一次劫掠。海盜艦隊僅由兩艘小槳帆船組成,全員不滿百人,任誰第一眼看過去,都覺得奧魯奇只是去打劫沿岸迷路的小商船。

然而當奧魯奇返航、再次拜訪突尼斯美麗的白牆時,他麾下的艦隊竟增加了兩艘大型槳帆船。艦隊靠岸卸貨,在清脆的鐵鍊聲中,數百名基督徒俘虜從船上魚貫而出,在突尼斯街上蔚為奇觀。其後衣衫破爛、卻歌頌著自由和偉大的奧魯奇船長的,則是因他獲釋的伊斯蘭槳帆船奴隸。

當突尼斯人問起事情來龍去脈,這些前奴隸們想來不會吝於分享奧魯奇以少勝多的傳奇:這一小撮土耳其海盜,居然一路航行到了科西嘉島沿岸,此地已離法國、義大利本土不遠,根本是基督徒的腹心海域了。在岩岸陰影的庇護下,他們遙遙望見兩艘教宗國的重型船隻路過。奧魯奇當即一聲令下,不顧下屬勸阻,全速航行,直逼教宗國船隻,土耳其水手們軍紀嚴明,只好捨命陪君子。

教宗國船隻迎面看到兩艘小船駛來,不疑有他,還以為只是迷路的小船──誰會想到穆斯林海盜居然敢跑到這麼遠的海域?當他們發現情況不對時,土耳其海盜已經兵臨船下。教宗國戰士人數眾多,但他們驚慌失措,甲板下還有大批隨時要叛亂的伊斯蘭划槳奴隸,而土耳其人全是飽受訓練的精銳水手。於是混戰之中,教宗國指揮官決定投降。奧魯奇一戰成名。

從這次劫掠開始,奧魯奇的艦隊席捲了地中海西部所有歐洲海岸。沿海漁村一到航行季節,乾脆舉村躲到山中,免遭打劫,商船則加強護衛和武裝。但這些舉措的作用都聊勝於無。到 1518 年為止,奧魯奇.巴巴羅薩已是地中海上的夢魘。但反過來說,奧魯奇也無數次釋放被俘的伊斯蘭奴隸──歐洲人眼中的大海盜,是穆斯林的救星。
 
由於划槳工作極其辛勞,從古典時代開始,槳帆船上的槳手就經常以奴隸擔任。(Source: wikimedia / 公有領域)
奧魯奇的野心遠不只此。他想要自己的王國,充當土耳其帝國在地中海西岸的前鋒,摧毀可恨的基督徒。然而他的根據地傑爾巴島過於狹小,不是龍興之地,為此,奧魯奇不惜拿北非當地的伊斯蘭統治者開刀。他本來的目標是拿下西班牙人占據的北非城市,但西班牙人頑強抵抗,加之運氣欠佳,幾次圍攻都功敗垂成。其中一次奧魯奇已攻破城市,但在衝鋒時運氣不好,被火槍擊中手臂,當場流血過多昏厥。奧魯奇從此成了獨臂巴巴羅薩。

但時機終於到來。1516 年,北非靠近西班牙的貿易都市阿爾及爾附近的統治者向奧魯奇求救,驅逐在當地的西班牙人。奧魯奇發兵阿爾及爾。西班牙人不敵大海盜的軍隊,撤退到離岸的堡壘中。奧魯奇在勝利的凱歌下進入阿爾及爾,竟挾著軍威自行加冕為阿爾及爾蘇丹,然後南征北戰,控制了今日阿爾及利亞大部分的國土。隨後,奧魯奇自願成為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附庸,受封「貝伊」(約等於當地總督)。仗恃著土耳其的聲威,奧魯奇如日中天。
 

奧魯奇殞落

誰能想到,一介土耳其海盜,或者說土耳其海軍的私掠船長,居然從此成為北非最強大的王國統治者呢?可惜奧魯奇的崛起,與他傳奇的一生,終歸只是流星過際。

正當奧魯奇的聲威鼎盛之時,西班牙帝國也決定認真對付這個北非的眼中釘肉中刺。西班牙大軍集結,登陸其在北非殘存的幾個堡壘之一:奧蘭。因無敵艦隊之敗,西班牙往往留給人們羸弱的印象。實際上,在帝國的黃金時代,西班牙擁有全歐洲訓練最精良、武器最先進的部隊,尤其暱稱「西班牙老兵」(Tercio Viejo)的核心部隊,更是精銳中的精銳。當時集結在奧蘭的,正是一大批西班牙老兵。
 
Tercio viejo,本意為西班牙老方陣,後來代指西班牙的精銳軍人集團。(Source: wikimedia/公有領域)
顯然,西班牙帝國想要趁奧魯奇聲勢未穩,搶先摧毀災難的幼苗。

奧魯奇耳目遍佈地中海海岸,西班牙軍隊集結的消息也逃不出他的掌握。奧魯奇早已與其他北非的強大統治者:費斯蘇丹和突尼斯蘇丹結成同盟。如今有難,他自能指望北非聯合起來,擊潰西班牙的軍隊。於是奧魯奇成竹在胸,在他新征服的北非都市特雷姆森加固城防,等待敵軍和盟友到來。

然而時間一天天過去,敵軍一步步逼近,盟友卻始終沒來。

或許是一連串勝利沖昏了頭腦,奧魯奇沒有預料到,北非的蘇丹們其實巴不得他早點消失。蘇丹們本就忌憚奧魯奇迅速成長的權勢,但他自己也要負很大的責任:在奧魯奇成功的道路上,堆滿了伊斯蘭教徒兄弟的骸骨。他對被俘的伊斯蘭奴隸慷慨大度、對土耳其同袍恩威素著,但卻以詭計陰謀對付北非的伊斯蘭統治者、以殘暴鐵腕統治北非的人民。就連他新建立的王國首都阿爾及爾,也是他暗算原先的統治者得來的,陰謀反抗他的顯赫市民更被當眾處刑。海上穆斯林歌頌奧魯奇的英雄偉業,但對北非人而言,這批土耳其人是比西班牙人更可怕的暴君。

當敵軍快抵達特雷姆森時,奧魯奇終於覺得苗頭不對,於是下令麾下的千餘名土耳其軍隊棄城逃亡,連夜往阿爾及爾行軍。但這時已經晚了。

在奧魯奇內陸行軍、正搶著渡過一條河水時,西班牙大軍的影子已經在地平線的另一端逼近。奧魯奇下令拋棄部隊從特雷姆森搜刮而來的珍寶,讓西班牙軍隊爭相搶奪以爭取時間。但出乎意料地,這批精銳西班牙陸軍竟踏過珠寶邁進。倉皇之中,包含奧魯奇在內的部分土耳其人得以完成渡河,但大批軍隊依然落入西班牙人的羅網,被圍剿於河岸邊。

同胞的慘叫聲從河岸另一頭傳來,不絕於耳。奧魯奇.巴巴羅薩於是下令回師反擊。他是北非的暴君,但是卻是土耳其的英雄。紅鬍子奧魯奇絕不會在這命運的最後一刻,任憑軍隊同袍由西班牙人屠宰。

逃出生天的土耳其軍隊,忽然又搶著渡河回來拯救同袍,確實讓西班牙人驚訝了一下。但命運還是無情的。奧魯奇.巴巴羅薩傷重陣亡,除少數逃往阿爾及爾的士兵外,這批軍隊無一生還。手刃奧魯奇的西班牙貴族獲准在家族盾徽上,加入可憎的巴巴羅薩象徵,而奧魯奇本人時常穿著的斗篷,則被帶到西班牙大城科爾多瓦,成為聖人像的斗篷。一直到十八世紀,科爾多瓦的教堂內還看得到那件斗篷,當地人將之暱稱為「紅鬍子斗篷」。

西班牙人一舉擊潰土耳其人,於是心滿意足,認為任務完成,當即班師回本土。他們理所當然地認為,可憎的奧魯奇已死,阿爾及爾的土耳其殘餘勢力,當會作鳥獸散。

他們錯了。

西班牙人意想不到的是,一直在奧魯奇羽翼下的兄弟,赫茲爾,竟是比奧魯奇更傑出的海軍將領和政治領袖。奧魯奇.巴巴羅薩的故事結束了。但赫茲爾.巴巴羅薩的傳奇,才正要開始。
 
參考資料
  1. Bradford, Ernle (1968). The Sultan's Admiral: The Life of Barbarossa. New York: Harcourt, Brace & World; London: Hodder & Stoughton 1969.
文章資訊
刊登日期 2023-10-04

文章分類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