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日久是故鄉:移民與多元價值,糖留給夏威夷的禮物

大多時候他們只會以編號稱呼你,這是令我最不服氣的事。我想要的是自己的名字,而不是數字。

Faustino Baysa, Waialua and Haleiwa: The People Tell Their Story (1977)

去年十月,我的人類系同學邀請我去夏威夷頗負盛名的鬧鬼農莊(haunted plantation),體驗美國萬聖節的氣氛。一查我才知道,那座農莊其實是一個位於歐胡島的蔗糖種植園遺跡。它在 1990 年代中期結束蔗糖生產之後,平日是展示種植園歷史的戶外博物館──夏威夷種植園村(Hawaii’s Plantation Village),每年萬聖節前夕,當地居民會把它佈置成為鬼屋,吸引大批遊客拜訪。

說來好笑,當我們排隊準備要進去的時候,其中一個同學告訴我們:「你們知道嗎?我以前曾經來這裡協助考古發掘計畫,要透過遺跡出土,重現當初葡萄牙種植園工人在這裡的生活。」聽完這一席話,我本來還有些害怕的心情突然煙消雲散,反倒直抓著他問當初到底挖到些什麼。(延伸閱讀:墳場、刑場、魔神仔:唐代長安城裡流傳的鬼故事

夏威夷種植園村平時是戶外博物館,到了萬聖節則會被佈置成鬼屋,吸引遊客拜訪。(Source: beautifulcataya, via Flickr

做為一個戶外博物館,夏威夷種植園村嘗試再現夏威夷自 19 世紀中葉至 20 世紀末的蔗糖種植園發展歷程,特別是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族裔背景的移工日常生活景象。至於那些為人廣泛傳頌、或真或假的種植園鬼故事,除了成為鬧鬼農莊的賣點之外,有意無意地揭露移工們這一百多年來的血淚歷史。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