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 邱吉爾|「我的保母就是我的紅粉知己。」他不只重情重義重政治,還愛鄉愛土愛保母
邱吉爾|「我的保母就是我的紅粉知己。」他不只重情重義重政治,還愛鄉愛土愛保母
歡迎光臨故事夜總會!✨
這裡,能夠讓你卸下滿身疲憊;這裡,擁有一個又一個訴說不盡的好聽故事。
每個星期三,一位歷史上的來賓將大駕光臨,和我們分享有關他的奇聞軼事。所以盡情放鬆身體,選杯好酒,跟著節奏輕輕低哼:Story Story night……
準備好了嗎?燈光請下!今晚,邀請到的登臺嘉賓是──
一代強人政治家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

「我的保母就是我的紅粉知己。」
(My nurse was my confidante.)

這話乍聽之下,真有著極大的遐想空間,叫人很難不想入非非。不過,這可不是什麼明憲宗與萬貴妃的故事──事實上,這句話出自大名鼎鼎的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之口。咦?邱吉爾?那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領導英國,堅決對抗軸心國並取得最後勝利的強人首相嗎?

先別驚訝,這裡所謂的「紅粉知己」,其實另有他意。讓我們重新審視一次邱吉爾自傳中的這段原文:

「我非常愛我的母親──但是是有距離地愛著。我的保母就是我的紅粉知己。艾佛斯特太太是照顧我、關心我需求的人,是我傾訴我心中諸多苦惱的人。」

謎底揭曉,原來這是一段得不到母親關愛的男孩,與他保母間的真摯情誼。究竟艾佛斯特太太是何許人也?為什麼她會獲得邱吉爾如斯感嘆?她是如何改變邱吉爾的人生?

就讓我們從邱吉爾鮮為人知的童年時代講起吧,那段在他成為強人首相前的日子。

1881 年,7 歲的小邱吉爾(Source: wikimedia

維多利亞時代,父母的愛與陪伴是種奢侈

每個人的一生都是從呱呱墜地的那一刻開始的,日後的英國名相邱吉爾也不例外──當然,跟大多數人不一樣的是,他可是含著維多利亞樣式的金湯匙出生的。

邱吉爾的父系家族是英國貴族,可一路上溯至十八世紀的馬爾堡公爵,他的父親藍道夫.邱吉爾(Lord Randolph Churchill),是保守黨的下議院議員。而邱吉爾的母親珍妮.傑若姆(Jennie Jerome),來自美國的富豪家庭,是當時知名的社交名媛。父親是貴族,母親是金融家之女,溫斯頓.邱吉爾就是在這不得了的富貴中,於 1874 年 11 月 30 日降生在世界上,成為藍道夫.邱吉爾夫婦的長子。

如此貴冑之子,想必會被捧在手掌心上疼愛。這話沒說錯,但誰是那個疼愛小邱吉爾的人?他父母嗎?非也。藍道夫.邱吉爾與他的夫人珍妮,在當時都是社交場合的名人,那些哄孩子入睡、幫孩子換尿布的時間,全都被用來參加舞會以及去下議院發表演說了。

邱吉爾夫婦不是特例。十九世紀維多利亞時代上流社會的成員,他們不需要負擔任何家事,自然也包括親手照顧自己的小孩──這並不是說他們不愛孩子,只不過時間很少用在和孩子培養感情上。小孩不會跟父母、長輩一起吃飯,他們會待在育兒室,在保母或傭人的照料下用餐。多數情況下,每天僅有一小段時間,孩子們會被保母帶到父母跟前,享受難得的天倫之樂。

因此,花最多時間陪伴孩子的,其實是家中保母。只有保母會無微不至地貼身照料,孩子的食、衣、住、行、育、樂,幾乎都有保母為伴,安撫他們的情緒,並提供他們所渴求的愛與關懷,一肩擔起親職的角色。

1889 年,邱吉爾(右一)與母親珍妮.傑若姆及弟弟約翰・邱吉爾的合照(Source: wikimedia

「媽寶」邱吉爾的養成之路

而在邱吉爾的故事中,保母當然也沒有缺席,她的名字叫艾佛斯特太太(Mrs. Elizabeth Anne Everest)。艾佛斯特「太太」其實從未結過婚,但冠上「太太」的頭銜可以換得更多尊敬,她以單身勞動女性的身分,把一生的精華時期幾乎都獻給了溫斯頓.邱吉爾與他的弟弟傑克。

無論是溫斯頓還是傑克,他們從出生伊始體會到的愛,大部分都來自於艾佛斯特太太。作為一個稱職的保母,艾佛斯特太太非常細心地照顧小邱吉爾,不只是餵他吃飯、幫他更衣、陪他遊玩,還會傾聽他的需求,了解這孩子的個性。

事實上,即使以維多利亞時代的標準來看,邱吉爾的雙親仍算是特別冷漠的家長。藍道夫.邱吉爾忙於政治事業,他的夫人則把心思放在社交生活上,將兒子打包送到寄宿學校後,對他的學校生活便幾乎沒有興趣聞問,也不常回信給他。邱吉爾在第一間學校過得並不開心,他個性頑皮、愛搗蛋,成績也不是很好,甚至還遭到教職員管教鞭打。而這一切,他的雙親都不知情,直到艾佛斯特太太介入,把問題稟報給邱吉爾的母親,邱吉爾才得以轉學。到了新的學校之後,邱吉爾的成績不僅大幅進步,也過得開心多了。

延伸閱讀:他們一見鍾情,即便婚姻動盪,依然成為永不分離的老夫老妻──邱吉爾與戴高樂的親密關係

如此缺乏品質的父/母子之情,不難想像,艾佛斯特太太的愛對小邱吉爾來說有多麼重要,她幾乎就是他實質的母親。

年幼的邱吉爾對這份來自保母的母愛,也給予極大的回應。他暱稱她為「烏瑪妮」(Woomany),這是他幼時學著說出「女人」(woman)單字時所遺留下來的牙牙學語,對艾佛斯特太太愛的見證。他寫給艾佛斯特太太的信件,會在信尾留下「十萬個吻」的字眼。

有個例子能證明童年時期的邱吉爾有多麽依賴艾佛斯特太太。1886 年,年僅 11 歲的邱吉爾得了肺炎,狀況極糟,醫生為了讓他安靜休養,竟然寫信告訴邱吉爾夫人,不要讓艾佛斯特太太來探望邱吉爾。為什麼呢?因為邱吉爾一旦看到艾佛斯特太太,就會非常興奮,這樣對需要靜養的他非常不利。就是因為邱吉爾太愛艾佛斯特太太了,反而讓艾佛斯特太太被禁止關心他,這讓小邱吉爾感到非常傷心。

還有一次,艾佛斯特太太得了白喉(一種急性呼吸道傳染病),邱吉爾與弟弟被帶離她身邊,使得邱吉爾不斷寫信給母親,表示他感到「被拋棄」了,希望母親趕快把艾佛斯特太太帶回來。

就算邱吉爾一日日長大,雙方還是互相關心,仍是彼此生命中重要人物。比如邱吉爾就讀哈羅公學時,有個上臺演講的活動,他的父母雙雙缺席,但艾佛斯特太太卻親自出席,坐在臺下聽著小邱吉爾演講。

1895 年,以以陸軍中尉身份加入女王第四輕騎兵團的邱吉爾(Source: wikimedia

那個偉大男人背後的偉大女人

這份美好的「擬親情」,一直到邱吉爾逐漸長大成人,都還發揮著作用。

然而,對於邱吉爾家來說,「孩子長大」就等於「保母沒用」,他的雙親決定在邱吉爾 17 歲時,解雇艾佛斯特太太。邱吉爾感到非常不滿,要求父母好好安排艾佛斯特太太的去處。於是,艾佛斯特太太被安排去邱吉爾的祖母,馬爾堡公爵夫人家中擔任女管家,這樣邱吉爾仍可以時常拜訪艾佛斯特太太。

沒想到,過了兩年左右,艾佛斯特太太又被解聘了。這一次,邱吉爾對家中對待艾佛斯特太太的態度感到生氣,畢竟她一直為邱吉爾家盡心盡力,年老力衰之後卻被當成累贅拋棄,這樣的下場令人唏噓。他寫信要求母親好好處理此事,並批評這樣的作法「殘酷且頗為刻薄」(cruel and rather mean)。

可惜的是,這次無論邱吉爾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艾佛斯特太太必須離職的局面。他只好挪一部分自己的收入寄錢給她,保證她晚年生活不虞匱乏。這份「孝心」持續了兩年之久,直到艾佛斯特太太不幸染上了腹膜炎。邱吉爾趕到她身邊悉心陪伴,直到艾佛斯特太太過世。邱吉爾和弟弟傑克處理了艾佛斯特太太的後事,並為她立了墓碑,付錢給花店讓他們定期在墓前獻上鮮花。

現在你應該了解到,「我的保母就是我的紅粉知己」這句話背後的深意了吧。這個與父母始終保持著疏遠距離,卻與保母建立起宛如親子之情的男孩,日後成為一位強悍的政治家,卻始終保有富人情味的一面,這不能不說是艾佛斯特太太的貢獻。

多年後,邱吉爾長成了帶領英國走過二戰、我們所熟知的一代強人首相。圖為他最廣為人知的一張肖像照The Roaring Lion(憤怒的獅子),攝於 1941 年。(Source: wikimedia

那句老話我們都聽膩了──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有一個女人。但如果這位女子不是他的情人、妻子或母親,而是他的保母呢?

身為一位從小被愛著長大的男孩,邱吉爾深刻體會到自己得到的愛並非理所當然,而是源於一個單身女性對雇主家庭的付出:陪伴及照料是艾佛斯特太太的工作,但給予深刻的愛及長久的關懷並不是。一個童年少了艾佛斯特太太溫情的邱吉爾,會長成什麼樣的大人呢?這是誰都回答不出來的。

我們知道的僅有:或許艾佛斯特太太此生最成功的「工作」,便是造就了一代政治家邱吉爾。

這當然是歷史上任何一個保母都始料未及的。

延伸閱讀:瑪塔.哈里|她是風情萬種的舞蹈天后,也是長袖善舞的雙面間諜──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傳奇舞女間諜

參考資料

  1. Randolph S. Churchill, Winston S. Churchill: Youth, 1874-1900(Hillsdale, Michigan: Hillsdale College Press, 2005)
  2. Mrs Everest: Churchill’s Beloved Nanny
  3. “100 000 Kisses”: The Woman Who Raised Winston Churchill
  4. 莎拉.華威,《大英帝國一日上流史:走進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貴族莊園,體驗日不落帝國最後的輝煌日常》(臺北:創意市集出版,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