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納克城堡傳說】四、她的到來
前文:【拉納克城堡傳說】三、桑丘山地的幽靈

臨近畢業,校園裡瀰漫著肅穆的氛圍。

學校是人生第一個驛站,前方就是人生波瀾壯闊的大海。對比人類社會的種種不平等,學校是相對公平的處所——同一張考卷,同一個老師…….吞噬知識,積蓄能量,決定你今後在人生的旅途上能走多遠。

伊莉莎和海倫並肩走出教室,她們從小就是同學,從小學到大學,她們情同姐妹,無話不談。伊莉莎比海倫大兩歲。因為伊莉莎小時候生了一場病,遲了兩年才上小學。                       

「伊莉莎,最近你怎麼啦?總是心神不寧,上課老分神?最後關頭,不能鬆懈。」

「沒什麼呀。」

「我能猜到。」

「猜到什麼呀?」

「想拉納克啦?」

「你真壞!」伊莉莎掐了一下海倫的胳膊。

「坐一會兒?」路過一個小池塘,海倫指著池塘邊的木椅說道。

「我問你,他在紐西蘭,那麼遠,怎麼辦?」

「我想……我想去紐西蘭。」

「上帝啊!紐西蘭!你想過沒有:漫長孤獨的旅途,浩瀚詭譎的大海,英國親人朋友的惦念,沒有莎士比亞,沒有莫扎特……」

「想過了,想過了,沒辦法。只要能和相愛的人在一起,哪怕十年,一年……一天!」

「你怎麼愛上拉納克的?能告訴我嗎?」

「愛是沒有理由的,我相信他的每一句話。要說理由,我覺得他比同齡人成熟多了。男人要剛強,剛強是指遇事有主張,有事敢承擔責任。他在我心目中就是一個剛強的男人。」

愛情是地下沸騰的岩漿,一但噴發,直衝雲霄,不可阻擋。

伊莉莎和海倫都沈默了。隔了一會兒,海倫拉著伊莉莎的手說,「伊莉莎,你要真去紐西蘭,我陪你去。」

「真的?」

「真的。」

「真的?」

「真的。讀了這麼多年的書,也該好好放鬆一下了。另外,我爸媽離婚了,媽媽又結婚了。媽媽和繼父對我都很好,不過,我總覺得有點隔閡,我不想和他們住在一起。」

「啊!你真是上帝派來的天使!我高興的要暈過去了。」

「我陪你去,你笑,我陪你笑;你哭,我陪你哭;如果他對你不好,我……」

「不會的。」伊莉莎語氣堅定地說,「我相信他。」

Larnach Castle.Dunedin.

但尼丁奧塔哥碼頭上人頭鑽動,從英國來的海上輪船「維多利亞號」即將到達。先是海天之際出現一個黑點,慢慢地,海輪的輪廓顯現了。人群發出歡呼聲。

半年前,當拉納克得知伊莉莎說服雙親,由海倫相伴,前來紐西蘭,他簡直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倒了一杯葡萄酒,一仰脖,一口喝了下去:喜悅要分享,要分享!明天,約上朋友,把這個喜訊告訴他們……

拉納克早早地來到碼頭,多年的期盼,今天,夢幻成真!拉納克心潮起伏,來回踱步,不住地抬頭朝海面望去,冒著黑煙的輪船越來越近了。來到紐西蘭後,拉納克的事業風生水起。

一年前,拉納克辭去了銀行職務,創辦了自己的公司,業務涉及房地產,採礦,貿易,建材等。有銀行的背景,有資金,有朋友,有眼光,拉納克公司的業務順風逐水。現在,伊莉莎又來了——即將有一個溫馨的家。欣慰、喜悅、感激充滿了他的胸膛:上帝啊,你給了我一切……

輪船靠岸了,拉納克迫不及待地靠近棧橋的出口,踮腳伸頭朝船弦張望——心上人馬上就要出現了!

旅客緩緩地湧出棧橋,接客的人群中不時傳出驚喜的叫聲。半個小時後,伊莉莎的身影終於出現了。

拉納克快步迎上去,「伊莉莎!」拉納克和伊莉莎緊緊地擁抱在一起,「終於見面了,伊莉莎,太高興了!」

伊莉莎緊緊依偎著拉納克的胸膛,她能感覺到拉納克的心在激烈地跳動。

拉納克松開手,又輕擁海倫,「海倫,謝謝你!有了你,漫長的旅途,伊莉莎不再寂寞,太感謝了!」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謝謝。」

在回住宅的路上,拉納克緊握伊莉莎的手,「你父母一切都好嗎?我父母一切都好嗎?真想他們。」

「他們一切都好,他們要我向你問好。」

「謝謝。唉,在英國生活如同在磁器店裡跳舞,在紐西蘭則是在曠野上騎馬,一騎上就停不下來。你瞧,今天事務特別多,我送你們到家,有家傭幫你們安頓好,你們也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六點鐘,我來接你們用晚餐。」

伊莉莎心頭一顫,「幾年沒見面,有多少話要說,怎麼去忙事務?」但她不動聲色地說,「沒關係,你去忙,晚上見。」

海倫什麼都沒說,皺了皺眉頭。

伊莉莎和海倫來到貝克街,兩人美美地睡了一覺。時近傍晚,她們精心梳妝了一番,穿上最心儀的服裝,來到客廳等待。

時近傍晚六點,有人敲門進來,他鞠了一躬,「我是歐文,伊莉莎小姐,海倫小姐,你們好。拉納克先生因事務繁忙,由我領兩位前去。」

伊莉莎和海倫互望了一眼,沒說什麼,跟歐文上了馬車。但尼丁冬天的夜晚來的特別早,道路不怎麼平整,燈光昏暗,猶如到了英國鄉村。

伊莉莎和海倫雙手相扣,心中忐忑,不知走了多遠,車在一家酒店前停下。燈光幽幽的,看不清這座建築的外貌。

兩人下了車,歐文說,「到了,請跟我來,慢慢走。」

大家進入室內,走廊燈也是暗暗的,只能勉強看清腳下,轉了幾個彎,來到一扇大門前,歐文大聲說道,「伊莉莎小姐,海倫小姐,到!」

大門緩緩地打開了,出現在她們面前的是一個燈火通明金碧輝煌的大廳,數十盞煤氣燈發出「嗞嗞」響聲,身著盛裝的男士女士分列兩邊齊齊站立,鼓掌歡迎。

伊莉莎和海倫目眩眼花,不知是怎麼回事。

拉納克身著燕尾服,紅色領結,顯得意氣奮發,英俊瀟灑。他快步向前,笑容滿面,「伊莉莎,海倫,我想給你們一個別出心裁的歡迎宴會,所以,我什麼都沒講。我說我去忙事務,只是一個善意的謊言。其實,我一直都在這裡忙碌,從定菜單到邀請客人。來,請。」

伊莉莎和海倫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隨拉納克進入大廳。

「這是但尼丁市約翰市長,這是約翰夫人。」拉納克向伊莉莎和海倫介紹站在第一位的來賓。

約翰市長和夫人熱情地擁抱了兩位小姐。

「歡迎,歡迎來自故鄉的美麗小姐,你們的來到,我和夫人無比高興!」

「謝謝,能見到您和夫人,我們也很高興。」伊莉莎說。

拉納克逐個介紹了各位貴賓。隨後,在服務生的引領下,主客依次坐下,小樂隊奏起了歡快的迎賓曲。

菜單是由拉納克精心敲定的:主菜有產自凱庫拉的龍蝦,坎特伯雷的烤羊肉,哈維諾的綠唇貽貝。還有吻仔魚燉菜湯,蔬菜沙拉,烤小麵包。甜點是香草冰淇淋,水果有櫻桃和奇異果。餐後提供紐西蘭本地現磨濃香咖啡和英國德文郡茶。

拉納克向伊莉莎介紹了萊單,「可以嗎?伊莉莎?」

「很好,你的安排很好。」

拉納克低聲喚來領班,「開始吧。」

領班宣佈晚宴開始,早有準備的服務生立刻忙碌起來。

凱庫拉龍蝦通體紫紅,一雙威武的大螯,雪白的蝦肉晶瑩剔透;坎特伯雷羊肉肉質細嫩而不油膩;綠唇貽貝的貝肉邊緣有一道綠唇環繞,極像一件藝術品;精緻的湯盅裡,有著兩隻小小黑眼珠的白色銀魚漂浮在黑色的蒓菜間;紅寶石般的櫻桃襯著綠翡翠色的彌猴桃。

佳餚、美酒、鄉情——大廳裡瀰漫著歡樂、興奮和如痴如醉的氛圍。來賓紛紛向拉納克和伊莉莎敬酒,祝賀他們久別重逢。每個移民背後都有一段故事,來賓們紛紛回憶起幼年在英國的點滴,談起來到紐西蘭後的種種趣事。

喬治和約翰夫人聊天,竟得知兩人小時候曾在同一個幼兒園,兩人開心不己,感嘆良久。

「凱庫拉在毛利語裡就是『吃龍蝦』,凱庫拉盛產龍蝦。」拉納克不斷地為伊莉莎介紹,「這種銀魚只有在西海岸才能捕捉到。」

當宴會進行到一半時,領班大聲說道,「各位來賓,請安靜一下,拉納克先生要宣佈一個消息!」

全場頓時安靜下來。

「請跟我來。」拉納克輕輕牽著伊莉莎的手,走向前台。

「今天,首先感謝各位嘉賓出席歡迎伊莉莎小姐和海倫小姐的酒宴。伊莉莎的到來給我帶來了光明!希望!還有愛!我在這裡,以我全部的愛,以基督的名義,向她求婚!」拉納克打開服務生用銀盤子托著的首飾盒,取出一枚熠熠閃光的鑽戒,半跪著托起了伊莉莎纖細的小手,抬頭向伊莉莎望去。

伊莉莎羞澀地點了點頭。拉納克小心翼翼地將鑽戒戴上了伊莉莎的手指。

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

拉納克站了起來,面向來賓,「我還要宣佈一件事,人們都說但尼丁像小愛丁堡,有點不同的是這座城市沒有城堡,整個紐西蘭也沒有一座城堡,畢竟紐西蘭的歷史尚不悠久。我宣佈,我要在桑丘山上建一座城堡,送給我最親愛的伊莉莎!」

全場又響起了掌聲。有人贊嘆,有人議論。畢竟,在山頂上建一座城堡絕非易事,因為,紐西蘭所有高檔建材全靠海運進口,高級工匠也得從歐洲聘用。不過,他們知道,一個真正的男人為了愛,是不計成本,不惜代價的。他們也知道,拉納克決定的事,一定會實現!

繼續閱讀:【拉納克城堡傳說】五、新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