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五角黃星,不要鐮刀和榔頭──中國國旗設計中的微妙政治學
作者:提姆.馬歇爾(Tim Marshall) ▎譯者: 林添貴

許多軍旗專家認為,中國人是第一個使用布旗辨認身分與指示方向的民族。兩千六百年前,孫子在《孫子兵法》裡便鑒於戰陣中的慌亂嘈雜而寫道:「言不相聞,故為金鼓;視不相見,故為旌旗。」

在早於孫子至少兩千年前,埃及人和今天伊朗地方的民族便舉著掛出標誌的旗桿,但惠特尼.史密斯博士(Whitney Smith)在他 1975 年的經典名著《世界歷代旗幟》(Flags through the Ages and Across the World)中寫道:「中國人可能是第一個使用絲布大旗的民族。它們已用於海上及陸上數千年,比西方歷史悠久。」史密斯認為,我們忽略了中國人把布旗掛上旗桿的事蹟,只看到他們把動物雕刻放到旗桿尖端這點。

我們不清楚絲布大旗是直接傳到近東,還是因為絲布沿貿易通路到達、而已經使用不同材質製旗的當地人才想到用它來製作大旗。我們較能肯定的是,西方世界在十字軍東征期間,開始仿效阿拉伯人的大旗。

數百年後,情勢繞了一整圈。中國人在航運和軍事上使用種種旗幟,但從沒想到要以一面國旗代表中國和中國人。他們早就自視為一民族──也是文明──但對中原華夏的居民而言,他們就是堂堂正正的一個民族,不需要什麼國旗。但當歐洲列強在十九世紀中葉亮出國旗、叩關而來時,情勢丕變。

1862 年,歐洲人「說服」同治皇帝,他需要一支海軍(當然,要由歐洲人控制),海軍也需要一面軍旗。當時年僅七歲的同治皇帝當然不會說不。一面黃底青龍旗遂應運而生。起先它是三角形,但歐洲人認為不行,於是改成長方形。

二十世紀初期,中國陷入爭取獨立的混戰,各方勢力多有外來列強在背後支持的影子,因此許多不同版本的中國布旗標幟應運而生。其一是中國共產黨升起於 1932 年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旗。

這個共和國出現在江西省一隅,只存在了兩年半;即使如此,這面正中央有黃色鐮刀榔頭、左上角有黃色五角星的大紅旗,的確升起於中國某區。這是日後代表整個中國大陸的國旗之原型。

1931 年 11 月 7 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政府在江西瑞金宣布成立,同時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制定憲法大綱。(Source:Wikimedia

1949 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宣告成立,當然新國家、新制度需要一面新國旗。設計人曾聯松是名年輕的共產黨員,他的圖案自數千件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黨的要求是,它必須反映中國的地理、民族、歷史和文化特徵,也必須標示出工農聯盟政權的特徵。

當時在上海工作的曾聯松,夜裡在自家閣樓上開始了國旗圖案的設計。他先想到早期在江西的版本。據說當他仰望天空時,想到了中國古時傳說中,仰望日月星辰以示孺慕之心的故事,因而從歷史得到啟發: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民的大救星,所以他決定用一顆五角星來象徵它。毛澤東在〈論人民民主專政〉文中則指出,中國人民由四個社會階級組成,因此他決定以四顆小五角星象徵由四個社會階級組成的人民。

不足為奇,毛澤東相當喜歡曾聯松的設計,但仍幾經修訂才最後定稿,包括自大顆五角星上剔除掉鐮刀和榔頭,因它具有強烈的蘇聯氣息──當時,共產黨人的國際兄弟情誼在中蘇關係的大框架下已略現緊張。接著,黨核定了最終版本;就像我們看到伊朗當局考量反映伊斯蘭革命的國旗時一樣,中國共產黨也曉得,它必須結合集體記憶和現代訊息。

因此,紅旗代表共產主義,而左上角那顆黃色大型五角星則代表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可是接下來還有許多討論。四顆小五角星代表毛澤東尚未建立政權前,「統一戰線」底下的四個社會階級:工人、農民、城市小資產階級和「愛國資本家」民族資產階級。當然,如今象徵它們團結起來,共同建設共產主義新中國。

最後這顆星可謂相當偶然,也可說相當具有遠見,因誰能預料到四十年後,黨竟然發現,它需要走向「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而十二億中國人民的半數以上,顯然也接受他們本來的面貌──他們根本不是共產黨人。

黃星有五個角這點是故意設計的,它吻合了中國古代對此數字的信念。共產黨建政前的中國哲學講究「五行」,而此無所不包的系統還包含五德、五君、五階段等,代表平衡、力量與完整。如今,非官方又賦予它更為現代的民粹價值觀:五顆星代表漢族居大多數,但另有滿、蒙、回、藏四個其他傳統「中華」族群。

有鑑於漢人長期殖民其鄰人的歷史,它的鄰人可能不領情,也不會相信此說。官方也沒說這是設計原意,但這之中還具有另一面旗幟的迴聲──1912 年至 1928 年北洋政府時期的國旗是「五族共和旗」,以五個顏色代表中國五大族群。

在今天,它所象徵的是上述所有的意義。曾聯松設計後再經修正的國旗,首度豎起於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旗桿上,正式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

北京天安門廣場上,五星旗飄揚。(Source:by Leo HSU, via Flickr)

如今中國法令規定,各省不得有省旗。部分是因黨認為,國旗是凝聚一不同質國家的重大力量。譬如,在穆斯林居大多數的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便出現東突厥斯坦運動(East Turkistan Movement)。

這個運動也有一面旗幟,淺藍底色配上新月和星星,但若允許它公開升起,勢必增強區域認同意識,因而增強獨立運動。同樣的規定也適用於西藏,擁有西藏旗幟不啻是嚴重罪行。

但這項規定並不能挫折渴望更大自治的人士;他們冒生命之險,盼望堅守深刻反映藏人認同的西藏文化。然而,中國的掌控顯然日益收緊。北京希望透過鎮壓這類象徵,促使西藏文化和認同意識隨著時序日益淡薄。在較不動盪的區域,這道法令就不一定能嚴格執行,可見黨必須維持平衡,既堅持它是全國唯一的力量,同時又承認區域的差異。

2008 年,巴黎自由圖博運動中,許多人高舉著法國國旗與雪山獅子旗。(Source:by Alain Elorza, via FLickr)

1999 年,曾聯松在上海去世,得年八十有二。因此免去了 2011 年與中國共產黨一起受辱──越南政府製作數千面中國國旗,但以六顆星取代五顆星,而且還在當時的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問河內時,升起這面六星旗。2006 年,中國代表團訪問德里時也發生了類似狀況。熟悉國際禮儀的人都曉得,此事非同小可。

1990 年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法》是一份很有趣的文件。在我們讀到「四顆小五角星應各自對準大五角星的中央」前,我們也看到了與其他國家類似的規定,舉凡升、降旗以及「降半旗時,應先將國旗升至桿頂,再降至旗頂與桿頂間,旗桿全長的三分之一處;降旗時,應先將國旗升至桿頂,再降下」等規定,無不具備。

對於降半旗時的誌哀對象也有明確規定,除了國家主席、全國人大委員長、國務院總理、中央軍委主席、全國政協主席去世應降半旗外,也規定「對世界和平或人類進步事業作出傑出貢獻的人」逝世時,亦可降半旗誌哀。

我們也看到,《國旗法》第十九條規定,「在公共場合故意以焚燒、毁損、塗畫、玷汙、踐踏等方式侮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者,將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情節較輕者,參照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的處罰規定,由公安機關處以十五日以下拘留。」最重者可處三年有期徒刑。不過好消息是「情節較輕」者──意指你有一名好律師或有個權貴親戚──則可從輕發落。

2015 年,土耳其在一場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中,焚燒中國國旗。(Source:Wikimedia

這就是全世界眾所周知的一面國旗,甚至在 2013 年十二月,還被中國太空任務送上月球。將國旗放在玉兔號登月車上,是極具重大象徵意義的事件。中國因而成為僅次於美國和蘇聯,將國旗在月球上展布的第三個國家,代表它有志成為太空旅行和技術的領導者。這也是 1976 年以來,登月車首次在月球軟著陸,這是中華民族的榮耀,也是中國在本世紀十足進步的證明。

玉兔號月球車於 2013 年至 2016 年進行月球探勘作業,共在月球上生存工作了 972 天。(Source:by Joel Raupe, via Flickr)

中國正極力發展藍海海軍,希望躍居全球海權大國,這面國旗也日益現身於大洋上。它在全世界的偏遠地區也嶄露蹤跡;譬如,中國(及其他國家)到剛果民主共和國開採珍貴礦物;到安哥拉興建公路,以把礦產運送到港口;也在巴基斯坦的瓜達爾(Gwadar)興建港口和公路,以繞過美國實質控制之,馬來西亞和印尼間狹窄的麻六甲海峽,然後把貨物運送到中國。

中國的標誌現在幾乎在全世界每個王國、共和國和領域都出現過,增強了過去半世紀以來,其快速擴張及勢力日盛的形象。

延伸閱讀:「俺不當皇帝,俺要當太陽」──毛澤東是怎樣變成中國的「紅太陽」?
歌德曾說:「國家始於一個名字和一面國旗,然後才成為國家,就好比人類落實他的命運一般。」 每個國家都有一面國旗,見證歐洲帝國在全球擴張、思想散播,及對現代世界的影響。我們如此寄託感情的這些國家標誌從何而來? 本書敘述主要國家國旗和一些罕為人知國旗的故事,還有一些有相當趣味歷史的國旗故事。我們正處於地方、區域、國家、族群和宗教的認同政治都在增長的大環境。權力轉移,舊日的確定性已不復存在,因此人們在動盪、變化的世界尋找熟悉的標誌,做為意識型態的定錨。
首圖來源:Wikimedia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