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不只是人,「病毒」也愛搭便車──都市如何成為傳染病最舒適的溫床?
作者:石弘之  ▎譯者:李漢庭

交通發達所帶來的SARS

新型傳染病往後會以什麼樣的型態威脅我們呢?在中國大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或許會給我們提示。2002 年 11 月,經濟蓬勃發展的廣東省深圳市,首先有人感染了這傳染力強大的病毒。當時中國各地的年輕人,紛紛前往廣東賺錢。

廣東省有吃野生動物「野味」的習慣,「野味市場」上販售蛇、蜥蜴、猴子、海豹、鼬鼠、老鼠、穿山甲,有活的也有宰好的。年輕人前往野味市場或野味餐館工作,可能因此從野生動物身上感染病毒。一旦發病,就會出現高燒、咳嗽、呼吸困難等症狀,最後衰弱致死。

中國野味市場(Source: Wikimedia

剛開始有個中裔美籍商務人士經過上海與香港抵達河內,出現原因不明的嚴重呼吸道疾病而住院,後來被送往香港醫院,最後病死。然後他剛開始接受治療的河內醫院,也有幾十名醫護人員出現相同症狀,而他後來轉入的香港醫院,替他治療的醫師與護士也發病死亡。另一方面,香港也開始大量傳染。廣東省廣州市,在醫院裡治療肺炎的中國醫師感染了 SARS 卻不自知,離開香港到廣州市的飯店投宿。

這位醫師身體不適被送往醫院,但是客房裡到處都是醫師的嘔吐物與排泄物。清掃這間客房的飯店員工,用同一套器具清掃其他客房而傳播病毒,造成飯店裡的 16 名新加坡人、加拿大人、越南人發生二次感染。他們又將病毒帶回自己的國家,就傳染到世界各地。

這位中國醫師所住的香港醫院裡,馬上就有 50 人以上的醫護人員出現相同症狀而病倒,醫院陷入癱瘓。而且某位住在該醫院裡的男子,他弟弟來探病,弟弟又住在市內的大廈裡,結果傳染給大廈裡 321 位居民。很可能是大廈排水管設計不良,這位弟弟的飛沫與糞尿含有病毒,被廁所換氣扇吸取之後散佈到整棟大廈內。

SARS 病毒(Source: Wikimedia

研究發現病源體是新型的冠狀病毒,就取名為「SARS 病毒」。這種病毒的威力強大,又傳染許多醫護人員,造成全球恐慌。3 月 12 日,WHO 發表全球警報的時候,疫情已經從中國廣東賞、山西省擴散到加拿大多倫多、新加坡、河內、香港與臺灣。疫情在 2003 年 9 月結束,根據 WHO 統計,全球共有 30 國、8098 人感染,774 人死亡。

學者原本以為自然宿主是野味市場上的白鼻心,結果這只是中間宿主,真正的來源應該是驗出冠狀病毒的菊頭蝙蝠。但是這次流行的冠狀病毒,基因結構與任何已知冠狀病毒都不同。

延伸閱讀:【世界24/7】新冠病毒番外篇:蝙蝠、穿山甲、果子狸 ⋯⋯野味裡的壯陽秘密

非洲傳染病到紐約

有了噴射機與高速鐵路,人類與物品可以高速長距離移動,邊境的疾病也會傳播到出乎意料的地方。最好的例子就是非洲風土病「西尼羅熱」,1999 年突然在紐約發生大流行。1999 年 8 月,紐約市中心皇后區,突然有幾百隻烏鴉在地上走得搖搖晃晃,然後倒地死亡,這就是熱帶疾病西尼羅熱的流行開端。結果紐約有 7 人死亡,62 人被診斷為腦炎,除了烏鴉之外還有野鳥與馬匹死亡,美國民眾陷入恐慌。

紐約曾在 1999 年遭「西尼羅熱」疫情籠罩(Source: Oliver Niblett on Unsplash

後來疫情迅速爆發,2002 年有三十九州(包括首都華盛頓特區)共 4156 人感染,2012 年美國全境都淪陷,約三萬七千人感染,約 1550 人死亡。而且,疫情還擴散到加拿大與墨西哥。

大約有八成的人,感染這種病毒也不會有症狀,剩下兩成會突然發高燒、頭痛、肌肉痛、關節痛,大概每一百四十至一百五十人,就有一人會引發腦炎或髓膜炎而死。六十五歲以上的高齡人口,更是每五十人就有一人死亡。西尼羅熱原本是非洲東部的疾病,病因是野鳥身上的病毒。1937 年,烏干達西北部的西尼羅地區首次發現人類病患,所以取名為西尼羅熱。後來歐洲、西亞、中東、大洋洲等地,都有人類、鳥類、脊椎動物身上驗出病毒。

延伸閱讀:叮一口就要人命!一隻蚊子如何將茲卡病毒帶到全世界

1990 年代之後,除了美國出現集體感染之外,阿爾及利亞、以色列、加拿大、剛果民主共和國、捷克、羅馬尼亞、俄羅斯等地也有。2005 年 9 月,一名三十多歲的男性上班族從洛杉磯回到日本,成為日本第一個西尼羅熱病患。每天約有五十班飛機從美國飛往日本,根據厚生勞動省調查,國際線班機上曾經出現蚊子。另一方面,農林水產省統計日本每年會從全球各地進口二十到三十萬隻鳥類當寵物,可見病毒隨時都能侵入日本。

西尼羅熱病毒(Source: Wikimedia

西尼羅熱病毒是絲狀病毒的一種,絲狀病毒會引起日本腦炎等各種腦炎。當蚊子叮咬鳥類吸血,就會攜帶病毒,再去叮咬人類或其他動物,就會傳染病毒。美國確定帶原的鳥類有烏鴉、冠藍鴉、家麻雀等等,超過兩百二十種。

沒人知道西尼羅熱怎麼會闖進大城市,可能是從非洲進口寵物鳥,或者蚊子叮咬傳染。城市裡到處都是空罐、廢輪胎、臭水溝,多的是積水可以孳生蚊蟲。

而且地球暖化與熱島效應讓大城市氣溫升高,成為蚊蟲溫床。美國剛開始所報告的病患發病日,集中在夏天的七月中旬到九月上旬,但是近年來連六月與十二月都有病患發病。

傳染病的新威脅

病原體會趁著人類社會變遷的空檔入侵,在不同的時間與地點扎根,然後透過人類彼此的接觸來傳播到新地區。或許 SARS 與西尼羅熱已經偷偷靠近,不斷突變準備入侵人體。這份擔憂已然成真。2012 年底到 2013 年 5 月間,沙烏地阿拉伯、卡達、突尼西亞等中東地區,出現了酷似 SARS 的呼吸道疾病「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全名為 Middle Eastrespiratory syndrome,英國與法國都有男子從中東回國之後發現染病。

根據 WHO 統計,到 2014 年 10 月為止有二十一國,共 855 人感染,死亡 333 人,死亡率將近四成。根據保存的血液樣本,發現這種病毒至少從 1992 年就開始存在,荷蘭研究團隊認為感染源是駱駝。

「交通工具」從徒步發展到馬匹、帆船、汽船、鐵路、火車、飛機,人與物品的移動速度不可同日而語。像西尼羅熱、SARS 這些病毒也能搭便車,短時間前往遠處。而且人類在城市裡住得愈來愈密集,形成絕佳的傳染條件。

延伸閱讀:大型傳染病將再現嗎?──回顧2003年的SARS風暴
人類興亡的世界史正是傳染病橫行的歷史! 從痲瘋病、鼠疫、梅毒、天花、霍亂、結核、流感、愛滋到新冠病毒……一場永無止境、人類與地表上最強天敵難以想像的慘烈戰役。 這是一部由人類和傳染病攜手寫成的世界史。 本書介紹這些令人畏懼的致命瘟疫在地球環境史上的發展變遷,以及這亦敵亦友的微小鄰居,是如何成為改變人類歷史與文明的關鍵推手。若你讀過本書必然能理解:人類只能選擇與病毒共存。
首圖來源:改自 Andre Benz on UnsplashJohnia!CC BY-NC 2.0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