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不是什麼青年返鄉養豬的熱血童話!」非典型、不浪漫、充滿負能量的養豬青年李昭慶
採訪撰文:蕭紫菡|攝影:許翰殷
1997 年 3 月,當口蹄疫襲捲全臺、重挫臺灣養豬業時,雲林「正鋼種豬畜牧場」裡的豬豬,卻沒有任何一隻受到感染。這座臺灣最現代化的種母豬畜牧場,曾獲臺灣養豬界最高榮譽「福江獎」,領先同業的防疫措施及現代化設備,一直是臺灣畜牧業的亮點。

然而,當我們與第二代、也是目前正鋼場長特助李昭慶,聊起他從離家到返家與父母共同經營養豬場的心境,他笑著說:「這可不是一個青年返鄉的熱血童話,你會聽到很多負能量。」
訪談甫開始,李昭慶就警告我們:「你們確定要訪問我?會有很多負能量喔!」

家裡因口蹄疫瀕臨破產那年,他才十歲

這沉重的感覺其來有自。李昭慶十歲以前,正值臺灣「養豬王國」輝煌時期,臺灣錢淹腳目,養豬業每年為臺灣創造逾 800 億產值,被視為前景大好的行業。獸醫出身的父親李坤達,可謂是當年的「養豬熱血青年」,小豬場在他 1984 年創業後兩年,就迅速擴展成 150 頭母豬、3 公豬的不小規模。

然而,1986 年,韋恩颱風重創中臺灣,聽母親形容,當時李父是從豬場「爬回來」的──豬舍全毀,全得重來。

那時,李昭慶剛出生不久。父親重新借錢蓋豬舍,存款見底,明明家裡是養豬的,但一盤肉要吃好幾天

1993 年,父親在一趟泰國考察的旅程中,認識臺灣「養豬教父」、遺傳育種專家──余如桐博士。那時,余如桐覺得李父老實且熱情,便教他改造現代化豬舍,及各種先進的育種養殖技術。李父四處貸款、鉅額投資,花了幾年時間,讓正鋼成為臺灣第一座施行三週批次生產、有豬舍寢廁分離等措施的現代化豬場,大幅提升管理效能。

正當一切重現榮景之時,一年後,臺灣爆發口蹄疫。

由於正鋼防疫「超前部署」,場內設有密閉水簾空調,場外嚴格執行進場消毒等流程,因此,當口蹄疫重挫全臺養豬業,正鋼的豬豬並沒有受到任何感染。但是,全臺豬價崩盤,他們毫無收入,再度,家裡負債積累,逼近破產。

1997 年口蹄疫爆發,不管場內豬隻有沒有染疫,全臺養豬農都跌入深淵。
口蹄疫肆虐,養豬戶見自己飼養的八百多隻豬全遭撲殺,心碎地大哭(Source: 新版國家文化資料庫,數位物件識別碼:0000735741)
延伸閱讀:臺灣第一家保險公司竟然是給豬投保的!臺灣家畜保險株式會社與臺灣的生豬貿易

立志逃離,逃得越遠越好

十歲以前,李昭慶就經歷了正鋼的高低起伏,並成日看著父母勞累地為工作、為錢東奔西走。「口蹄疫是我爸媽最大的人生關卡,影響了身心狀態,這情緒也轉嫁到二代。父母的勞累與操心,讓我從小對養豬充滿抗拒。」

除了高度勞動,養豬業在一般人心中,也多半還停留在古早時代後院養豬「髒臭、落後、低階層」的形象。因此,從小他從不主動對同學透露家裡是養豬的。「小朋友通常會蠻傷人地對家裡養豬的小孩,表達他們的『幽默』取樂。」

再加上李昭慶自小連假日都得進農場幫忙,幾乎無休假日,讓他不僅暗暗羨慕其他孩子,也「從小就立志要逃離這個產業」

為遠離養豬業,李昭慶高中刻意不選理組,一畢業,熱愛藝術的李昭慶,就選擇進入「妖山」就讀北藝大。完成美術系學位後,他一邊繼續攻讀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還一邊申請國外研究所──要逃,他就要逃得越遠越好。

「不如回去直球對決吧」

就在他獲得國外頂尖研究所錄取通知的同時,母親的一通電話,卻改變了他的決定

李母在電話那頭說,父親又被豬撞,跌斷了肋骨,希望他回家一趟。事實上,這並非他第一次接到要他回家的電話。從小,他就知道父母期待他接手正鋼,2013 年,又剛好爆發了「豬流行性下痢」,豬場裡的小豬們一個個拉肚子拉到死,父母的情緒又開始不穩。

那次我想,與其一再逃離,不如回去直球對決吧。

他放棄了深造機會,放棄了自己的夢想,準備完成北藝大研究所學位後,就乖乖回鄉。

那時,他剛好論文有些挫折,同時家裡也積極「布局」,幫他報名青農的課程與證照。他在論文撞牆時(也就是研究生培養第二專長的時機)就去上課,過程中發現課程其實蠻有趣的,加上自己「蠻會考試」,不知不覺,竟累積了許多證照,回頭看北藝大研究所時期,李昭慶幾乎都在上農業經濟和農業技術課程。  

昭慶現在主要工作是負責照顧「保育場」裡數百頭少女小豬。「她們很瘋!」他說。
延伸閱讀:臺灣人在家養豬、還跟豬豬睡作伙,讓荷蘭人和日本人都受不了……臺灣史上的養豬傳統及革新

從豬豬上學去,到「正搞鋼」雜食宴

學術能量不只移轉,豬豬和李昭慶的生命,自此,似乎也開始出現某種整合。

2016 年,他入選北藝的「混血妖山盃」,創作作品是「豬豬上學去──妖山修煉計畫」,直接從雲林帶三頭小豬上妖山,試圖打破藝術高高在上的形象,讓民眾親身從嗅覺、視覺、觸覺,重新去認識豬這個經濟動物,藉此採討相關的社會議題

這個計劃,後來延伸轉型為「正搞鋼──正鋼牧場豬豬計劃」,結合農業經濟知識、一路所受的人文訓練,以及他的藝術管理專長,李昭慶邀請大家,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養豬業

2016 年北藝大混血妖山盃,李昭慶帶三隻小豬入妖山(Source:李昭慶提供)

藝術可以很入世、跨域的創作,也讓我能從自己成長的土壤議題中,抒發了能量。也許是年紀也到了,受的人文訓練讓我有些使命感,天真地覺得回家後能為這產業衝撞些什麼。」李昭慶說。

帶著這樣的整合思考,在回到雲林家鄉前夕,2017 年「正搞鋼」推出了快閃「雜食宴」活動,將一般豬的非慣用肉部位,做成各式菜單。他說,身為養豬業者,除了盡量讓豬能以人道方式飼育、犧牲外,也思考如何讓豬豬被完整利用,讓它的犠牲更有價值。因此,他設計了一個實驗菜單,完全沒有慣用肉,而是平常會被丟掉的器官:睪丸、牙齦、豬腦、豬血、豬肺……,一整個晚上的私廚菜單,還搭配菜色為賓客準備不同款飲料。

保證 100% 不用常見豬肉部位的雜食宴 (Source:李昭慶提供)
延伸閱讀:在中國古代,豬不只餐桌上的佳餚,牠還可能是一場道德哲學的論爭!

原本期待回到雲林後,能這樣一路兼顧農務與「正搞鋼」計畫,甚至拍 Youtube 影片,如今李昭慶發現自己每天都被勞務拖垮,根本沒時間做後端發展。儘管如此,他仍抱著希望,等場內架構穩固後,行有餘力,他可以創作更多創意活動。

「這才是回來會讓我有成就感的地方。」他說,「這些勞累、無奈、使命感……複雜的情緒,成就我現在的人生,跟鮭魚返鄉的童話故事真的很不一樣。」

雖然李昭慶每天都被勞務拖垮,但他仍希望未來行有餘力時,可以從事更多創作。

僅僅是活下來,也不容易

然而,在繁忙的勞動之中,他也才更深層地明白,正鋼與父母一路以來的堅持所為何事。

「若要說正鋼的核心價值,我認為它沒有創意,它的核心價值是活下來。」為了這個「活下來」,他們必須堅持住一些相當不容易的標準

例如任何人進場、出場都必須「從頭到腳」洗澡的動線,可以去除 85% 的外部生物安全危害,但因為太麻煩,臺灣現在許多牧場還不一定能完全做到,「我們做這些事,有時還會得罪人,因為這件事很麻煩,有可能讓我們流失客戶,但我們堅持做到了現在。」

此外,讓每批小豬隻間隔三週、走了之後就會徹底清洗放空的「三週批次生產」、「統進統出」防疫措施,其它農舍也不見得願意這麼做,因為長達一週不生產的放空期,雖然能有效防疫,卻也會增加無形成本。

正鋼畜牧場在 30 年前就為豬豬打造了負壓水簾和高床設備,讓豬豬在最舒適的溫度和環境下長大。

「有時在疲累中,還是會對這工作有著複雜的情緒,但也更明白了過去父母走來的過程,我想,我從小對養豬的負面觀感,一方面來自社會,另一方面,來自他們在高壓下的各種情緒。」李昭慶說,「但在投入產業後,看見了他們一路的堅持與熱血,的確相當不容易……是這些感受,一點點地把過去心裡的結打開。」

現在,李昭慶仍繼續他日復一日的勞動,繼續緩慢地實踐他對翻轉產業形象的使命。這是一個不怎麼浪漫但相當真實的青年返鄉故事,他在複雜的情緒中,成了新一代的「養豬熱青」,卻又同時冷峻地思考產業之於社會的限制與突破。在這個過程中,李昭慶一點一滴地明白,也一吋一吋地,解開了童年那些不明白的結。

今年臺灣正式從口蹄疫名單除名,李昭慶認為,除名只是取得了外銷門票,在丹麥豬的先發優勢下,臺灣要怎麼用這張門票,才是接下來真正的挑戰。
慶祝臺灣自口蹄疫名單除名,故事推出關鍵字專題「超級豬隊友SuperPIGro」,本文全文開放分享給所有讀者,一起認識臺灣與豬豬百年緊密相繫的命運。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或這個專題,歡迎☞訂閱故事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百靈佳殷格翰共同製作**

更多豬隊友:

「我第一次拿到小豬,要安樂死他的時候就哭了。」來臺灣拯救北極熊的少女,卻成為豬病獸醫師──王若雁

「我原本最不想研究的就是豬!」討厭豬的他,竟破解了臺灣原生蘭嶼豬基因之謎──朱有田專訪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