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長跑會讓女性子宮脫落?看女子馬拉松如何從危害生命的禁忌,登上奧林匹克的殿堂

艾德嘉 2021-10-10

忍耐著頂頭的驕陽,心肺功能擴張到極限,揮灑著大量的汗水,跑者們展現出驚人的毅力。訓練有成的肌耐力,帶著選手一步又一步朝著 42.195 公里的終點線邁進。源自於古希臘傳說,挑戰人體長跑的能耐,它就是馬拉松運動。如今,許多的人熱衷於馬拉松路跑,業餘者練身體健康,更有許多職業選手,專門在這項賽事中競技奪牌。
 

不過,你知道嗎?過去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女性竟然被禁止跑馬拉松。主導馬拉松賽事的男人們不相信女性可以跑馬拉松,甚至有女性長跑會傷害子宮的傳說,阻止女性邁出雙腳,參加長跑運動。幸好,這些迷思如今都已經被破解,甚至出現專屬於女性或是親子的活動。究竟,在過去的年代裡,歷史上的女性運動員們,是如何在重重束縛下爭取盡情奔跑的權利?
 

只屬於男人的馬拉松比賽

根據古希臘傳說,希臘士兵菲迪皮底斯(Pheidippides)從馬拉松城一路不間斷地跑到雅典城,稟報希臘在馬拉松之役戰勝波斯的戰果,不間斷的長跑讓菲迪皮底斯完成任務後,隨即倒地身亡。雖然這個故事很可能是古希臘作者琉善(Lucian of Samosata)編造出來的浪漫傳說,但故事中的精神還是啟發了無數的後世讀者。
 

菲迪皮底斯不斷奔跑為雅典傳遞捷報的想像畫作(Source: Wikipedia

19 世紀末期,隨著現代奧運復興,馬拉松也成為 1896 年首屆現代奧運的比賽項目之一,善於長跑的男性運動員,可以參與此項競技與其他運動員一較高下。之後,馬拉松熱潮擴散到世界各地,第一屆波士頓馬拉松(Boston Marathon)在隔年登場,成為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年度馬拉松盛會。
 

1896 年奧運前夕,正在為比賽做練習的男子選手(Source: Wikipedia

越來越多人開始參與馬拉松狂潮,不過,女性卻始終被排除在外。就連被運動員視為最高殿堂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也不例外,直到 1928 年的阿姆斯特丹奧運,田徑項目才首次接納女性運動員,而且,相較於現在女子徑賽項目多達十四項,當時女性運動員只能報名 100 公尺跟 800 公尺賽跑兩個項目。可見在過去那個時代的男人眼中,女性真的是非常地脆弱啊!
 

更不巧的是,當年在 800 公尺項目比賽時,有選手狀況不佳暈倒,不僅加深男性覺得「女性體能虛弱,不適合長跑」的錯誤觀念與歧視,更在奧委會掀起軒然大波,結果女子 800 公尺的徑賽甚至被迫取消,直到 1960 年才恢復舉辦。
 

如果連跑個 800 公尺,就會有生命危險了,更何況是長達 42 公里的馬拉松呢?
 

儘管遭遇社會重重限制,還是有許多女性,利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證明,女人也可以長跑,不用男人瞎操心。比如 1896 年的奧運,馬拉松項目雖然沒有開放女性參加,卻有一位希臘女子斯塔瑪塔.瑞維希(Stamata Revethi),在馬拉松舉辦的隔天,沿著賽事的路徑完整跑了一遍。雖然未能被列入官方紀錄,但她成功完成一場馬拉松,無疑是向世界證明女性的長跑能耐。
 

除了瑞維希,之後也有數位善於長跑的女性,陸續在之後的馬拉松賽事中嶄露頭角。第一位跑完馬拉松比賽,出現在國際田徑聯合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hletics Federations)官方紀錄中的女性,是英國長跑運動選手維奧萊特.皮爾希(Violet Piercy),她在 1926 年參加馬拉松競賽,花費了 3 小時 40 分 22 秒,這項優秀的紀錄,更讓她蟬聯世界女性馬拉松紀錄保持人長達三十七年之久。之後在 1959 年,艾琳.皮珀(Arlene Pieper)也參加了派克峰馬拉松(Pikes Peak Marathon),她也成功完賽。
 

以上的這些女性長跑健將,沒有一位在過程中子宮脫落。但儘管她們努力證明自己的性別不會成為運動的障礙,但卻無法改變社會反對女性跑步的普遍態度,絕大多數的馬拉松比賽仍僅限男性,更沒有人願意舉辦一場「女子馬拉松」,歡迎女性參與長跑比賽的時代仍未來臨。
 

直到凱薩琳.斯威策(Kathrine Switzer)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為止。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凱薩琳.斯威策(Kathrine Switzer)↑↑)
 

女性的第一次參賽

1967 年 4 月 19 日,一年一度的波士頓馬拉松又展開了,來自各地的跑者站在起跑線前,等著宣布起跑的那一聲鳴槍。依如往常的盛會,卻在今年有一點小小的不一樣。在全是男性的跑者群中,竟然有一位女性等著一起起跑!

她就是凱薩琳.斯威策。熱愛跑步的斯威策,不只將跑步當興趣,她認真對待自己喜歡的運動,甚至還找了專業教練幫助她訓練。經過規律的長跑特訓,她向教練證明了自己的能耐,教練甚至因為斯威策,改變以往對女性參加馬拉松的負面想法,堅持要她報名波士頓馬拉松。
 

於是,斯威策選擇用自己的名字縮寫「 K. V. 斯威策」登記報名波士頓馬拉松比賽。簡單的姓名縮寫,讓主辦單位沒有留意到,原來這位斯威策不是「先生」而是「女士」。於是,斯威策就這樣成了波士頓馬拉松的正式參賽者,她跟在場跑者都有屬於自己的選手編號,而站在起跑線前的她,也一點都不怕別人看出她是女性,還刻意擦了口紅,做了簡單的裝扮。儘管史無前例,但斯威策表示,她周圍的男性參賽者看到她的出現,反應其實很友善,沒有任何反感,還十分歡迎她。
 

顯然,不是每個男人都對女性長跑抱持保守態度。
 

不過,等到真正起跑之後,情況又不一樣了。斯威策跑了一段路程之後,聽見身後傳來一陣奇異又急促的腳步聲,不規律的聲音顯示來者不是一般跑者,而是針對她而來的!主辦單位的賽程主管喬克.塞姆波(John Duncan "Jock" Semple)正以飛快的速度朝斯威策衝來,他對斯威策怒目而睜,抓住她的肩膀數次,試圖把她趕出比賽。「滾出我的比賽!把選手編號給我!」(Get the hell out of my race and give me those numbers! )他在現場對斯威策大吼、抓攫、想要撕掉她的編號,而這一切行為畫面都被一旁的攝影師捕捉了下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馬拉松賽事中被阻止的凱薩琳.斯威策↑↑)
 

好巧不巧,斯威策的教練阿尼.布里格斯(Arnie Briggs)跟男友湯姆.米勒(Tom Miller)也參加了這場波士頓馬拉松,正跑在她的身邊。米勒是一位重達 235 磅(約 106 公斤)的前美式足球員兼鏈球選手,他見到斯威策受到塞姆波的攻擊,便狠狠地反擊塞姆波,將他打到摔倒在跑道邊。而這下子凱薩琳.斯威策才得以不受干擾的繼續跑馬拉松,最終以 3 小時 27 分 17 秒的成績完賽。
 

這起事件上了媒體版面,斯威策被塞姆波拉扯的畫面深植人心,人們開始正視女性跑長跑的議題。儘管斯威策完賽了,當時許多人仍然不相信女性具備馬拉松需求的體能,業餘運動員協會(Amateur Athletics Union,縮寫為 A.A.U.)更因此正式禁止女性參與男性的跑步賽事。
 

但斯威策等女性運動員所渴求的,一直以來都不是跟男性一起競賽,而是希望社會能破除限制女性運動的迷思,讓女性能夠好好跑完一場馬拉松的權利。
 

隨著女性運動員持續倡議,終於在 1972 年說服波士頓體育協會(Boston Athletic Association)舉辦史上第一場女子馬拉松。妮娜.庫希克(Nina Kuscsik)以 2 小時 56 分 04 秒的成績,成為本屆冠軍,向世界證明了女性跟男性一樣,經過適當的體能訓練,也可以跑長跑。1984 年的洛杉磯夏季奧運,終於第一次將女子馬拉松納入正式比賽項目,經過了將近 90 年的歷史,人類的運動殿堂,終於願意承認女性也能擁有挑戰馬拉松的能耐與榮耀。
 

跑進奧運的臺灣女人

女性爭取長跑權利的歷史本身,就是一場接力長跑。眾多前輩前仆後繼地證明女性的力量,終於說服世人接受女性進入馬拉松的殿堂,讓後世的女性運動員,有了一個新的戰場得以拚戰。在臺灣,也有一名優秀的女性馬拉松選手,經歷了不懈的努力練習,成功挑戰奧運的女子馬拉松賽事,她的名字是許玉芳。

 

臺灣第一位參加奧運的女子馬拉松選手:許玉芳(Source:Rico ShenCC BY-SA 4.0

1974 年生的許玉芳,出生在一個女子體能被認可,並且女子徑賽項目逐漸興起的年代。從小就開始練習跑步的她,在就讀臺中高商時,因為一次比賽意外,剩下的高中歲月幾乎都在養傷,直到大學進入臺灣體院之後才逐漸擺脫了傷痛,但周圍卻冒出來自全國各地的競爭對手,使她在專攻的中距離 800、1500 公尺賽事中,長期屈居「老二」,很少受人注目。直到 23 歲,她開始轉改長跑,想不到這一轉彎,就轉到人生柳暗花明又一村。1999 年底的全國運動會,再過兩個月就將滿 26 歲的許玉芳,跑出了全國女子 5000 公尺紀錄的最佳成績,從此展開她的長跑封后之路。
 

接著,許玉芳開始練馬拉松,初試啼聲就在 2001 年的全運會為當時的臺北縣拿下金牌。在金牌閃耀的背後,是她每天下課後的辛勤練習結果,2003 年在全運會上,她再以 2 小時 46 分 45 秒的成績,打破全國紀錄。儘管年近 30 歲,早已不是運動員巔峰年齡的許玉芳,卻在不斷地摸索後,找到自己最擅長的項目,並持續突破自己。

終於,許玉芳在 2004 年以代表臺灣參與雅典奧運的女子馬拉松賽事,成為臺灣第一位站上奧運殿堂的女子馬拉松選手。許玉芳持續地跑著,11 年後,仍參與世界田徑錦標賽,並再次獲得前進里約奧運的資格。
 

可惜的是,2016 年的例行藥檢,許玉芳被檢測出有體內有利尿劑成分,雖然利尿劑本身對馬拉松選手沒有任何幫助,但經常被用來當作其他禁藥的遮蔽物,因此也列入禁藥之林。許玉芳本人表示她是誤用,但為了負起責任,還是必須接受禁賽的懲罰,也因此錯過當年的里約奧運。
 

但是,女子馬拉松徑賽的故事仍在繼續。
 

直到現在,臺灣跑壇上還有謝千鶴、陳宇璿和曹玉純等新一代的女性長跑好手,屢屢在國際賽事中創造佳績。是因為過去有凱薩琳.斯威策和許玉芳等無數的女性跑者出現,開啟了女性對於職業與興趣的更多想像,以及歷史上的女性運動員們,為了取得跑馬拉松的「權利」,也付出了許多努力跟代價,才讓現在一個又一個跑道上的女性,透過挑戰自我的紀律跟耐性,不斷突破極限,更試著用自己的實力,向這個世界證明,能力無關性別。
 

 
▍WOW高雄2021世界女性藝術節  ▍
WOW 是 WOMEN OF THE WORLD「世界的女性」的縮寫,由曾任英國南岸藝術中心藝術總監的裘德.凱莉(Jude KELLY)於2010年創辦。今年衛武營首度將WOW世界女性藝術節引進臺灣,以 #連結對話 、#換位同理 、#歡慶共創 為核心精神,推出講座、參與式演出、身體工作坊等超過數十場精彩活動與節目,期待共構對女性更友善的社會。

▍ 場次時間:2021/11/5 – 2021/11/14
▍ 活動地點:衛武營線上平台+衛武營音樂廳
▍ 更多資訊:點擊這裡了解更多
參考資料
  1. Kathrine Switzer, The Real Story of Kathrine Switzer’s 1967 Boston Marathon, Kathrine Switzer Marathon Women, 2021年8月20日檢索。
  2. Hugh Jones, History of the Marathon,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Marathons and Distance Races,  2021年8月20日檢索。
  3. Charlie Lovett, The Fight To Establish The Women's Race, Marathon guide.com, 2021年8月20日檢索。
  4. 《聯合報》
  5. 〈藥檢出狀況 許玉芳無緣里約奧運〉,田徑小站,2021年8月20日檢索。
文章資訊
作者 艾德嘉
刊登日期 2021-10-10

文章分類 故事
收錄專題
WOW man!看這些發光發熱的女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