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隔離」,人類何時開始進行?
隔離這兩個字,有時同我國禮教即家庭的組織法上,發生衝突。比方說有一家人,父母染了急性劇烈的傳染病,要是做兒女的,不在床前服侍,放開腳的跑了開去。這種時候,左街坊、右鄰舍,必定眾口一詞的罵道:這種不孝順父母的後輩,竟忘了生身之德,怎麼這樣狼心狗肺的做得出來!那做兒女的,誰肯擔這不孝之名?只好投死似的,到床前服侍湯藥……[1]

1924 年,上海的《醫事月刊》刊登了一篇以「隔離」為主題的文章,宣導傳染病的防治方法。那個年代,連「細菌」一詞都還是嶄新的外來語,人們對於流行病學並不熟悉,自然需要有人來向大家解說這些衛教知識。

麻煩的是:傳統社會的觀念裡,父母若是生病,子女理當要在旁侍奉,怎能把自己的爹娘關在門後哩?對中國人而言,若是揹上不孝的罪名,恐怕要比患病還來得更為嚴重。

不只是床前盡孝,清末民初的中國百姓在瘟疫來臨時抗拒隔離,還有種種理由。比方說, 1910 年的哈爾濱曾發生過一次嚴重的鼠疫。哈爾濱在當時算是相當國際化的城市,俄國與清國各有自己的管轄範圍(所謂「道裡」、「道外」)。當疫情開始蔓延的時候,俄方旋即要求清政府以隔離手段,把可能的傳染途徑先管控起來。

1924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