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的美術史】MIT的少女時代:日治時期臺灣畫家筆下的美少女們
作者:劉錡豫

近十年來,臺灣掀起一股以「二次元」「萌系」的美少女,擔任產品、活動的虛擬代言人風潮,2010 年,臺灣微軟鎖定年輕族群,將應用程式擬人化(Personification)為美少女代言人「藍澤光」。

2013 ,屏東縣政府觀光局為了推廣萬金聖誕季,合作推出「迷路小瑪」。近幾年高雄捷運公司也推出「高捷少女」,至今仍十分活躍。這些 Made In Taiwan的美少女,不只在臺灣,有些也受到各國網友的矚目跟喜愛。

不過此種風潮,早在 2007 年,日本的音樂編輯軟體 VOCALOID 就以虛擬偶像「初音未來」,在全球引爆了前所未有的熱潮,相關的同人創作至今不輟。臺灣此波風潮,可以說是吸收、轉化了日本先前成功的經驗。

左至右分別是藍澤光、小瑪、初音未來(Source: Wikipedia)

日本的成功,在於自身豐富的少女創作文化,養育出了許多優秀的繪師(創作者)及觀眾。本次北師美術館與 Torimega-Lab 所策劃的「美少女の美術史」,便回溯日本此種少女文化的誕生及流變,引導觀眾思索「創作者」與「觀者」如何共構對少女的綺麗想像。

「少女時期」是女童蛻變為女人的過渡期,這樣的概念萌芽於近代社會。策展人之一的工藤健志指出,「少女」隨著近代學校教育制度建立而產生。綺麗而青春洋溢的少女,被畫家們描繪,「美少女の美術史」向我們展示近代的日本畫家如何描繪少女,如伊東深水、鏑木清方等美人畫名家。1895 年,臺灣在日本的殖民統治下,隨著日本的建設與教育,逐步邁入現代化,美術史的發展軌跡亦深受日本美術的影響。那麼,當時的臺灣繪師(畫家),是如何學習日本美人畫的技藝,並描繪 Made In Taiwan的「美少女」呢?

少女的展示臺:從浮世繪到官展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要先討論「美少女繪畫」是怎麼一回事。

江戶時代反映庶民百態的美人畫浮世繪,可以說是日本美少女繪畫的濫觴,內容大多是描繪美人出遊、嬉戲姿態的錦繪,大量被印刷、流通在大街小巷,甚至遠征歐美,有段時間甚至對西方的美術、音樂造成了影響。

本次展覽展出浮世繪師楊洲周延的《四季遊 秋冬之部》,1893 年
(Source: 日本国立国会図書館デジタルコレクション)

明治維新以後,日本政府從歐美引入了美術館、展覽會等概念,為了推動美術的鑑賞與教育,1907 年政府舉辦了文部省美術展覽會。原本就具有視覺官能享樂特性的美人畫,在畫展上大放異彩。男性著迷於畫中風情百態的艷冶美人或清純少女;女性則將身穿各種服飾,如同時裝展臺上模特兒的畫中女子,視為自身的理想型。

原本的浮世繪師體系,隨著時代演進,培植出不少在官展活躍的美人畫家,如浮世繪師水野年方的高徒鏑木清方,還有鏑木清方的弟子,伊東深水、榎本千花俊等等。官展是近代美人畫的搖籃,也是畫中少女們爭奇鬥艷的舞臺。這些畫家的師承與創作,更影響到了國境之南的臺灣。

本次展覽展出的榎本千花俊《揚揚戲》,1933年(Source: 林曼麗等編,《美少女の美術史:從浮世繪到當代藝術及動漫文化》,臺北市:臺北教育大學MoNTUE北師美術館,2019,頁74。)

來自臺灣的畫家們

時間來到 1929 年,這一年,一位來自臺灣的女畫家陳進,拜入鏑木清方門下。陳進先前曾數次在臺灣美術展覽會(臺展)中獲獎。制度上深受日本官展影響的臺展,可以說是臺灣畫家競逐畫業的最佳場所,但對陳進而言,她的目標還包括了要在日本美術界的最高殿堂上奪得名聲。

1930 年代,陳進以多幅描繪臺灣美人的作品入選日本的官展,包含《合奏》(1934年)、《山地門社之女》(1936 年)等,展現在鏑木一派習畫的成果。《合奏》以自己的姊姊及其友人為模特兒,描繪身穿新式旗袍的臺灣女子。雖然畫中二人看似對稱地分居畫面左右,但人物細節與姿態略有不同,繪製上頗具巧思。而女子身上精緻繁複的配件與家具螺鈿紋飾的描繪,表現雍容華貴之閨秀姿態。

陳進《合奏》,1934年(Source: 涉谷區立松濤美術館等編,《台湾の女性日本画家 生誕100年記念 陳 進展》,東京:涉谷區立松濤美術館,2006,頁54-55。)

除了活躍於東京畫壇外,陳進也持續參加每年十月底舉辦的臺展。在臺灣的 1930年代中期,陳進和後來催生北市交響樂團的知名音樂家李志傳,先後任職屏東高等女學校(現在的屏東女中),一邊教書一邊準備作畫的取材。

在這段時間,陳進以《樂譜》入選 1936 年的臺展,這幅畫僅存黑白照片。與先前所繪的《合奏》畫中艷冶秀麗的閨秀不同,《樂譜》裡的清純少女穿著新式的制服,但穿著拖鞋且自在的靠著椅子,閱讀著手上的樂譜,描繪了純潔可人的臺灣少女形象。

陳進《樂譜》,1936年(Source: 財團法人學租財團,《第十回臺灣美術展覽會圖錄》,臺北:臺灣教育會,1936。)

陳進才進入鏑木清方門下之時,還有一位來自臺灣的陳敬輝,也同時在日本學畫,他是馬偕牧師(George Leslie MacKay)的外孫。陳敬輝在京都繪畫專門學校(現在的京都市立藝術大學)學習時,正好是中村大三郎、菊池契月等當代美人畫家在校任教之時。身為馬偕家族的第三代,陳敬輝畢業後不選擇在日本繼續發展,而是回到了臺灣,前往長老教會所經營的淡水女學校(現在的淡江中學)服務,擔任美術老師,並成為一位活躍於戰前至戰後畫壇的優秀美人畫家。

本次展覽展出的菊池隆志(菊池契月之子)《初夏遊園》,1928年(Source: 林曼麗等編,《美少女の美術史:從浮世繪到當代藝術及動漫文化》,頁110。)

比起多半描繪上層階級閨秀風采的陳進,身為美術老師的陳敬輝,更常描繪臺灣女學生們的生活百態。

這幅可能完成在 1940 年代的《穿制服的少女》,描繪了當時淡水女學校(當時已改制成高等女學校)的女學生,上衣是改制的女學校制服,下褲則穿著束腳褲。1940 年代,因應第二次世界大戰,為躲避空襲的行動方便,學生改穿機動性較高的束腳褲。陳敬輝的畫作除了呈現少女們席地而坐的模樣外,她們茫然的眼神及身穿的束腳褲,也反映了戰爭下這些臺灣少女們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陳敬輝《穿制服的少女》,1940年代左右(Source: 陳俊哲、張子隆,《淡水藝文中心雙週年特展:陳敬輝》,臺北:淡水鎮公所,1995。)

日本統治下的臺灣,陳進及陳敬輝等臺灣年輕畫家,向日本美人畫家學習,回到臺灣後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運用畫筆探索、呈現臺灣少女之美。活躍日本畫壇的陳進,向日本展現的是充滿漢文化情調,具備教養的臺灣閨秀女子;而長年在淡水樂育人才的陳敬輝,描繪女學生們純潔、未經世事的一面,背後則反映了戰爭下的緊繃時局。

幾經星霜,這些日本與臺灣的畫家們先後辭世,但畫家筆下的少女則永駐青春,為後來的我們展示了那個時代的美好與哀愁。Made In Taiwan 的美少女隨著時代的變遷,交由不同的人詮釋、描繪,不變的是畫家對臺灣鄉土的熱愛,以及大眾對這些美少女們的綺麗想像。

繼續閱讀:
1. 展覽側記:少女的「美」和藝術一樣,是多元、豐富且自由的
2.「我幾乎都畫女生,但一次也沒有抱持著只要畫出漂亮女生就好了的心情創作」──女畫家上村松園
美少女の美術史】 🔶主辦|北師美術館 🔷展覽日期|2019.08.24-2019.11.24(週一休館) 🔶展覽時間|10:00-18:00, 週五、週六延長至21:00 🔷展覽地點|北師美術館(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 🔶線上購票| 【博客來購票】  【Accupass購票】  【ibon購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