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對天才的迷思:智商越高,成就也會越高嗎?
作者: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譯者: 廖月娟

如果你碰到一群聰明的孩子,比較他們的智商高低,根本就沒有意義。

──英國心理學家 郝德森(Liam Hudson)

美國 NBC 電視台推出的益智節目「以一當百」(1 vs. 100),在 2008 年堂堂進入第五季。在這新一季中,節目單位請到的特別來賓是克里斯多福.藍根(Christopher Langan)。

由於「百萬大富翁」(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這類的益智猜謎節目收視率長紅,之後就出現一籮筐同類型的節目,其中之一就是「以一當百」。

這個節目每次總是邀請一百位民眾到現場來擔任參賽者,與一位特別來賓進行益智大車拚。特別來賓每答對一題,一百位現場參賽者答錯的人愈多,特別來賓得到的獎金就愈多,累積獎金最高可達一百萬美元;但是來賓只要答錯一題,就會被淘汰出局,累積獎金將由答對的參賽者平分。然而,很少有來賓的智商可以和藍根相比。

「今晚,現場的參賽者將面對最強勁的來賓,」主持人說:「讓我們歡迎藍根先生出場!全美國最聰明的人!」攝影機鏡頭對著一名五十多歲的壯碩男子慢慢平移。

主持人繼續介紹:「一般人的智商約是一百,愛因斯坦的智商是 150 ,藍根的智商則高達 195。這個奇異的腦袋,目前正在思索宇宙的理論。且讓我們拭目以待,看看這個特大號的腦袋,是否可以力克一百位參賽者,贏得一百萬美金?」

藍根大步走上舞台,現場掌聲如雷。主持人鮑伯.薩吉特(Bob Saget)問:「你認為要成為我們節目的勝利者,智商非得像你這麼高才行嗎?」薩吉特用特別的眼神打量著他,好像他是實驗室培養出來的怪物似的。

藍根以低沉、穩重的聲音答道:「其實,智商高超不見得能為益智問答加分,反倒可能變成障礙。」

「非凡的智力應該用於深奧的思想,不值得為瑣碎的知識浪費時間。但現在我看到各位,」他向現場參賽者瞥了一眼,眼角猶帶一點笑意,似乎心裡在想,這是多麼荒謬的比賽,接著說:「我想,我應該還可以。」

克里斯多福.藍根(Christopher Langan)參加 1 vs. 100 集節目後,一戰成名。(Source:by Ben David, Flickr)

無與倫比的頭腦

近十年,藍根已成為家喻戶曉的奇人異士。新聞節目和雜誌都報導過他那無與倫比的大腦,導演艾洛.莫理斯(Errol Morris)也曾為他拍過紀錄片。

電視新聞節目「20/20」曾請一位神經心理學家,來測量藍根的智商到底有多高,結果發現,他的智商居然高到破表,無法正確估量出來。有一次,藍根接受專為天才設計的智力測驗,結果只錯一題[1]

他六個月大就會說話;三歲大時,每個星期天都按時聽廣播節目說漫畫,然後跟著學,直到自己學會認字。五歲大,他就問祖母:上帝是否存在?然而,沒有得到讓他滿意的答案。

藍根在學校考外國語測驗,往往只在老師進教室的前兩、三分鐘才瞄一下教科書,就可以拿到高分。他十幾歲在農場當工人,開始看理論物理的書。十六歲那年,已經讀通了羅素(Bertrand Russell)和懷海德(Alfred North Whitehead)合著、有如天書的《數學原理》(Principia Mathematica)。

他參加學術能力測驗(SAT)的時候一度睡著了,然而還是拿到滿分。

他的弟弟馬克(Mark)談到天才哥哥的高中暑假生活:「我哥做一個小時的數學,然後讀一個小時的法文,接下來讀的是俄文和哲學。每天都是這樣,規律、認真地就像宗教儀式。」

另一個弟弟傑夫(Jeff)說:「我哥在十四、五歲的時候,好像要隨手塗鴉,結果畫出來的東西就像照片一樣生動。十五歲,他學吉米.韓德瑞克斯(Jimi Hendrix, 1942-1970)彈吉他,一段一段地學,不久就學到惟妙惟肖。

他從來不去學校上課,但考試的時候總會準時現身,學校也拿他沒辦法。他讀一學期的教科書,只要兩天就能抓到所有重點,該注意的都不會遺漏,完成學校功課之後,就繼續讀他感興趣的書。」[2]

藍根在「以一當百」的節目中表現得非常沉穩,而且胸有成竹。他的聲音低沉,眼睛細小,但目光如炬。他不會為了搜尋正確的字句,支吾其詞,搔頭摸耳或繞著同一件事打轉,說過的話也不再重複。他說的每一個句子,就像閱兵大典上的隊伍,一個接著一個,精要有力。

薩吉特丟給他一個問題,他不假思索就解決了。他的累積獎金高達二十五萬美元時,他心裡盤算了一下,只要答錯一題就全盤皆輸,接下來答錯的機率大於全部正確。大家還在等著看好戲,他卻突然說:「我還是拿現金好了。」他堅定有力地握了主持人的手,下台一鞠躬。沒錯,聰明人就像這樣,知道見好就收。

致力研究天才

第一次世界大戰落幕不久,史丹佛大學有位年輕心理學教授特曼(Lewis Terman, 1877-1956),遇見一個名叫亨利.柯威爾(Henry Cowell)的天才兒童。柯威爾家境貧寒,因為和其他孩子處不來,七歲之後就沒上過學了。他在史丹佛校園不遠的宿舍當清潔工,白天常溜到史丹佛大學彈鋼琴。他彈的琴聲優美動人。

特曼是智力測驗方面的專家,他修改了法國心理學家比奈(Binet)與西蒙(Simon)合作發明的智力測驗量表。他所創新的史丹佛──比奈量表風行五十年以上,至今仍是標準智力測驗,全世界已有好幾百萬人接受過這種智力測驗。特曼心想,柯威爾這孩子一定絕頂聰明,於是想測量一下他的智力。柯威爾的智商果然在 140 以上,屬於天才的等級。

特曼很好奇,在這個世界上究竟有多少像柯威爾這樣的璞玉?

經過一番明察暗訪,他發現有個小女孩十九個月大就認得字母,有一個四歲大就能讀狄更斯和莎士比亞的作品,還有一個法學院的學生在考卷引述了一長串法律見解,但教授不相信有人能背得出這麼多,認定他作弊,於是勒令退學。

1921 年,特曼決定以天才研究作為自己畢生的研究領域。他從大英國協基金會申請到大筆研究經費,就成立研究團隊深入加州各個學校進行調查研究。他們請老師從任教的班級挑選出最聰明的學生,然後請這些學生參加智力測驗。成績在前十分之一的,再接受第二次智力測驗;測驗結果智商在 130 以上的,則接受第三次測驗,特曼再從中選出最優秀的。

在這項調查計畫當中,參加測驗的中、小學生多達二十五萬人,智商在 140 以上的共有一千四百七十人,智商最高甚至達到二百。這群天才兒童後來成為「特曼個案」研究的對象,即史上最有名的心理研究。

特曼一生就像母雞一樣,不斷追蹤、關心個案研究裡的學生,定期為他們做測驗、分析。這些學生的學業成績、婚姻狀態、疾病、心理健康、工作升遷,甚至轉業也都有詳細紀錄。

由於對這些學生知之甚詳,在他們求職或申請研究所入學時,特曼也幫他們寫推薦信。他也經常為個案研究的學生提供意見或心理諮詢,並把他的發現寫下來。那五巨冊紅色封皮的《天才的遺傳研究》(Genetic Studies of Genius),就是他的心血結晶。

特曼曾說:「有關一個人的特質,除了道德觀,最重要的或許就是智商。」他認為人類要發展科學、藝術、政治、教育,以及增進社會福祉,都得要靠智力高超的領導人。研究個案中的學生長大之後,特曼還不斷更新他們進步的情形,記錄他們非凡的成就。

他得意洋洋地說:「我攤開報紙一看,加州如果有任何學生競賽,幾乎都可以在優勝者名單中發現我個案中的學生。」他把個案研究中有創作天分的學生寫的東西拿給文評家看,與名作家的早期作品做比較,發現無分軒輊。特曼相信,這些聰明絕頂的學生未來必定是美國社會的菁英。

特曼以「天才研究」作為自己畢生的研究領域,他認為這些聰明絕頂的天才未來必定是美國社會的菁英。(Source:Wikimedia

今天,我們對成功的思維還是以特曼的想法為中心,學校紛紛成立所謂的「資優班」。要進一流大學,常常必須接受智力測驗和學術能力測驗(SAT)。像 Google 或微軟等高科技公司招募人才時,也常藉由認知能力測驗來印證他們的想法沒錯:也就是智商愈高,潛力就愈大(據說微軟就喜歡出一堆創意考題,來評估應徵者的聰明才智和應變能力,最經典的一題就是:「人孔蓋為什麼是圓的?」如果你答不出來,就不能去微軟工作)[3]

如果我有魔法,可使你的智商提高三十分呢?你必然會說,太好了,請把我變得更聰明吧!你認為這麼一來,出人頭地的機率就可增高。知道藍根的故事之後,我們的感覺就像特曼在二十世紀初遇見柯威爾,對這樣的天才充滿敬畏。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像天才那樣特出,令人嘆為觀止。

然而,到目前為止,我們發現要有非凡的成就,機會要比才能來得重要。我將在本章以天才為例,更深入探討這一點。長久以來,我們對天才的了解,和特曼的觀點幾乎一致。但是特曼錯了,他並不了解他個案研究中的那些天才學生,如果他遇見十六歲就讀通《數學原理》的藍根,也會犯同樣的錯誤。

智商就像籃球選手的身高

今天,在全世界使用最廣泛的智力測驗,就是瑞文氏圖形推理測驗(Raven’s Progressive Matrices)。這種測驗不涉及語言文字或某一個領域的知識,評估的只是抽象理解能力。瑞文氏智力測驗一般有四十八個題目,一題比一題難,答對的題數愈多,代表智商愈高。圖 3-1 就是瑞文氏測驗的基本考題。

你知道答案了嗎?我想,大多數的人都答得出來。正確的答案是 C。現在再試試圖 3-2 這題。這是最後一題,也是最難的一道題目。

正確答案是 A。我承認,這題我也不會。我想,大多數的人也都不會,但是像藍根那麼聰明的人應該會做。我們認為像藍根那樣的人是絕頂聰明,正是因為他們會做如此困難的題目。

長久以來,不知有多少學者研究,一個人的智商高低(如瑞文氏智力測驗成績)與人生成就之間的關係。智商低下者,如在 70 以下,就是有心智障礙的人。一般人的智商大約是一百。如果要應付大學課業,你的智商至少要有一百出頭。想申請進入好的研究所,你的智商至少要達到 115。總之,你的智商愈高,教育程度就愈高,或許以後就能賺更多的錢,甚至可以活得更久。

但這不是絕對的,成功與智商的關聯是有限的。智商如超過 120,這多出來的部分,似乎不見得會成為你在現實生活中的優勢[4]

英國心理學家郝德森論道:「就思考能力而言,智商 170 的人要比智商 70 的人來得好。這點已有充分證據。即使智商 100 的人和智商 130 的人相差不是那麼大,後者明顯比前者要來得聰明。但是如果兩個人的智商都很高,就沒有什麼差別……一個成熟的科學家即使智商 130 ,而非智商 180 的天才,還是可能榮獲諾貝爾獎。」

郝德森認為,智商就像籃球選手的身高。如果你的身高只有 165 公分,有希望成為職籃選手嗎?恐怕不行,你至少要有 180 公分,身高 186 或許比 183 更好,能有 190 公分最好,但是超過 190,就不見得能有更大的優勢。

換言之,在籃球場上,身高 205 公分不一定比 200 公分吃香(像籃球大帝麥可.喬丹就是 198 公分)。籃球選手只要夠高就行了,就像智商,只須到達一定的門檻。

延伸閱讀:數場天才們的文化鬥爭,觸發了佛羅倫斯燦爛的文藝復興!
天賦與努力不能保證成功 文化必然影響命運,優勢往往來自機運! 成功的原因,不只攸關成功者如何早慧或者奮發,隱藏在他們背後的某些優勢、機會與文化遺產,往往才是決定成敗的關鍵。在本書中,葛拉威爾以加拿大曲棍球明星隊伍、披頭四、比爾蓋茲、頂尖猶太籍律師等成功事證為例,剖析成功的源由,深刻分析天賦、努力、機運、文化是如何相互交織,帶來了成功,或者,也註定了失敗。

[1]這種超級智力測驗是侯福林(Ronald K. Hoeflin)設計出來的;侯福林本人也是智商高超的天才。在語文類比項目中有這麼一題:「牙齒之於母雞,正如鳥巢之於什麼?」答案是什麼,我也不知道。

[2]為了一窺藍根的成長過程,我們可以參考心理學家賀林沃斯(Leta Stetter Hollingworth)對天才兒童 L 的描述。賀林沃斯是研究天才兒童的先驅,他的研究對象L的智商和藍根差不多,也是將近二百。
賀林沃斯寫道:「L 小小年紀即博覽群書、學富五車,追求學術研究的精確與完美,就像律己甚嚴的學者。他塊頭很大,身體健壯,大家都戲稱他為『教授』,同學和老師都非常欣賞他的求學態度和能力。他常常上台為班上同學講課(一次長達一個小時),講授的內容包括鐘錶的發展史、古代的引擎建造理論、數學和歷史。為了講解計時法的原則,他還利用廢物(如打字機色帶的捲軸)做了一個鐘擺式的時鐘。他的筆記本寫滿了他對各種理論、原理的思索。例如他在班上講『交通運輸』這個單元,光是『陸路運輸』就講不完了。他認為不管講什麼,時間都不夠。但他堅持,至少要對古代的理論有個了解。因此,他著重在古代引擎、火車頭等交通機械的理論,還展示了精緻的圖畫……這時,他才十歲。」

[3]解答:人孔蓋做成圓的,蓋子才不會掉下去。如果是方形的蓋子,拿起來的時候如果是斜斜的,就很容易掉落到洞裡。如果你知道這個答案,就有希望去微軟上班了。

[4]屬於智商基本教義派的美國教育心理學家簡森(Arthur Jensen, 1923-),在 1980 年出版的《心智測驗的偏見》(Bias in Mental Testing)一書中論道:「智商主要可分為四個門檻:如果智商在 50 以下,則無法上學;要是不到 75,就連小學基本學科都無法應付;智商要超過 105,才能完成高中課業、進入大學;智商到達 115,才可從一流的大學畢業,然後進研究所深造。然而智商即使超過 115,論職場表現或人生成就,卻不見得特別出色。我不是說,智商 115 和 150 兩者在心智能力方面沒有什麼兩樣,或智商 150 和 180 沒有差別。然而,智商遠遠超過一般人,對個性和人格特質影響比較大,並不表示日後在社會上的成就會特別大。」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