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陸的悲劇:除了獵捕與屠殺,西班牙殖民者還帶來摧毀美洲帝國的麻疹與天花
作者:石弘之  ▎譯者:李漢庭

歐洲是人類史上最早出現高密度城市的地區,環境髒亂,埋下許多疾病的病因。人口膨脹加上交通發達,原本各自發展的各地社會開始密切交流,人群接觸機會更多,疾病散播的速度也更快。疾病剛開始往來於歐洲與中東,接著是歐洲與亞洲,到了大航海時代還散播到新大陸與南太平洋群島。

當新的疾病被帶入沒有免疫力的社會,總會發生慘案。印度北部發掘出來的四千年前人骨,以及三千五百年前的古埃及木乃伊,都有痲瘋病的足跡。

希臘名醫伊波克拉底,中國《論語》、《新約聖經》也都有提及痲瘋病,可見歷史之悠久。沒人知道痲瘋病的起源,但是知道會傳染給靈長類中的黑猩猩、白眉猴,以及犰狳,所以很可能是「動物由來傳染病」。法國巴斯德研究所團隊進行大範圍的基因分析,發現痲瘋病源自於東非到中東一帶。

十九世紀一位痲瘋病患者(Source: Wikimedia

亞歷山大大帝遠征,以及船員、商人、探險家的移動,將痲瘋病帶到歐洲、非洲與印度。十八世紀之後,又透過奴隸貿易經疾病帶到加勒比海與中南美。

從西元六世紀開始,痲瘋病就是影響歐洲人口的重大疾病之一。十三世紀的十字軍東征造成士兵染病,將病菌帶回本土,所以歐洲在十一到十三世紀之間發生痲瘋病大流行。當時全歐洲建造了一萬九千座痲瘋病院(leprosarium)來隔離痲瘋病患,直到十四世紀疫情才趨緩。

在所有疾病之中,痲瘋病患遭到的歧視與誤會最嚴重,待遇也最悲慘。1940 年代,痲瘋病的傳染性已經降低,而且發現它不會遺傳,只要用藥就會痊癒,但全球各地還是習慣隔離痲瘋病患。

日本也在 1907 年制定「痲瘋病防治法」,病患必須強制隔離,而且要強迫接受絕孕手術,不得留下子孫,真是毫無人權可言。直到 89 年後的 1996 年,日本才廢除這條法律。

位於新北市的樂生療養院即是日本時代痲瘋病患被強制隔離的去處,時至今日療養院院民仍遭院方及捷運局不平等對待。(Source: 劉學墉攝影)

即使如此,2003 年還是有某家熊本縣的溫泉旅館,拒絕已痊癒痲瘋病患團體的住宿,後來縣政府以違反旅館營業法判旅館方面有罪,但輿論反而開始責難痲瘋病團體,可見日本人對痲瘋病的偏見根深蒂固。

新大陸的悲劇大約一萬四千年之前,白令海峽還是一片相連的陸地,人類就從這裡前往新大陸,每次移動的團體約數十人,頂多數百人。天花病毒與麻疹病毒必須要有一定數量的人口才能存活,所以新大陸一直與這些疾病無緣。而且新大陸居民大多形成小聚落,地理上互相隔閡,也只有極少數人口飼養家畜。所以新大陸居民對歐洲流行的疾病沒有免疫力,也沒有像其他大陸一樣感染過家畜傳染的疾病。

十五世紀末,舊世界的傳染病突然闖入新世界,對新大陸原住民大顯神威。毫無防備的新大陸原住民社會迅速崩潰,最好的例子就是哥倫布最先抵達的一個島,加勒比海的聖多明哥島。根據估計,西班牙剛征服這個島的時候,島上約有一百萬人口。但是西班牙人在 1519 年將天花帶進該島,加上獵捕奴隸與屠殺原住民,短短四十年後,島上居民就只剩幾百人。西班牙征服者不斷將各種歐洲疾病帶進新大陸,影響最嚴重的就是天花與麻疹,而最慘烈的事件就是阿茲特克帝國毀滅。

1521 年,西班牙的埃爾南.科提斯(Hernán Cortés)率軍包圍了阿茲特克首都特諾奇蒂特蘭(Tenochtitlan,現為墨西哥市),在歷史上留下了「征服者」的名號,但其實科提斯當時差點就被阿茲特克軍打敗。

只是阿茲特克軍沒有發動最後總攻擊,甚至一直都沒有發動攻擊,科提斯重整旗鼓闖進首都,結果發現首都就像被大軍滅城了一樣。原來城裡的人染上天花,屍橫遍野。

阿茲特克人罹患天花的情形(Source: Wikimedia

十六世紀前葉,阿茲特克的人估計有兩千五百萬人,到了 1550 年剩下六百萬人,1660 年剩下一百萬人。累積數千年的高度文明社會,就這樣慘淡地崩潰了。

不斷被帶入疾病

天花登陸聖多明哥島之後,經過阿根廷群島傳至墨西哥,毀掉了阿茲特克,還經過巴拿馬地峽把殺戮鋒面推往南美。1525 年至 1526 年,天花侵入印加帝國,西班牙軍隊抵達的時候,印加帝國人口已經驟減,政局瀕臨崩潰。

繼天花之後,又有 1530 年至 1531 年的麻疹,1546 年的傷寒,1558 至 1559 年的流感,以及腮腺炎、肺炎等歐洲傳染病大流行。原本已經被天花嚴重耗損的人口,受到這些疾病窮追猛打,對新大陸人口造成毀滅性打擊。

1500 年的世界人口估計約五億人,其中八千萬人(或說四千萬至一億人)居住在南北新大陸。哥倫布抵達之後,短短五十年就減少到一千萬人。

祕魯的印地安人人口,在哥倫布抵達之前有九百萬人,到了 1570 年驟減至一百三十萬人。巴西的印地安人估計原有六百萬人以上,後來受到疾病與混血影響,目前只剩四十五萬人。

延伸閱讀:一切的傳奇與錯誤,都得從哥倫布說起──《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

而且當新大陸與非洲開始貿易活動,在非洲被捕的奴隸又把非洲的傳染病帶進新大陸。十六到十七世紀是瘧疾,1648 年是黃熱病,這兩種疾病在新大陸扎根,傷害原住民與歐洲移民的健康。

一開始,移民帶進傳染病只是巧合,但是歐美人發現殺傷力驚人,就故意利用傳染病。比方說將麻疹病患的衣物送給印地安人,排除那些阻止移民開墾農園的阻力,成了所謂的「細菌戰」。根據歷史紀錄,十八世紀的英國與法國人為了有效殲滅加拿大地區的原住民,收購麻疹病患的衣物送給原住民,如今這些部落已經完全滅絕,不留一點痕跡。

原住民的復仇

傳染病不是只有從歐洲傳往新大陸,1490 年代,歐洲遭到梅毒的肆虐,當 1494 年法軍入侵義大利,歐洲人才首次體認到梅毒的影響多深遠。要不了多久,梅毒就傳遍全歐洲。1498 年,達伽馬發現印度航線之後,又把梅毒傳染到亞洲。1505 年,中國與日本也確認了梅毒病例。之後歐洲的船員,又把梅毒帶到太平洋一帶。

梅毒的起源眾說紛紜,有人說是歐洲地方疾病草莓腫(熱帶地方的傳染病)的新種,突變之後可以經由性行為傳染。但是歐洲最早的梅毒病患,出現在 1493 年的巴塞隆納,而哥倫布前一年才第一次從新大陸航海回來,所以哥倫布船員從新大陸帶回梅毒的說法比較可靠。

當年哥倫布率領九十名船員航海,如今大概只剩馮.迪摩格比較知名,因為他一抵達加勒比海,就忙著與當地女性原住民「交流」。

馮.迪摩格在 1493 年回到西班牙港口,立刻就發燒起疹子,接著出現頭痛與妄想,兩年後大動脈破裂死亡,他就是舊世界的梅毒零號病患。

延伸閱讀:病毒比西班牙軍隊還早到來!新大陸被征服前,馬雅世界早有大瘟疫傳染的記載
人類興亡的世界史正是傳染病橫行的歷史! 從痲瘋病、鼠疫、梅毒、天花、霍亂、結核、流感、愛滋到新冠病毒⋯⋯一場永無止境、人類與地表上最強天敵難以想像的慘烈戰役。 這是一部由人類和傳染病攜手寫成的世界史。 本書介紹這些令人畏懼的致命瘟疫在地球環境史上的發展變遷,以及這亦敵亦友的微小鄰居,是如何成為改變人類歷史與文明的關鍵推手。若你讀過本書必然能理解:人類只能選擇與病毒共存。
首圖來源:Wikimedia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