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拿到小豬,要安樂死他的時候就哭了」來臺灣拯救北極熊的少女,卻成為豬病獸醫師──王若雁
我們的寵物貓狗生病要去看獸醫,雞、豬、牛、羊等經濟動物生病,也要看獸醫。

然而和伴侶動物醫師相比,經濟動物獸醫的工作,以及每天面對的環境,相對嚴峻,以致於臺灣執業獸醫師中,只有不到 10% 是經濟動物獸醫。美國獸醫學會曾建議動物與獸醫比例為 7.5 萬比一,這個數字,臺灣是 40 萬比一。

今年臺灣順利從口蹄疫名單中除名,我們特別採訪豬病獸醫阿拉蕾──喔不,王若雁,和我們一起認識經濟動物獸醫這個神祕的工作。
採訪撰文:黃宣仁|攝影:陳躲啦

王若雁來自馬來西亞,今年 29 歲,看起來就是個大女孩的她,目前已是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動物疾病診斷中心的豬病總醫師。 雖然是「豬病專家」,孩子氣還是時常竄出,聊天往往專業術語交雜爽朗自嘲,聰明又少根筋,讓人想到《怪博士與機器娃娃》裡的阿拉蕾。

王若雁訪談時不時大笑,個性超級嗨。

我要救北極熊!18 歲赴臺讀書

阿拉蕾當初怎麼會千里迢迢跑來臺灣讀獸醫?原來是有一番憧憬的。

18歲,對未來充滿無限希望的年紀,少女若雁心想:「我一定要為社會有所貢獻!」那時候,馬來西亞的報紙常報導北極熊失去家園、鯨魚擱淺的新聞,Discovery 頻道中,臨床獸醫帥氣拯救負傷野生動物的模樣,也在她心中排盪。

女孩突然一股勁上來,內心澎湃──我要去念獸醫,來拯救這些動物!(握拳)

她先到臺灣就讀師大僑生先修部,分派時,原本可以選擇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但懷抱動物夢的她,卻毅然決然地選擇屏科大獸醫系,自此落腳屏東大武山下。十年過去,女孩回頭看,笑一聲:「發現自己完全唸錯系了……我應該要念生態保育的。」

雖說如此,屏科大的野生動物教育與救助體系,在臺灣也是數一數二。對保育還懷抱熱忱的她,在五年級時終於等到機會:為了幫助學生確立未來志向,屏科大獸醫系會帶學生輪診小動物、經濟動物、野生動物。

終於輪診野生動物、一償宿願時,王若雁很興奮。進入暫時安置野生動物的籠區時,在狹小的籠間走道站著寫筆記,全神在上課的她,完全沒注意到身後有一隻紅毛猩猩。她回想,只感覺到紅毛猩猩的鼻息突然在背後轟轟轟!然後高大壯碩的紅毛猩猩,就開始憤怒地用力搖起籠子。

動物能認出誰是不熟悉的人,也會對新人產生抗拒和威脅性,而嬌小的新人若雁嚇到了。「那時候,我第一次親身感受到野生動物的危險性。所以我對野生動物獸醫一直都很敬佩。」

若雁:請大家給野生動物獸醫一個respect!

儘管被嚇到,若雁對救助動物的夢並沒有打消。她詢問很多相關工作及進修機會,希望能實現自己心中臨床救助動物的夢想,然而結果卻不盡人意,在諸多現實、經濟因素的考量下,她咬著牙想,人也該長大了,夢想只是夢想,研究所選擇了專攻經濟動物獸醫。

至於沒有選擇相對熱門的小動物獸醫,她解釋,「其實馬來西亞不承認臺灣獸醫師的文憑,不過對經濟動物獸醫則不那麼嚴格。」

人總是要留一條路回家的,選擇經濟動物獸醫,就是若雁留給自己回家的路。

延伸閱讀:一個被中華民國僑委會「強制領養」的團體-馬來西亞旅台同學會

第一次安樂死豬豬,落淚了

進入豬病醫生培訓系統,菜鳥的第一個考驗,就是對病弱小豬施以電擊,進行人道犧牲(即安樂死)。

這些小豬通常是豬場送到學校,已經病弱、本來就會被淘汰的豬。豬場會把他們送過來,目的是了解病因,好在後續的飼養管理上做應對。如果豬已經過世一段時間,比較難進行診斷,所以必須選擇將病弱的豬犧牲,讓醫師解剖檢測。

我第一次拿到小豬,要犧牲他的時候就哭了,是很低調得哭你知道嗎?因為其他人都是三秒鐘拿一隻過來『咻咻咻』處理完就走了,哭的話顯得很不專業。」

到現在,王若雁每次犧牲豬前,都會跟他們說說話、道歉,希望他們趕快解脫。

延伸閱讀:從絕育手術到大規模安樂死,納粹以消滅遺傳「缺陷」為名進行的種族屠殺
王小妹進大豬園,發現豬豬和她想得不太一樣(Source: 王若雁提供)

對長期在實驗室研究、缺乏實質經驗的菜鳥獸醫來說,進入豬場實習是關鍵的一課。王小妹第一次進大豬園,顛覆很多想像:「豬原來這麼大!他的頭比我的還要大!怎麼可以大成這樣!」

到了分娩舍(編按:豬場內母豬生產的豬舍),場長要她去檢查母豬有沒有奶,「我一擠,發現沒奶!」熱血的新獸醫,第一次出任務就發現問題,以為要立大功了,她趕緊衝去回報場長:「你的豬都沒有奶!」場長一聽,問她什麼時候擠奶的?她說,是在母豬睡覺的時候擠奶的。

場長手一揮說,那當然沒有奶呀! 原來,母豬不是隨時都有奶的,小豬要咬媽媽乳頭、刺激媽媽後乳汁才會分泌,過了一段時間小豬也喝不到奶了,又要等下一波。

回想這些,王若雁笑得開心。目前已畢業四年,留在學校升等總醫師的她,現在工作主要是訓練下一代豬病住院獸醫師、以及執行研究計畫,走過菜鳥的路,這些已經都是她與後輩分享的養分了。

平常在解剖室工作的王若雁

五感打開:豬病醫師的日常

平常待在學校工作做研究,或許還輕鬆寫意。但要是跑起豬場,就是整天的奔波了。

臺灣目前有約 550 萬頭豬,平均一位豬病獸醫,需看顧 2 萬頭豬。根據豬場的分佈,王若雁多半是在雲林至屏東一帶工作。雲林有很多企業型的大豬場,擁有 3,000 至 5,000 頭豬,屏東的小豬場則通常約有幾百隻豬。

一到豬場,獸醫師會先整棟巡一遍:豬場內有分娩舍、保育舍、配種舍等不同階段的舍別,首先醫師要先看每一欄裡面的豬是否大小相近,要是參差不齊,就很可能是疾病造成。在別豬興奮衝來吃飯、自己一豬不動如山的「悶悶豬」,或是被他豬排擠、攻擊而不反擊的「邊緣豬」,都需要抓起來查看可能病因。

獸醫師也要五感都打開:聽聽看豬的聲音,有沒有乾咳或濕咳?看豬舍角落有沒有烙賽,判斷他們的腸胃狀況。聞豬舍的味道,若刺鼻,氨氣太高(糞尿產生的氣體) 會導致豬豬眼睛紅紅的,則豬舍通風要注意。或是到分娩舍,看到小豬疊在一起,表示豬舍可能要加溫。

「其實就是看動物行為,有沒有不一般的行為。」她說。

確認有問題的豬豬後,有沒有治療的價值,就是老闆決定。群聚養殖,疾病發生在所難免,若死亡率突然增加,豬場老闆就會比較警惕,也會主動抓一些病豬送檢。

一邊說明,一邊從袋裡取出被送來檢測的病故小豬

那倘若發生的已經不是平常的小疾小病,而是豬農人人聞之色變的口蹄疫或非洲豬瘟呢?

「我們獸醫師做的,就是配合政府的政策。政府分了甲乙丙類的動物傳染病,甲級動物傳染病,像是口蹄疫、非洲豬瘟,驗到要 24 小時內通報。」這兩種大病的病徵,從外觀或臟器上就可看出:口蹄疫的染病豬,身上會長水泡;非洲豬瘟的病豬,臟器會有出血點。

「但我是從沒親眼看過啦!」王若雁說。1997 年台灣爆發口蹄疫,讓許多豬場倒閉,也讓臺灣無法出口豬肉超過 20 年,歷經多年努力,直到上個月,才正式從口蹄疫疫區名單除名。漫漫數十年,臺灣都會先幫豬隻施打疫苗,年輕獸醫自然不會輕易看到疫豬。

防堵口蹄疫和非洲豬瘟,第一線獸醫師的角色很重要

「沒騎過豬,不算當過豬病獸醫啦!」

平常整日與豬為伍、又很會自己找樂子的若雁,分享了很多趣事──

「如果想感受自己是明星的話,可以在豬的吃飯時間去餵他們。」她邪邪地笑著,「那時她們會很激動,發出轟轟轟的聲音,你在中間被包圍,你就可以跟他們揮手打招呼!」

「當獸醫,長得矮真的有差!159、160就差很多!」159 公分的她體型嬌小,每次要套豬抽血,高的人只要從欄外彎腰進去,但王若雁一彎腰,就會卡住,所以必須要開門進去柵欄裡。「 我套一隻、他們套三隻!」

上百公斤的豬,力氣非常大。為了讓自己也有力氣,她平常會去健身。

這麼多年來,雖然王若雁從沒有真的被豬攻擊或傷害,但她提到「騎豬」的驚險經歷:有次,在幫豬採血時,豬因為受到驚嚇暴衝,從她的胯下鑽過去,嬌小的她「直接被載走」,一起暴衝。

「那當下腦筋是一片空白,連尖叫的時間都沒有。」她對未來的新生代獸醫表(ㄑ一ㄤˋ)示(ㄕㄥ):「沒騎過豬不算當過豬病獸醫!」

延伸閱讀:法國諷刺畫家為什麼被稱為「騎豪豬的小丑」?

多數時候,若雁很享受跟豬豬們相處。「可以拍他們頭、摸摸鼻子,很療癒。他們不會有反應!」她還跟我們保證,「睡得跟豬一樣」不只是一句俚語:「豬睡覺真的超難叫的!」

有一次在豬場要清糞便的時候,一隻小豬橫睡在路中間,擋到她去路,「我一直拍他,用力搖、打他臉,他都沒反應。一直到我放棄、關門離開後他才驚醒。」她也立馬拍了影片分享給家人:「你們說我睡的跟豬一樣,是真的!」

幫豬套索採血,沒弄好就會被載走(Source:王若雁提供)

當初雖是誤打誤撞當了豬病獸醫,但因為覺得豬豬真的很可愛,她還是對這份工作充滿熱情。她說平常都會忍不住用小寶寶的聲音跟他們講話,我請她對我示範,只見她充滿愛意摸摸我的頭說:「你怎麼這麼可愛~~!」又故作生氣拍我頭說:「喂!不可以咬我!」真的是非常戲劇性。

阿拉蕾與豬豬,繼續成長的旅程

經濟動物再可愛,最終的宿命都是犧牲。自己經手照顧的小豬,最終難免走上犧牲一途,心裡會不會時常有掙扎跟矛盾呢?

王若雁每次為豬電擊、進行解剖前,都會跟他們說話、道歉

王若雁想了想,回答說,在工作的時候必須抽離,因為身為獸醫,要是不忍心,有時反而會造成動物更多的痛苦。

例如,平常到豬場採檢,必須要用繩索套住豬鼻子,將豬豬綁在柵欄上為他們採血。在這個過程中,豬會因為受驚嚇發出尖銳的聲音,「聽到他們慘叫,你就會很希望趕快結束,但要是你抽血技術不夠好、或太緊張導致動作變慢,就會拖得更久,反而增長他們痛苦的時程。所以必須抽離情感,速戰速決。」

身為獸醫,內心再怎麼柔軟,工作時都必須抽離情感

平常總是嘻嘻哈哈的她,說起對豬病獸醫工作的使命,臉色立刻嚴肅起來。她表示,她的工作核心還是希望幫助豬豬,盡她所能給他們更健康的可能,用她的方式給予他們基本尊嚴。「很難叫大家都不吃肉,畢竟這已經是一個很完整的產業、貿易了。在現況下我能做的,就是找出疾病、減少痛苦,讓他們處在相對舒服的狀態。」

那個當年傻傻來臺灣想拯救北極熊的少女,如今已然是成熟的豬病總醫師了。從她的眼神,我們知道,阿拉蕾與他喜愛的動物們,今後還會繼續締造更多的緣分。

(題外話,個性活潑的王若雁還是個 youtuber,與朋友一起分享寵物蛙的資訊。有興趣者可以收看生氣勃勃頻道!)

慶祝臺灣自口蹄疫名單除名,故事推出關鍵字專題「超級豬隊友SuperPIGro」,本文全文開放分享給所有讀者,一起認識臺灣與豬豬百年緊密相繫的命運。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或這個專題,歡迎☞訂閱故事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百靈佳殷格翰共同製作**

更多豬隊友

「這可不是什麼青年返鄉養豬的熱血童話!」非典型、不浪漫、充滿負能量的養豬青年李昭慶

「我原本最不想研究的就是豬!」討厭豬的他,竟破解了臺灣原生蘭嶼豬基因之謎──朱有田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