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學者帶你去,鏢!旗!魚!
作者:鄭肇祺(熱愛美食的人類學者,臺東大學文化資源與休閒產業學系助理教授)

「旗魚」,色黑,背翅如旗,鼻頭一刺長二、三尺,極堅利;大者六、七百斤,小者亦百餘斤,觸舟立沉⋯⋯

《淡水廳志》(1871)

臺灣海島東部是廣袤的太平洋,海域裡有許多大型迴遊魚類,因著不同季節,在東部沿岸出沒。

旗魚,就是代表性的一種漁獲。臺東成功漁港是東臺灣第一大漁港,也是捕獵旗魚的重鎮,如果你看過紀錄片「戰浪」,一定對成功人傳統捕魚技術「鏢旗魚」留下深刻印象。

年尾旗魚浮出海面洄游的時節,也是漁民頂著6、7級風浪出海鏢旗魚的時候 (Source: lin Judy via Flickr)

10 月,當你感受到冷颼颼的東北季風從海邊刮著臉蛋時,鏢旗魚季節就開始了。

漁船通常在清早出發,鏢手站在鏢魚台上,與船長及其他船員配合,在大海中憑藉肉眼,找尋旗魚覓食的身影。當看到旗魚浮露出尾鰭或背鰭時,鏢手眼神要準、力氣要夠,方能把鏢槍投出、命中旗魚。魚中鏢後會迅速逃走,漁船便進行快、狠、準的追捕。待魚一邊逃亡一邊流血,最後氣力用盡無力抵抗時,這時候,眾人合力將旗魚拉上船,成功捕得價值不菲的漁獲。

鏢旗魚這種「針對性漁法」,單次投鏢只限一隻,是頗符合永續原則的傳統捕魚方式。但是對船員來說,也意味著如果運氣不好,出船一整天,可能成績單掛蛋!失落的船長和船員,回到岸上時,一邊喝啤酒(或阿比)、吃著小菜,一邊事後檢討解憂。但是,真正能化解憂愁的,還是船員在大海中把一尾又一尾的旗魚鏢上船,一邊用棒子迅速敲擊旗魚頭部讓其失去意識,一邊口中唸唸有詞,希望很快把牠的家人、其他旗魚也鏢獵到手。

能站上鏢魚台的,才是真正的討海人 (Source: lin Judy via Flickr)

這種捕魚技術,是於 1923 年蘇澳建港時,由日本九州大分縣漁民將鏢刺旗魚傳入臺灣,[1] 之後在東海岸一度非常盛行。但是,鏢旗魚非常耗力耗神,光標竿就 20 公斤重,鏢手一次必須投 5-10 公尺遠,技術門檻相當高,搞不好還會被來參戰的鯊魚不小心把手指咬斷,[2] 職業傷害大,在當代難以找到傳承人,如今在臺灣已漸漸失傳。另外從收穫量角度來說,還有更具效率的漁具漁法,鏢旗魚作為傳統漁具漁法,臺東成功鎮的可說是碩果僅存的了──就連日本人類學學者西村一之(Nishimura Kazuyuki)教授,也來成功鎮研究漁業變遷,長年紀錄人、魚與海洋的歷史文化。[3] 當代民族誌正轉向至漁港研究,討海人的技藝、生態知識及其管理海洋資源的經驗,亦是日漸重要的議題。[4]

東部漁船的特色,就是那座從漁船船頭延伸出來的鏢魚台(台語:頭架thâu kè)(Source: Ken Marshall via Flickr)

事實上,經濟價值高的旗魚,對成功鎮不單單有生計資源的重要性,甚至還成為漁民祭祀的神明!

臺東成功漁港是鏢旗魚船隊的聚集地,港口旁的萬善廟內,供奉了一尊木製旗魚神,遇到出海狀況不順,旗魚神就是漁民祈求平安、豐收的神聖力量。漁民出海前總來摸一摸神像,口中念念有詞:「摸你旗魚頭乎你好彩頭、摸你旗魚肚乎你載滿肚、摸你旗魚尾乎你抓通尾」,祈求順心如意。[5] 近年,成功鎮更發展出具地方特色的「旗魚祭」,社區居民集合力量供奉神明,也創造更豐富的地方文化資源。[6]延伸閱讀:在日本,有個以「豬」為守護神的神社!

旗魚和成功人的生命緊密相連,有全臺唯一「旗魚神廟」!(Source: 鄭肇祺提供)

來來來,成功漁港線上導覽

說到這裡,是否有點餓了?我認為臺東成功漁港是很值得重視的教學及觀光場域,剛好春節連假,就請先讓我帶你走一場漁村小旅行吧。

成功鎮舊名「麻荖漏」,成功港是東部第一大漁港 (Source: Ken Marshall via Flickr)

早上抵達成功鎮,請先到成功故事館,參觀愛鄉協會的導覽。[7] 當中既有新港(成功舊港)的歷史展覽,也有不同的展板及展品,讓遊人認識旗魚及鏢旗魚專家的生命故事。然後,徒步走進成功海洋環境教室,學習海洋生態知識,感受當代的食魚教育。記得別錯過在門外的 3D 鏢旗魚彩繪!

離開教室後,肚子很餓了吧!請你沿著漁港走,乘著海風,看著進出的漁船(幸運的話,看到的就是鏢旗魚的船喔),沒多久就經過一個露天修船廠,往上走一下,就是萬善廟。入鄉隨俗,跟旗魚神打個招呼後,走不過五分鐘,成功鎮漁會管理的漁市場就在眼前。(延伸閱讀:用寶可夢地圖,看臺南漁市場

為什麼要讓你餓肚子呢?因為拍賣一般而言會在中午後開始。雖然現在漁獲整體而言在減少,但還是可以看到不同種類的魚貨,其中包括旗魚。細心留意一下,承銷人正在用一個勾子把旗魚尾的魚挖出來,單憑其經驗就知道魚貨價值多少了。

準備好了嗎,新鮮旗魚拍賣要開始了!(Source: lin Judy via Flickr)

不久後,拍賣就開始了,偷偷問一下承銷人,他們可能會告訴你一個小秘密:用標刺法鏢到的旗魚,價值會比其他捕撈方式獲得的旗魚高一點(有時高達兩倍)。這是由於船員鏢到旗魚後,在船上立刻敲暈、放血,旗魚的死亡時間短,魚肉的味道因此較佳。以其他方法捕魚,旗魚多半會在漁網上苦苦掙扎一些時間,相對而言肉就不那麼緊實好吃。

說到這裡,可以移步到旁邊的快炒店,大快朵頤了。記得別錯過地方限定的「海豬腳」,亦即旗魚尾巴,這道含有豐富膠質的菜,或許是未來年夜飯、家庭聚餐的驚喜?

經走遍各地吃遍四方的人類學者認證,漁港旁的熱炒店新鮮又好吃(Source: 周暄喆提供)
旗魚湯是成功名產,一定要來一碗 (Source: Tzuhsun Hsu via Flickr)

吃魚容易,抓魚難。我們在餐桌上的海鮮,不是從天而降的,而是漁工從海洋、魚塭、河溪辛苦捕撈而來。當作為消費者的我們,偶爾從生產者的角度出發,理解如何在海洋捕撈水產,就會發現一切得來不易。(延伸閱讀:當我們吃光海洋時,我們的下一代還吃得到魚嗎?

漁民看天吃飯,我們其實也是吃著他們辛苦作業下的成果。近年成功鎮舉辦鏢旗魚比賽,鼓勵漁民傳承技藝外,也讓大家競逐社區裡的榮譽感。隨著漁船及漁民人口減少,鏢旗魚也走向文化資產化,2019 年臺東市舉辦文化特展,[8] 展品包括巨型旗魚鼻骨,以及相關漁具,亦邀請船長們分享他們可貴的討海生命經驗。

如果春節聚餐活動中,桌上剛好有美味的旗魚料理,不妨跟親朋好友分享臺灣討海人的驕傲「鏢旗魚」的故事,反思這塊島嶼的海洋資源永續,尊重傳統漁法與海洋生命吧!

根據中研院臺灣魚類資料庫,臺灣現行漁具漁法共 24 種,可大概分為 
1) 只捕撈目標漁種的永續性漁法
2) 針對性特定魚種,但又不能造成混獲的針對性漁法,如鏢旗魚
3) 破壞海洋生態棲地的破壞性漁法
不同漁具漁法,不只經濟效益和環境影響不同,事實上,背後也有不同社會組織及生命經驗。我們可從田調中紀錄及討論中,發現更加多元豐富的人與海洋、人與自然的關係。

[1] 典藏臺灣:臺灣旗魚列傳

[2] 〈鏢旗魚達人-專訪陳永福船長〉《行政院農委會水試專訊》第 28 期,1998 年 12 月 1 號。

[3] 劉燈城,〈帶著頭架的漁船〉,出自拓展臺灣數位典藏計畫 。

[4] 吳映青,〈海路:從人類學視角看臺灣近海漁業〉《中國飲食文化》15:2, 2019 年 10 月,頁 7-53。

[5] 臺東縣成功鎮愛鄉協會

[6] 黃明堂,〈台東成功鎮旗魚祭 迎來獨特「旗魚神」〉《自由時報》2019 年 11 月 24 號報導。

[7] 關於成功故事館

[8] 2019 追風戰浪-鏢旗魚文化特展

延伸閱讀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