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特輯
十二月關鍵字:LOVE and 癖s
即使不被世人理解,狂熱的愛意與癖好,仍有其存在意義與容身之處。

你是否有深深狂戀、偷偷痴迷的人事物,卻愛在心裡口難開?

你是否有從未告訴任何人的特殊癖好?這隻小野獸一直想衝破你斯文的外皮、對世界放肆叫囂,好不容易將牠壓回靈魂深處,牠又伸出尖尖的小爪子,在你心頭抓抓撓撓,奇癢難耐……

回顧古今 [ LOVE ] & 癖s,癲狂層出不窮、古怪無奇不有。在寒冷的 12 月,我們重新觀察括號中「愛」的廣義形式,它可能是特殊獵奇、難以啟齒的癖好;是窮盡一生追求的志業和興趣;是對美色容顏無法自拔的耽溺;亦或是傾盡所有、為國族理想奉獻生命的熱血。

無論如何,這樣澎湃而激昂的狂熱情感,終歸是「愛」的一部分,在這個世界上總會找到存在意義與容身之處,就算可能過於陰沉、過於執著、過於熾熱、過於偏激、過於……讓人想報警。但如果將滿腔愛意發揮到極致,化為正向的動力,也許就能夠成就經典。

說來真巧,這分狂熱,正是「故事」所熟悉的。(不是說我們有戀屍癖的意思請先不要撥打110)

「故事」也是由一群熱愛歷史的人所組成,在以身為歷史宅宅為榮的同時,我們希望能夠鑽研探究更多史料與事件,將有趣的故事說給大家聽。愛聽故事的孩子不會變壞,了解歷史的孩子才能知曉未來。

2020 進入倒數計時,今年你聽了哪些印象深刻的故事呢?

喜歡嗎?我們會繼續說給你聽。❤🖤(深情)


我的愛,是怪奇癖好

可不可以,永遠都不要拒絕我──歷史上的戀屍癖

原版的《格林童話》中,白雪公主的故事裡,有著天天盯著女孩屍體的七矮人與堅持要帶走棺材的王子,讓這個童話故事一點都不童話,反而充滿了marvel 版的驚悚!

忙著活或忙著死?從《感官世界》與《后翼棄兵》談狂戀、焦慮與自我

有句話說得好:「有人忙著活,有人忙著死。」這世上究竟有什麼人事物,會讓人迷惑了心智般,直直地闖越了人們心中那條安全的界線?從過去到現在的影視作品中,我們似乎可以找到一些端倪……

相女「上看頭,下看腳」──數百年前一雙小腳帶來的刺激快感

普及於兩宋並盛行於明清時期的「三寸金蓮」,說的是一雙小腳數百年來所盛載的血與涙,更是封建時代男性霸權現象的產物,不過,當時的男人到底有多喜歡「小腳」?

「我生命的光芒、我胯下的烈火,我的罪,我的魂。」幼女痴戀經典之作《蘿莉塔》

《蘿莉塔》的故事,由敘事者韓伯特為了法庭審理而紀錄下的自白回憶構成,描述他對幼女滿是迷戀的一生,仔細闡述了他對於少女的愛、他的浪漫,以及最終的自我毀滅。

我的愛,是迷戀美麗

愛你,所以砍下你的頭──莎樂美與王爾德告訴你,得不到的總是最美麗

說到世上最癲狂的愛,可能沒人比得上《莎樂美》!在一百多年前、保守的英國維多利亞時代裡,竟然有一部劇的演員會在舞臺上扒光衣服、狂吻死人頭?莎樂美究竟是誰?她所迷戀的又是誰呢?

BL美少年之戀:從少女情慾出櫃到世界大「同」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I Told Sunset About You》……近年來以 BL 與同志為題材的影視劇作不斷推陳出新,但你知道 BL 到底是什麼嗎?

莎士比亞中的 BL:文藝復興時期的男男之愛與同性情慾

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大多寫給年輕男性,頌揚少年永垂不朽的美麗,在那個「同性戀」一詞尚未作為性向身分的年代,莎士比亞筆下的男性之愛該如何被解讀?

二次元萌妹正夯!來看日治時期的臺灣畫家筆下的美女長怎樣

畫家筆下的少女永駐青春,Made In Taiwan 的美少女隨著時代變遷,交由不同人所詮釋、描繪,不變的是畫家對臺灣鄉土的熱愛,以及大眾對這些美少女們的綺麗想像。

在美男輩出的魏晉時期,美男子的標準是什麼?

究竟魏晉的美男子長得怎樣?作為魏晉美男子,必須具備什麼樣的條件?以下就《三國志》《晉書》、《世說新語》等相關的文字記錄,窺探美男子具有的外在條件。

我的愛,是一生志願

社會非議一定有,但誰規定你一定要在乎?奇裝異服背後,Cosplay 滾燙的愛與夢想

近年來, cosplay 不再受到社會與媒體汙名化,知名 coser 紛紛參加國內外競賽盛事,展示他們身上精緻的服裝與道具。然而 cosplay 是何時傳入臺灣的呢?這些身著奇裝異服的 coser ,又為何要持續燃燒巨大的熱情?

政治的臭味、情慾的騷味、歷史的孤味──為水果深深癡迷的全世界「水果狂人」站起來!

世上有一群癡迷水果的人,他們遠離公眾視線,非常非主流,徹頭徹尾地將人生奉獻給探求水果的偉業。他們可能是水果書呆子、水果走私販、膜拜水果的信徒、創新水果的發明家,甚至是水果強盜……

「地圖是我一生事業、生命的絕大部分」──南天書局創辦人魏德文與他的地圖狂熱

魏德文說:「我無法計算每週花多少時間來玩賞地圖。地圖的探索與研究,是我一生的事業。除了固定的工作外,這就是我的生活,是生命的絕大部分。」

即使欠債也要買書──少年川端康成的煩惱

到底是多麼的熱愛,才讓即將升上中學三年級的川端康成,在日記裡自白,他想買的書籍很多,卻又極力克制,有時實在忍不住,還是硬著頭皮買下……

我的愛,是奉獻熱血

為國家盛開,卻旋即凋落的大和之花──神風特攻隊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軍方以蒙古襲來時守護日本的神風為寄喻,將自殺式襲擊部隊定名為「神風特別攻擊隊」,希望藉「神風」之名,重演七百年前奇蹟般擊退元軍之勢,順利挽救危局。

「你只要讓我把這件事做得下去,我怎麼著都可以委屈求全。」面對龐大國家機器阻撓,為孩童奉獻生命的女鬥士們

在中國,除了最基層的員警駐點叫做派出所,更高級別的警察局的官方名稱都叫做「公安局」,為了成就「社會服務事業」,寇延丁「自投羅網」走進了青川公安局。

「爭取 100% 的自由」他是父親、是哲士、是媒體人,他是鄭南榕

他始終不曾放棄追求理想,而他的對手,也從不準備放過他。這一次,臺灣高等法院檢察處對他發出了「涉嫌叛亂」的刑事傳票。1989 年 1 月 21 日,傳票送到他手上,他,決心行使抵抗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