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第一個登上宇宙的字體──象徵迎向未來的Futura
Futura

包浩斯與現代主義

"Let us strive for, conceive and create the new building of the future that will unite every discipline, architecture and sculpture and painting, and which will one day rise heavenwards from the million hands of craftsmen as a clear symbol of a new belief to come."──Bauhaus Manifesto, Walter Gropius.

讓我們一起追求、構思和創造一個將所有的一切──包含建築、雕塑和繪畫在內──結合在一起的新建築!有朝一日,它將作為全新信仰的明確象徵,從數以百萬計的工匠手中緩緩升上天堂!

──華特・葛羅培斯.《包浩斯宣言》

對德國社會來說,1919 年真是混亂的一年。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8)結束,戰敗的德意志第二帝國(1817–1918)被推翻改立威瑪共和(1918–1933),國內的知識分子掀起一波渴望改革的浪潮,希望能以文化與知識幫助祖國從廢墟中重新站起來。他們一致的目標,就是擺脫既有的窠臼,引領德意志邁向「現代」。

在這股風氣下,德國建築設計師華特・葛羅培斯 (Walter Gropius,1883–1969) 打算從「設計」與「建築」兩大方向著手。1919 年 3 月,他接手威瑪工藝美術學校(Großherzoglich-Sächsische Kunstschule Weimar)與威瑪藝術學院(Kunstgewerbeschule Weimar)的校長,將兩校合併重組,以德文 Bau(建築)和Haus(房子)之名,命名為「包浩斯(Bauhaus)學校」。

在這間充滿實驗性質的校園裡,葛羅培斯準備教授他理想中的建築文化,重新發揚手工藝的傳統,並期望能透過藝術促進人類社會發展。這或許聽起來有那麼一點烏托邦主義(Utopianism)的味道,不過對戰敗國來說,社會上確實瀰漫一股厭戰的氛圍。

在開學前夕,葛羅培斯起草了《包浩斯宣言》,高呼「建築是所有藝術的終極目標!(The ultimate goal of all art is the building!)」,願能消除「為高級服務的藝術」與「為實用服務的工藝」之間的界線。他希望建築師與設計師能整合建築、雕塑和繪畫等領域,不恪守既定的美學理論,而是從最基本的功能性出發,齊心設計出「新建築」。

位在德紹(Dessau)的包浩斯校舍,從建築外觀就能看出包浩斯風格:強調功能性、簡單的幾何線條、不搶眼的配色、使用非襯線字體(Source: Moonglow)

1925 年,迫於當時國內政治形勢的轉變,包浩斯學校從威瑪遷到德紹。身為校長的葛羅培斯,親自領導學員們設計了一座新校舍,並於 1926 年底落成──一種融入現代主義(Modernism),講究幾何等比切割與空間妥善利用的現代主義建築就這樣誕生了。

對葛羅培斯和包浩斯的學員來說,「建築」首先要能滿足的是作為「建築本身」的實用功能,而不是強行塞入一些華而不實的裝飾性物件,或是浪費空間的擺設。在這樣的想法下,校舍的建築外觀和室內設計皆帶有強烈的「包浩斯風格」:強調功能性、以簡單的幾何線條構成、搭配不搶眼的配色、使用非襯線字體等。

除了德紹的包浩斯校舍外,其實戰後臺灣那些外觀正正方方的建築物,如臺北車站、中壢車站或老國宅等,都算是現代主義建築。這樣的設計也被應用於建築以外的領域,例如傢俱設計、平面設計、工業設計、室內設計等。像是 MUJI 無印良品的包裝、IKEA 傢具的極簡風格設計,都是繼承了現代主義的內涵的產品。

Marcel Breuer 的 Wassily Chair(Source: Knoll)
Mies van der Rohe 的 Brno Chair(Source: Knoll)

另一方面,包浩斯所蘊含的簡約、實用、幾何概念,也影響了字體設計界與後來問世的字體。

延伸閱讀:那個時代,偉大事物都是球狀的:芬蘭設計師Eero Aarnio的球椅(Ball chair)

現代風格字體的先聲──Erbar

其實早在 1922 年,受包浩斯風格影響的德國字體設計師雅各布・埃爾 (Jakob Erbar,1878–1935),就已經設計出一套新的印刷字體 ErbarErbar 的造型簡約,只以簡單的幾何構造組成,沒有多餘的裝飾或特色,和過去怪誕(Grotesque)風格的非襯線字體大相逕庭,被視為是幾何無襯線字體(Geometric sans-serif)風格的先驅。

1935 年Rudolf Keel(一間位於蘇黎世的糕點店)的廣告。除了字體使用 Erbar 外,插圖與排版也深受包浩斯風格影響(Source: Philipp Messner)

然而,這樣「現代」的字體在當時沒有受到太大的關注,畢竟那時的德國是全歐洲少數還在使用哥德體的地區,傳統的印刷品與報紙仍採用極具裝飾性的字體印製,非襯線字體的存在可說是相當前衛。

延伸閱讀:設計是對未來的選擇,可以舉無輕重,卻也可以顛覆時代──導讀《平面設計大師力》

以未來為名的Futura誕生

德國畫家保羅・倫納 (Paul Renner,1878–1956) 雖然不是包浩斯學校的學員,但也深受追求現代設計風潮影響。倫納想設計出一種全新的字體,一種只有功能性的字體,它沒有襯線、裝飾、複雜的線條等會影響閱讀的贅物,甚至最好還能由幾何圖形組成,因為圓形、三角形與方形是人類最原始、最簡單也最純粹的藝術創作。

保羅・倫納

1924 年,倫納受德國鮑爾型(Bauer)鑄造廠委託,打算設計一款用於新法蘭克福公共住宅計畫(Neues Frankfurt)指標與門牌上的新字體。三年後,這個全新的幾何字體定稿,它的設計靈感來自純粹的幾何形狀,排除了所有非必要元素。

由倫納設計的門牌。注意該門牌的 3 是平頭的,而在 Futura 定稿中是圓頭的(Source: Christos Vittoratos)

舉例來說,大寫的 O 和 G 設計得接近完美的圓形,字重相當均衡,具有等寬的筆畫以及尖銳的轉角。小寫字母則是有很低的 x-height,比如 b, d, f, h, k 和 l 的上升不超出大寫的高度;而 a 和 g 採取簡潔的單層結構,相較於以往的印刷體多採用雙層結構,只有手寫時才會寫單層;還有字母大寫和小寫的比例宛如等比縮放,例如小寫 u 和大寫的 U、小寫 o 和大寫 O 都是很明顯的例子。

Futura 的特色:A, V, W 等轉折處呈尖角、收筆呈對角線、O 接近完美的圓、等高的數字、圓型嵌進垂直筆畫的那側較細、小寫的上升部高過大寫、近乎鏡射的 p, q, b, d(Source: Laina Healy, 2017c)
從上圖可以看出 Futura 的轉折處非常非常的「尖」,這也是它最大的特色;而下圖則可得知 Futura 的 x-height 較矮,且小寫的上升部 (f) 比大寫 (E) 還高(Source: Himali Auplish, 2015d, 2015e)

該字體被倫納命名為「Futura」,在拉丁文中是「未來」的意思。倫納認為 Futura 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字體(Die Schrift unserer Zeit)」,象徵告別過去傳統,引領設計走向未來。

不過當時間快轉到 1933 年,德國納粹黨開始掌權,威瑪共和結束,德國轉變為法西斯主義的極權國家。過去曾支持共產主義的倫納被逮捕驅逐出境,甚至有傳言他流亡了。

他筆下的 Futura ──這種和哥德體相比顯得違反傳統、對「恢復大日耳曼榮光」無益的字體,立即遭當局查封禁用。既然納粹只推崇傳統的哥德體,難不成 Futura 就這樣塵封在歷史裡了嗎?

第一個征服宇宙的字體

並沒有!隨著第三帝國在歐陸的拓展,各地佔領區的政府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在這裡的人看不懂用哥德體寫成的公告和報紙!除了不易施政管理之外,這對相當注重媒體和宣傳的納粹德國來說十分頭痛,究竟該重頭開始教這些地方的人們閱讀,還是乾脆放棄使用哥德體?

哥德體的文書。Copy of a 1768 ordinance issued by Maximilian Friedrich von Königsegg-Rothenfels, Archbishop of Cologne by MatthiasKabel

此時的國際戰爭形勢危急,東有蘇聯、西有英美,蠟燭兩頭燒下實在沒有太多心力放在教學上,因此納粹政府還是找回了倫納。倫納雖然被驅逐,但還畢竟還是偉大的雅利安人,用偉大的雅利安人做的偉大字體,還算合理,過去摯愛的哥德體,此時反倒是被批鬥成是猶太人的字母,禁止社會使用。

Futura 的命運就像洗三溫暖,從過去被視為共產主義者的創作,搖身變成納粹德國官方指定字體。1941 年後,納粹德國的官方報紙、傳單、海報、印刷品上,再也看不到傳統的哥德體,取而代之的是 Futura 等羅馬體。

即便到了戰後,乾淨簡單、現代化、易讀好辨識的 Futura 仍持續在海外大受歡迎。它的最「高」成就莫過於被美國太空總署(NASA)相中,應用在阿波羅 11 號(Apollo 11)任務中的登月紀念牌上。1969 年,Futura 成為第一個離開地球表面、登上宇宙的字體。

延伸閱讀:人類從何時開始,將「飛向宇宙」的口號變成行動?
Here men from the planet Earth first set foot upon the Moon July 1969, A.D. We came in peace for all mankind.

邁入數位時代後,許多字體設計廠都曾以原始的 Futura 為基礎發表新的版本,包含全新的字重及完整的字體家族,甚至拓展到西里爾字母。時至今日,即使因 Futura 較矮的 x-height,和長段落的排版並不相符,但接近純粹幾何的簡約外觀,卻非常適合應用在標題字的設計上,特別是海報、專輯封面、雜誌封面、廣告傳單和圖書封面等,因為它能讓觀眾即使身在遠處,也能很輕鬆地閱讀。

許多知名公司的品牌商標,如雅芳(AVON)、Calvin Klein、達美樂(Domino’s Pizza)、FedEx、吉列(Gillette)、HP、IKEA、Louis Vuitton、NIKE、OMEGA、Red Bull、Supreme、Volkswagen 等,也都曾經或正使用著 Futura,但最好的例子應該是 1968 年電影《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的海報宣傳,電影劇情本身圍繞著對未來的想像,搭配寓意為「未來」的 Futura,這個組合可說再適合不過。

延伸閱讀:設計師的最愛!為拯救鑄字廠而誕生的字體──Helvetica
更多的 Futura
2001:太空漫遊 (2001: A Space Odyssey)

參考資料

  1. Larson, K., & Carter, M. (2016). Sitka: a collaboration between type design and science. In Digital Fonts and Reading (pp. 37–53).
  2. Eisele, P., & Ludwig, A. (2017). Futura: the typeface. London: Laurence King Publishing, 2017..
  3. Typeroom (2017). Futura: the story of a font ahead of its time. Retrievedfrom Typeroom, Web site:https://www.typeroom.e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