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她的盛世美顏,傾倒了王侯將相,更改變春秋晉楚對峙的局面──夏姬

自古以來,形容女子之美的文字多如牛毛。有正面書寫女子之美的,如「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形容女子的手像初生的嫩芽還可以,但說皮膚白得像豬油凍,頸子像白嫩的雞母蟲一樣,就有點駭人了。可見正面書寫雖然直接,但在不同時空文化的人眼中看來,可能就有截然不同的體會。

那側寫呢?這也許是個好辦法。〈陌上桑〉可說是側寫女子之美的典範神作:

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鬚。
少年見羅敷,脫帽著帩頭。
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
來歸相怨怒,但坐觀羅敷。

羅敷之美,路人搓鬚讚嘆,少男為之換裝,農夫看得都呆了,他們回家便對妻子發脾氣,都是因為見到羅敷的關係。這種妖豔氣場,尚屬於眼見階段,不過百尺。但在歷史上,曾有一位美人,靠著她的盛世美顏,攪弄風雲,從文臣到武將,從昏君到賢王,無不為之傾倒。

這個美人就是夏姬,一位兩千年來被不斷傳頌的女子,有人黑她,有人讚美她,無論毀譽,他們都不會否認夏姬的美。她究竟是何人呢?她有何手段使得世間為之傾倒呢?

在春秋時代,傾倒眾多王侯將相的女人──夏姬(Source:Wikimedia

故事是這樣的,夏姬是姬姓鄭國君主的女兒,古書上說她一開始嫁給陳國的「子蠻」,

子蠻早死,又改嫁給「夏御叔」,故稱夏姬。夏姬給御叔生下了兒子「夏徵舒」,之後夏御叔也踏上子蠻的老路,死了,留下夏姬帶著徵舒成為陳國的孤兒寡母。

在春秋那樣的亂世裡,貴族已經不講究規矩了,人倫的底線也可以觸碰,天子八佾可以舞於季孫氏之庭,文姜可以跟親哥哥齊襄公顛鸞倒鳳。只要寡人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呢?夏姬這麼美,很快就引起陳國之主陳靈公的覬覦,他帶上兩個獵豔團護法:孔寧、儀行父,「潛規則」了夏姬。《國語》記載:「今陳侯不念胤續之常,棄其伉儷妃嬪,而帥其卿佐以淫于夏氏。」意思是陳侯不顧念國家存亡,拋棄明媒正娶的妻妾,帶上公卿大臣去夏家找寡婦巫山雲雨。

陳靈公帶起的「多人運動」浪潮,甚至從檯面轉向了公開場合。但他在朝廷上展示起夏姬的內衣,和孔寧、儀行父大談夏姬的情色玩笑。正直的大夫泄治看不下去,出來勸諫,請求誅殺孔寧、儀行父以正綱紀。老色鬼陳靈公怎麼可能聽得進去,反過來殺了礙事的泄治,繼續他們瘋狂的亂世狂歡。

寡婦、人妻與「多人運動」,陳國君臣已經沒有什麼下限可言了,他們竟然還能再超越下限,擊穿地心。某日,陳靈公三人組又去夏家欲行雲雨之事,正在喝酒助興時,老色鬼陳靈公指著夏徵舒說:「這小子,長得倒像儀行父你啊!」儀行父淫笑著回敬道:「我看也很像老闆你啊!」

夏姬怎麼面對這三個淫魔,我們不清楚,但她剛成年的兒子夏徵舒可看不下去。他自幼看著三個色鬼對自己母親行惡魔之事,內心早已不滿,而今竟當面指著他隨意羞辱血統,血氣方剛的夏徵舒怎能忍受?於是少年回房拿出弓箭,趁著陳靈公出門時,發了個大絕招,射死了淫亂一生的陳靈公。孔寧、儀行父兩人見狀,魂飛天外,駕著馬車逃奔楚國,尋求政治庇護。

陳靈公忽然身故,陳國上下一片混亂,夏徵舒順勢奪取了政權,自立為陳國之主。而陳國隔壁的楚國,正是五霸之一的楚莊王在位。楚莊王聽了兩個色鬼的哭訴,不由得大樂。陳國內亂,他可以重建秩序為由,拿下陳國,又不會引起任何國際上的不滿,簡直天賜良機。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楚莊王派兵攻打陳國,揚言只抓弒君者夏徵舒,陳國人不要抵抗,保你全家上下平安。於是夏徵舒很快就不敵強大的楚國,被抓後慘遭車裂處死。

楚莊王拿下陳國後,喜不自勝,想要直轄這塊沃土,卻被手下勸阻。畢竟當初是用重建秩序為由出兵,應該幫陳國擇立新君,結果竟是自己獨吞了陳國,這不僅違反了比例原則,還留下貪婪的名聲。楚莊王同意了,但他想著沒吃到土地,那女人總可以留給自己吧?

這女人是誰?當然是楚莊王入陳後見到的夏姬。

即使是英武果決如楚莊王,也不能不被夏姬的傾世美顏所誘惑。當他透露想收夏姬進後宮時,一位名叫申公巫臣的大夫又來勸諫了。理由又是:「您當初用重建秩序為由出兵,結果是想收美人,搞不好大家會覺得你就是好色而已。」可憐的楚莊王,土地不能要,美人也不可以收,這霸王當得比昏君還不痛快。

楚王不要,後面排隊的還有很多人,比如說楚國貴族子反,申公巫臣又跳出來說:「這女人剋夫啊!」嚇得子反連忙揮手讓賢,最後夏姬被楚王賞給了貴族連尹襄老。可就正如申公巫臣說的那樣,夏姬命犯天煞孤星,誰娶誰死。連尹襄老前腳剛娶美嬌娘,後腳出門上戰場就死了。

連尹襄老的兒子在繼母一進門時,同樣也迷上夏姬,在那個年代,女人無法反抗男人的統治,更不用說夏姬只是任人發落的陳國戰俘。又是在這時,鐵嘴神算申公巫臣派人通知夏姬,要帶她離開楚國,要許給她一個真正的美好未來。

申公巫臣聰明睿智,與夏姬一見傾心,連番阻撓楚王、子反,就是為了與夏姬在一起。於是兩人一合計,夏姬以迎靈為由,申請出國,將戰死沙場的連尹襄老屍身從鄭國帶回。而申公巫臣同時也向政府申請出使齊國,藉機將一家老小都帶出境。

儘管要冒著叛國的風險,但申公巫臣用盡一身智謀膽力,最終和夏姬在晉國修成正果。有人開心,就有人不爽,楚莊王在此之前薨逝,沒法追究,然而子反就不同了,他知道申公巫臣捲美人以叛國的事後,氣得七竅生煙。原來巫臣這傢伙之前完全是假好心,什麼剋夫,原來是想私吞。子反聯合幾個貴族惡棍,把巫臣跟夏姬在楚國有關聯的人全都殺了,瓜分了申公巫臣家族的產業。

申公巫臣在晉國聽聞此事,也很憤怒,但匹夫之怒,拔劍而起,智者之怒,必將動搖天地。他隨即修書一封,致與子反,痛陳子反貪婪殘暴,定要叫他們「罷(疲)於奔命以死」。奔命,意味奔走於公務命令。讓子反疲於奔命而死,意思就是他會用盡一切手段,給楚國製造無盡的麻煩,使子反應接不暇而活活累死。

為了實現此一計畫,申公巫臣向晉國提出了大側翼計畫。晉、楚兩國正面對抗好多年,都不能有所成果,但是如果能在楚國背後養出一個晉國側翼,讓側翼給楚國找麻煩,晉國就可以明面上手不沾血地削弱楚國。

申公巫臣相中的側翼就是吳國,他教了吳國當代戰鬥技術:車戰,並強化吳國的軍隊組織力,使落後的吳國瞬間起飛。此後的故事與夏姬無關,就不多說了,總之吳國最終完成了攻破楚國首都的偉業,子反也在吳國無盡的騷擾中崩潰,最終在晉、楚鄢陵之戰中戰敗自盡。

故事的結尾,除了申公巫臣這種天縱奇才能駕馭夏姬這種天煞孤星外,夏姬的後代也逃不過死於非命的命運。夏姬為巫臣生了一個女兒,長大後嫁給晉國名臣叔向,給夏姬生了一個外孫楊食我。這個楊食我後來捲入政爭,讓叔向的「羊舌氏」全部被殺,一夕覆滅。

《左傳》為了鋪陳愛好美色足以亡國,以巧妙的手法敘述了夏姬波瀾壯闊的一生,最後藉由叔向媽媽之口說夏姬:

「殺三夫、一君、一子,而亡一國,兩卿矣,可無懲乎?吾聞之,甚美必有甚惡。」

其實這些事,跟夏姬有什麼關係?陳靈公是他叫夏徵舒殺的嗎?是他讓楚莊王殺夏徵舒的嗎?連尹襄老戰死沙場,難道是夏姬派人所為嗎?都不是。從頭至尾,夏姬都無比被動,遠離母國鄭國的她只能在波詭雲譎、肉慾橫流的亂世中苦苦求存而已。

《左傳》記載:「殺三夫、一君、一子,而亡一國,兩卿矣,可無懲乎?吾聞之,甚美必有甚惡。」(Source: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儘管如此,一介女子能使這麼多君王將相忘乎所以,恰好形成了完美的側寫。相較起來,《東周列國志》就顯得低俗多了:「那夏姬生得蛾眉鳳眼,杏臉桃腮,有驪姬息媯之容貌,兼妲己文姜之妖淫。見者無不消魂喪魄,顛之倒之。」

夏姬很美,可是青春留不住,有詩云:「宛轉蛾眉能幾時?須臾鶴髮亂如絲。」細細一想,夏姬生子夏徵舒,起碼十六歲。夏徵舒殺陳靈公,並自立為君。一介孤兒,要培養出能自立為君的政治勢力,顯然也不會是個十六歲的毛頭小子。要得到陳國上下勉強支持,可能最低也得要二十幾歲。更不用說夏姬初嫁還不是夏御叔,是子蠻。

於是夏姬淪為楚國戰俘時,可能已經年近四十。當然,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吸引一票公侯將相,也勉強說得通。這已經是對先秦古人駐顏術極度寬容的推測結果了。容顏好說,生育問題就不能再寬容了吧?人類這種生物,存在更年期,而高齡孕婦更是極具風險。公元前 599 年,夏徵舒弒君。公元前 589 年,申公巫臣跟夏姬攜手走晉國。十年過去,夏姬年紀最低也是快五十歲起跳。這個年紀還要跟巫臣生女,未免過於勉強。

總而言之,一切問題都出在《左傳》把夏姬設定為夏徵舒之「母」這件事上。後世也有不少人懷疑《左傳》這邊到底有沒有搞錯。固然有些人會說夏姬是稀世中年美魔女,但出於對古人健康與平均壽命的考量,懷疑終究不能打消。

幸好近年新發現的「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中有一卷《繫年》,是一本戰國時人編的春秋史。裡面記載夏徵舒娶妻於鄭穆公,名叫少孔。對照後來的劇情,少孔就是《左傳》的夏姬。

在這《繫年》版的夏姬故事中,沒有陳靈公組團行淫這等荒唐事,只單純地說夏徵舒弒君。接著楚莊王按照重建秩序的劇本平亂,殺掉夏徵舒,並將弒君者之妻少孔賞給申公巫臣。但另一個大臣連尹襄老也要討少孔,申公巫臣爭不過,只好拱手讓賢。接著連尹襄老死於戰場,其子黑要同樣上演霸占繼母的戲碼。在《繫年》版中,夏姬還是一樣剋夫,黑要沒多久也死了。這下換子反跟申公巫臣爭少孔(夏姬)。結局和《左傳》一樣,是巫臣捲妻叛逃,到晉國執行大側翼計畫。

僅僅是把夏媽媽變成夏太太,過去所有對夏姬年齡的問題就全部解決了。當然,能夠合理解釋不代表一定是事實,畢竟現實往往比故事更魔幻離奇。《左傳》的美魔女形象,也許更能突顯夏姬的美。少女很美,那是自然;少婦很美,那就有點厲害了。《左傳》把夏姬的美,當成道德教化的素材,倘若我們設身處地想夏姬的一生,應該也不免為之嘆息糾結。

而若將其放在一個大歷史的角度觀看,又不免為之驚嘆。正是因為她,申公巫臣改變了世界,改變了晉楚對峙的格局,創造出吳越爭霸的新篇章。無論如何,以個人的幸福而言,那些世界的紛紛擾擾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夏姬最終還是跟愛她的人走到了最後,對身處亂世的人來說,這樣也許就遠遠足夠了吧。

【漢字文化專欄】

夏姬是春秋亂世中的絕世美女,《左傳》用她一生中被迷倒的公侯將相,側面書寫她的傾世美顏。說到「美」,一個常見的解釋是「羊大為美」。有些老師可能會說,因為大隻的羊很美味,所以會意為美。從甘美到漂亮,都有好的意思。不過……為什麼大羊就一定美味呢?難道不是羔羊最美味嗎?羊養大了不僅肉質老了,而且還有羶味。好吃的羊,應該是小羔羊啊!

沒錯,其實「美」還真的不是羊大為美。古文字中的「美」字寫成「 」,像一個正面人形,頭上有巨大的華麗裝飾,有點像巴西的嘉年華會戴的羽飾。整體應該是個象形字,而不是會意字。由於羽飾下垂,漸漸寫得跟羊一樣,在戰國晚期,就已經被寫成上羊下大的美字了。

這和夏姬故事一樣,有些謎團單靠古書是解不開的,如果不是穿越時空的出土文獻前來相助,我們怕是很難解開這些問題,更可能無法意識到問題的存在。

延伸閱讀:身兼將軍與皇后,中國第一位巾幗英雄──婦好
近百年來考古學的發展,讓我們對商、周的認識已經遠遠超越古人古書的記載,在這本書裡,野蠻小邦周結合最新出土史料與考古新發現,重新解譯兩周史,帶著讀者一起回到上古時期,看看歷史人物活靈活現的超時空表現,除了悲喜、算計、勇敢,更有普通的私生活或惡趣味。 還有還有,本書各篇追加相關文字的前世今生,兩千年來,有些漢字挺過了殘酷的競爭;有些誤打誤撞、寄生上流;有些最終悉數消失,就像生物的演化史一樣高潮迭起,令人嘆為觀止!
首圖為示意圖,來源:Photo by HUA LING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