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與宋美齡的相遇,其實是一場精心策劃的奪夫行動
作者:張戎

1926 年 1 月,國民黨第二次代表大會上,莫斯科幾乎劫持了整個國民黨,產生的領導層多是共產黨人和國民黨親蘇成員。列寧主義信徒宋慶齡成為領導人之一: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毛澤東是執行委員會候補委員。對蔣介石來說,他的黨就要徹底掌握在俄國人手中了,自己該行動了。

行動的第一步是要他的敵人對他更加不設防,於是蔣提出要求去蘇聯:「決意赴俄休養,研究革命。」他甚至把這個要求反覆寫進日記裡。蔣介石記了 57 年日記,無時不預備著那些想窺探他思想的人會讀到裡面的字句。他還在 3 月 16 日給人在蘇聯的兒子經國寫了封明知會被檢閱的信,差點就說自己是共產黨了:

「我雖然未加入共產黨,⋯⋯但我自認我一生的事業是在革命。⋯⋯對於你,名稱雖為父子,在革命上說起來是一個同志。」

釋放了這一系列煙幕彈之後,蔣介石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動手了。3 月 20 日,他找了個藉口,逮捕了數十名共產黨人,把蘇聯顧問的衛隊繳了械,顧問們則受到監控。這一突然襲擊,斬斷了蘇聯顧問對國民黨軍隊的控制。

「準政變」完成了,蔣又引導俄國人誤判他,讓他們以為,他出此一舉,是因為蘇聯顧問傲慢無禮,強行在中國軍隊裡推行蘇維埃制度,傷害了他的自尊心。俄國人的結論是他們可以繼續信任蔣介石:「蔣能夠跟我們合作,也將會繼續跟我們合作。」

他們決定最好的辦法是安撫蔣,便撤出了主要軍事顧問。當然俄國人也做了準備,未來某個時候「消滅這位將軍」,但他們認為眼下不必著急。出事時鮑羅廷不在廣州,他回來了就好辦了,鮑對蔣「擁有特殊的個人影響」,鮑羅廷可以讓蔣聽話。結果,蔣被提拔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

汪精衛那時是國民黨第一號人物,他只能站在一旁,無能為力地看著蔣的陰謀得逞。他害怕禍及自己,躲藏起來,隨後又逃往外國。就這樣,蔣介石上升為國民黨中最重要的人。

被提拔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的蔣介石於廣東北伐誓師儀式上閱兵。(Source: Wikimedia

在這些戲劇性的事件發生時,有個女人在一旁觀察,看到它潛在的重要。靄齡有政治頭腦,小妹美齡曾說她「嗅覺比我靈敏得多,是個真正出類拔萃的女人」。靄齡反共,一向對孫中山的親蘇政策不滿。孫死後,是她和丈夫孔祥熙說服慶齡給孫舉行基督教葬禮,以沖淡他的布爾什維克形象。

靄齡注意到蔣介石踢出去一大批蘇俄軍事顧問,意識到這位新任總司令在改變國民黨,她興奮不已。妹妹慶齡、弟弟子文,都在為國民黨政府工作(子文是財政部長。蘇俄的援助以及他本人的能力,使他得以平息當地人對孫時代巨額稅收的不滿)。靄齡對弟妹跟著莫斯科的指揮棒轉,早就耿耿於懷。如今,蔣介石的行動燃起了她的希望。

一手策劃「奪夫宴」的宋靄玲。(Source: Wikimedia

靄齡自然也想到小妹的終身:上海已經無人可選,年輕的總司令或許能配得上美齡?雖然蔣身邊有個太太,對一心要為妹妹找到合適丈夫的靄齡來說,陳潔如只是姨太太,並非真資格的夫人,把她趕走易如反掌。

為了對蔣有更多的了解,1926 年 6 月,靄齡帶上小妹去到廣州。那時這個南方城市正受熱潮襲擊,暑氣濕熱難忍,相比之下上海是涼爽的天堂,可兩姊妹重任在身,不顧一切地來了。她們住在標準石油公司經理的房子裡,經理本人在紐約。那是棟兩層的白色獨立洋樓,坐落在杉樹叢林中。6 月 30 日,靄齡設晚宴招待蔣介石,潔如當然也被邀請。她來後就有預感,這頓晚餐將改變自己的命運。

延伸閱讀:宋家姊妹擺的「乳鴿奪夫宴」不只讓蔣介石拋棄妻子,更扭轉了中國近代史?

蔣介石對靄齡邀請的反應是受寵若驚。潔如回憶道:

他「十分興奮地在室內走來走去,他的喉嚨似乎因緊張而收縮。『邀請!』他反覆地自言自語,『我從來沒有想過,現在你和我終於有機會接近這位大人物,這真是太好了。』他像一隻孔雀似地在室內昂首闊步,不願坐下。他很少如此坐立不安。」

蔣對潔如說:「我有地位,但無特權」、「你必須知道,接近宋家對我是多麼重要的事」。

由於蔣在軍校下班晚,潔如比丈夫先去。晚宴只有六個人,另外兩位客人,一是廖仲愷夫人何香凝,數月前她的丈夫被刺身亡,她私下裡懷疑蔣介石;另一位是千里達人陳友仁,廣州政府的外交部長。當時盛傳他和美齡可能相好,但潔如說:

「目睹他們在客廳的相互應對,這項謠言似乎並無根據。」

的確,美齡受不了陳友仁,從前在給艾瑪的信中說:

「他也在晚宴上,坐在我旁邊。他很聰明,很出色,但自大虛榮得不得了。他聳肩的姿勢難看極了,讓我差點兒發瘋!這個星期他要來拜訪我,我希望我不會無禮」。
在遇見宋美齡之前的蔣夫人陳潔如。(Source: Wikimeida

出身平民、年輕單純的潔如,跟上流社會少有交道,她不無嫉羨地從旁打量宋家姊妹:

「穿著顏色鮮豔的上海最新式樣絲質旗袍,她們的一頭烏髮梳成瀟灑的貴族髮式,在後頸處綰了一個髻,看起來真像是上海時裝圖冊中的人物

「這麼大熱天跑來,真難為你了,蔣夫人」靄齡迎接她,一面用絹帕輕輕擦拭額頭的汗珠。房間裡有三臺電風扇,還是悶熱不堪,美齡站在電扇前面,一邊抱怨「濕熱難忍」,一邊搖著一把雕花象牙的大絹扇,嚮往「下星期就要乘『日本皇后』號回上海」。靄齡抓緊時間盤問潔如,美齡有時也插嘴:

你的婚姻生活如何,蔣夫人?你曾和你的丈夫吵架嗎?」

「介石的壞脾氣是出名的,他從來不罵你嗎?沒有?那你一定是忍耐的化身⋯⋯」

「據孫先生說,介石稍不稱心就暴跳如雷,是真的嗎?」

「他的大太太毛夫人反對你嗎?她為難你嗎?她對你很壞嗎?」

「他的二太太姚夫人呢?⋯⋯她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這些問題聽起來好像太不客氣,可是潔如被認為年輕簡單,無須對她講究分寸,而且靄齡也不是以微妙委婉著稱的人。

蔣介石來了,靄齡安排他坐在自己與美齡之間。晚餐的交談給靄齡提供了許多新總司令的訊息,但最重要的是,美齡對他感興趣。他的舉止像個軍人,瘦削的面龐看去敏銳又善解人意,談吐跟上海社交場上的人是那樣不同,美齡感到十分新鮮著迷。晚餐結束時,她給了蔣介石自己的地址。

蔣覺察到美齡對自己的興趣,欣喜若狂。他跟潔如的關係多半建築在性的需要上,沒有深厚的愛情,蔣一點都不在乎把她拋開。跟貴婦人美齡比,潔如黯然失色。更不用說,跟美齡聯姻,蔣就能把自己的名字跟孫中山連在一起。好運到來的時刻再巧不過,蔣介石就要進行「北伐」。

這時的北京政府,由於蘇俄支持的馮玉祥在 1926 年 4 月再搞政變,趕走了段祺瑞,自己又無法控制局面,正處在群龍無首的混亂狀況。蔣有充分把握能夠推翻它,建立自己的政府。有像美齡這樣一個女人在身旁,對這位未來的中國統治者,該增加多少光輝!別的不說,她跟西方人士的關係就是不可估量的財富:蔣介石要跟蘇俄決裂,需要西方。

延伸閱讀:以基督信仰與西化形像,迷惑美國的蔣介石與宋美齡

美齡還沒回上海,蔣就已經在思念她了,日記寫道:「美齡將回滬,心甚依依。」她走後不久,蔣託人去向大姊靄齡、兄長子文求親。子文反對,但這事大姊說了算,而靄齡認為國民黨的這位新強人值得考慮,只是還得等等看。

蔣介石此時仍然披著親蘇的偽裝,靄齡不能完全肯定他的真實面貌是什麼樣。任何親共的傾向都是絕不能容忍的。另外,靄齡和丈夫孔祥熙從來就不認同孫中山的廣州政府,認為得到世界各國承認的北京政府才是中國的合法政府。1921 年孫在廣州宣布就任總統時,小妹美齡正好在那裡探望慶齡,準備參加孫的就職典禮。靄齡和母親一連給她發了三封加急電報,要她馬上回上海,不許出席慶典。小弟子安還專門被派去廣州,「把我活生生拖回家去」,美齡告訴艾瑪。

孔祥熙去過廣州,在那裡跟周圍的一切「格格不入」。他謝絕了孫中山要他參加廣州政府的邀請,告訴孫,他的主張是「全國團結」。他敬佩北京的領導人,稱吳佩孚「是個真正正直的人,他愛國,他有原則」。徐世昌總統跟孔夫婦相處甚佳,常邀請他們出席總統府的招待會,跟孔祥熙討論國家大事。孔夫婦生活的主要地方是北京,就在她設宴招待蔣介石後,靄齡回到北京──而非上海──送她的孩子去首都的美國學校就讀。

蔣在日記中記到,靄齡的保留是「因政治關係」,他暫停了對美齡的追求。這期間,他卓有成效地領導了北伐戰爭,奪取了中國若干省份。11 月,《紐約時報》用一整版的篇幅報導蔣,大標題是:「新強人控制半個中國」。

1927 年 3 月 21 日,蔣指揮軍隊占領了上海;4 月,他公開與中共和蘇俄決裂,頒發的通緝名單上,第一名就是鮑羅廷(毛澤東也在其中)。鮑羅廷穿過戈壁灘逃回蘇聯,一天夜裡,睡在沙漠上帳篷裡,他思前想後,後悔當初信任蔣介石。蔣著手「清共」,鎮壓共產黨領導的暴動。

廬山真面目露出來了,蔣的真正敵人是共產黨,而不是北京。上海商界、西方國家居民,正害怕暴民專制,此時大大鬆了一口氣。他們對蔣介石有了好感,覺得他幹得不錯,甚至佩服他。就是在這個時候,當他展示出真實的政治立場,證明了自己的才幹,讓美齡的朋友讚許他時,蔣介石才重新開始追求美齡。

延伸閱讀:出身軍旅、最後權傾一時的蔣介石平常愛吃什麼?
現代中國從慈禧到今天,宋氏三姊妹與她們的丈夫,正是完整串連中國百年史的關鍵人物! 跨越三個世紀、走過三大陸、多場革命,三位家喻戶曉的女子 ,三段鮮為人知的傳奇人生。 親訪宋、孔、蔣、孫家親屬與專家學者見證人,參閱臺港英美俄五地共 14 家檔案館,收錄三姊妹個人生命與大歷史交織的珍貴照片 64 幀。 《鴻》、《毛澤東》、《慈禧》暢銷傳記作家張戎, 暌違六年帶來足以理解中國現代樣貌的歷史巨作!
首圖來源:Wikimedia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