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七百年來,只公布過世會員的神秘荷蘭組織──天鵝兄弟會
作者:牧牧在荷蘭/荷事生非 共同創作

每年 9 月的第二個週末,是歐洲文化遺產日(European Heritage Days)。在這一天,歐洲各地許多平日收費的博物館都可以免費參觀,甚至是部分平時不外開放的建築和國家古蹟,也會在此時對外開啟。[1]因此,對於喜歡歷史文物或建築的人來說,是個不可錯過的大好機會。

延伸閱讀:不再「黃金時代」?荷蘭博物館展示殖民歷史的困境與爭議
天鵝兄弟會會館外觀(Source: Den Bosch City app

兩年前,我還住在北部拉邦省(Noord-Breabant)的省會斯海爾托亨博斯(Den Bosch)時,[2]曾利用荷蘭文化遺產日(Openmomumentendag[3]的機會,參觀了天鵝兄弟會博物館(Museum Het Zwanenbroedershuis)。天鵝兄弟會博物館,有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名字,館的外牆上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天鵝塑像,館內的豐富館藏和各種精巧的裝飾,更是讓人目不轉睛。

在天主教堂成立的「敬愛的聖母兄弟會」

天鵝兄弟會(英文:Swan Brothers;荷文:Zwanenbroeder)的全名為敬愛的聖母兄弟會(Illustre Lieve Vrouwe Broederschap),於西元 1318 年在斯海托亨博斯的聖若望主教座堂(Sint-Janskathedraal)創立,目的是推廣聖母瑪麗亞信仰及幫助窮困者。在今日斯海托亨博斯的聖若望主教座堂一隅,還有個專屬於天鵝兄弟會的禮拜堂,可以說是教堂中的教堂。

起先,兄弟會採邀請制,只允許受邀的神職人員入會。這些具神職人員身分的會員,後來被稱為結義兄弟(Gezwoeren broeder)。然而,西元 1371 年,兄弟會開始吸收非神職人員加入兄弟會,甚至也歡迎女性入會,只要這些非神職人員交金錢或捐獻物資就可以加入,可說是頗有商業頭腦。而對會員來說,一旦捐獻就能得到神的庇祐,例如獲得經過神職會員加持認證的證書和一年四次的祝禱,以此減輕自己的罪孽、死後上天堂;對天鵝兄弟會來說,而湧入的資金也有助於組織投入推廣信仰和舉辦慈善活動,可謂互利共生。在天鵝兄弟會的巔峰時期,曾多達三萬名會員!

此外,收費會員制也讓兄弟會能聘請當時著名的樂曲家,為兄弟會譜曲表演,這也讓十四世紀的斯海托亨博斯成為中世紀晚期音樂重鎮。

天鵝兄弟會的 16 世紀古樂譜館藏(Source: 作者自攝)

我的老天鵝!天鵝兄弟會命名的由來

天鵝兄弟會這個稱呼,乍聽之下有些稀奇,實則反映了當時的時空背景。中世紀時,天鵝是只有貴族能狩獵和食用的珍饈,並非人人有辦法享用,而非神職的貴族們會捐出天鵝給兄弟會,作為年度餐會的佳餚,他們也因此被尊稱為天鵝兄弟(Zwanenbroers),天鵝兄弟會的暱稱不脛而走。雖然現今天鵝不再是天鵝兄弟會年度餐會的主菜,不過每年兄弟會會員還是會齊聚一堂吃斯海爾托亨博斯特有的蛋糕(Bossche Koek),[4]並享受用台夫特藍陶(Delfts blauw)餐具盛裝的佳餚,高舉銀杯慶祝。

每年餐會使用的台夫特藍餐具(Source: 作者自攝)

調和天主與新教的橋樑

天鵝兄弟會多數會員來自荷蘭貴族家庭,從全盛時期的三萬會員,到如今最多只有 120 名會員。究竟天鵝兄弟會如何從純天主教團體,轉型為包含天主教與新教成員的神秘集團呢?這一切要從荷蘭和西班牙的八十年戰爭(Tachtigjarige Oorlog)談起。 

西元 1629 年,奧蘭治親王威廉(Willem van Oranje)的兒子弗雷德里克·亨德里克(Frederik Hendrik),從西班牙軍隊手中奪回了斯海托亨博斯。對此地信奉天主教的居民來說,斯海托亨博斯被收復所帶來的不是自由解放,反而是新教勢力對天主教勢力的壓迫。例如,收復後的斯海托亨博斯禁止一切公開的天主教崇拜儀式,這也意味著信奉天主教的天鵝兄弟將會面臨存亡危機。

延伸閱讀:【宗教改革五百週年】五百年前的今天,反對贖罪券的馬丁路德在威登堡教堂前釘下《95條論綱》

西元 1642 年,在兄弟會內部許多改革派的會員討論下,為了兄弟會的存續,他們修改了組織規章,廢止招收非神職會員的制度,改為只有 36 名弟兄的小團體。最特別的是,這 36 位是由 18 名新教代表及 18 名天主教代表組成。他們認為,調和基督教不同教派之間的衝突,比對聖母瑪麗亞的崇拜更重要,因此天鵝兄弟會也停止了天主教相關儀式。

這個改變在當時是相當前衛且革新的決定,也奠定了天鵝兄弟會作為基督教派系間溝通橋樑的重要地位。往後,兄弟會每年召開的會議和餐會,皆採取固定席次,且天主教代表和新教代表座位交錯的方式,讓一個基督教代表旁邊一定坐著一個天主教代表。由於許多會員來自荷蘭的大家族,會員們也依家族紋章入座,可看出兄弟會利用座次順位調和派系的意味十分濃厚。

天鵝兄弟會現任成員/候選人名單:由新教和天主教各推舉兩名代表作為弟兄候選人。當現任的弟兄因生病或死亡而無法繼續議事時,由推舉的代表繼任(Source: 作者自攝)
用餐大廳。會員需依家族紋章入座,座次安排為新教成員和天主教成員交錯入座(Source: 作者自攝)

只公佈過世會員名單──神秘的天鵝兄弟會成員

而如今,對外界來說,天鵝兄弟會仍籠罩著一層神秘面紗。這是因為除了眾所周知的荷蘭皇室成員外,天鵝兄弟會只對外公佈已經過世的會員姓名,因此,現任的兄弟會成員究竟有哪些人?外界一直無從知悉。

從過去的會員名單中,可以看見許多荷蘭的歷史名人或顯赫家族的名字,例如以描繪中世紀天堂與地獄景象著名的畫家耶羅尼米斯·波希(Jheronimus Bosch,1452-1516)、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Charles V,  Holy Roman Emperor,1500-1558),以及荷蘭的開國者奧蘭治親王威廉一世(Willem van Oranje,1533-1584)、蘭斯賀家族(Van Lanschot)家族等等。

奧蘭治親王威廉一世使用過的杯子(Source: 作者自攝)

荷蘭皇室與天鵝兄弟會,自奧蘭治親王威廉一世以後便結下不可分的淵源。例如,威廉二世(Willem II van Oranje,1626-1650)曾出資協助天鵝兄弟會建造會所。十九世紀後天鵝兄弟(Zwanenbroers)的稱號被保留給荷蘭皇室,許多歷任荷蘭皇室成員都擁有此稱號,包括任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Willem-Alexander de Nederlanden)與其父母。[5]

荷蘭現任國王威廉.亞歷山大的紋章和簽名(Source: 作者自攝)
碧翠絲女王和伊蓮公主的紋章(Source: 作者自攝)
天鵝兄弟會的旗幟,以及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的肖像(Source: 作者自攝)

處處有巧思的天鵝兄弟會建築

西元 1483 年,天鵝兄弟會搬到距離聖若望主教堂約一百公尺的現址。可惜的是,十五世紀的原始建築在西元 1839 年傾毀,目前哥德復興式建築是 1846 年由荷蘭建築師 J.H. Laffertée 設計重建。

天鵝兄弟會建築內部處處可見天鵝元素,以及象徵天鵝兄弟會的荊棘百合花圖騰。這個圖騰源自此會在中世紀傳下的拉丁文信條:Sicut liliam inter spinas ,意指「如同在荊棘中的百合花」。百合花象徵純潔的瑪莉亞,荊棘則象徵存在於世界的邪惡。這句信條意旨:瑪麗亞的力量,能夠戰勝世界上的混亂和邪惡。

樑柱上的天鵝(Source: 作者自攝)
天花板的天鵝浮雕(Source: 作者自攝)
荊棘百合花圖謄(Source: 作者自攝)
後院的天鵝長椅(Source: 作者自攝)

在八十年戰爭後改制的天鵝兄弟會,已經從草創時期單純的宗教結社,轉型為荷蘭第一個調和基督教不同教派的社交俱樂部(近似於現代的扶輪社)。如今的天鵝兄弟會,除了透過定期舉辦聚會,維繫不同教派會員間的情誼、舉辦普世教會合一禮拜、讀經會(oecumenische diensten )以外,兄弟會仍延續創社時期關注當代社會議題的使命,資助荷蘭的慈善團體營運。

然而,如同其他封閉的社交俱樂部,當代的天鵝兄弟會也面臨世代斷層的危機。為了讓當代民眾能進一步瞭解這個擁有豐富文化遺產的組織,兄弟會也致力於發展其博物館常設展,同時與不同的博物館合作借展。例如 2018 年創社 700 年慶時,在北部拉邦省博物館(Noordbrabants Museum)舉辦的紀念特展,希望透過這些公開展覽,讓民眾能瞭解這個組織存在的重要性以及其歷史意義。

回過頭來說,天鵝兄弟會所在的斯海托亨博斯,一直是荷蘭南部的天主教信仰重鎮,除了在市區老建築上隨處可見的宗教元素[6]外,在城中漫步時也能體驗宗教現代化的巧思。例如市區著名的地標聖若望主座教堂外的華麗浮雕群中,有一位手上拿著手機的天使塑像。[7]這是 2011 年修復教堂時新增的雕塑,這位天使還有一支免費電話專線,提供人們傾訴心聲。 

藉由這座神秘的天鵝兄弟會博物館,我們看見了幾百年來新教和天主教派在荷蘭的發展故事。除了佩服天鵝兄弟會延續七百年的傳統,維持會員間互助的情誼、促進不同基督教派之間的溝通以外,我們更看見了荷蘭的宗教團體,如何與時俱進,讓宗教更貼近當代社會。

延伸閱讀:幾百年來與海爭地的荷蘭人,竟築起一道水之防線?要塞和洪氾區構成的「阿姆斯特丹防線」
聖若望主教座堂(Sint-Janskathedraal)外,有一尊拿著手機的天使(Source: sint-jan.nl

[1] 例如荷事生非先前曾經介紹過的「烏特勒支 Utrecht 孤兒院的秘密」,也是在文化遺產日才開放民眾參觀。

[2] 斯海爾托亨博斯的荷文全名是 ’s-Hertogenbosch,原意是公爵的森林,今日通稱 Den Bosch。與 Den Bosch 城市名相似的,還有海牙(Den Haag)。海牙的荷文全名是 ’s-Gravenhage,原意是公爵的獵場。

[3] https://www.openmonumentendag.nl/

[4] 我沒有吃過 Bossche Koek,不過如果單看敘述還有一些網路上找到的食譜的話,其實蛋糕應該蠻像荷蘭超市都有在賣的薑餅蛋糕(Ontbijtkoek)https://www.inyourpocket.com/s-hertogenbosch/Bossche-Koek:-A-Well-kept-Secret_71648f

[5] 例如:亨德里克親王(Hendrik van Mecklenburg-Schwerin,1876-1934)、威廉明娜女王(Wilhelmina der Nederlanden,1880-1962)、朱麗安娜女王(Juliana der Nederlanden,1909-2004)、伯恩哈德王子(Bernhard van Lippe-Biesterfeld,1911-2004)、伊蓮公主(Irene der Nederlanden);碧翠絲女王(Beatrix der Nederlanden)和克勞斯親王(Claus van Amsberg,1926-2002)

[6] 例如聖母瑪麗亞的塑像: https://www.zoetelievevrouw.nl/historie/14e-eeuwse-beeweg/

[7] 聖若望主座教堂外觀華麗,有個隱藏的景點是手上拿著手機的天使塑像。這是 2011 年修復教堂時新增加的雕塑。這個天使還有一支免費電話專線,能夠傾聽人們的心聲。下次到聖若望主座教堂,不彷抬頭搜尋看看這位時尚天使。https://www.omroepbrabant.nl/nieuws/820114/engeltje-op-sint-jan-voortaan-mobiel-bereikbaar

參考資料

  1. https://nos.nl/artikel/2217603-gesloten-herenclub-de-zwanenbroeders-zet-na-700-jaar-de-luiken-open.html
  2. http://artstalkmagazine.nl/the-swan-brothers-of-den-bosch-at-noordbrabants-museum-s-hertogenbosch/
  3. https://nl.wikipedia.org/wiki/Illustre_Lieve_Vrouwe_Broederschap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9qZ91qb9AM&feature=youtu.be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