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Changemakers】做資源回收也可以投保?一舉改善印尼醫療與環境衛生的「垃圾診所保險」
阿爾賓薩伊德(Gamel Albinsaid)(Source: Gamal Albinsaid Facebook

貧窮與環境衛生議題一直以來都是印尼最大的隱憂。

世界銀行(World Bank)2020 年針對印尼做了一份調查,印尼政府推動國家發展計畫將近 30 年,國內人口貧困率在 2019 年時降低至 9.4%,相較於 20 年前已然減少一半以上。[1]然而,這個比率乘上印尼的 2.7 億總人口後,仍大約有 2,500 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之下,[2]等於有超過一個臺灣的總人口量處於經濟困難。

此外,根據亞洲發展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統計,在印尼 34 個省級行政區域中,沒有任何一個區域有超過九成的居民享有乾淨飲用水;居民們在道路、河川等地方傾置垃圾或排泄仍隨處可見,這不僅突顯印尼人的公共衛生意識普遍低落,也連帶影響人們自身的健康。

不過,一般居住大城市裡的人,還是比經濟貧困者來得有能力處理不乾淨水源或負擔醫療費用,因此,受影響者大多是以農村地區或城市貧民窟裡的居民為主。這些人許多從事拾荒、粗工等低薪工作以維持基本生活所需,毫無餘裕支付看病或吃藥等龐雜花費。

「腹瀉是許多底層生活者日常面對的疾病。」阿爾賓薩伊德(Gamel Albinsaid)醫生觀察,許多印尼底層生活者因為環境或衛生習慣不良,所以經常且不斷重複地罹患腹瀉。「但更可怕的是,由於許多人沒有能力去看醫生,最後卻因為腹瀉這樣的小病而死。」

延伸閱讀:【Changemakers】讓藥品像可口可樂一樣深入世界每個角落──小空間創造大奇蹟的ColaLife

用垃圾兌換醫療保險

2005 年就曾發生過一名印尼女孩罹患嚴重腹瀉,因為母親無力負擔醫療費用而最終死於腹瀉的悲劇。這名女孩的母親以拾荒工作維生,每天只能夠賺取約 10,000 元印尼盾(折合約新臺幣 20 元),基本生活都已無法負荷,更遑論負擔孩子的醫療費用。

當時,這起新聞事件帶給阿爾賓薩伊德相當大的打擊,他認為,全印尼一定還有許多類似的悲劇每天重複上演,如此想法之下,阿爾賓薩伊德決定展開「垃圾診所保險」計畫,期望改善印尼底層生活者的醫療問題。

「在印尼,有 60% 以上的人們沒有醫療保險。與此同時,像我的家鄉瑪瑯(Malang)這樣的城市每天生產超過 5 萬噸垃圾,卻只有不到一半的垃圾被妥善管理回收。」阿爾賓薩伊德深信,垃圾回收與醫療保險,兩者是有機會一起結合與改善的,至此,垃圾診所保險(Garbage Clinical Insurance)因而誕生。

第一間垃圾保險診所座落於東爪哇務米亞由(Bumiayu),成立時間為 2013 年,直到今天,它仍繼續為地方社區帶來利益(Source: Gamal Albinsaid Twitter

垃圾診所保險其實是一個微型健康保險計畫,鼓勵低收入家庭回收垃圾,透過變賣後少許的錢,就能夠讓低收入戶享有基礎醫療服務,而這些所得也能夠成為健康保險系統的運作資金。「多虧了這項計畫,讓我只需要支付『垃圾』就可以獲得看醫生的權利!」一名瑪瑯婦女說道。

由於「回收垃圾」本身並不難,再加上以醫療保險作為誘因,使得這項計畫更易於推動,不僅家家戶戶做好垃圾分類,甚至讓地方社區有組織性地加強管理回收資源;同時也因為減少人們亂丟垃圾的問題,一定程度上改善地方的衛生條件,讓「回收垃圾」與「衛生」兩者之間產生正面循環。

除此之外,垃圾診所保險這項計畫還招募了數百名志工,其中大多數是醫學生或應屆畢業生,他們會藉由家庭訪視參與這項計畫的會員,來追蹤這項計畫對不同社區產生的成效和影響;並且為了讓這項計畫理念能夠在地方上落地生根,他們也會提供會員們健保服務內容、回收物的類別與價格等疑難雜症的建議及知識。

「在過去,人們傾向認為垃圾一文不值、醫療健保非常昂貴,但經由我們做的這些事情之後,他們會發現,原來垃圾也能夠變得很有價值,單靠自己其實也可以負擔得起醫療健保費!」阿爾賓薩伊德補充說道。

阿爾賓薩伊德發現許多印尼底許多人沒有能力去看醫生,最後就因為腹瀉而死

垃圾保險診所的難處

垃圾診所保險計畫雖然對地方社區和環境上帶來偌大改變,但對一般企業而言,光靠垃圾回收真的有辦法持續獲利嗎?

首先,這項計畫會受到兩個主要因子影響:可回收垃圾的價格與參與計畫的人數。當可回收垃圾的價格上漲,就能為這項計畫帶來更多資金,但相反地就可能造成資金短缺。而參與垃圾保險計畫的會員人數若持續增加,醫材、看診醫生等醫療成本就有可能變得不堪負荷,此時,垃圾保險系統就會因為經濟壓力而面臨崩潰。

「有時候情況是,這項計畫會得到其他企業的贊助支持,來作為他們企業內的社會慈善政策。但當這些贊助商退出後,就可能因為財務狀況導致地方上的計畫立即終止。」阿爾賓薩伊德補充說道。換句話說,這項計畫現階段很有可能是需要外界支持才得以順利運作,單靠資源回收確實很難支撐整個系統運行。

此外,垃圾診所保險另一個缺點,是它僅能提供最基本的醫療保健服務,而低收入者唯有加入政府的保險計畫,才可以獲得第二、三級醫療服務。但是這對低收入者來說根本遙不可及,因此,阿爾賓薩伊德為了彌補問題缺口,他的團隊也開始主動收集更多的垃圾回收變賣,並藉由參與政府計畫案、創業項目計畫等方式獲得更多資金。

垃圾管理是垃圾診所保險計畫一個重要的部份

最後也最重要的,就是「垃圾管理」這件事。

在計畫概念上,會員們收集好垃圾後交給計畫團隊,接著由團隊成員變賣回收垃圾來獲取資金,然而,當這項計畫想要進到貧困地區時,由於該地方缺乏專業技術人員,或者地方社會機能並不完整,計畫團隊就必須要求居民們擔任垃圾管理者的角色。

「當某個區域處於像這樣的過渡期,我們的垃圾診所保險計畫實行起來就會變得步履蹣跚。」阿爾賓薩伊德表示,雖然這項計畫從概念上看似容易,實際上每一步都必須經過深思熟慮,若有一處規劃不夠妥善,這項計畫就有可能因為一些芝麻小事而畫上休止。

垃圾診所保險計畫的未來

2013 年,垃圾診所保險計畫獲得「威爾斯親王永續青年創業大獎」,並由英國查爾斯親王親自頒獎,更稱讚阿爾賓薩伊德「透過一項計畫一次解決兩個問題:廢物的管理和再利用,以及向貧困社區提供健康保險與醫療服務。」

2017 年時,阿爾賓薩伊德受邀參與「世界青年與學生聯歡節」進行演講,會後還受到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邀請,共同談論衛生服務領域的創新。

2013 年「威爾斯親王永續青年創業大獎」頒獎現場,阿爾賓薩伊德與威爾斯親王(左三)合影

雖然這項計畫早已受到國際矚目與肯定,但是嚴格說來,垃圾診所保險計畫還不是盡善盡美的計畫,卻也已經維持運作超過 7 年,且到今天為止都還在進行,或許也代表著這項計畫所擁有的機會與成長空間。那麼,這樣的成長空間會是什麼樣子呢?

阿爾賓薩伊德表示,這項計畫接下來更重要的挑戰,就是要讓他人去複製計畫概念或延伸出更多的創新點子。

如果從商業角度來看,讓他人輕易效仿自己的創業項目並不明智,但如果以最終目標──改善印尼醫療與環境衛生──來看的話,能夠吸引更多人來做相同的事情,就更有機會解決問題,而這樣的思想也展現了阿爾賓薩伊德的高度。

在未來規劃上,阿爾賓薩伊德開始投入於多元發展,尤其對開發軟體感到興致勃勃,舉例來說,阿爾賓薩伊德就經常在自己 Twitter 上介紹「Let’s Help and Who Cares」與「Homemedia」這兩項應用軟體。

前者是藉由群眾集資系統,連結志工與用來建設衛生設施等資源的數位計畫;而後者則是一個將衛生工作者與社區聯繫的數位工具。就某方面來看,這兩個應用軟體就像是強化了垃圾診所保險計畫的理念,補足原先在醫療人員的短缺。

不僅如此,阿爾賓薩伊德更開始出書計畫,將自己的創業歷程與創新做法分享出來,藉以激發年輕人解決社會問題的能力。在阿爾賓薩伊德有限的能力之下,他不只是在執行一項計畫,更讓這項計畫成為一顆種子,讓更多有心、有能力的人們為印尼帶來更多改變。

延伸閱讀:【Changemakers】數學老師化身發明家,用「一塊錢的眼鏡」拯救非洲視界
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
一個以商業模式來解決某個社會、環境、公益性問題的企業組織。例如為弱勢社群創造就業機會、提供具社會責任或促進環境保護的產品或服務。而社會企業的盈餘主要用來投資社會企業本身,繼續解決該社會或環境問題,而非為出資人或企業所有者謀取最大的利益。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台灣百靈佳殷格翰共同製作

[1] 1999 年時,印尼貧困人口率約達 23% 到 25%。

[2] 印尼官方對國民貧困率(National Poverty Line)的定義是,每人每月所得約 345,386 印尼盾以下(折合約新臺幣 750 元)。

參考資料

1. The World Bank In Indonesia(World Bank)

2. Indonesia manages to lower poverty rate(Antara News)

3. Indonesia Country Water Assessment(Asian Development Bank)

4. HRH The Prince of Wales Presents the First HRH The Prince of Wales Young Sustainability Entrepreneur Prize(CSR wire)

5. The Indonesian waste pickers trading trash for healthcare(The Guardian)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