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 奸臣利用迷信害死太子和皇后,還讓數萬人民喪命──漢武帝末年「巫蠱之禍」的由來
奸臣利用迷信害死太子和皇后,還讓數萬人民喪命──漢武帝末年「巫蠱之禍」的由來
作者:楊生民

巫蠱之禍的由來

天漢二年(西元前 99 年)農民起義後,過了八年,到征和二年(西元前 91 年)六至八月之間,又發生了震驚全國的巫蠱之禍。漢武帝時期巫蠱對宮廷生活和國家政治生活的影響不可小視,所謂巫蠱,就是利用人們迷信,製作象徵真人的木偶人埋在地下,請巫師用巫術進行詛咒,據說這樣做就能把人害死。

武帝的第一個皇后為陳皇后,陳皇后就是因為用巫蠱陷害人而被廢的,後立衛子夫為皇后。武帝晚年的巫蠱之禍,就是有人誣告衛皇后所生太子劉據、公主和衛皇后家族、親戚以巫蠱詛咒武帝而出現和形成的。

衛子夫劇照

巫蠱之禍是征和元年(西元前 92 年),從丞相公孫賀家開始的。公孫賀的夫人衛君孺是衛皇后之姊,因此公孫賀受到寵倖,後繼石慶為丞相。公孫賀兒子公孫敬聲為太僕時,驕奢不法,擅用北軍錢千九百萬,下獄。其時,朝廷追捕京師大俠朱安世不能得,公孫賀自請捕朱安世以為兒子敬聲贖罪,得到了武帝的允許。

後果然捕得朱安世下獄,朱安世得知公孫賀捕自己為其子贖罪後,就從獄中上書,狀告公孫敬聲與陽石公主私通,使人詛咒武帝,並且在武帝去甘泉宮的馳道上埋木制偶人,並用惡言詛咒。此案下有關官府案驗,公孫賀父子死獄中,族誅全家,陽石、諸邑兩位公主及皇后弟衛青之子長平侯衛伉皆被誅。

延伸閱讀:巫蠱之禍(一):巫蠱事起

衛皇后出身奴婢,在統治階級中沒有根基。元朔元年(西元前 128 年)衛子夫生一男,名據,衛子夫被立為皇后。元狩元年(西元前 122 年)劉據被立為皇太子,稱衛太子,後來又稱戾太子。衛皇后起家靠的是她的色相,後來色衰,再加上她的弟弟衛青、外甥霍去病都已去世,這使衛皇后在朝廷力單勢孤。

大司馬、大將軍衛青是元封五年去世的,去世後三年即太初二年(西元前 103 年)武帝就任命衛皇后的姐夫公孫賀為丞相,或許就是為了填補外戚勢力的空缺。偏偏征和元年公孫賀全家都因巫蠱被誅,連衛皇后與武帝生的女兒也被處死。

漢武帝(右)與江充(左)劇照

江充的目的是什麼?

江充,本名齊,字次倩,趙國邯鄲人,其女弟(妹妹)善鼓琴歌舞,嫁給了趙王太子劉丹,江齊就受到了趙王的寵倖。時間長了,太子認為江齊把自己的「陰私」告訴了趙王,與江齊不和,並使吏追逐、逮捕江齊,江齊逃跑,遂收捕其父兄,經案驗查證,皆棄市。

江齊逃走後,入關,改名充,至長安「詣(到)闕告太子丹與同產姊及王后宮奸亂,交通郡國豪猾,攻剽(劫)為奸,吏不能禁。」武帝閱後大怒,派遣使者詔郡發吏卒圍趙王宮,捕太子丹,下魏郡獄,令與廷尉共辦此案,依法當辦太子丹死罪。趙王彭祖乃武帝的異母兄,遂上書武帝,說江充乃「逋逃小臣,苟為奸偽,激怒聖朝,欲……以復私怨」,並表示自己願選趙國勇士,「從軍擊匈奴,極盡死力,以贖丹罪」,武帝不許,廢太子丹,免死。

此後,武帝在犬台宮召見了江充,江充穿著新奇的服裝,大個子,容貌甚壯,武帝「望見而異之」,對左右說「燕趙多奇士」,又問以「當世政事,上悅之」。此後,江充出使了一次匈奴,回來被任命為能代表皇帝和朝廷處理事務的直指繡衣使者,其任務是「督三輔盜賊,禁察逾侈」。

當時「貴戚近臣多奢僭」,江充都舉奏彈劾,請沒收其車馬,並把本人押解北軍等待隨軍擊匈奴,被武帝批准。貴戚子弟惶恐,都在武帝面前叩頭求哀,願入錢贖罪,得到武帝允許後,在北軍贖罪入錢達數千萬。

武帝以為江充忠直,「奉法不阿,所言中意」,有次武帝的姑姑—陳皇后之母館陶長公主「行馳道中」,江充察問,公主回答有「太后詔」,江充回答說公主一人可以行走,車騎等沒收入官;有次又遇太子家派出的人「乘車馬行馳道中」,被江充的屬吏察問,太子聽說後,派人向江充道謝致謙說:「並非愛車馬不讓充公,實是不想讓皇上知道此事,平素對左右缺乏管教,請江君寬大為懷。」

充不接受太子的道謝,遂奏武帝。武帝高興地說:「人臣當如是矣。」此後,江充「大見信用,威震京師」。

不久,江充被升遷為水衡都尉。此時正值陽陵大俠朱安世告丞相公孫賀父子巫蠱事,武帝在甘泉宮,有疾病,江充就奏言說,武帝疾病就是由於巫蠱作祟的結果。因此武帝就讓江充「為使者治巫蠱」,於是江充率胡巫掘地求木偶人,捕夜間祠祝和視鬼之人,又派遣巫汙染地上,以誣其人巫蠱,而後收捕驗治,用「燒鐵鉗灼」,強迫他們服罪。在嚴刑拷問下,「民轉相誣以巫蠱」,官吏就奏劾這些人「大逆不道」,因此坐法「而死者前後數萬人」。

延伸閱讀:巫蠱之禍(四):酷吏江充

江充治巫蠱冤死這麼多的人,然而他還不止步,因為他的真正目的還未達到。江充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呢?

《漢書》卷四五〈江充傳〉載:「上(武帝)幸甘泉,疾病,充見上年老,恐晏駕後為太子所誅,因是為奸。」所以江充的真正目的是要借巫蠱,打倒儲君,打倒太子。「是時,上春秋高,疑左右皆為蠱祝詛」,這一不正常情況正好為江充所利用,於是江充就對武帝說「宮中有蠱氣,先治後宮希幸夫人,以次及皇后。遂掘蠱於太子宮,得桐木人。」

太子劉據劇照

注引師古曰:此桐木人據《三輔舊事》云是江充「使胡巫作而埋之」。江充以此作為太子巫蠱詛咒武帝的證據,因此「太子懼,不能自明」遂收捕充,自臨斬之,說:「趙虜! 亂汝國(趙國)國王父子不足邪! 乃復亂吾父子也!」

《漢書》卷六三〈武五子傳〉對江充等人到太子宮掘蠱及太子斬江充有詳細記載,內云:江充到太子宮掘蠱時,武帝使按道侯韓說(悅),御史章贛、黃門蘇文(宦官)助充,江充掘蠱得桐木人時,武帝有疾病,在甘泉宮避暑,只有皇后、太子在場。

太子召問太子少傅石德,石德對太子說:「前丞相公孫賀父子、兩公主及衛伉皆犯此法而死,今巫與使者掘地得到了驗證,不知是巫放置的,還是原來就有,無以自明,可假託君命(矯)以節逮捕江充等人入獄,窮治其奸詐。況且皇帝有疾在甘泉,皇后和太子家吏請示、問有關事情皆無音訊,上(武帝)存亡未可知,而奸臣竟然如此(指掘蠱事),太子怎麼不念秦公子扶蘇事也?」太子著急,認為石德說的是對的。

這樣,征和二年(西元前 91 年)七月壬午,太子使客為使者逮捕江充等人,按道侯韓說懷疑使者有詐,不肯接受詔書,客殺死韓說。御史章贛受傷不見,自己回甘泉去了。太子又派其家舍人持節夜入未央宮長秋門把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皇后,於是發廄(馬房)車載射士,出武庫兵,發長樂宮衛,告令百官說江充造反,於是斬江充,燒胡巫于上林中,遂讓賓客為將率人與丞相劉屈氂等戰。

長安大戰開打

關於巫蠱之禍過程中太子劉據與丞相劉屈氂雙方率人在長安大戰,《漢書》卷六六〈劉屈氂傳〉有詳細記載,內云:戾太子殺江充後,發兵入丞相府,屈氂逃走,忘帶印綬。其時,武帝在甘泉宮,丞相府長史急乘驛至甘泉宮向武帝作了報告,武帝問「丞相何為?」回答說:「丞相祕之(祕而不宣、不公開),未敢發兵。」

武帝怒曰:「事籍籍(紛紛)如此,何謂祕也? 丞相無周公之風矣。周公不誅管蔡乎?」於是武帝賜丞相璽書曰:「捕斬反者,自有賞罰,毋(不要)接短兵多殺傷士眾。堅閉城門,毋令反者得出。太子發兵時宣稱「帝在甘泉病困,奸臣欲作亂」。

武帝從甘泉至長安城西建章宮下詔發三輔近縣兵,中二千石以下的都由丞相率領作戰。太子也遣使者矯制(假託詔命),赦長安各官府(即中都官)囚徒,發武庫兵器,命太子少傅石德及賓客張光等分別率領。又使長安囚如侯持節發長水及宣曲胡騎,此時武帝侍郎馬通使長安追捕並斬如侯,又告訴胡人「節有詐,勿聽也」,並引騎兵入長安,又發用棹的樓船士卒歸大鴻臚商丘成指揮。

太子又召監北軍使者任安發北軍兵,任安受節後,閉軍不應太子。太子率兵總計數萬眾,至長樂宮西闕下,遇丞相軍,兩軍「合戰五日,死者數萬人,血流入溝中」。丞相率的兵漸漸多起來,太子軍敗,南奔至城門,出門而逃。太子出城門時,適逢丞相府輔佐丞相舉不法的司直田仁部閉城門,讓太子出走。

丞相要斬田仁,御史大夫暴勝之對丞相說:「司直,吏二千石,要斬,當先請示,怎麼能擅自斬殺呢?」丞相就釋放了司直田仁。武帝聽說後大怒,下吏責問御史大夫曰:「司直縱反者,丞相斬之,法也,大夫何以擅止之?」暴勝之惶恐,自殺。

延伸閱讀:巫蠱之禍(五):長安血戰

北軍使者仁安,受太子節,懷二心,司直田仁縱放太子,皆腰斬。武帝說:「侍郎馬通獲反將如侯,跟隨莽通的長安男子景建獲少傅石德,所以侍郎馬通立了首功。大鴻臚商丘成力戰獲反將張光,封馬通為重合侯,隨從馬通的景建為德侯,商丘成為秺侯。」對跟太子的人作了如下處理:諸太子賓客,嘗出入宮門,皆誅殺;隨太子發兵,以反法,族;吏與士卒劫掠者,皆徙敦煌郡。

災禍中清醒之人

巫蠱之禍中也不乏頭腦清醒的人。在太子兵敗,逃出長安城外,武帝盛怒,群臣憂懼,計無所出時,《漢武故事》則說「治隨太子反者,外連郡國數十萬人」。在此緊急時刻,有位名叫鄭茂的壺關三老上書武帝訟太子冤說,江充「造飾奸詐,群邪錯謬,是以親戚之路隔塞而不通,太子進則不得上見,退則困於亂臣,獨冤結而亡(無)告,不忍忿忿之心,起而殺充,恐懼逋逃,子盜父兵以救難自免耳,臣竊以為無私心」。

書奏,天子感悟。過了一段時間,巫蠱事人多不信,武帝也知道太子惶恐無他意。征和三年(西元前 90 年)九月守衛高帝廟的郎田千秋復訟太子冤,武帝任命田千秋為大鴻臚,不久又任命為丞相,並族滅江充家,焚宦官蘇文于橫門渭橋上;對在泉鳩里加兵刃于太子者,初拜為北地太守,後族誅。武帝憐太子無辜,於是築思子宮,又建歸來望思之臺於湖城,築臺的目的是望而思之,期盼太子之魂來歸。天下百姓聽說後為之悲切!

這次巫蠱之禍牽連入獄的人幾年不絕,一直到後元二年(西元前 87 年)二月武帝臨終之前來往於長楊、五柞宮之時,望氣的方士說長安獄中有天子氣,武帝就下令派使者錄各官府獄中案犯,無論輕重,全部處死。

此時丙吉受詔書治巫蠱獄,恰逢武帝曾孫即太子劉據的孫子也因巫蠱之禍受牽連入獄,丙吉令人妥為養護。當內謁者令郭穰夜間到獄處理犯人時,丙吉閉獄門不讓使者入內,說:「皇曾孫在,他人無罪而死都不可以,何況皇帝的親曾孫呢?」至天明不讓使者入獄。

郭穰還報,武帝大悟,因此「赦天下」,所以史籍載獄中犯人「獨賴吉得生,恩及四海」。丙吉所救的這個孩子,就是後來的漢宣帝。

延伸閱讀:漢武帝斂財的政治手段:鑄造新錢!發行「白鹿皮幣」與「白金三品」帶來的啟示
漢武帝承繼文景之治的基礎,即位後勵精圖治,於內延攬人才、廣興文教、力振經濟;於外討伐四夷、打通西域、彰顯國威,將西漢王朝推向極盛。歷史上常常將「秦皇漢武」並稱,然而漢武帝實是兢兢業業地站在秦朝二世即亡的教訓上,唯才是舉、富於創新、勇於認錯,造就五十四年的輝煌盛世。 本書論述了漢武帝在政治、經濟、外交、民族關係等面向,不僅是評述漢武帝,也評述多位將相大臣,如衛青、李廣、田蚡等人,並從這些人物的角度觀看漢武帝,立體展現漢武帝在歷史上的貢獻。
本文選自臺灣商務出版社出版之《漢武帝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