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2019|七月關鍵字:工作

一起探索工作的曾經、現在和未來。
「人類是唯一在工作的動物,世間的萬物都在悠閒中過日子,只有人類為生活而工作著。」——林語堂

籌備專題前,我們訪問身邊許多人類,每天都要工作,那「工作的意義」是什麼。

得到的答案千千百百種。對那些出社會工作多年的,以及應屆畢業進入職場的,文青社青,善男信女,一種人一種思量;工作的意義,像信仰或愛情一樣神祕、充滿延展性。但是,假如把工作描述成一個場景,出乎意料的,大家腦海裡的畫面聽來竟像同一模子刻的——辦公桌,老闆,通勤,面試,存摺數字。相似到像是命中註定,相似到我們懷疑,現代人類大部分生命就註定生在這個場景裡,為了這個場景而生。

然而,如果漫長的人類歷史是一個舞台,工作場景並不是固定不變的。

工作,一如人類社會中所有的制度、觀念和生活方式,不停隨著時間演化。遠古的初民社會中,人類工作是很簡單的事情,我們在大自然裡透過漁獵採集等勞動,去和腳下的土地或周遭的社會成員交換食物,好滿足生理需求、哺育後代。但經過數百年、千年的演化,二十一世紀的「工作」被賦予了更多身分認同的意涵——工作履歷取代家世血統,職位階梯象徵個人才幹高低,「薪水」收入從生活物資,變成我輩上班族在開放自由的全球勞動市場中,被理性計算出的「個人價值」。

誠如歷史人類學者薩林斯( Marshall Sahlins )所言,工作,是一種集體文化認知的形塑和實踐。企業,工時,勞資關係——我們現在不假思索便照單全收的工作型態,其實都是在西方工業革命發生、資本主義風行、舊階級社會崩潰以後,才誕生的新制度和社會運作模式。

兩百多年來,越來越多人,離開農田鄉村、家庭小工廠、貴族城堡,進到工廠/公司裡,出賣時間、體力和智力,向單一雇主換取薪水收入,像你我一樣。十九世紀的美國工作人口中,只有不到 1% 是受僱於 500 人以上的組織,這個數字到了二十一世紀,已高達 55%。台灣過去 30 年,自營工作者佔人口比例降低 10%,但是到私人公司幫老闆工作的上班族,卻增加 20%。

從時光之流的尺度來看,沒有什麼是永恆不變和理所當然的,包括我們視為再自然不過的「工作」。正因為「工作」的型態內涵,離不開每一個時期的社會制度、技術和輿論氣候,因此,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眼下後資本主義時代,伴隨 A.I.、雲端、大數據等新生產/管理技術和資訊科技快速更新,加上近年針對新自由主義經濟掛帥的反對思潮推波助瀾,我們所熟知「工作」型態和內涵,將會進一步發生變化。而且,變化正在進行中。

於是我們有了這個專題。

副刊 S for Supplement 本月「關鍵字:工作」專題,我們和長期研究社會結構經濟的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以及馬克思思想研究者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萬毓澤,一起梳理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和階級之間的千絲萬縷,理解年輕世代工作的被剝削感的來由,以及克服困境的實驗性出口。

我們也穿越時空,和專欄作者神奇海獅與金老ㄕ一起透過一個世紀前的工作,認識世界上人們曾經的生活。我們邀請美國媒體工作者張毓思,和深入伊斯坦堡難民營的自由工作者 Summer سمر,藉由當代芝加哥職場頻繁的轉職流動,和敘利亞女性難民工作不停編織的雙手,探詢現代個體在宏觀的社會巨輪中,所創造的微觀深刻意義。

最後,苦勞網記者張宗坤和台東長期耕作者林柏宏,以無條件基本收入(UBI)的發展現況,和鹿野移住半農半X的現場,向我們展示:如果人類將要從資本主義受僱勞動、拼經濟發展路線中逃脫,我們該走向何方?

「世間的萬物都在悠閒中過日子,只有人類為生活而工作著。」林語堂說:「他工作著,因為他必須工作,因為在文化日益進步的時候,生活也變得更加複雜,到處是義務、責任、恐懼、阻礙和野心,這些東西不是由大自然產生出來的,而是由人類社會產生出來的。」

無論我們所身處的後資本主義社會生產加諸了什麼給我們,這個專題希望能透過對工作議題的思考洗淘,還給我們最初的自由。
工作,不是理所當然!
萬毓澤訪談:關於工作和資本主義,你需要重新思考的五件事
為什麼「工作」和「有趣」會變成令人難以抉擇的二元對立呢?其中癥結到底是什麼?長期研究馬克思思想的社會學者萬毓澤,用五件事,帶我們展開思考、理解現代工作與資本主義的另一種方式。
後崩世代的社會實驗場──中研院研究員林宗弘訪談
本次對談中,林宗弘以台灣社會的現況為出發點,擴及討論全球政經局勢的劇烈動盪,並暢談希望啟動每個年輕人都能獲得政府 20 萬基金的「無條件創生獎金」社會實驗。
好的工作,是一個適合辭掉的工作
在這逐漸液化的社會,既有的升遷路徑已經不是直線上升,而是 Z 型的穿越於不同公司與職位之間。換句話說,工作就是拿來辭掉的,是讓你找到下一個工作的跳板。
工作,改變世界的瞬間
敘利亞女人的雙手,編織出工作的尊嚴和價值(全文開放)
看似簡單的「一份工作」,在敘利亞獨特的社會背景與身處異鄉的狀態下,讓婦女避免因語言障礙和性別角色,受到社會隔離與產生心理問題。 工作,也賦予了難民以外的「新身份」。

一戰後投入職場的廣大女性,如何引爆香奈兒的女裝革命?

在歷史上首先引爆發女性脫掉裙子、穿上褲子風潮的不是別人,正是 20 世紀最舉足輕重的時尚女王:可可・香奈兒(Coco Chanel)。
「乃徐徐即其衣」:一百年前震驚中國社會的新工作
「這份工作」得克服在大庭廣眾下脫光的心理障礙,在傳統文化還非常濃厚的民末清初,可謂十分驚世駭俗。
工作,再思考
不工作就有錢,真的是好事嗎?UBI 的承諾、實驗與批判
UBI 與過去立基於社會共同分攤風險的社會保險,或是以扶助弱勢為核心理念的社會救助大異其趣,UBI 更強調給付對於人們生活的影響。
半農半X:我仍然是社會的小齒輪,但知道自己為何轉動

現在,我體會到一種安全感,一種有信心去支配並且渴望為之付出、承擔的狀態。 我失去了連續假期,但也從此沒有 Monday Blue。

其他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