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變美的代價、迷人的危險──幾千年來,化妝品潛藏的中毒危機

2021-07-06
Source: The Met
收藏
 

「美」到底是什麼?人的長相美醜,有一定的標準嗎?如果向任何一位明理的人提出這個問題,所得到的答案應該都是:「長相美醜沒有一定的標準啊,見仁見智,各有所好嘛!」這個答案看起來言之成理,但是如果我們拿出一張上面有兩位長相懸殊的人的合照給人看,請他挑出照片中比較好看的那位,那麼,任何人的選擇卻又幾乎都是一樣的。這又怎麼解釋呢?可見,大多人心目中長相美醜的那把尺,其實是差不多的,只是沒辦法用語言來解釋清楚而已。


長得好看並不只是悅目而已,根據研究,外型好看的人,比較會受到別人的善待,在職場,情場上也比較有利。因此很自然的,人如果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外貌,而受到更多人歡迎的話,大多數人都會這麼做的吧?這就是為什麼近年來,所謂的「醫學美容」大行其道,有許多的演藝人員,公眾人物,以至於庶民百姓,不分男女,也許為了維持職業生命,也許為了尋求自信,也許為了保持愛情,不斷地想方設法在自己的臉上,身上做文章,造成了市場的蓬勃發展。剛好,傳統的醫療環境,各大科別,也正受到不少環境衝擊,因此,就有許多的醫療科醫師,轉而投入醫學美容的市場,前仆後繼,方興未艾。


有不少醫療界的同仁,對於有那麼多醫師接受了多年的醫學教育,甚且嚴格的專科訓練之後,居然不從事熱血救人的偉大功業,反而去幫人家整理門面賺錢,感覺不太對勁,所以對於從事醫美的醫師,有時會投以不以為然的眼光,甚且把醫美盛行這個現象,當成是所謂「醫療崩壞」的一環。其實,我覺得沒那麼嚴重。醫療的範圍本來就很廣,而且隨著科技發達,管得還越來越寬。「醫美」算不算是正經的醫學,或專業醫師應不應該去跟美容師搶工作,算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哲學問題。要正確的回答這個問題,基本上就是要看,我們把不把「醜」定義成一種「病」。


不管人們在哲學上認為,美容是不是醫學該管的問題,現代醫學的發達,已經使得人類在改變自己外貌的技術上,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當然,有許多問題,也隨之產生。任何醫學技術,都有它可能的副作用,以及不可預期的變數,醫學美容當然也不例外。


在新聞媒體上,經常可以看到醫美客戶與醫美醫師兩造間的爭端,以至於訴訟。這些新聞如果有附照片的話,通常具有相當的娛樂性,因為大家可以在自己心裡做法官,裁判一下,到底醫師是不是真的把客戶從貂蟬變成了東施,罪大惡極?還是客戶原本就是豬頭,就算被卡車撞了也不可能更糟?事實上,想要提升自己的美貌度,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有它一定的代價。從很久以前開始,化妝與美容,就造成過不少醫學上的問題。


人類把自己變美的技術,起源甚早。考古學上可以稽考的美容技術,上溯至文字史之前的古代埃及。古埃及人,不論男女都化妝,唇膏跟眼影是屬於必備,後者通常是綠色的,塗在上下眼皮。眉毛跟睫毛膏相當常見,是黑色的。有些女性,會把乳房塗上藍色顏料,乳頭點上金漆。這些顏料當中,通常都含有具毒性的礦物成分。

 
從古埃及王后娜芙蒂蒂的胸像,多少能推敲當時女性化妝的重點以及對美的想像(Source: Wikimedia

從古希臘一直到羅馬帝國的女士們,會把含鉛的白粉,抹在臉部以及體表,造成白皙的感覺,另外也經常使用藍色的顏料,來描畫自己頭臉上的靜脈,讓它們顯得更清楚。就算在那麼古早的時代,各種化妝美容的用具以及化合物,已經相當的豐富而多樣化,它們所製造出來的效果,即使用今天的眼光來看,也顯得十分的時髦。


鉛粉的主要成分,是一種鹽基性碳酸鉛,因為顏色非常的白,並且附著力強,抹在皮膚不易脫落,所以自古就是美容聖品。這類的產品,並不只有古希臘羅馬的愛美女子在使用,中國古代有個成語:「洗淨鉛華」,意思是說將臉上的脂粉全部洗掉,比喻人由絢爛而歸於平淡。這「鉛華」就是化妝用的鉛粉,可見古人的愛白審美觀與用品取向,在東西方是有志一同的。


洗淨「鉛華」就是化妝用的鉛粉,從此成語中可以看出來中國古人愛白的審美觀與用品取向(Source: 清無款美人折桂圖/故宮 OpenData

用鉛粉來美白的習慣,甚至不限於女性。中國東漢末年,魏晉之初的貴族帥哥何晏,以容貌絕美、好打扮的男神形象著稱於當世。「世說新語」記載,因為何晏的皮膚實在太白皙,讓皇帝懷疑他其實是偷抹了白粉的關係,所以就在炎炎夏日,故意請他吃熱湯麵,想看看他出了汗沖掉白粉的樣子。沒想到,大汗一出,用毛巾一抹,何晏的臉反而越發的白皙,真是經得起考驗。

 

在西方利用抹粉來讓自己變白的手法,盛行不衰,一直到中世紀的歐洲都很常見。中世紀的許多女士們,甚至會故意的定期放血,造成貧血,來讓自己顯得更蒼白一些。到了十七世紀,標準的臉妝,是以白粉為底,棕色的胭脂,加上紅色的口紅。十八到十九世紀間,女士們對於「白」的追求,進入了新境界。這裡面有個很有趣的心理因素:在當時的社會,大家普遍的認為,凡是「淑女」,是不應該從事勞力的工作的,因此也不該有機會曬到太陽。因此,蒼白到近乎透明,才是淑女的表徵。


英國都鐸王朝伊莉莎白一世時期(1533-1603)的女性化妝風格,其中白色的粉底即是以鉛為原料(Deviant ArtCC BY-NC-SA 3.0

有些歷史學家認為,當時由於肺結核太過於盛行,因此肺結核所導致的蒼白皮膚,嫣紅雙頰,以及晶亮眼睛,反而成為一種美的流行。有些激進派的愛美女士,甚至會服用少量的砷化合物(砒霜),引起中毒,來造成類似的病態美效果。


十九世紀的英國,在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1819- 1901)執政之後,美容風氣稍被遏止。因為維多利亞女王公然宣布,女性過度的化妝,是一種「不規矩」的表現,尤其腮紅跟口紅,更是過分的放蕩。至於女王本人的聖容長得如何?據說很不怎麼樣,從 0 分到 10 分的美貌指標尺上,大約居於 2,3 分之間,而且顯然從不化妝。


大英帝國維多莉亞女王(1819-1901)(Source: Wikimedia

所以,在維多利亞在位的那段期間,英國的仕女們,不得不將化妝術轉入地下,偷著擦少量的化妝品,或者改用其他的撇步。當時的美眉們,有時會採用一種變通的辦法,她們在走進一間房間見人之前,會先猛咬自己的嘴唇,再用力捏自己的雙頰,讓它們充血,來製造紅潤的效果。


上述這些塗塗抹抹的美容聖品,大多以礦物為基底,含有大量的毒性成份,如鉛,汞,錳,銅,砷,硫等等。可想而知,長期使用之後,必然會導致中毒。只是在文藝復興之前,歐洲並沒有像樣的醫學觀念,因此也鮮少有關於美容導致中毒的文字紀錄。到了十八世紀,現代醫學開始萌芽,化妝美容則方興未艾,這些因化妝品造成中毒甚至死亡的病例,就漸漸的被注意到了。


1869 年,美國醫學會(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發表一篇論文:「使用名為『青春之花』化妝品導致的三個鉛中毒麻痺病例報告」。病人的症狀,包括倦怠,消瘦,噁心,頭痛,肌肉萎縮,麻痺等等,這些是典型的鉛中毒合併周邊神經病變的表現。這並不是單一的事件,由於使用形形色色的美容用品,所導致的疾病以及死亡的報告,不斷的出現,然而對化妝品成分的監控管制,要到那之後的許多年,才成為事實。甚至到了現在,化妝品中的有毒成分,也並未完全的絕跡。

 

人的愛美沒有止境,光是擁有一張白皙俊俏的面孔,很多人還是不能滿足。漂亮的臉孔,若是沒能搭配一對動人的大眼睛,豈非美中不足?尤其是女性,擁有超大的瞳孔,一向被認為具有魅惑誘人的效果。日本漫畫中的漂亮女生,確實都有著大到離譜的瞳孔,而且現代女性爭相配戴有色的隱形鏡片,可為明證。古代的女性沒有隱形鏡片可用,若想要變成大眼珠女,這工藝就不像在臉上塗脂抹粉那麼簡單。


有一種植物叫作顛茄(Atropa Belladonna),它是茄科草本植物,全株有毒,包括葉以及果實。主要的有毒成分包括阿托平(atropine),東莨菪鹼(scopolamine),以及莨菪鹼(hyoscyamine)。這些成分的藥理作用,是抑制神經系統的乙醯膽鹼(Acetylcholine),對人體的毒性甚大。史上有過不少人因誤食顛茄的果實而死,並且從很古代開始,它就有被用來做成毒藥害人的紀錄。


顛茄(Atropa Belladonna)(Source: Wikimedia

未達致死劑量的顛茄,會讓人體產生諸如瞳孔放大,視力模糊,心跳過速,頭痛,潮紅,口乾,排尿困難,口齒不清,走路不穩,意識混亂,幻覺等等「抗乙醯膽鹼」(anti-cholinergic)的症狀。Belladonna 這樣的劇毒,也被愛美人士看上了,加以利用。由於它會造成瞳孔放大,所以在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就流行用 Belladonna 來製造眼藥水,供當時的美女以及非美女們使用,點在自己的眼睛,自力救濟製造大眼珠效果。


當時因為頻繁使用這種眼藥水而中毒的女性案例,也屢見不鮮。事實上,「Belladonna」這個植物的命名,就是由於這種怪異的使用方法而來。「Belladonna」是由兩個義大利字「bella」與「donna」組合而成,「bella」是「美麗」,而「donna」是「女人」,「bella donna」的意思,就是「美眉」或「俏妞」。因此,我們大可把顛茄稱為「美女的毒藥」或者「毒美人」。


歷史事實證明,人類的想像力與創造力沒有極限,尤其是在為了增進自己的美貌,或是想像中的美貌時,更是將它們發揮得淋漓盡致。在古代,還沒有真正的醫學之前,人們就已經為了改變自己的膚色,增添面貌的色彩,在體表塗抹各種有毒物質,而製造了不少醫學問題。


近代醫學啟蒙之後,人們更開始懂得利用種種藥物,毒物的生理作用,出奇制勝,增加自己變美以及中毒的機會。到了現代,隨著醫學技術的成熟普遍,我們終於擁有工具,可以更為徹底的改變我們的外貌,醫學美容也就應運而生。然而,有一件事不會改變,就是不管在哪個時代,想要得到美,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本文摘自麥田出版《醫療不思議:顛覆認知的醫學古今事,一個腦科醫師穿梭於診療室與歷史檔案間的私筆記,那些你不知道的身體祕密、病症來源、醫療掌故……》
這是一本說故事的書。
我們身體上的許多部位,原來都與傳奇典故有關。
– 今天歐美的長度單位「英尺」,英文是「foot」,腳的英文也是foot。為什麼?因為包括英國在內的古代歐洲,真的就是把人的一隻腳的長度,當作一個測量單位。
– 文藝復興時期,在倫敦,巴黎,阿姆斯特丹等大城市的醫學院裡面,廣設有「解剖劇場」。每次有屍體解剖時,都會引來動輒數百人入場圍觀。
– 歐洲古代的醫生不管碰到什麼病人,二話不說就是放血。華盛頓只因為一個感冒,就被當時的名醫放血而亡。其他還有吃「蛔蟲餐」保持曲條;相信病人吃掉或塗抹屍體的一部分,可以吸取其中的「靈力」的「屍療法」⋯⋯
人文與醫學交互激盪的漫長過程中,累積了許多有意思的印記或標誌。醫療與疾病的蹤跡,並不只出現在醫院、教科書、或醫學史。在歷史、藝術與文學裡面,也經常可以窺見它們的一鱗半爪。 最擅長說故事的醫療偵探——資深神經科醫師 汪漢澄 書寫我們不知道的身體祕密、病症來源、醫療掌故……
文章資訊
作者 汪漢澄
刊登日期 2021-07-06

文章分類 故事
支持《故事》 喚醒人文知識的力量
支持專注「歷史」的新媒體,一起找回人文知識的價值
訂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