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臺灣人戴眼鏡不是因為近視?而是潮流時尚小物!
作者:張尹嚴(師大台史所碩士班)

臺灣近年來因為近視盛行,而素有「眼鏡王國」的稱號。舉目所及,幾乎一定會看到戴眼鏡的人,眼鏡彷彿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必備品。不過,你知道臺灣人是什麼時候開始戴的嗎?而且⋯⋯眼鏡還一直都跟時尚、美麗有關?

最早,在清光緒年間的《安平縣雜記》中,就出現了眼鏡交易的紀錄「修理眼鏡司阜:販賣各樣眼鏡及修理舊眼鏡。」也就是說,在劉銘傳的年代,臺灣人不僅第一次接觸到電燈、火車,眼鏡也開始出現在部分臺灣人的生活中!像是 20 世紀下半葉來到臺灣,參與編撰《淡水廳志》的士人吳子光就曾寫下一篇〈眼鏡考〉,讚頌眼鏡的功效:「為老人觀物所必需者,惟眼鏡之功獨奇。」不過,在清領時期的臺灣,還沒有太多關於眼鏡的文獻記載,要一直到日本殖民臺灣後才逐漸普及於臺灣社會。

戴眼鏡是最潮的事

眼鏡一開始會被發明,當然是為了解決眼疾的問題。就像物理課學到的:透過玻璃折射的光學原理,改變物體在眼睛內部成像位置,以改善視線不清的情況。不過在日治初期,眼鏡不只具備醫療上的意義,同時也是新潮的舶來品,如同皮鞋、西裝等新式服裝一樣,皆被投射著對於近代與文明的想像。這時候,眼鏡幾乎成為象徵「文明」的裝飾品。

在 1900 年的《臺灣商報》中,有幾篇報導特別介紹配掛眼鏡的名人,並稱他們為「眼鏡黨」,像是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實業家近藤喜惠門等名流仕紳。對於時人來說,眼鏡成為這些紳士的裝飾品,甚至有些人會因為想要擁有紳士的氣質而佩戴無度數的眼鏡。其中《臺灣日日新報》的主筆木下新三郎,他戴著眼鏡的樣子,便被形容近似「英國學者」;時任總督府參事官的石塚英藏,也因為戴眼鏡而讓人油然而生「西洋風格」的英倫紳士氣質。原本僅具醫療用途的眼鏡,披上了一層新潮的時代風貌,彷彿佩掛著眼鏡便能展現出博學、現代的氣息。

青白雙面綢地嬰戲彩繡詩文眼鏡袋(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03.007.0228

這種「現代的視線」,並非只是日本人單方面的想像。《臺灣日日新報》在 1905 年的一則報導中也曾提到:割讓給日本後,臺灣社會對於金龜婿的標準有了改變──除需通日文與漢文外,還要配戴金戒指、金框眼鏡等飾品來證明自己的社會地位。對於這段時間的人們來說,爭相購置眼鏡的原因,或許並不是因為眼疾,而是想藉著佩掛眼鏡來裝潮,彰顯自己比較「文明」、有教養。也因此,對於部分臺灣人來說,這樣的風潮反而是一種崇洋、媚俗的表現,是患了「維新疾」:

臺灣自入帝國版圖,市上往來之青年輩,帶金眼鏡者,占有大部分。⋯⋯然就全島醫院之報告書而觀。反為眼病較少。是殆以不帶金眼鏡者。便不足為維新中人者乎。如果不帶眼鏡者。則為不文明。
日治時期家族照(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04.028.4181

眼鏡的製造與流通

那麼,如果你在當時的臺灣,要去哪裡買眼鏡呢?答案是:鐘錶行。當時,眼鏡大多與金工商品一同販售,尤其是鐘、錶類的精密器械。例如在《臺灣商工人名錄》中便可看見,和泉時計舖、真木時計店等鐘錶行皆有兼賣眼鏡、寶石甚至是製圖儀,堪稱「斜槓店家」。

不過這其實是因為「精確的時間」觀念在日治初期才剛進入臺灣社會,眼鏡的醫療意義也尚未受到重視,相關市場都還不夠成熟,所以才常見這種有別於今日的經營模式。直到 1920 年代後,專門的鐘錶店、眼鏡店才逐漸出現,數量也隨之提升。像是 1910 年代的臺北僅有 4 間商店兼販售眼鏡,但到了 1940 年時,便成長到 15 間,其中更有 6 間是專業化的眼鏡行。

在傳統鐘錶眼鏡行尚未有驗光設備以前,要測量視力度數必須仰賴眼科醫生診療,如《臺灣民報》記者黃旺成便曾尋求眼科醫生替其鑑定眼鏡度數。直至 1923 年,和田眼鏡製作所、上海眼鏡製造公司等專門的眼鏡行接續開幕,人們終於可以在一間店裡同時滿足製造鏡片、修理與販售眼鏡、甚至是驗光的需求。醫生吳新榮便曾於 1940 年的日記中寫下「到明明眼鏡行量視力,近視加重了不少,就選購了一付眼鏡。」現代眼鏡行的形象在這時愈發清晰。

臺南白金町眼鏡組(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14.010.0023

政府也會管你怎麼戴眼鏡

1920 年代,日本本土的近視問題加劇,連帶地影響到殖民地臺灣的健康政策。除了文部省曾大篇幅宣傳如何預防近視,以及避免錯誤使用眼鏡而造成視力惡化,總督府也在學校健康檢查中增加視力檢查、瘧疾、白癬等項目,加強對學童身體健康狀況的掌握,並透過報紙大篇幅宣達「如何正確使用眼鏡」及「預防近視」。

總督府交通局也展開對於職員視力、配戴眼鏡比例的健康調查,並對大家表示眼鏡具有矯正視力的效果,只要配戴度數正確,便不會造成視力惡化。眼鏡逐步普及後,它作為象徵特定階級地位與財力的形象,也沒過去那麼鮮明了,反而視力保健的問題重新受到重視。

臺灣總督府調查局遞信部《健康調查報告書第一輯》(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10.015.0173
楊梅公學校七至十七歲兒童疾病調查(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17.015.0115.0033

後來隨著戰爭腳步的逼近,日本政府更迫切需要且重視健康的人力資源,而發展出「健康教育」的概念。過往的教科書中,大多僅教導眼鏡的科學原理,但此時教科書則特別強調眼鏡的使用及其意義,藉此讓學童知道身體健康的重要性。

《臺灣日日新報》在 1930 年代後期的一則報導中,刊載了近視預防協會葉山英二的投書:日本已成為世界第一的眼鏡大國,這是國民健康的警訊,希望學童能從小重視自己的視力問題。他在另一份雜誌的投書上,更進一步挑明:

由於配戴眼鏡會影響日常生活,亦無法迅速因應戰爭的情況,因此需要重視視力保健的重要性,眼鏡更成了健康負向的指標。

不過,這並不代表眼鏡在時人眼中的形象完全被扭轉,如曾留學於日本明治大學的王育德,其配戴眼鏡的樣子仍會讓人感受到書生氣息。眼鏡與知識間的關係,從日治時期以來便經常被相提並論。

王育德獨照(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04.011.0074.0012
延伸閱讀:一位戒嚴時期記者的告白:「二二八的敏感與複雜超乎我的想像」

「沉重的心情,是鏡架眼鏡造成的」

為了解決傳統眼鏡配掛的不便,隱形眼鏡於是在戰後出現、進入消費市場中。起初臺灣的隱形眼鏡大多自美、日兩國進口,直至 1962 年,標準隱形眼鏡公司在臺設廠後,才開始有了臺灣第一間隱形眼鏡製造公司。除便利性提升外,隱形眼鏡的出現更意味著美感的轉換。

此時的報紙多半形容,隱形眼鏡能幫助人們擺脫傳統眼鏡的束縛,臉的輪廓不再被眼鏡遮蓋,有助於提升個人的美貌,對於女性來說尤然。眼鏡公司經常以美觀性作為廣告標語,如標準隱形眼鏡的廣告即寫道:

一則以喜、她的喜悅、那明媚的眸子、是隱形眼鏡給她的;一則以憂、她的憂鬱、那沉重的心情、是鏡架眼鏡造成的。
標準隱形眼鏡公司廣告單(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藏號2006.002.1496

日治時期被認為富有知識氣質的眼鏡,至戰後卻成了老氣、笨重的象徵。時至今日,對於眼鏡的認知相對豐富,人們會隨著不同的情境、狀況選擇不同款式的眼鏡,對於美感的認知也有著更多元的發展。看到戴著眼鏡的人從你面前走過,你首先會想到的是四眼田雞,還是正妹型男呢?

延伸閱讀:【Changemakers】數學老師化身發明家,用「一塊錢的眼鏡」拯救非洲視界

更多相關藏品

大正 3 年 9 月 13 日乃木大將夫妻自衄四丑當日的寫真明信片(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17.025.0014.0003
無框雲型鼻托眼鏡(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11.019.0017
金屬框太陽眼鏡組(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網館藏號2004.028.0869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臺史博典藏網藏品故事百寶箱共同製作

參考資料

  1. 〈臺南男女裝飾費〉,《臺灣日日新報》 1905.11.02,第 2252 號,版次 05。
  2. 〈萬紫千紅〉《臺灣日日新報》,1908.02.26,第 2944 號,版次 05。
  3. 〈學校敎育と視力(一) 日本は世界一の眼鏡國〉,《臺灣日日新報》,1936.05.07,第 12970 號,版次 06。
  4. 〈全島にタツタ一軒 和田眼鏡店〉,《臺灣日日新報》,1938.03.30,第 13658 號,版次 05。
  5. 〈仕入帳〉,《臺灣商報》第 83 期(1900.08),頁 4。
  6. 松尾秀雄,〈視力保健の話〉,《臺灣技術協會誌》第 2 卷第 6 期(1938.12),頁 79-80。
  7. 富士貞吉、西利男編,《健康調查報告書 第一輯(保健衛生資料ノ一)》,臺北: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遞信部,1932。
  8. 清‧吳子光,卷一三,〈眼鏡考〉,《一肚皮集》,板橋:龍文出版社,2001,頁 766- 770。
  9. 《安平縣雜記》,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
  10. 杉浦和作,《臺灣商工人名錄》,臺北:臺灣商工人名錄,1912。
  11. 臺北市勸業課編,《北市商工人名錄 昭和十四年版》,臺北:臺北市勸業課,1940。
  12. 臺灣總督府編纂,《[明治三十七年]臺灣外國貿易年表》,臺北:臺灣總督府,1905。
  13. 吳新榮著、張良澤編,《吳新榮日記全集(四)》,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2008。
  14. 黃旺成著、許雪姬等註解,《黃旺成先生日記(九)1922 年》,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2012。
  15. 呂紹理,〈日治時期臺灣機械鐘錶市場的發展(1895-1945)〉,《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第 13 期(1996),頁85 -105。
  16. 邱仲麟,〈從明目到商戰—— 明代以降眼鏡的物質文化史〉,《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 90 卷第 3 期(2019),頁 449–583。
  17. 陳宜君,《製作健康兒童- 日治時期臺灣學校衛生事業之發展》,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13。
首圖來源:陳素貞(1990-09-06)。[事件標題:隱形眼鏡(B-011-6252)]。《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