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變法】「司馬永漢入殿覲見!」從臺灣送往塞奇美晶帝國的民主快遞,光年之外正式抵達(一)

故事StoryStudio獨家連載上官鼎新書《變法》,時報文化定於7/20出版發行


作者:上官鼎
與地球相距 1.58 光年,塞美奇晶星球上的塞美奇晶帝國,此時正面臨著內憂外患。二十多塞星年前,擁有著頂尖科技的帝國曾特遣探測隊前往地球,造訪了稱霸東亞的漢帝國,並將漢朝的典章制度帶回星球,就依此建立了超強帝國;二十多塞星年後,先帝駕崩、制度僵化、亂象四起、族群對立、帝國分裂,甫登基的札赫陛下吩咐司馬永漢,重返地球,希望再次從中找到革新的良方。

抵達地球的司馬永漢,落腳於臺灣、穿梭在美國,返回塞星後,將兩國十萬份的民主制度實錄資料透過 3D 高清全像術投影,映入塞國菁英的眼簾,成為札赫王朝變法圖強的根本與目標。然而,要在科技先進、人文落後又絕對君權的札赫王朝推動「民主」的變法,真的能成功嗎?隨著地球民主制度全像投影結束,緊接著一連串設計綿密、規劃嚴謹的變法草案陸續展開,而同時上演的更有爾虞我詐的猜忌、心懷不軌的圖謀、爭權奪利的鬥爭⋯⋯

出使地球的任務圓滿完成,「塞美奇晶二號」安返塞國。

司馬永漢在帝宮外候傳。

黃門令伍勃低頭踏著小碎步從帝宮大殿正前方走向殿廷的中央,他身著黑衣,頭頂黑帽,帽尖處有一條金黃的飾帶。他的一舉一動十足是個老練的黃門太監,百官幾乎忘了他其實是個機器人。

正殿裡鴉雀無聲,左邊列立文官,以丞相為首;右邊列立武官,以太尉大將軍為首。伍勃誠惶誠恐地從左右百官中間的通道走到大殿中央點停下身來,抬首對宮門外朗聲宣道:

司馬永漢入殿覲見!

司馬永漢一身黑衫,頭上紮了一個龍盤髻,一支碧綠玉簪,兩段白帶,略帶緊張之色地大步入殿,走到廷前單膝落地行禮道:

城衛戍一等軍士司馬永漢叩見帝君。地球之行幸不辱命,特來覆命交差。

一個一等軍士居然向帝君覆命交差,這是史無前例的異事,實因這個軍士奉欽命執行的任務實屬世所罕見。

帝君札赫,身披大紅金袍,頭戴金冠,冠上鑲有三顆鴿蛋大小的藍色鑽石,略一頷首便精光四射。

雖然派遣出發之前曾經親自召見過司馬永漢,此時他功成歸來,滿朝君臣無不對這個完成「不可能任務」的年輕人另眼相看,對他地球之行的過程大感興趣。

札赫帝君將司馬永漢從頭到腳打量個透,頗覺他比出任務前成熟了不少,微笑道:

司馬永漢,你勇敢機智,往返三十兆里外之地球,安全歸來,朕心甚喜。

司馬永漢奏道:

小人離國在地球上過了二百五十多天,對地球最強大的民主大國美國,及新興進步之民主小國臺灣,都作了相當深入之考察及瞭解,由是略知『民主』之治的優劣處,特以十萬份實錄資料帶回我國,可供君主及朝廷諸公參考利用⋯⋯

他見帝君對他和藹可親,緊張之情稍微鬆緩。札赫帝君的笑聲打斷他的上奏,顯然心情甚好:「哈哈哈,汝帶回如此多珍貴的東西,朕可沒有時間看完十萬份視聽資訊。」

左列大臣之首,丞相金博跨前一步,行禮奏道:「啟稟皇上,臣於會前已先邀司馬永漢到丞相府中與眾卿共議,將司馬繳回之晶片內容剪輯成半個時辰之精華集,重要處並由司馬永漢配上漢字字幕,皇上及眾位大臣只須看了此精華集便可清楚瞭解這十萬資料之大旨,然後垂詢當可省卻皇上寶貴之時間。」

皇上對丞相抬手答禮道:

丞相設想周到,真乃吾國之福,今日議事不多,就在殿上將司馬永漢的地球精華篇放給眾位大臣一同觀賞,看地球人搞的『民主』治國究竟是如何個治法?

金博丞相行禮稱謝,他手一揮,自有議曹椽屬小吏立即行動,燈光暗了下來,大殿的空中出現了 3D 的高清全像術投影,在場每個人看到的都是從個人角度看的「實」像。

皇帝和大臣一開始看到的是一輪紅日在海平面呼之欲出,海天相接處,金色霞光沖天,天空被照射得五彩繽紛,錄像中傳出司馬永漢對著一個碟形飛行器發號司令的聲音,「塞美奇晶二號速回中繼站,向科學智人回報。」

碟形飛行器停在沙灘上三尺半空,頂上有六個隸體漢字「塞美奇晶二號」,只見飛行器上紅燈閃了三次,冉冉升起,然後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沖天而去,此時那輪紅日已從海平面升起,沙灘上像是被灑了一層金粉,不遠處有數重斷崖矗立在萬道霞光及無邊大洋之間,陡壁上林木蔥蔥,海水碧藍而白浪撫崖,彩色奇幻而氣象萬千。

這時聽到司馬永漢的輕呼聲:

婆娑之洋,美麗之島!此乃我任務計畫中首訪之地臺灣也。

兀自單膝跪地的司馬永漢猛一抬眼,看見金博丞相微笑對著自己,手指微抬示意自己可以站起,他便站起身來。

耳邊聽到群臣對此驚人美景情不自禁的讚嘆之聲,他重見此景,心中忽然百感俱興,過去兩百多天地球之旅的一幕幕,甜蜜的、辛酸的、詭譎的、驚險的⋯⋯一一浮過眼前,他不禁輕嘆一聲,一時之間渾忘身在皇宮大殿之上。

隨著他地球之旅「精華集」一段段在大殿的空中放送,司馬永漢的心情由激動漸趨平靜,他發現帝君和丞相都聚精會神地觀看,大臣中有一個人不但認真看,還不時點首連連,甚至發出極輕聲的喃喃自語。

那人英俊魁梧、身著軍裝,胸前掛著一排寶石製成的勳章,有紅藍寶石、翡翠、還有一個星形的鑽石,在雷射光閃爍下散出漂亮的光芒,十分地惹眼。

司馬永漢知他是太尉尤古,也是塞美奇晶國的大將軍,聽說他為人十分威嚴剛正,朝中大臣及武將們對他都是又敬又畏,連丞相金博都讓他三分。

司馬永漢暗忖道:看來皇上、丞相、大將軍這三個塞美奇晶國權力最大的人都對我帶回的「民主」治國資料極感興趣,這對我國政局的改革大大有利。

他想到這裡心中感到一陣安慰,看來自己歷經千辛萬苦取得的寶貴資訊總算值得了。大殿空中的 3D 全像術投影已放映到結局部分,只見空中出現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坐在一個床邊,對坐在小圓桌旁的司馬永漢說:「這麼說,你們的君主選你來做考察民主制度的先發部隊,還真有識人之明呢。」

鏡頭仍鎖在那女孩的臉上,只見她皓齒明眸,一臉的聰明相,這時聽到司馬永漢的聲音。

「紫芸,其實我最大的心得是,地球人的智慧裡,科學與人文能相對均衡發展,所創造出來的文明實在了不起。但是,建立好的政治制度,須有菁英的頭腦,以領先世紀的遠見來奠定宏觀的規劃,才可長可久;像美國建國之初的先賢,他們的睿智和先見確保了美國兩百年的興盛,如果沒有這樣歷史的機緣,所有社政制度順著人性逐步演化,終將淪入徒有制度而運作全遭扭曲的境地;像現在的地球,就算人們看到了問題所在,也有要改革的理想,但已時不我與,很難和平地扭轉。我的星球雖然科技超過地球,社經政治制度仍停留在專制的社會,這時候如果能以地球為師,以地球為鑑,設計出更理想的社政制度,領先星球現況『兩千年』;也許能保住星球進步繁榮『兩千年』,晚了就來不及了,畢竟我們那裡過一年,地球上就是一百年,改革,此其時也。」

紫芸聽得很專注,一雙大眼睛微泛淚光。過了一會,她很感動地道:「一千年前,宋朝有另一個姓司馬的大學問家,司馬光,他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這話可供參考。」

司馬永漢的聲音充滿了感激:「說得真好,由緊放鬆易,由鬆收緊難,這放收過程的設計和拿捏,可是成敗的關鍵啊。」

空中 3D 錄像裡的司馬和紫芸漸漸淡出,畫面變成浩瀚的雲海和滿天的繁星,最後拉近,見到八顆星斗布列成一組人形星座,顆顆皆有拳大,星座中間三星並列,像是一個宇宙巨人身上的腰帶,在太空中閃爍。

「精華篇」放送至此結束,大殿立時恢復了照明。

由於錄像中的對話全是地球上華語的普通話,大殿上有學問的文臣自幼熟讀漢朝時從地球帶回的《論語》、《孟子》、《詩經》、《史記》等經典,對文言文頗有些造詣,現代的漢語普通話雖不曾學過,幸好漢字兩千多年來基本維持不變,藉字幕之助,琢磨著也就能懂個概要,可憐那列立在右邊的武將們,就如鴨子聽雷不知所云,個個只能看畫面猜含意,各自領悟不同。

武將裡面有一個例外,就是太尉尤古。此人聰明絕頂,不但文武雙全,對科學、醫學皆甚精通,是朝中有名的才子。他對精華集的對話不但聽懂八九成,對全篇內容也能心領神會,只半個時辰內,已有相當深刻的瞭解,甚至有了若干自己的想法。

皇上看完「精華篇」,對司馬永漢點頭稱許道:「司馬永漢,難得你一個京城衛戍的軍士,竟能克服萬難完成任務,朕要好好賞賜於你⋯⋯」他對左列站在丞相下首一個高瘦官員道:

風長史,你說依律,朕該如何賞賜立此大功的軍士?

長史風晗上前一步躬身答道:「啟稟皇上,軍士有功自來由其指揮官行賞,從來沒有皇上親自敘賞的先例;臣以為司馬軍士前往地球取得重要資訊歸來,固然勞苦功高,皇上還是撥交太尉,再由太尉轉命京城衛戍師之長官敘獎即可。」

太尉尤古聽風長史提到他,正要開口,皇帝已接過道:「風長史所言雖不錯,依律此事是該交由京城衛戍師處理,唯此次情況特殊,司馬永漢帶回之資料攸關我塞美奇晶國革新圖強之大計,朕早已命丞相儘速規劃新政,得此十萬資料,便如撥雲見日,功效不可謂不大,是以朕決定親自賞賜司馬永漢上等鑽石十顆,美姬三名,章台街宅第一幢⋯⋯」

群臣中發出竊竊私語,文官列中有人壓低了嗓子輕呼:「呵,這是頭功之賞!」

武將列中也冒出驚呼,聲音就沒有怎麼克制,而且透出幾分氣憤之情,有人低聲開罵,用的是塞美奇晶市井語:「啊,我操,頭功之賞!這廝⋯⋯有戰功麼?」

原來皇上親賞乃是戰勝敵人班師回朝的將軍特有的殊榮,司馬永漢原是城坊部隊中一個小軍士,又沒有戰場上的軍功,難怪惹惱了眾將軍,年輕的立刻出了聲,年長位高的心機較深,雖然不動聲色,心中卻是忿忿不平,有幾個站在第一排的老將便拿眼光瞅著太尉,指望這位大將軍為大夥兒說句公道話。

站在尤古正後面的是北軍校尉阿速勒,他是塞美奇晶北方防戍軍的總領,因戰功封了威武侯,是大將軍尤古多年的老部屬,也是老戰友。他在太尉身後壓低了聲音道:

太尉,皇上這麼做,恐怕大家都不服,您⋯⋯

也不知尤古有沒有聽清楚,只見他走前一步向帝君行禮道:「啟稟皇上,司馬永漢乃一個京城衛戍軍士,蒙皇上格外恩拔,賜他赴地球考察之艱鉅任務實屬異數,臣以為在敘功論賞之前,應先考量此人身分原為罪屬奴戶,驟加重賞,恐怕於律不合⋯⋯」

才說到此處,站在身後的阿速勒已忍不住跨步向前行禮奏道:

啟稟皇上,據臣所知,司馬永漢之生母乃是因與地球賤男通姦而遭定罪,此種賤人這次立了功,最多便是將功贖罪,皇上欲比照大戰首功之規格加賞,是否有當,萬請聖上三思。

帝君札赫沒有料到武將們的反應如此強烈,便伸手指向左列第二排的太史令黃石九,朗聲道:「太史令,關於司馬永漢之出身,在其出發之前,朕曾命卿詳查,當時並無人對其出身有何意見,如今威武侯出言如此激烈,汝且說明清楚。」

太史令原列於第二排,聞言出列恭聲答道:「啟奏皇上,司馬永漢之母隨清娛為我國塞南郡世家之女,其父為地球漢朝太史令司馬遷,乃是中國最負盛名之史家,我等習文之人自幼熟讀之《史記》便出於其手筆,阿速勒將軍所謂『地球賤男』言之差矣,差之大矣⋯⋯」

北軍校尉阿速勒厲聲打斷道:「黃太史令,你不要因為司馬永漢之父同是太史令便曲意維護於他,就算他不是地球賤男,隨清娛在先帝時期即已定罪,雖然僥倖免了刑責,然而罪婦的兒子豈可獲頒戰役首功的賞賜?你等讀了幾本漢書便自以為了不起,不懂得功勳的賞賜乃是國之大事,你等沒有功勳的官員沒有資格說三道四。」

黃石九對皇上再拜奏道:「臣奉諭對司馬永漢之父母來歷加以說明,對陛下賞賜司馬之旨意尚未著一言一字,何來什麼有無資格、說三道四之說?北校尉言之差矣,差之大矣。」

這人似對「言之差矣,差之大矣」這八個字特有偏愛,他這一番話乃是點醒阿速勒,殿上議事皆是奉皇帝之令,大臣之間不可擅自放對,阿速勒卻不理會,續斥道:

戰首之功是皇上專賞給重要戰役得勝首功之將領,豈容軍奴小子獲領?說你不懂,你就閉嘴,回去捧你的書本吧!

一旁恭立的司馬永漢十分震驚,他原以為皇帝之尊,朝殿之上議事定是肅穆莊嚴,大臣們言行謹慎,豈料第一次見證殿議,見到的竟是武將當著帝君之面對文臣出言不遜,而且聲調愈來愈響,用詞愈來愈烈,不禁駭然。另一方面,他見朝廷大臣為自己的身世大起爭論,也不禁感到惴然不安。

札赫帝臉色鐵青,卻未出聲,這時丞相金博拱手齊眉道:「陛下⋯⋯」

不料太尉尤古同時也起奏:「陛下⋯⋯」

朝中兩大臣同時發言欲要上奏,通常遇此情形,皇帝肯定會請丞相先發言,然而此時札赫帝竟揚手對尤古道:「太尉可先奏。」

丞相欣然退讓,他心知言詞激烈的北軍校尉乃是太尉的心腹大將,皇上甚望太尉出言將他壓制,以免這個悍將口不擇言,搞到不好收拾的地步。

尤古輕咳清了一下喉嚨,然後朗聲道:「司馬永漢之母隨清娛,二十一年前為我塞美奇晶帶回漢朝典章制度,對我國其實立有大功,先帝時入罪乃是罰其私以身許地球人並懷孕生子,有違天命,然功過相抵,並未刑及隨氏,其子則為軍奴。今日太史令一席話,吾等重新思及,隨婦所從之地球人司馬遷實乃中國不世出之偉大史家;時過境遷,先帝時之判決或有重新審視之必要,臣方才所言乃是建請皇上,如對司馬永漢賜賞,宜先去其奴籍,然後賞之,國人便無不額手稱慶了。」

北軍校尉阿速勒聽得傻眼,想不到太尉轉了如此一個「髮夾彎」,心中又急又怒,正要發言,丞相金博已緊接著奏道:

「太尉之言,興德之嘉言也!隨清娛於私有過於國有功,以今日觀之,其功遠大於過,便以與地球人生子之罪而言,所生之子司馬永漢在二千一百地球年後重返地球,而能順利達成皇命,此間因其身具地球人類基因而大有助益,可謂功不可沒。陛下正宜當此之時免去司馬永漢所有之原罪,恢復其庶民戶籍,然後恩賜以彰其功,則理順章成,社稷甚幸、司馬家甚幸。」

札赫帝君聽了兩人之言甚覺合意,便朗聲道:「丞相、太尉二卿之言甚合朕意,司馬永漢立此大功,即日起免除其家族之罪名,並封長安侯,秩千石,其餘賞賜如朕先前所諭。」

武將之列中又響起一陣騷動,阿速勒身旁立著南軍校尉羅哈,只見他滿面通紅,一跨步出列奏道:

「啟稟聖上,司馬永漢出使地球有功,免其奴籍也就罷了,但他並無寸土之得,竟然又得府第又獲爵位,臣深恐有傷保衛江山的將士們之士氣,萬求聖上再多想想。」

他氣粗聲壯,語氣中似有逼宮的意味,尤古側身圓瞪雙目直逼羅哈,他知羅哈的手下衛尉負責皇宮禁衛,他的發言,皇帝更加顧忌,然而自己這個親信以皇宮禁衛首領之身分竟膽敢對皇帝咄咄相逼,甚至對自己也怒氣相向,心中不禁極感不是滋味,而那羅哈像是吃錯了藥,竟然絲毫不畏,冷眼回瞪太尉,大有豁出去的架勢。

司馬永漢對皇帝賜賞原不期待,賞賜輕重亦不在意,正想要謙辭幾句,但見武將們對此事的反應強烈如斯,便覺自己不能示弱;既已成了這批手握兵權的武將們的眾矢之的,此刻若是退讓,難保以後不會命喪在這批囂張跋扈的軍頭之手;想到這裡,他就閉口不言,靜觀皇帝如何處理。

帝君札赫睜目從左到右掃了一遍,他要看殿上群臣的全面狀況,尤其是丞相金博與太尉尤古的態度。然後他換上一副凜然生威的神色道:

眾卿聽了,司馬永漢出使地球取回十萬珍貴資訊,正應我國改革開放之所需,功勞實不亞於開疆闢土,朝廷依此而賞賜如朕之前諭,實屬合情合理,爾等不得再言,即由丞相處理文書奏章呈報!

丞相首先躬身應道:「臣金博領旨!臣另奏請皇上恩准司馬永漢到丞相府擔任議曹正吏,協助籌劃新政。」

皇帝轉向司馬永漢道:「丞相之言甚佳,司馬永漢汝即到丞相府議曹任事,全權歸丞相節制,汝當竭盡所能助丞相早日完成新政規劃,不得有誤!」

司馬永漢不懂朝儀,呆立原地不知該有何動作,丞相對他比了一個手勢,他雖不瞭解其意,但心想禮多人不怪,便跪下行禮,呼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時候忽然三呼萬歲,顯得有些突兀,皇帝莞爾一笑。

繼續閱讀:【變法】「難道我國之新政要學習這一套?」穿越蟲洞的民主是優是劣,塞奇美晶帝國爭論中(二)
首圖來源|背景:Diego PHUnsplash|宮殿(重製):Bing HAO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