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終將戰勝奴役,真的嗎?──《獨裁者的進化》
威廉.J.道布森(William J. Dobson)著,謝惟敏、非爾譯,《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左岸文化,2020。
作者:何明修( 台大社會系教授 )

「暴政必亡」、「民主萬歲」、「自由終將戰勝奴役」是我們常聽到的口號,但是前景真的那麼樂觀嗎?獨裁者難道都是不得善終嗎?

世界上從來不缺乏冀望全面控制人民之獨裁者。對於他們而言,人民永遠只是牲畜,是一種實現其政治想像的工具,無論他們訴求的是共產主義、民族偉大復興、或只是純粹的個人獨裁。同樣地,當人民面臨了再也難以忍受的欺瞞、剝奪、屈辱,他們也會挺身而出,勇敢挑戰當權者與其統治鷹犬。越到晚近,世界規模的威權與反威權的鬥爭更形加劇。

這一本書的最重要啟示在於,獨裁者真的很壞,但是他們不笨。為了穩固其權勢,獨裁者總是會不斷演進,他們參考其他各國的例子,不斷地精進自身統治技藝。同樣地,奮進的人民也特意學習鄰國的成功案件,並且加以改造與本土化,以提煉出推翻獨裁者政權的祕密武器。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是作者最主要傳遞的訊息。道布森出身新聞業,這一本書呈現了他踏查世界各地的觀察,深刻地記錄了俄羅斯普丁、委內瑞拉查維茲、中國共產黨、馬來西亞國民陣線、埃及軍政府等獨裁政權如何不惜血本,精心打造出一組極大化控制、鎮壓異議分子的政治機器。《獨裁者的進化》讀起來觸目驚心,原來獨裁者是如此精明的政治動物,他們完全沒有絲毫的道德顧忌,為了永恆化自己享有的權勢,願意採取各種極端的手段。

延伸閱讀:是誰把權力交給了獨裁者?二十世紀,三個讓民主國家死亡的魔鬼交易

普丁為了規避憲法的任期限制,甚至搞出一位替身的俄羅斯總統,其作用只是協助自身四年後重返大位。在委內瑞拉、馬來西亞、埃及,挺身而出批評執政者即是冒了極大的身家危險。反對派人士有可能直言賈禍,聰明的獨裁者當然不會直接冠上政治罪名,而是用查逃漏稅、調查專業倫理、甚至是個人私德的罪名,將人押入監牢。定期舉行的選舉不是公平與公開的,選區劃分與席次分配是違背比例原則的,各種事先的買票與恐嚇,事後的作票與造假,也是常見之情事。如此一來,選舉沒有反映真正的民意,而是執政菁英用來正當化其統治的政治工具。

理所當然,在這些進化的獨裁政權中,中國共產黨是最強大的。當其他國家的統治者還要汲汲營營地偽造選舉結果,中國統治者連這種表面工夫都省下來了,憲法規定的「中國共產黨領導」至今仍是無法質疑的鐵律。獨裁者通常是「外鬥外行、內鬥內行」,因為他們的政治存活或多或少依賴於無法掌控的國際局勢。國際油價的下跌,限縮了俄羅斯與委內瑞拉統治者用經濟利多來收買選民的財政能力。埃及軍方向來依賴美國的援助與支持,這使得這些將軍們多多少少要聽從老大哥的意見。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也是崛起中的國際強權,中國共產黨看起來真的是比他們的小老弟們更安穩。

獨裁者的進化》出版於 2012 年,詳細記錄了當時威權與反威權鬥爭的最新戰況。過了八年,如今看來,作者的考察結論仍是可以站得住腳。2011 年的阿拉伯之春將民主風潮吹進了中東與北非,但是至今只有突尼西亞經歷了完全的民主洗禮,敘利亞與利比亞仍是深陷內戰,其他國家的獨裁者安然地渡過了這項挑戰。埃及革命推翻了現代法老王,但是在短暫的民選總統之後,一場軍事政變反而帶來更為嚴峻的威權統治。

在委內瑞拉,揚言建立「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的查維茲在 2013 年逝世,他的繼承者沒有其演說魅力,也沒有高油價的好運,但是一樣可以用高壓手段穩固其統治。普丁在俄羅斯的聲望可能比原書出版之際更高,因為烏克蘭人民在 2014 年的抗爭,他得以煽動盲目的愛國主義情緒。俄羅斯後來併吞了克里米亞,協助烏克蘭東部的叛軍,這些對外侵略行為反而提升了其支持率。

馬來西亞在 2018 年首度經歷了政黨輪替,終結獨立之後 61 年的一黨統治。然而,大馬的第一次政黨輪替卻是將權力移交給過往的統治者,九十多歲的馬哈地首相是新政府的領導人,但是他也是過往的獨裁者。馬哈地過去曾用各種手段整肅反對者,你能期待他幡然悔改,成為百分之百的民主派人士嗎?

延伸閱讀:同樣是首次政黨輪替,馬來西亞與臺灣的經驗有什麼不同?

中國的情況更是令人悲觀。在習近平 2012 年完全掌權之前,原本還有一些對於「紅二代」一廂情願的期待,以為他可以大刀闊斧推動中國的政治改革。結果,習近平用肅貪之名清理政敵,維權律師、女權主義者、支持勞工運動的學生都成為階下囚,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也慘死獄中。資訊科技的進展也加速了中國共產黨的獨裁,網路過去曾是反對者輿論發聲與集結的空間,如今已經成為各種「小粉紅」與「五毛黨」發表盲目愛國言論的場域。

人臉辨識系統與大數據的科技打造出前所未有的「數位列寧主義」(digital Leninism)監控體系。幾年前還有一些國際親中專家斷言,中國絕對不會走向法西斯主義,如今新疆都出現了囚禁上百萬人的集中營。如果這不是法西斯,什麼才是法西斯?在對外政策方面,習近平也拋棄了鄧小平所揭櫫的「韜光養晦」原則,不諱言「敢於亮刀亮劍」,在東海與南海的軍事擴張引發了東亞近鄰的反彈,透過一帶一路的經濟擴張挑戰了既有的國際政治秩序。

舊統治者的手法越來越殘暴,各種反威權抗爭也更為蔓延與擴張。《獨裁者的進化》出版後,2014 年台灣發生了太陽花運動,香港發生了雨傘運動。到了 2019 年,又出現了所謂的「第二次阿拉伯之春」,蘇丹、伊拉克、伊朗、阿爾及利亞、黎巴嫩、埃及等國都出現了新一波的反政府示威。南美的智利也興起新的學生運動潮流,直接承繼了 2011 年的風潮。

對於台灣讀者而言,比較熟悉的「獨裁者的進化」應該是香港與中國政府如何因應反送中運動所帶來的挑戰。香港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是因為他們擔心被移送中國的人民法庭審判,而中國政府向來堅信政治優位於法律,這種反法治的政治文化的確造成了普遍的恐懼。伊斯蘭恐怖分子在砍人頭之前,都會要求被捕者朗讀一段懺悔聲明;同樣地,人民法庭的被訴者也有類似的告白。這樣的中國式的「以法治國」,香港人當然不能接受。

從 2019 年夏天以來,反送中運動越演越烈,甚至演變成為一股追求香港民主化的政治訴求,這是北京統治者始料未及的。儘管香港政府已經在秋天正式撤回逃犯條例的修例,但是這場廣泛的抗爭動員仍未能止息。在長達半年之久的街頭抗爭之中,北京獨裁者也學會了一套比四年多前更精密的因應之道。

在 2014 年的雨傘運動中,抗爭者善用各種網路社交媒體,將其訊息傳播出去。到了 2019 年,中國政府也學會了這套網路作戰的策略,因此微博平台上充滿了各種關於反送中運動的假訊息,例如「香港暴徒的酬勞曝光:『殺警』最高給二千萬!」。Youtube、Facebook、Twitter 也被迫關閉了上千位帳號,因為這些帳號都有傳播不實的消息。

延伸閱讀:為什麼要佔領街頭?關於太陽花與雨傘運動的六個謎題──《挑戰北京的天命》

在香港、東南亞華人社群、甚至台灣,常會聽到撐香港警察的各種言論,儘管香港警察已經犯下了各種違背人道的罪行,包括勾結黑道暴力分子、傷殘示威者、性暴力(包括強姦)男女被捕者等。在先前,香港警察執法還會攜帶與出示委任狀;如今,他們往往蒙面匿名,甚至偽裝成為示威者,從事破壞與縱火等行為,目的只是為了拘捕勇武人士。

同樣地,反送中運動不長期佔領公共空間,而採行「柔若如水」(be water)的哲學,一旦警方動用武力,立即撤離。抗爭地點不再侷限於九龍與港島的核心地區,而是分散到元朗、上水、沙田、大埔等新界城鎮。每週末出現的帶狀抗爭,讓警方被迫採取守勢,抗議者獲得了休養生息的機會。雨傘運動是奉行公民不服從的理念,參與者需要自行承擔所面臨的法律責任。在當時,蒙面抗爭與破壞公物被當成「鬼」,被懷疑是共產黨派來搞破壞的臥底。

然而到了反送中,「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的勇武派成了運動的主流路線。在 2019 年十二月之後,反送中運動不再出現街頭抗爭的場景,但是他們仍將關注移轉為建立「黃色經濟圈」(維繫支持運動的小店)與籌組新工會等運動。香港的前途未來仍有待考驗,至少可以確定的是,在經歷了這一場更進化的抗爭之後,香港再也回不去過往的表面和平。

總之,獨裁者肯定會日益精明,但是反抗者也不會坐以待斃,毫無作為;這兩者之間的鬥爭不會有片面的喘息空間。獨裁者不會永遠安於現狀,他們隨時擔心容易流失的權力,就如同被壓迫者不可能永遠臣服順從。這場獨裁與反獨裁的抗爭將會持續演進。

延伸閱讀:從反抗鎮壓到鎮壓反抗,史達林如何從革命者成為獨裁者?
威權政體在二十一世紀第一個十年短暫受挫後,如今捲土重來,而且變得更精明、更有技巧、也更善用群眾原本用來進行抗爭的社群媒體: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 Line成了獨裁者滲透的工具,用以傳遞假消息,用以散播仇恨,用以詆毀運動者,用以聚集自己人。在這場貓捉老鼠的鬥爭當中,眼看著為自由民主奮鬥的一方就要落敗了,然後2019年出現了一場長達半年、至今仍未止息的反送中運動。 本書作者這麼說,「香港這些抗議行動規模之大讓全世界都驚訝不已,更讓大家驚訝的是他們富於策略的團隊紀律,有助於讓運動一躍而吸引到源源不絕的支持,讓這波公民抵抗能夠成功。」香港給我們的這一課,或許預示了未來反抗的方向。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