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歷史學就是劇本想像力的後盾!直擊漫畫《採集人的野帳》的幕後轉譯祕辛
作者:蔡思薇

日前,隸屬文策院的臺灣漫畫平台《CCC 創作集》(以下稱 CCC)突然在粉絲專頁上宣布正式解散,突來其來的消息讓漫畫迷們相當錯愕。CCC 做為一個歷史與漫畫間的轉化者,誕生許多精彩的作品,2021 年初獲民間出版社出版的《採集人的野帳》(以下稱《採集人》)就是一例。

延伸閱讀:挖掘臺灣的文史民俗,創造本土的新漫畫人文誌──專訪《 CCC 創作集》

我曾以監修的角色,參與 CCC《採集人的野帳》(以下稱《採集人》),從中見識到漫畫轉譯中不為人知的辛苦過程。儘管《採集人》這部漫畫因 CCC 停止營運而前途未卜,但過往的製作細節仍是幕後工作者的努力消成果,藉這次機會,跟各位分享漫畫與歷史界的跨界合作過程。

CCC 平台上的《採集人的野帳》免費看

迷人的劇本需要堅強知識後盾

不管是早年的電影《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或者近期的影集《星際爭霸戰:發現號》(Star Trek: Discovery),這些以科學、新發現為題材的戲劇,由於劇情中含有大量的知識,在製作劇本中往往有各類學門的專家參與其中。他們的任務重大,需要將自己的專業知識結合多領域,並轉為圖像,難度相當高,一不小心就會被觀眾揪錯。我在《採集人》漫畫中負責的就是類似的工作。

近年 Netfelx 熱映《星際爭霸戰:發現號》大量使用科學梗與新發現,發現號裡面的「科學官」有跨種族人類學家、真菌學家,甚至連「水熊蟲」也是關鍵角色(擷取自網站劇照

《採集人》的劇情設定在 1920 年代,藥草店傳人許涼山不慎燒掉了植物學者佐佐木慎一(人物原型為日治採集者佐佐木舜一)剛採集的植物新種,造成佐佐木慎一錯過發表新種的時機,為了補救,許涼山只好進入植物園工作,許涼山在植物園裡的生活,也就是漫畫的劇情所在。

《採集人》中的主角群雖是虛構,不過與植物相關的配角、植物與部分情節,幾乎真實參考當時的臺灣植物史,特別是植物物種、採集設備與流程等等,這些與植物最相關的資訊,大都忠實還原自當時文獻、照片和研究。

Mission 1:找出符合年代的植物

我初次瞭解《採集人》的劇情設定後,便覺得這個題材應該非常有挑戰性。CCC 編輯託付我的首要任務是一份植物清單,編輯希望我幫忙確認這些他先與植物學家討論後的植物清單,是否符合「由佐佐木舜一所採集的植物」、「必須在 1924 年後才被發表」兩大要求。

這些看似基本不過的漫畫劇情假設,卻著實讓各種專家困擾了許久,因為這牽涉到植物學、歷史學兩專業學門,且這兩學門所關心的核心知識和出發點,有著根本上的不同。

臺灣植物的數位資源建置,已是生物學中較為齊全的系統,但當中仍有諸多不全的片段。許多臺灣植物發表年代、採集者等基本資訊皆難以確認,又或是僅有簡略記載,甚至記載錯誤的也有。這些往往必須結合植物與數位人文領域的訓練,再搭配資料詮釋與跨國資料庫的協助,才能得到比較正確的資料。

現代臺灣植物登記有案的約略有 5000 餘種,而《採集人》設定於 1924 年前後,當時臺灣植物約略有兩千多種。也就是說,我們要跨越時空,回到 1924 年,在兩千多種中的臺灣植物中,再擷取出符合漫畫的歷史情節設定所需的植物。說起來寥寥數語,但做起來可是一份苦工。

《採集人》漫畫草稿(又稱饅頭人稿)。漫畫中充滿著各種對話或者背景敘述,但這些在文字大綱時期不易清楚表達。透過漫畫家繪饅頭人圖,編輯上字後,再給專業領域者確認這些細節與台詞是否適合。
對比「饅頭人稿」後的「完稿」,大家看到的漫畫成品比較偏如此。

這份交到我手中的清單,已是經過 CCC 的專業編輯先篩選過的一輪,但《採集人》漫畫中「清楚」設定其年代,故歷史細節上必須更加慎重。因而此時這份植物物種清單已經剩不到二位數,但最後被寄予的植物仍被發現與「命題不符」,我只能建議刪除某些植物,當時編輯難掩露出失望的神情仍令我感到抱歉,但不得不為之。

《採集人》漫畫中的不論台詞、植物型態、標本樣貌都盡量呈現如實質感

最終,這份符合「被燒掉因此錯過發表時機的新種植物」之清單終於被確立了。萬萬沒想到,歷史學成為漫畫劇情開展時的最後篩選關卡,當然,這也全是 CCC 編輯部重視歷史學,堅持此本植物漫畫必須經過史料考證,才會有此選擇。也因 CCC 堅持的專業考量,使得專業學問和漫畫之間能不斷淘篩、建議、調整,《採集人》得以嘗試臺灣漫畫史上的高難度題材。

延伸閱讀:反轉帝國之眼──「臺灣植物大調查:早田文藏與臺灣植物誌」講座側記

不過,物種選擇主軸確立只是難題之一,更重要的是,還需「還原」這個植物故事的時代感,才能不脫《採集人》高度依賴「真人真事」的初衷。即使是漫畫中的架空人物,也必須出現在合理的情節中,維持水準之上的時代質感,才能避免太過「出戲」。

因此,漫畫中出現的各種植物誌書封、植物標本、標本標籤,甚至常常出現在漫畫中的虛構宿舍立面、內部空間等等毫不起眼的漫畫「背景」,全部都經過史料的檢視。

漫畫家依循史料所虛擬出《採集人的野帳》日式宿舍

Mission2:給漫畫一個女性角色

完成植物設定後,編輯又給了我一個難題。

「漫畫家希望設計一個與植物園相關的女性角色,有沒有什麼與當時植物學相關的女性或者女性著作,能夠作為新角色參考呢?」

說來慚愧,多年以來,我研究臺灣自然史採集者、學者,這些對我如數家珍的歷史人物幾乎都是男性。當編輯詢問我相關女性時,我的腦中一個面容也沒浮現。東方的自然史發展與養成傳統,與歐洲大不相同,因此臺灣植物歷史中,我們沒有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Maria Sibylla Merian)此輩的探險女性,也無法確知是否有無瑪麗安.諾斯(Marianne North)、瑪蒂達.史密斯(Matilda Smith)此輩重要女性植物繪師的身影。

雖然漫畫設定於臺灣植物學正在開展之時,人才濟濟,但女性缺席是事實。這個無法在學術中浮出的身影,在《採集人》裡,很開心地以虛實相映的方式實現了。

因此,我參考了曾在臺北植物園短暫工作的女性歌人尾崎孝子著作《美はしき背景(美麗的背景)》所描述的植物園場景,以及林業部部長金平亮三之女金平壽美子的生平,為漫畫提供了一個合情合理又與植物相關的女性配角,最終使「金平日奈子」這個女性角色登場了!

論文中不可能存在的女性,漫畫卻能達成:金平日奈子登場圖

歷史學不僅提供質感,更是「適當」的想像力的來源

漫畫的製作並不容易,過程中大致需經過故事條件設定、大綱擬定、草圖與分鏡、完成草稿與對話、真正完成原稿,這中間每一個步驟的完成,都得再一再確認後,才能進行下一步。而本文聚焦於《採集人》製作過程中,歷史學派上用場的相關例子,當然,無法全面性的談及漫畫產業中的各種困難。

歷史學時常被是否「實用」之疑纏繞,其答案是絕對正向的,而《採集人》漫畫的誕生過程就是一例。漫畫中的種種人物、背景、劇情設定,一些沒有「歷史」沒有記載的「日常」,透過歷史學者、編輯、漫畫家的合作,將虛構的劇情有非虛構的依據,呈現出具有歷史質感的想像力漫畫。

今年(2021 年)3 月時,漫畫家英張在單行本活動中提到《採集人》將有 5 集,我當下第一直覺是,很佩服 CCC 能有這樣的眼光,擁有如此適合且願意「繼續」熱血的編輯與漫畫家。

畢竟,新題材不能只停於「勇氣可佳」,除了需多方的資源外,最重要,還是人的投入。其實臺灣並不缺乏喜歡閱讀深度漫畫的讀者,因此主題設定門檻雖高,但這仍是值得嘗試的功夫。據聞《採集人》出版印量已達三刷,由銷售量也可證明臺灣讀者相當買單。

如今 CCC 風波之下,充滿植物愛與勇氣的《採集人》,能不能如劇中大正時代的臺灣植物一樣強壯,繼續綻放呢?在此我深深祝福《採集人》能突破重圍,繼續走下去!

延伸閱讀:漫畫不只是給小孩看的!從諷刺到商業化的臺灣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