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豐腴曲線到平直纖細,改變世間的審美標準的女人──奧黛麗・赫本

1953 年夏天,一名嬌小、脂粉未施的女子,出現在一棟巴黎的哥德式豪宅外,準備面見法國時裝設計師:于貝爾・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希望他能幫自己的新戲設計戲服。

不過當紀梵希一看到眼前的女子時並不覺得她漂亮,只覺得眼前的女子「很像一隻脆弱的小動物」。當時的他們都不知道,這場會面日後會成為時尚界的傳奇的起點。這位女子與紀梵希的合作,最後竟一舉扭轉了世人的美女定義。

她的名字叫: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

一手打造「赫本風格」的兩個人:奧黛麗赫本與紀梵希

赫本那些不符合「時尚潮流」的身材缺點

1950 年代是時尚界的黃金時代。

殘酷的二次世界大戰終於結束了,人們急於想要從飢餓、配給和黑市交易的過去中脫身,在這種時代背景下,法國服裝設計師克里斯丁・迪奧(Christian Dior)在 1947 年推出強調女人味的「新風貌」(New Look)系列,深深地影響了整個五〇年代的審美觀。在之後的流行裡,曲線與腰身便成為時尚一個極為重要的元素。也就因為這樣,當時流行的審美觀就是大胸、豐臀的類性,而這也就是奧黛麗・赫本最大的問題了──她實在,太瘦了!

不過她也不是故意要這麼瘦的。

1929 年,奧黛麗・赫本出生於布魯塞爾,6 歲時父親便拋棄家人消失無蹤,而在她 15 歲時,已經夠艱苦的赫本一家又遭遇了所謂的「飢餓之冬」──那是大戰的最後一年冬天,許多人因為飢餓、肺結核死亡,當時的她甚至必須靠著吃鬱金香球根維生。等到荷蘭重獲自由時,她的身高雖然有 168 公分,不過體重卻只有 41 公斤,她那著名的「乾扁」身材,就是悲慘童年造成的結果。

不同於現在,當時那種乾癟身材可是一點都不吃香。她不但太瘦,而且還太高──奧黛麗・赫本從小就立志要成為芭蕾舞者,舞蹈給了她一個情緒的宣洩口。在戰後奧黛麗赫本進入舞蹈學校後,她成為整個班級最高的舞者,當時的男舞者很難將她抱起來。因此有一天,老師卻把她叫過去,和她說出殘酷的事實:「妳有很好的技巧,也可以做個老師,但妳絕對不會成為首席芭蕾舞星。」

延伸閱讀:法國印象派大師竇加為何一生鍾情於描繪芭蕾舞者?

奧黛麗・赫本幾乎崩潰了。日後她回憶,那天她回家時,只希望自己就此消失。從小以來的夢想幻滅了,無所適從的她急需一份養家糊口的工作,最後就只好找上一個也不算太差的行業:演戲。

1956 年在巴黎。這張照片完全顯示赫本有多瘦

三件紀梵希,改變世界審美觀

1953 年,奧黛麗・赫本來到紀梵希的工作室請他設計戲服。奧黛麗完全不知道,紀梵希第一次見到她時其實蠻失望的。

因為在當時,紀梵希只知道自己要幫一位「赫本小姐」挑選新戲服。而他很自然的就想到當紅明星凱薩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然而當他一見到眼前這個看起來一捏就碎(紀梵希語)的女生的時候,才發現這一切都是誤會一場──來找他的根本不是當紅明星凱薩琳・赫本,而是一位年僅 24 歲、根本還默默無名的演員──奧黛麗・赫本。

紀梵希很優雅地隱藏起他的失望。不過無論當時她的眼神多懇切、想請他為自己的新戲《龍鳳配》(Sabrina)設計戲服,紀梵希卻依舊無法抽出時間來幫助她。最後沒辦法,奧黛麗只好請求他如果真的沒時間,至少也可以讓她從現有的成衣中挑出一些適合她的衣服。紀梵希拗不過她,只好讓她從上一季展示過的衣服裡到處尋找。

當奧黛麗・赫本換上第一套走出來時,她征服了紀梵希

那是一件灰色羊毛套裝,有著合身的腰身剪裁(20 吋)、雙排扣圓領上衣,加上合身及膝長度的裙子,奧黛麗・赫本認為它很棒。

換裝後的奧黛麗・赫本立刻讓紀梵希看傻了。他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這位女孩就是剛剛那位衣衫平凡的瘦弱女孩,為什麼一穿上自己的衣服後,就有如化學變化一樣,搖身一變成為一位超級大美女,讓他旗下任何一個模特兒都相形失色?

日後,當奧黛麗・赫本穿上紀梵希的第二套禮服,她征服了全世界觀眾。

這身衣服可以說是影史上最成功的灰姑娘裝扮。在《龍鳳配》(Sabrina)裡,當奧黛麗・赫本穿著這身白色連身長裙的晚禮服現身,一層蟬翼紗從腰身直洩而下時,立刻讓所有人因埋沒她多年而感到後悔不已。男主角立刻拿了兩只香檳杯,指示樂團演奏(這不是很浪漫嗎?),一邊挽著她走到網球場。

奧黛麗赫本在《龍鳳配》裡的服裝,灰姑娘的白色晚禮服,一套改變人生的服裝

果然等到電影上映後,立刻在全美捲起了一陣赫本炫風。赫本沒有按照當時大眾的喜好加上胸墊或豐臀,反而如實呈現自己的纖細身材。這身原本可能被譏笑的瘦弱身材,在搭配了紀梵希的設計後,竟變得出人意表的優雅又有自信。

昔日芭蕾舞的經歷賦予奧黛麗・赫本一種獨特典雅的走路姿勢,沒有人能用那種姿態走路。然而「大家學著她走路、說話的樣子。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看起來像奧黛麗・赫本,這股模仿熱潮達十年之久。」《龍鳳配》的導演甚至說自己還常在睡夢中喊著赫本的名字,「幸好,我妻子的名字也叫奧黛麗。」

赫本在劇裡穿的卡普里褲最後被稱為「莎賓娜褲」(赫本的戲名就叫莎賓娜),造成大流行。穿膩了腰身、繁複衣服的年輕女性,非常熱愛這種簡單又好穿的T恤、褲子與舒適的平底鞋。

《龍鳳配》(Sabrina)電影中,奧黛麗赫本與兩位男主角

當她穿上第三套紀梵希設計的衣服時,她征服了她自己

奧黛麗・赫本選擇了一件棉質的黑色洋裝,這是之後她與男主角約會時的服裝。其中她最喜歡這件平領露肩的設計,正好可以遮住她瘦削突出的鎖骨。

日後紀梵希回憶:「她說這正是她在戲裡想做的裝扮,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你真的可以感受到她的興奮和喜悅。」而在之後,她也成功征服了導演。導演對她最知名的一句評價是:「這個女孩,只靠自己一個人,就讓酥胸成為流行的過去式。」

奧黛麗・赫本成功了,不過她對紀梵希卻深深的感到歉疚。原來在《龍鳳配》殺青後,她邀請了紀梵希來參加試映會。不過等到影片結束播放工作人員名單時,奧黛麗卻驚訝的發現上面根本沒有紀梵希的名字!

原來在當時,《龍鳳配》的官方服裝總負責人是一名叫做伊迪絲・海德的傳奇設計師。她的合約上載明了,她是唯一可以在派拉蒙電影上掛名服裝設計的人。也就因為這樣,她自動就分配到了所有派拉蒙影業裡所有一線電影的服裝設計工作,那怕她在整部戲裡只為奧黛麗赫本設計過幾套不重要的戲服,而最後也是她抱走了奧斯卡獎。

延伸閱讀:第八十八號:究竟誰是奧斯卡獎頒錯的罪魁禍首?

對此,紀梵希仍然保持著禮貌,只說自己「漏看了」。不過事實上,紀梵希還是被打擊到。多年後他才終於透露了自己的心聲:「他們放映這部影片,卻隻字未提我的名字。想想看,在我的事業起步之初,若能有《龍鳳配》的肯定,豈不大有幫助?」

奧黛麗・赫本極為羞愧,她強忍著憤怒,對紀梵希承諾:一定會對他有所補償的。

從那以後,奧黛麗・赫本就在自己的未來合約中加上一條但書:如果要跟奧黛麗赫本合作,服裝設計師一定要請紀梵希。

在他們初試啼聲之後,兩人展開了最長的合作,也是時尚史上最成功的合作。日後,紀梵希為她設計的戲服包括《甜姐兒》、《黃昏之戀》、《第凡內早餐》、《巴黎假期》等片,紀梵希包辦了奧黛麗・赫本所有紅毯活動的服裝,甚至為她設計了結婚的禮服。

《第凡內早餐》中的奧黛麗・赫本
《羅馬假期》中的奧黛麗・赫本

時尚就是作你自己

事實上,奧黛麗・赫本其實總是覺得自己沒有魅力,她認為自己太高、太瘦、胸部也太平。但是她學會去客觀看待自己,她正視自己不完美的身材,而且盡可能把缺點變成優點。紀梵希為她做到了這件事情:他的衣服剪裁簡單、完美的烘托出奧黛麗典雅的輪廓。在紀梵希的幫助下,奧黛麗・赫本創造出代表赫本風格的俐落線條、簡單顏色與無懈可擊的作品。在兩人的合作無間下,他們一起改變了之後整個社會的審美觀。

在那個蓬鬆捲髮、裹著緊身毛衣、緊身窄裙當道的時代裡,奧黛麗・赫本學會與自己和平共處,最後竟成為她個人最獨特的標誌。正如同之後王薇拉(Vera Wang)說的:

奧黛麗的穿著迥異於當時好萊塢流行,她是為自己而穿…….直到今日,我仍會一想起奧黛麗,就想到她那種獨樹一格的勇氣。

當我們回顧整段時尚史時,你會發現:在這個世界上,美的定義從來都不是單一的。也許真正的美,就是成為最原本的自己。

本文收錄於故事十二月關鍵字專題:「ABOUT FASHION」,全文開放分享給所有讀者。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或這個專題,歡迎加入☞故事會員 
延伸閱讀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