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明代的地理書,如何描繪千里之外的印加帝國?(上)
前文:一本明代的地理書,如何幫助我們理解歐洲與中美洲的愛恨情仇?

1492 年,是閣龍(就是哥倫布在明朝的名字啦!)抵達美洲的時間,也是印加帝國第十任君主圖帕克・印加・尤潘基的人生尾聲。

圖帕克・印加・尤潘基(Tupaq Inka Yupanki)

圖帕克是「閃耀的」、「超群出眾的」的意思,印加則是王室男子的稱號,尤潘基也是印加統治者的尊稱。圖帕克・印加・尤潘基的功績完全不愧自己稱號。他完成了父親的未竟之業,率領軍隊擊敗奇穆王國,向四方擴張,一連串的南征北討後,印加帝國成為安地斯山地與沿海沙漠的霸主。

此外,圖帕克・印加・尤潘基還將首都庫斯科外的薩克塞瓦曼堡壘修築完工,作為宗教儀式的場地。一直到今天,印加人的後裔在這舉行太陽神祭典,每年都吸引許多觀光客朝聖。

1493 年,圖帕克・印加・尤潘基過世,他的兒子瓦伊納・卡帕克繼位。此時正是印加帝國極盛的時期,卻也是危機四伏的時代。經過圖帕克・印加・尤潘基的南征北討,印加帝國已經擴張了統治極限。帝國的邊境距離首都太遠,沒有文字,僅有結繩記事,中央的統治鞭長莫及。瓦伊納既然無法像前代國王般大肆擴張,遂把目光轉向內部。他修建兩條南北向的大道,同時在帝國北疆的基多大興土木,頗有想要將基多開闢為印加帝國第二首都的味道。

當時的印加帝國有不少的隱憂,前代王室遺族是其中一個。

印加國王死後,遺體會被製作成木乃伊,並供奉在生前就已經決定的王室領地內,如同生前一般生活。而國王木乃伊會在祭典時被推到會場上「曬太陽」。而先王的妻子與子嗣會繼續住在王室領地,由奴僕在王室領地供養,這些遺族被稱為一支「帕納卡」,此制度會一再循環,繼位的印加王會在他死後組成另外一支帕納卡。根據研究,印加帝國滅亡之前,總共有 12 支帕納卡。這些帕納卡說話都有一定的份量,帕納卡群體的利益是歷任印加王必需考量的問題。

除此之外,繼承問題也是印加帝國晚期的一個困境。這可能起因於瓦伊納・卡帕克本人的私心。由於印加帝國一直採取內婚制,唯有內婚生出來的子嗣才有繼承王位的資格。瓦伊納・卡帕克與他的妹妹結婚,生下瓦斯卡爾,順理成章的成為印加帝國的王儲。不過,長年生活在基多的瓦伊納,也迎娶基多王國的公主,生下阿塔瓦爾帕。阿塔瓦爾帕長大後驍勇善戰,深受瓦伊納・卡帕克的喜愛,有意破壞規則,讓阿塔瓦爾帕繼承王位。

對於大多數的印加貴族與帕納卡來說,阿塔瓦爾帕不是王室女子生下的後嗣,根本沒有資格代替瓦斯卡爾繼承印加帝國。瓦伊納應該也深深理解這點,於是他讓阿塔瓦爾帕率領一支軍隊駐紮在基多,瓦斯卡爾則在首都庫斯科,還是擁有王儲的身份。

阿塔瓦爾帕(Atawallpa)

除王儲問題以外,瓦伊納還有一個無法解決的憂慮。

從 1520 年代以來,帝國北方一直有一群白色皮膚的外邦人在活動。他們渴求黃金,奴役被征服的土著部落。這群白皮膚的人拿著鋒利無比的武器,騎著比駱馬還要高的動物。這些人的意圖不明,有可能成為對手。與此同時,疾病流行,許多沒有看過的疾病讓印加人束手無策。

1527 年,正是皮薩羅抵達印加帝國邊境的隔年,瓦伊納・卡帕克在浴池洗澡受寒,病情快速惡化,不久便過世。瓦斯卡爾在庫斯科的貴族支持下,繼承了印加帝國。但是,印加帝國主要的將領卻支持阿塔瓦爾帕。憑藉著軍隊的支持,阿塔瓦爾帕起兵叛亂。

起初,阿塔瓦爾帕的戰況並不順利,甚至還被瓦斯卡爾方的軍隊俘虜,但他幸運逃跑得救。回到基多後,阿塔瓦爾帕結合支持的將領,打敗了瓦斯卡爾的軍隊,攻入印加首都庫斯科。

阿塔瓦爾帕在一開始並不順利,甚至還被瓦斯卡爾方的軍隊俘虜,但幸運逃跑。回到基多後,阿塔瓦爾帕結合支持的將領,打敗了瓦斯卡爾的軍隊,攻入首都庫斯科。人在基多的阿塔瓦爾帕收到消息後非常開心,親率軍隊前進庫斯科。就在半途,阿塔瓦爾帕聽聞外邦人的消息,他決定在卡哈馬卡與外邦人見面。這群外邦人的頭頭叫皮薩羅,是一個白色皮膚、有著大鬍子的人。

就在卡哈馬卡,阿塔瓦爾帕決定與外邦人見面。這群外邦人的頭頭叫皮薩羅,是一個白色皮膚、有著大鬍子的人。雙方約定好在卡哈馬卡見面,阿塔瓦爾帕由貴族、官員、衛士簇擁,乘著轎子進入廣場。皮薩羅僅有一百多名士兵,但他們來意不善,早早就安排埋伏,想要突襲印加帝國的神經中樞──阿塔瓦爾帕本人。

見面的一開始,傳教士拿了本聖經給阿塔瓦爾帕,跟他說裡面有上帝對世人說的話。阿塔瓦爾帕拿起聖經放在耳邊,回答:「為何他沒有對我說話?」隨即將聖經丟到地上(大使覺得這段阿塔瓦爾帕很萌)。

傳教士怎麼能忍受聖經被丟到地上,隨即喊了暗語「聖地牙哥!」埋伏的軍隊立刻從四面八方衝出,槍砲齊發,騎兵縱橫衝殺。整個廣場變成大屠殺的場合。神聖不可碰觸的阿塔瓦爾帕被拉下轎子,成了階下囚。如同科爾蒂斯在墨西哥綁架蒙特蘇馬二世,皮薩羅在印加帝國綁架了阿塔瓦爾帕。兩者同樣在綁架國王之後,用一種奇妙的狀態控制了原住民帝國。

《職方外紀》中的印加帝國

這段征服冒險的故事,傳到中國之後,變成怎樣的面貌呢?在《職方外紀》中,首先提到:

故金銀最多,國王宮殿皆以黃金為板飾之

講到印加一定要介紹黃金傳說(?),描述印加王的宮殿皆用黃金作為裝飾。還提到了一種我們熟知的動物:「有一種異羊可當騾馬,性甚倔強,有時倒臥,雖鞭策至死不起,以好言慰之,即起而走。」

沒錯,就是羊駝、草泥馬。

草泥馬看似可愛,脾氣卻很差,最噁心的絕招就是吐口水跟踢腿。《職方外紀》的記載則說他們個性倔強,一定要好好說才會聽話。毆打他們是沒有用的!

眾所皆知,印加帝國是一個沒有使用文字的文化。《職方外紀》也有記錄這種情形,「其俗大扺無文字,書籍結繩為識,或以五色狀物,形以當字,即史書亦然」。印加帝國使用一種被稱為「奇普」的結繩方式記錄資訊。奇普是一種相當原始的記事方式,只要持有奇普的人過世,後代就可能永遠無法理解代表的含義。就算是今日的印加研究者,要解讀奇普都還是一個極端困難的挑戰。

《職方外紀》也提到不少印加帝國的風俗。例如,多以金銀為裝飾品,建造「便驛使傳命」的道路系統。人民個性良善,治安良好,根本「頗似淳古之風」,近似中國知識份子嚮往的古代美好世界,對此《職方外紀》裡的解釋是,因為印加帝國的金銀是可以自取的,所以人們根本沒有必要去偷竊金銀,治安才會這麼好。

此外,《職方外紀》呈現了對印加帝國語言的瞭解與知識。《職方外紀》裡提到印加帝國有許多「土音」,也就是不同的地方語言。但「有一正音,可通萬里之外」,並且偷偷稱讚正音即便流傳萬里也不至流失其意的正確性──「凡天下方言過千里必須傳譯,其正音能達萬里之外,惟是中國與孛露而已。」呈現了對印加帝國語言的瞭解與知識。印加帝國幅員遼闊,推行奇楚瓦語(Quechua)作為官方語言,全境都可以通行奇楚瓦語。直到今日,在秘魯、厄瓜多、玻利維亞這些國家,都是官方語言。這裡的「正音」,無疑就是奇楚瓦語。

說完好話,傳教士總要稱頌一下自己的偉大。與墨西哥的篇章相同,印加帝國也有些「陋俗」需要改變,而這改變的重責大任就擔在傳教士身上了。在傳教士的諄諄教誨下,這些「往時惡俗,如殺人祭魔、驅人殉葬等事」當地原住民都不再做。這種移風易俗的敘事,與墨西哥相似,或許這樣移風易俗的宣傳,對傳教士傳教或製造良好形象頗有幫助。同時,移風易俗的寫法也符合中國知識份子對於少數民族治理的想法。又或者是,傳教士總不能讓中國的皇帝知道,他們在地球的另一邊,可是把印加的皇帝拽下轎子來。

藉由《職方外紀》的介紹,明朝的知識份子對南美洲的印加文化有了初步瞭解;只不過,他們並不知道這些「土人」就是今日的印加。

印加帝國的滅亡

1532 年 12 月,夏季讓太陽之神印提露臉,但卻沒有改變印加帝國的命運。自從阿塔瓦爾帕被俘後,印加帝國陷入癱瘓,駐守在首都庫斯科的將軍不敢貿然出兵拯救阿塔瓦爾帕,他被西班牙人囚禁在卡哈馬卡的一間房子裡。

阿塔瓦爾帕知道西班牙人迫切想要尋找黃金,但對印加人來說,黃金並不那麼重要。於是,他提出支付贖金的想法:如果他有辦法將三間房子塞滿黃金與白銀,那麼西班牙人就把他放回去。印加王一聲令下,黃金與白銀源源不絕地從帝國各處被徵集到卡哈馬卡。到了隔年五月,黃金與白銀塞滿了房間。

可惜皮薩羅表面上答應提議,但心裡沒有想要釋放他。八月,時值印加大地的冬天,西班牙征服者將阿塔瓦爾帕送上刑台。他們指控他與姐妹結婚、崇拜偶像,違反天主教教義,理應處以火刑。為了保留全屍,阿塔瓦爾帕無奈地在臨刑前皈依天主教,因此改為絞刑。

法蘭西斯克·皮薩羅的畫像

西班牙人絞死阿塔瓦爾帕後,結合支持他們的當地部族,南下進攻庫斯科。十一月,夏天即將到來的時候,西班牙人攻陷庫斯科,在城中燒殺虜虐一番。為了安撫印加人,西班牙征服者讓阿塔瓦爾帕的弟弟圖帕克・瓦爾帕登基,成為印加帝國被西班牙控制後,第一任的傀儡皇帝。不過,瓦爾帕繼位不久,就因為感染天花過世,他的弟弟曼科・印卡・尤潘基,在皮薩羅的主持下,繼位成為印加帝國傀儡皇帝,還被西班牙人虐待。這種事情無論對曼科・印卡・尤潘基或是印加人來說都是很大的衝擊。

1536 年,曼科・印卡・尤潘基藉口前往聖谷舉行宗教儀式,逃出了庫斯科。他觀察到殖民者內部因利益衝突而潛藏許多矛盾。於是,他集結了一支軍隊,試圖利用西班牙人間的不合復國。印加軍據守薩克賽瓦曼堡壘,團團包圍庫斯科城。

然而,印加帝國內在的弱點卻在這場戰爭中一覽無遺。

首先,各支帕納卡各懷鬼胎,大家都想從這場戰爭中獲利。有些印加貴族選擇與西班牙人合作來對抗曼科・印卡・尤潘基。印加王族並非在團結的情況下對抗西班牙征服者的入侵。

其次,印加人也為了過去的霸權統治付出代價。他們在這兩百年間透過軍事征服,建立一個領土遼闊的帝國。這兩百年間被征服者的不服氣與反抗心,暫時被印加帝國的威勢所掩蓋,只好乖乖喝下象徵臣服的酒,並且繳納貢賦。但當西班牙征服者抵達並綁架了印加王後,印加帝國不穩定的貢賦體系分崩離析。印加帝國晚期的敵人卡尼亞爾人就是西班牙人的忠實支持者。

根據印加王族加西拉索在《印卡王室述評》的記載,曼科・印加・尤潘基的軍隊在庫斯科大廣場對峙,此時印加將軍從軍隊中站出來,大喊:「吾乃印加將軍,有誰敢跟我一戰!」(設計對白)。沒有西班牙人敢與他單挑。

印加王族加西拉索

卡尼亞爾人的首領契爾切站出來說:「那就讓我來吧!」(這是三國志中溫酒斬華雄的劇情吧!)雙方揮舞著短劍,兩人武藝高超,誰都無法馬上一擊必殺,這是一場漫長的決鬥(原來是張飛大戰馬超)。最後,契爾切發現印加勇士的一個破綻,把短劍刺進他的胸膛,大挫印加軍的銳氣(印加軍全體士氣下降)。

從上面的討論,可以看到印加帝國雖然強盛,但原始的統治技術讓印加帝國充滿破綻,西班牙的入侵更讓這些破綻直接一次業力引爆。在討論西班牙征服時印加時,除了我們熟知的槍砲、病菌與鋼鐵外,美洲原住民帝國的內在弱點,也是我們需要特別注意的面向。

聖谷與新印加帝國

就在圍城十月後,曼科・印卡・尤潘基眼見無法攻克庫斯科,死傷日益慘重,便退回庫斯科北方的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繼續抵抗西班牙征服者。不過,奧揚泰坦博缺乏足夠的耕地,距離庫斯科也非常近,不利於抵抗西班牙人。1537 年,曼科・印卡・尤潘基決定撤退到更深山的比爾卡班巴,繼續反抗西班牙人的侵略。研究者將曼科・印卡・尤潘基建立的國家,稱為新印加國(Neo-Inca State)。

大使之所以會從馬雅研究到印加帝國這段歷史,主要就是在故宮南院的展覽中,看到日本神戶美術館所藏的彩色〈坤輿萬國全覽圖〉。相較於前面看到的中美洲,我們看到南美洲多了許多的「國」。例如「亞馬鑽國」,很明顯就是在講亞馬遜;而「長人國」,從《職方外紀》來看,應是智利一帶,敘事中充滿神秘的色彩。

更有趣的是「故私哥國」,也就是庫斯科(Cusco),爲印加帝國過去的首都。難道,故私哥國就是新印加國嗎?〈坤輿萬國全覽圖〉是否留下了新印加國的蛛絲馬跡?

下篇:一本明代的地理書,如何描繪千里之外的印加帝國?(下)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