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人在家養豬、還跟豬豬睡作伙,讓荷蘭人和日本人都受不了……臺灣史上的養豬傳統及革新
作者:曾品滄(中研院臺灣史研究所)

1639 年 8 月 13 日,管理熱蘭遮城(大員城)的荷蘭東印度公司職員,敲響城裡街道上的警鐘之後,貼出告示:嚴禁居住在大員城的漢人在家養豬,並要求必須於8天內拆除他們房屋後面的豬舍,把所有的豬移往第一漁場附近飼養,因為這些豬造成極大的臭氣和污穢

雖然荷人下達的命令相當明確且嚴格,但效果大概不怎麼理想,1643 年 3 月只好再度祭出重懲,對在家裡養豬的漢人,將沒收豬隻,並重罰 30 里爾款項。(但在漢人紛紛抗議之後,隔年荷人修正原來的命令,不再勉強漢人將豬隻養在離城市較遠的第一漁場,容許他們在城市附近就近飼養。)

豬豬白天在外面玩,晚上回家睡覺

現在的我們,大概很難想像在一百多年以前,臺灣人和豬之間的關係是多麼的親密。豬豬就像貓、狗一樣,住在臺灣人家裡,吃人們的剩餘食物,大喇喇地睡在人們的床鋪底下。但比起貓與狗,豬還幫我們解決無法食用、消化的農業廢棄物,牠以身軀提供我們必要的肉食、食用油料,以及珍貴的蛋白質、脂肪等營養,牠的糞便也是作物最好的肥料之一。

. . .